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徐小平:中国没诞生特斯拉?跑批文就能跑死!

2013-09-25 11:10 | 作者: 徐小平来源:财富中文网 徐小平

中国的本土创业者可以做很多微创新,但是在引领世界的创新并应用于创业方面,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过。设想,你在中国你敢想象搞卫星发射、跟政府竞赛吗?你在中国你敢展望搞电动汽车、挑战底特律吗?我觉得不可能。跑批文就得把你跑死!这是中国创业环境中反人文的因素。说到底,穆斯克的创新,发财的是他个人,但增强了美国的国力。其征服的世界市场,也属于美国。中国政府要也这么想,就会进一步放松管制,激发全民的创造活力。

徐小平

科技创新的定义应该是在全球范围内改变人们的生活,其领先水平能够和硅谷、MIT的科学家和创业家们并驾齐驱的项目。举个例子,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有一个哥们在美国名校担任要职,他的科研课题说得通俗点,就是隐身斗篷。这是何等伟大的科技创新!中国的本土创业者可以做很多微创新,但是在引领世界的创新并应用于创业方面,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过。

再比如,真格基金投资了一位从谷歌回来的赵勇博士。他是复旦的本科和硕士,布朗大学的博士,谷歌眼镜7个最早的设计者之一,负责计算机图像工作。这种人才回到中国,他们要做的东西是国内闻所未闻却梦寐以求的。赵勇的研究方向是电脑图像的智能搜索,具体应用非常惊人。比如:把某人的录像放到网上去,他就能搜索出这个人在其他所有地方的录像来,不再需要人工一段一段地去看。这个项目,凡是有安全摄像头的地方都会梦寐以求。

赵勇为什么要回国来创业?他的中国情结是重要因素。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典型的BtoG(Government,政府)的生意。中国人回到自己的国土,可以利用的资源可能会更多,比如我们投资他之后,就能够介绍各方面的资源给他,商业的、政府的、投资界的等等。国内的创业环境总体来说比不上赵勇所在的硅谷。但对相当一部分创业者和相当一部分创业项目来说,国内有独特优势。

最近大家都在说做电动汽车的特斯拉(Tesla Motors)。我问你,比亚迪怎么就不如特斯拉那么令人激动?大问题是在商业上,特斯拉的成功是科技的成功,但同时更是商业的成功。他把电动汽车和跑车相比,人们就把这个车当成跑车,高端大气上档次,价格高昂自然就很有道理。但是,如果你是跟某一款畅销的中档车比,补贴再多我也不想买。所以,特斯拉的成功,是商业的成功,是对消费者心理、市场心理精准把握的成功,说到底,是人文力量的成功。

我一直在想,特斯拉的创始人穆斯克卖掉Paypal之后拿到了1.7亿美元,国内有这种财富的人并不少,但为什么中国就没有诞生出穆斯克,没有人做出发射卫星的Space X和电动汽车特斯拉?搞得今天人们谈到穆斯克就望洋兴叹,中国在科技创新上再次落在美国后面。

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深究。设想,你在中国你敢想象搞卫星发射、跟政府竞赛吗?你在中国你敢展望搞电动汽车、挑战底特律吗?我觉得不可能。跑批文就得把你跑死!这是中国创业环境中反人文的因素。说到底,穆斯克的创新,发财的是他个人,但增强了美国的国力。其征服的世界市场,也属于美国。中国政府要也这么想,就会进一步放松管制,激发全民的创造活力。

中国应该敞开大门鼓励更多的学生出国学习,以培养未来的穆斯克,以及为未来的穆斯克创造创新环境的领导者。过去30年中国在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但是还不够,我们在留学人数上还远远不如印度,甚至只能和韩国打个平手。在攻读人文学科方面,更加专业不平衡。中央推出“千人计划”非常棒,鼓励海外一流人才回中国,但是最初的千人计划,却没有一位人文学者。

真格基金有新东方基因。我和王强都是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我们不仅投钱给创业者,还出钱派他们去美国,像我们投资季逸超之后两个月,就带着他去硅谷走访了很多美国公司。你到硅谷走一走:加州的阳光下,一栋栋平房、小楼,从里面走出神奇的人——将改写人类文明的创业者,那种启迪和感悟会极大激发创业者的灵感与激情,对他们会非常有帮助。我们有意地投了一些美国公司,目的就是为了与硅谷建立战略联盟,为我们的创业者提供战略资源。

中国的创业者目前在商业模式上也许不比硅谷差到哪里,但整体素质上还是不如硅谷创业者。比如,他们普遍缺乏规则意识,规则上的疏漏有可能导致致命的伤害。他们也普遍缺少解决冲突的能力。要做事就会有不同做法,不同做法相持不下就是冲突,而解决冲突,是和debug一样同等重要的能力。还有就是销售的意识,乔布斯就很会卖,但我们大部分创业者在这方面非常弱。创业者还应该有一种危机意识,像被狼追捕的鹿一样狂奔,永远离被吞噬只有一步之遥。而这些意识、这些能力的缺失,与我们商业文明的滞后有直接关系。这也关系到人文精神的匮乏。

真格基金选投什么样的创业者?非常简单,就是看人。跟这个人对话,看这个人的学习能力和工作经历,当然还要看这个人的整体素质。这些说说都很容易,现实是,我们常常会被一个好的项目迷倒,但是人却有问题,这个时候,我们也会被眼前利益所迷惑做出错误判断。

创业公司在初创时,对的人的挑战并不是那么大。一般要到B轮以后,巨头们开始关注你的时候,合伙人利益出现分歧的时候,对人的挑战就太大太大了。

看人的秘密就是——假如我算是成功的话,至少我现在还没有死掉——看这个人是不是接受过最好的教育,但是一定要加上这句话:包括但并不限于学校。比如许多港商、浙商,他们很多极其成功者,虽然高中没有毕业,但是从小到大都在商业环境里熏陶。你一看就能看出来,他会做生意。我也会和这样的人合作。

从一个专题报道中,我发现美国30岁以下的30位科技精英中有做人脑科技的,有做太阳能储存的,有人做无线输电,这都是顶尖的技术,而同比的30位中国创业者呢?都是游戏、电商,没有一个类似的尖端科技。人脑科技、太阳能储存和无线输电,是基于基础科学的尖端商业应用。中国创业者还很少见到。从这个报道中我们至少可以预测,未来30年,我们还会悲哀地落在人家后面,这是非常大的危机。需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在去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说了一段话,引起很好的反响。他说乔布斯不仅懂科技,他懂艺术学过美术,所以他做出来的产品得到全世界年轻人的欢迎。美术当然属于人文科学的。如果没有人文功底和人文价值观引导,科技创新也走不远。人文教育的滞后,限制了我们国家科技创新的能力。人文教育比商业教育、科技教育要重要的多得多。把人比作建筑,如果说科技与商业教育是这个建筑的内外装修,人文教育则是一个人的地基和框架。我渴望国家和社会,能够把这个地基夯实,把这个框架建好。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CEO来信》栏目直击企业家眼中的商业逻辑,直观再现知名CEO们笔下的商业世界,以及影响他们商业观的别样生活。

本栏目的所有文章皆为一线CEO的第一手文章,皆为其本人撰写,包括部分演讲实录及访谈实录,所有文字都是最直观的CEO逻辑,是与CEO最直接的接触。

本栏目是中国企业家网的名牌专栏,深受广大网友喜爱。欢迎投稿,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来信时请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