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CEO来信】孙大午:我的中国梦

2013-03-21 11:54 | 作者: 孙大午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孙大午

【中国企业家网】“小时候,我的梦想是:长大了一定要印很多的钱,坐在飞机上往下撒给大家,让大家都有钱花;办企业后,我也有自己的梦想,这就是我的“大午城、桃源梦”:建一个“少有所教、壮有所用、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的祥和社区,让大午集团成为一个好人相聚的地方。

近几年大午集团发展很快,自己的企业梦正在实现。国家富了,但很多人仍然很穷,两极分化也越来越严重,其中的主要原因不是收入分配问题,而是资源分配问题。既然要改革开放、建设市场经济,就不能穿着计划经济的鞋、走市场经济的路。现在阻碍市场经济发展有三大问题:行业垄断、产权公有和城乡二元体制。这三大问题是计划经济的遗产,也是腐败、两极分化的病灶,应该弱化和取消。

现在人们常说改革共识,就目前来看,我很难想象,能达成共识:人们的立场不同,观点和利益不同,理论也是碎片化的,社会分割成很多利益群体,这怎么能达成共识呢?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达成改革共识,而是建立起民主法治的游戏规则,这一规则应该是统领各行各业竞争的总规则。我们所说的政治体制改革,其前提就是民主法治的游戏规则。没有公开透明的游戏规则,将导致潜规则盛行。”

以上就是一个亿万富翁讲诉的自己曾经的梦想以及对现在改革的思考。

小时候家里穷,我的压岁钱通常都是一毛钱,最多不过两毛。记得有一年春天,去姥姥家上庙,家里给了我两毛钱。我自己花了一毛,剩下的一毛买了两根冰棍儿,自己吃了一根,剩下一根想带回来给爸爸吃。当我从五华里外跑回家的时候,冰棍儿都化了。那时候不单单是我们家穷,而是全村人都穷。那时候我就想:长大了一定要印很多的钱,坐在飞机上往下撒给大家,让大家都有钱花。可以说我小时候很信仰社会主义,我童年的梦想就是让大家都富起来,都有钱花。后来,我曾在一首诗里写道:理想!共同富裕的理想,是历史伟人播下的种子,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从部队退役后,我回到了徐水。我妻子是农村户口,承包了村里一块叫做憋闷疙瘩的荒地。我在外边辗转工作了十几年,因为妻子的召唤,也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郎五庄。在这块憋闷疙瘩上,我们从1000只鸡、50头猪起步,慢慢发展成为一个企业集团,现在年产值已经十几个亿了。在办企业的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企业小了是自己的,企业大了就是社会的,因为企业是私的积累、公的发展,它创造的是社会财富,也承担着社会责任。于是我提出“私营企业不姓私”的观点,确立了“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以发展为目标,以共同富裕为归宿”的企业指导思想。

时至今日,仍然有人不理解我的观点和企业指导思想,有老乡质问我:“你说私营企业不姓私,又说要共同富裕,为什么不把你的钱分给我?”其实我原来也以为共同富裕就是公有制,就像南街村一样,大家平等分配,什么都是一样的。可在实践中,我慢慢改变了想法,共同富裕不应该是相同富裕,相同富裕是不可持续的乌托邦,社会就应该是有差别的共同富裕,是祥和的桃花源。大家在一个企业中,能力高的和能力低的要有差别,勤奋的和懒惰的要有差别,但这种差别是有限的,不会造成两极分化。在大午集团里,干部员工的收入有不小的差别,但大家的生活水平和福利保障都差不多,这就是有差别的共同富裕。

我办企业,也有自己的梦想,这就是我的“大午城、桃源梦”。具体来说,就是建一个“少有所教、壮有所用、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的祥和社区,让大午集团成为一个好人相聚的地方。大家在这里安居乐业,让大午城成为打工者的家园,而不是驿站。

