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陈九霖:不应该把国企当做官场

2013-05-09 09:35 | 作者: 陈九霖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陈九霖 国企

我不敢说这就是我对国企的反思。但我可以说一句话:做企业和当官是有差别的,不应该把国企当做官场来经营!

编者按:他曾是中国航油前总裁、世界五百强企业前副总,后因“中航油事件”,在很多人看来承受了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在他执掌中国航油期间,策划和主导了一系列收购兼并活动,为中国能源企业在海外投资兼并起到了借鉴与指导作用。

2010年陈九霖选择回归央企,他的身影更是频频出现在各大论坛及商学院的课堂,话题大都与企业资本运作及海外并购相关。回顾当年的期权交易案,陈九霖已渐渐习惯了在面对公众时谈一些当时的事情,坦然面对,“往事如烟,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当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回归国企?陈九霖的回答是:“那件事情”之后,我越来越认为,对人的评价应该从长计议而非只看当下。我至今相信,自助者天助,自我看了《了凡四训》之后,愈发笃信于此。而且,做事业必须脚踏实地。沉下去,才能摸到大鱼。我看到一些人在国企干了20多年依旧平凡,因为他们不停地更换工作。

“我不敢说这就是我对国企的反思。但我可以说一句话:做企业和当官是有差别的,不应该把国企当做官场来经营!”陈九霖说。

陈九霖:

 

我经常被邀请参加各种论坛,但在不少论坛中,我是个另类,因为大部分人来自私有企业,国企领导人很少出席。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国有和私营本不该如此泾渭分明。在国外,私营企业远多于民营企业,而国有企业多存在于公共领域或不赚钱的行业。

事实上,进入国企体制并不是我的初衷。从北大毕业时,真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对未来做过很多种假设,唯独没有进入国企的念头,更别说待这么久了。

我一直被命运或者说外力推着走。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民航管理局局长办公室做翻译。之后正赶上政企分开,民航管理局分成国航、华北管理局和机场管理公司三个部分。那个时候进企业是个大事儿,所以,很多人托关系希望能够被分进国航。我倒是没费事儿,和局长办公室一起被带了过去。这就进了国企的体系。

一开始,我还在候机楼栓过半年的行李牌。这叫基层锻炼,每个人都得去。现在看来也未必是坏事。但那时候还是有很多不如意。后来国航和汉莎合资成立飞机维修工程公司(Ameco)。我当时以国航的国际处的便利身份,经常和德国人打交道。他们就来找我,承诺将我的月工资从71元提到300元(后来涨到600元/月),并且,让我从四人一间的单身宿舍搬到两家同住的两室一厅里,还说会出资支持我到德国留学。德国人对这件事情很认真,三天两头打来电话。最后我便选择过去Ameco做了专家助理。

三年之后,我又被挖回国企。我记得有一天我在菜市场买菜,遇到一个民航管理局的老熟人。他说要给我一个更好的工作。当时,他们正打算把航空供油的事儿从军队体系中接过来。但那时总部仅是20多人的摊子。他们对我承诺了3000块钱的月工资。我的天!那个年代,不敢想。而且还有独立的两居室可以住。

再之后的事情(2004年中国航油巨亏事件),你们就都知道了。那当然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要说收获,那就是,我现在看问题会注重阳光和黑暗两个方面——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都只看正面的东西。这种改变,不仅是在生活中,还在工作上。比如现在做投资,我就会多为“万一”做些打算。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选择回归国企。我觉得再过一段时间,这可能就不再是个问题。“那件事情”之后,我越来越认为,对人的评价应该从长计议而非只看当下。我至今相信,自助者天助,自我看了《了凡四训》之后,愈发笃信于此。而且,做事业必须脚踏实地。沉下去,才能摸到大鱼。我看到一些人在国企干了20多年依旧平凡,因为他们不停地更换工作。

我不敢说这就是我对国企的反思。但我可以说一句话:做企业和当官是有差别的,不应该把国企当做官场来经营!

(原文摘自陈九霖新浪博客:《陈九霖:国企反思者》,有删节)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