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刘永好:新型城镇化关键是农民生存方式的变革

2013-08-01 10:24 | 作者: 刘永好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刘永好 城镇化

新型城镇化,我们更多的着眼点是考虑怎么样解决户口问题,怎么样解决住房问题,怎么样解决房地产的投资和新型城镇化相结合的问题,对不对?某种角度对。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现阶段怎么样去培育适应现代生产力的农民的生存方式的问题。

300-刘永好

新型城市化,大家都讲的是北京、上海、大城市里面的问题,包括城中村问题的解决,包括农村人到大城市来的问题,但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新型城镇化,我感觉落脚点更低一些,可以是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小城镇的建设。

第二点,现在新型城镇化,大家讨论的是房子和户口的问题,我觉得房子和户口很重要,没有房子没地方住,没有户口没有权利,谈这个问题谈得比较多,在大城市这种问题很特别,很重要,但是新型城镇化最重要的是农村的农民的生存方式的变革问题,农村人的生存方式变革,这是最大的变革。

新型城镇化,我们更多的着眼点是考虑怎么样解决户口问题,怎么样解决住房问题,怎么样解决房地产的投资和新型城镇化相结合的问题,对不对?某种角度对。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现阶段怎么样去培育适应现代生产力的农民的生存方式的问题。

就是说,他们不单单有地方住,不单单有享受城里人的权利,更重要的是,谁能养好猪,谁来种好地,而养猪和种地得到的收益比城里不差,差不多,国际上都是这样的,在欧美,在发达国家,甚至在中国台湾和韩国、日本,都是这样的,在农村工作的收入不比在城里少。

要解决这个问题,问题是现在城市里面的收入不断提升,国家提出2020年收入要翻番,而且提出城市翻番,农村要翻更多,或许要翻两番,差距更大,缩小这个差距要翻两番,或许更多,怎么样才能翻两番呢?

必定伴随着他们从事农业规模的扩大和科技水平的提升,我们以前靠科技水平的提升使得亩产量提高了很多,很好,但是亩产量提高很多不现实,非常难为我们袁隆平老先生,他那么大年龄还在田里不断努力,目的就是想把产量提升,但我们要指望他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太大,在我的三亩八分地里,就算我的产量翻一番,收入也很少,因为这几亩地,一亩地一两千块钱,翻一番才多少呢?三四千块钱,几亩地一两万块钱,城里现在普遍都是两三千块钱,一年三万多块钱,翻番以后六万多块钱,你怎么跟得上?

跟不上,怎么样让农村的规模提升?不但靠科技,还要靠规模,这规模又跟土地制度有关,这规模又跟我们农村畜牧业的规模有关,现在大家都说猪长得太快了,鸡长得太快了,确实长得太快,因为长得不快,跟不上城市的需求,长得不快赚不了钱,赚不了钱,农民的日子就特别难过。

现在很多农民的收入还比城里务工少很多,这里就带来一个新的问题,怎样让农民的规模提升,规模提升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农业生产的规模,怎样让农民养猪,一个生产单位不是养几头、几十头,是几百上千头猪,种地不是种三亩、五亩,而是几十亩、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因为美国现在几千亩、上万亩是普遍现象。否则的话我们怎样赶得上城市收入的提升?

要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又跟新型城镇化结合起来,我们要让这些人在农村有这样的收益,同时他又在这些地方能够住得下来,道路的问题,水电气的问题,住房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需要跟随着解决,我觉得根本点还是在生产方式的转变。

现在农村到了大变革时期,更多的人从农民变成非农人口,他们有可能还住在那儿,也有可能节假日回去住,但他们不完全是农民了,真正的农民一定是规模化的,现在国家提出“家庭农场”,家庭农场的概念规模有多大?现在必须要扩大,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准的提高,它的扩大是成倍甚至成十倍的增长,这才能符合,我们国家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要把农村人收入的增长、农村生产力的增长和居住的结合考虑得怎么样呢?我觉得这才是真正需要下大工夫考虑的,而这个权重可能超过了要建多少房、解决户口的问题。

30年的改革开放以后,现在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到城里去了,而农村的生产方式也正在悄然地发生变化,现在的问题是,新型城镇化以后,再过10年,20年,30年,将会有更多的人进城了,不种地了,不养猪了,今后我们城市人,全国人民吃什么,谁来提供猪,谁来提供粮,谁来提供菜?

刚才说城中村,他们都补偿,因为他们祖上都住在那儿,所以他们有这个权利,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从这个角度,作为西部的农民,他们羡慕,但也没有太大意见。

西部农民,确实,深山里面的农民,他们的土地,我想在50年、100年以后他们的价值也提升不了多少,他们的房子拆迁价格也不会赔偿太高,房子的差价就那么大,以前我记得,大概是十年以前,成都的房价跟北京市同一个区位的房价,大概不到50%,现在差不多了,成都一万的,这儿要卖四万、五万,五倍六倍的,差距太大了,农村更是这样,一些地区的房子到了今天还有一千两千个平方米的,我不明白,新房子两千多块钱怎么建得出来,因为我们公司自己建房子自己住可能都要三千多块钱一个平方,这是建设成本,土地不要钱,我不知道为什么,据说差距将会拉大,拉得比较大,这就决定了西部的农民要通过城镇化买房卖房赚钱来取得加值不可能也不现实,大家投资都到北京、上海去买,买了一定增,在农村地区有增,但不会增得太大,因为它单纯就是居住功能或休闲功能,除非你把它做得像度假村一样,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这种情况下又形成了新的不平衡,大城市周边的农民通过城市化的改造获得了很多赔款,他很富,而西部的农民,偏远地区的农民可能享受不了这个红利,根本就没办法,这又是一个剪刀差,本来他收入就低,再加上剪刀差,所以我觉得对这些西部偏远地区的农民更多关注可能会更好一些,他们可能想都没想过要通过买房子放那儿增值后再赚钱,或者买房子租出去收租金,谁去租他的呢?只能从发展生产上,从扩大规模上,通过变革上来考虑,或者干脆就进城了。

                                                     ——据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刘永好发言整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