办企业的28年来,我们从不拖欠工人的工资,近年来工人工资每年增长15%;我们建立了内保制度、退养制度;创立了私企立宪制度,让工人民主选举董事长和总经理;还陆续兴建了公园、学校、医院、幼儿园、禅修院和星级酒店,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现在大午集团有1500多人是周围村子里的农民,他们的主要收入都是工资,成了农村中的工人阶级。因为生产方式的改变,他们有了改变生活方式的需求,现在我们承建了“七村联建”新民居示范工程,准备建设大午社区,让村民过上市民的生活。

近几年大午集团发展很快,企业效益以30%的速度递增,人们工作稳定,企业和谐。我觉得自己的企业梦正在实现。

大午集团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们富裕了,生活也很安定,但想到冻死在郑州桥下的民工和贵州毕节在垃圾箱里窒息而死的5个孩子,我就觉得很痛苦,我做梦都期待:“安得淳风化霖雨,遍沐人间共和年!”

现在我们的城市很繁荣,农村却越来越凋敝,因为农民的土地(包括房产)不能交易、流转,财富不能盘活,农村发展不起来。国家富了,但很多人仍然很穷,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

我觉得全国的劳动者,不管属于哪个行业,民企也好,国企也好,他们的劳动成果都属于国家,那么这些人的养老问题不应该由国家承担吗?现在咱们国家完全有能力实现全员保障,推行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国家养老、居有定所。人在哪里工作,就可以在哪里安家,不应该再有户籍制度的限制。把数以亿计离土又离乡的农民工的社会保障,寄希望于固化的城乡二元体制是极不负责任的“精英主义”,也是落后的封建思维。让失业的人或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享有基本生活保障,世界发达国家大都已经做到了,很多不发达国家也做到了,我们国家也一定能够做到。

然而,现在我们没有做到,出现了贫富分化,我觉得主要原因不是收入分配问题,而是资源分配问题。既然我们要改革开放,建设市场经济,那么上层建筑就应该和市场经济相配套,不能穿着计划经济的鞋,走市场经济的路。现在阻碍市场经济发展有三大问题:行业垄断、产权公有和城乡二元体制。这三大问题是计划经济的遗产,也是腐败、两极分化的病灶,应该弱化和取消。

现在人们常说改革共识,就目前来看,我很难想象,能达成共识:人们的立场不同,观点和利益不同,理论也是碎片化的,社会分割成很多利益群体,这怎么能达成共识呢?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达成改革共识,而是建立起民主法治的游戏规则,这一规则应该是统领各行各业竞争的总规则。我们所说的政治体制改革,其前提就是民主法治的游戏规则。没有公开透明的游戏规则,将导致潜规则盛行。

几千年来,我们都是农耕社会,是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社会,是家国同构的社会。现在是共和时代,家是家,国是国,国必须以家为基础。所谓共和时代,就是不同观点、不同立场、不同派别的人可以在一个时空中共处。只要摆脱意识形态的羁绊,不谈主义,一切从实际出发,建立公开透明的民主法治规则,大家可以表达不同观点,可以争争吵吵,但都在游戏规则之内,那这个社会就是和谐的。

我想,只有在现代民主法治的社会里,孔子的民本思想、朱元璋“剥皮揎草,惩治贪官”的目的、康有为的《大同书》、孙中山的“天下为公”、毛泽东的“寰球同此凉热”才能实现。

我注意到,多少年来,两岸两党都在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立场。我期盼祖国和平统一,如果国共两党合作,共同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那将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幸运,也是这个时代的幸运。我想,祖国和平统一之日,就是中华民族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世界扬眉吐气之时。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我确实爱做梦,做过噩梦,也做过美梦。母亲曾经告诉我,做了噩梦要在吃饭前讲出来,讲了以后就消解了;做了美梦一定要在饭后讲,这样才能美梦成真。现在我可能是吃饱饭了,讲出了自己的美梦。我觉得这也是大多数人的美梦,希望这个美梦成真!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2023044号-1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