|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能源:突破“三难困境”

2013-01-15 07:34 | 作者: 丁民丞 埃森哲大中华区副总裁兼资源业董事总经理来源:《中国企业家》 困境 能源 突破

更加迫切的中国能源转型目标,给决策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考验。决策者必须在环境可持续性、保障能源安全和经济增长之间做出正确权衡——这三大任务也被研究者称为能源业的“三难困境”

文 | 丁民丞 埃森哲大中华区副总裁兼资源业董事总经理

2012年,中国能源业留下许多值得观察与思考的事件:新建石化项目频遭“邻避运动”挑战;风电和光伏制造业陷入寒冬;页岩气开发升温,引发水资源保护议题。这触发了人们对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的新思考。

世界经济论坛数据显示,中国一次能源消费已占全球21.3%,碳排放量占全球25%;国际能源署预测,2035年中国能源消费或超出美国70%。因此,中国未来几年做出的能源选择不仅对于本国,而且对于整个世界能源体系的碳强度变化都将产生深远影响。根据我们与世界经济论坛进行的“全新能源架构”研究,一个国家的能源转型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从全球视角来看,在以发达国家为代表的理性型、油气资源国为代表的资本型、新兴市场为代表的增长型、欠发达国家为代表的基础型四种能源转型类别中,中国显然处于“增长型”,即仍以保障经济可持续较快增长为目的,专注于缓解供应瓶颈问题和减少供需失衡。这意味着,在采取新型能源供应方式、提高供应效率和实行市场定价,并最终摆脱能源补贴等方面将面临重要历史机遇。

中国能源转型愿景已经明确。在“十二五”规划中,单位GDP能耗需降低16%,碳强度需降低17%,能源构成中的非化石燃料需提高11.3%;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构成中占比需提高到15%。《中国的能源政策》白皮书和十八大报告都再次重申了能源绿色转型的目标,不仅首次提出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而且强调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的“双控制”。此外,中国的气候变化法草案及相关配套的全国排放交易机制和未来碳税方案备受瞩目。

然而现实挑战在于,中国目前中产阶层人口已与美国全国人口相当,而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则必须基于更低的单位能耗水平和环境代价实现。在这一形势下,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作为肩负新能源结构转型使命的三大重要利益相关方,要充分了解推动能源转型过程中所做的权衡取舍,并达成共识,还要在进行新能源结构相关决策时,考虑国家内部和区域中的边界限制因素。

中国已取得的能源转型成果有目共睹。中国的风能、太阳能和水电企业在全球同行业中举足轻重。在565GW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量中,约有1/4是在中国;全球15家最大的光伏设备制造商中,有9家是中国企业,占30%的市场份额;全球排名前十的风机制造商中,有4家中国企业,占26.5%的市场份额。2001年至2011年间,中国能源消费增长了136%。据国际能源署统计,正是由于中国的努力,2005-2010年全球碳排放的增长量直接减少了15亿吨,而且中国人均碳排放量仍保持在发达国家2/3的水平。

但中国的绿色之路依然任重道远。中国制造业的成本竞争力、经济规模和强大的融资能力(例如银行低息贷款)一度促使风电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但不久也暴露出制造产能过剩、市场机制和基础设施滞后以及难以抵御外部市场风险的不协调。

仅以太阳能技术为例:在土地资源稀缺或土地成本高昂的地区,晶体硅太阳能技术是最为经济的能源解决方案;在土地资源丰富的高温地区,最为经济的能源解决方案则是太阳能光伏发电(PV);聚光太阳能发电(CSP)则要求相关地区具备水资源和直接的隔离条件。企业决策者若忽视这种边界限制因素,就会因投资冲动而落入产业链的陷阱。

关键在于,中国新能源企业最终仍需将投资转化为入网电能,方可实现经济和社会价值。中国发展分布式能源、建设世界领先的输电网,以及努力实现“电网平价”,都将有望成为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催化剂,从而为突破入网瓶颈提供系统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中国仍不可能迅速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中国拥有世界第三的煤藏储量,煤在全国能源消费中占60%以上,是中国碳排放的首要来源。煤电仍在为能源密集型的重工业贡献低成本驱动力,而煤的廉价与可再生能源的高昂补贴形成鲜明反差。中国工业部门已在权衡如何从高能耗的增长向高能效的绿色发展转型,并为此积极推进洁净煤技术并试行碳捕集封存。

天然气发电减排效果突出且供应充足,被普遍认为是兼顾能源、社会和环境的优选清洁能源。北美通过“页岩气革命”摆脱了对进口天然气的依赖,但这一成功建立在重要利益相关方的成熟共识和理性选择基础上。中国要将本土页岩气潜在储量转化为商业上可开采的清洁能源,除政策和市场激励外,仍需评估技术、人才、基础设施、环境和社会影响,特别是水资源管理等方面的条件,采取公平的合作机制和开放的共赢平台稳妥推进。尤其鉴于中国民间社会日趋成熟,大型能源项目的建设将需要更广泛的公众参与和支持。

更加迫切的中国能源转型目标,给决策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考验。决策者必须在环境可持续性、保障能源安全和经济增长之间做出正确权衡——这三大任务也被研究者称为能源业的“三难困境”。 

作为全球能源生产第一大国和消费第一大国,中国绿色发展道路的下一步,将在如何避免“能源三角形”失衡这一关键问题上落脚。而中国能源行业的企业家们,也需要在这个变化演进的综合系统中调整战略,与其他利益相关方密切合作,方能百战不殆。

注:本文详见2013年《中国企业家》年刊《2013商业宏宝书》,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