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孙大午:再说企业与政府

2013-03-04 09:41 作者:孙大午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政府的审批使得政府权力可以无限膨大,造成民营企业普遍处于非法生存状态

作为企业家,我希望政府弱势一些,哪怕不干事都可以。因为政府如果不干事,“社会自律、行业自律、道德自律”就会增强;政府管制太多,社会就会失去自律功能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大午

政府的审批使得政府权力可以无限膨大,造成民营企业普遍处于非法生存状态。茅于轼先生概括过:“中国问题就出现在没地方去讲理”。我和一些政府领导喝酒,也说你们从来就不说理,我干企业30年,没见过哪个政府部门讲过道理,更不要说懂法。什么《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他们都不懂,他们可能随时闯到企业来,或到老百姓家里去检查、搜查。如果依法行政,有事由,得下达通知,亮出证件,查不出问题还要对后果承担责任,不能扰民。可是这些道理是讲不清楚的,因为他们的大脑里充满特权意识,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即使打官司也解决不了问题。立法是他们,执法是他们,解释权是他们,司法还属他们,哪有地方去说理?

我跟政府很多部门打官司打了多少年,也打了多少次,没有赢过也没有输过,结局都是息事宁人,撤诉。政府没有人去认真研究法律,也没有人去跟你讲道理。

我们现在的政府管得太宽太细,基层执法人员因为素质问题故意难为企业的事情更多,“打土豪,分田地”的心理普遍存在。

作为企业家,我希望政府弱势一些,哪怕不干事都可以。因为政府如果不干事,“社会自律、行业自律、道德自律”就会增强;政府管制太多,社会就会失去自律功能。

企业的安全感更多来自一个受民众监督的法治政府。对政府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对老百姓来说,“法无禁止即自由”。世界上很多先进国家都做到了,我们现在为什么做不到呢?这是因为,如果我们的官出了事情,民不能问责,法也不能问责。如果官犯了错,谁能问责官?只能是上一级官,官才能治官,而我们的常识是官官相护。所以老百姓要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官员要靠截访来维稳。现在的法是政府用来治企业的,企业随时随地可以“被非法”“被违法”,什么时候法能治官、民能治官?我想只有民众能监督政府,民众能问责官员、法律能问责官员的时候,官员才能想到依法行政。当然,你也可以说,现在官员也会落马呀,但怎么落的马?通常不是民问责、法追责的结果,而是上一级官员不喜欢他,程序是双规、开除党籍、交法院。只有把这个人从党内踢出来交到法院去,法才能对他追责。而对于企业家、老百姓呢?有问题抓起来就判。法律是直接对民的,对官是有一个天然的保护坎儿的。为什么人们愿意当人大代表,见官去?这道理还不明显吗?

政府应该为企业提供宽松的创业环境。大午集团现在所做的办学、办医疗、养老、修路、社保等等,都应该是政府的事情,政府不做,企业才迫不得已而为之。做这些事情,企业负担很重。所以大午集团是可彰而不可学的,可以表彰不能效仿,因为这不是方向。企业办社会、企业做好事不是一个方向,企业的责任就是创造社会财富,多纳税,增加就业。

在政府的管制、规范之下,创业环境越来越逼仄,企业的路越走越窄。每一部法律出台都是一重对民众的束缚。法律不是怎么让你把企业搞好,让社会更多姿多彩地发展,而是越来越压抑社会活力。

比如说教育,《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以前,保定市起码有几十家上百家民办学校,现在只剩下十几二十家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法出台以后,规定学校的面积多大,图书馆有多少书,操场多大,师资、微机配备等等,全按标准来要求企业,那么企业敢投下巨资再去招生吗?一切合格再去招生,一个学生都招不上来。事物都是由小到大逐渐发展起来的,社会有个认知过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是民办企业的常态。

对行业的规范本意是好的,但是恰恰扼杀了民办企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可能。现在中小企业不容易发展起来,想做成品牌、做大企业更是难乎其难。

(摘自搜狐博客)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网友评论

2(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查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