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何巧女:精英归心

2013-03-23 08:59 | 作者: 黄秋丽 来源:《中国企业家》 精英 何巧女

2012年度钻石木兰——

何巧女

厉害的人,常常貌不惊人。何巧女当属此类。

何巧女 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总经理

【《中国企业家》】厉害的人,常常貌不惊人。

何巧女当属此类。她身材娇小,画着非常淡的妆,第一眼的感觉是低调。但她一开口,语言乃至身体里似乎就有一股会冲出来的劲。她思路清晰,表达利索且坚定,擅长逻辑思维,恍然间你会忘记这是一位女性在讲话。采访的前一天晚上,她和管理层开会到夜里12点多,第二天又是满满的日程,但她精神抖擞。精力如此旺盛,公司核心部门清一水的男高管们也不得不佩服。

就在半个月之前,原万达百货总经理丁遥及其他3名明星职业经理人加盟东方园林。2个月前,原盛大果壳CEO郭朝晖加盟东方园林。与此相关的是,何巧女正在启动公司的“二次创业”。“2009年公司是8400多万的利润,当时提出了5年10倍的计划,但是2013年我们的利润肯定要超过8.4亿,所以就提前启动了二次创业。”除园林景观外,生态修复、苗联网成为东方园林上市公司重点发展的业务,郭朝晖负责苗联网业务。丁遥负责不太为人所知的婚庆业务,这项业务和房地产业务归属于未上市的东方园林产业集团。5大版块二次创业的目标,是2018年跻身千亿级公司。

2011年,何巧女决定进军房地产业务,原万达副总裁张诚加盟。“我自己也觉得挺运气的,做什么都能找到最好的人。”何巧女说。但是要打动这些职场精英男,显然不是靠运气,她用的是同一种武器:梦想。

怎样把一位互联网精英的心拴在苗木上?“我第一次跟郭朝晖见面,就告诉他苗木这个产业的惨状。中国有300万苗农,他们都很盲目,不知道该种什么,种的苗木要经过很多经纪人才转到我们手里。互联网技术是否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她没有提让郭加盟的话。在让对方了解了东方园林的优势之后,她建议郭朝晖了解一下这个行业都是什么人在做,他们是什么能力和水平。“一般是这样的,看完之后如果觉得自己会输,就不会进来。但是如果发现一进来就会赢,那肯定就会进来。”何巧女说。郭朝晖加盟之后,在微博乐滋滋地说:“从IT老兵变成了IT苗农。有我出没,一不小心会把苗木产业搞成互联网产业。”

丁遥离开万达时,原打算自己创业,开一间连锁的儿童游乐室。但是遇到何巧女之后,他就转行做了没有做过的婚庆业务。一般人听到婚庆,第一反应就是那些作坊式的小公司能做大吗?何巧女认为可以。“日本最大的婚庆公司,一年能办3万场。中国这么大,一年做10万场都不难。”这不是全部,婚礼公园是她真正的意图。东方园林在给很多城市做景观规划时,发现它们都想做婚庆公园,因为结婚的人太多。在何巧女的设想中,公园里“草坪很美,玫瑰花也很美,接吻的时候音乐喷泉就响起了,拍婚纱照也好换衣服”。设计、建造、运营一个美丽的公园,并提供婚庆服务,这种全新的商业,对丁遥来说很新鲜也很有挑战。他被吸引了。何巧女给丁遥写了一首诗,虽然诗味不足,但是求贤若渴的意思很直白,“把他感动得不行了”。不止是丁遥,公司的高层几乎都收到过她的诗。

自2011年以来,陆续有10名明星职业经理人加入东方园林。跟随何巧女一同创业5年以上的高管也有10多名。在梦想这个层面,何巧女和这个明星团队是平等的关系,她对公司股权采取了开放的策略,大家一起造梦。何巧女对梦想有一种忘我的激情,这很容易感染人。在一次会议上,一位男高管忍不住对她说出那句:I DO。

郭朝晖和丁遥显然也是被感染了。“如果第一次不能感染,就不可能有第二次见面。郭朝晖是搞IT的,你想想他一听苗木……”第一次是被感染,第二次见面讨论商业模式,有共识才有第三次见面,讨论团队和激励方案;然后才有第四次见面,讨论企业文化。“有共鸣才会走到一起。”

和这些精英男相处,何巧女懂得进攻,也懂得以退为进。

在她的眼中,张诚是个内心很骄傲的人,“有点艺术家那个意思”。如此一来,发生摩擦是难免的。

有一次,何巧女给东方城置地引进了一个在设计上有很高成就的女艺术家。张诚按照地产公司的惯常思维,准备让公司设计部的管理人员给她下指令。“我一下就急了,说你真够逗的,一个管理人员要跟艺术家下指令,你想想也应该是人家艺术家给你们下指令。”磨合的结果是,张诚接受了何巧女的理念,但是何巧女给张诚道了歉。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次道歉,“公司的人都知道,从来都是我给他道歉。”何巧女说,现在两个人都能拿这个开玩笑了。“第一天吵架了,有时候是他的错,第二天他也会到我办公室跟我说‘快给我道歉吧’。”这时候,她总是很乐于满足这些精英男的内心需要。

“我比较大度,经历那么多创业苦难之后就有了胸怀。”何巧女说。

在东方园林,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同事因为分歧吵架了,一定要当天消化掉,始终保持愉快创业的状态。“我跟年纪大的说你为什么不能跟小的道歉,然后又去跟年纪小的说,你年纪小给大的道歉是应该的;跟男的说男人给女人道歉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又去跟女的说,女人难道不应该更柔韧、更宽容。这样大家就互相理解了。”女人天性中的友善和智慧,给她的管理增加许多柔性的色彩。她知道什么样的人需要宠爱,用什么方式去宠爱。在东方园林有一支500多人的庞大设计师团队,她总是称他们是“艺术家”。公司的活动,这些人总是排在最前面,待遇上也是最优的。她一再跟项目上的人强调,这些艺术家提意见一定要说“大师,我们一定照您的意见改”,等把人送走了再研究怎么做。她还带着管理层去迪斯尼,考察人家的幻想工程师团队是怎么帮助公司成功的。她希望东方园林是艺术家成长的沃土,帮他们实现理想,同时成就东方园林。

但是在业务上,跟她共事要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一位男下属形容跟她开会就像“过筛子眼”。她总是拿着纸和笔边听边记,随时可能会打破沙锅问到底。要是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随时可能会被她问住。对于不懂的问题,她会直接说我不懂,你给我讲清楚。

在经历了20多年的创业历程之后,她对商业的逻辑有了自己的体悟。她跟郭朝晖反复说,做苗联网,就是要想怎么做能帮助中国的300万苗农。“你帮助他们,你就成功了,钱肯定会赚回来。如果一开始就想的是要赚他们的钱,那你肯定完了。”郭朝晖来上班后两天,就给自己做了一套苗农的衣服,去体验苗农的生活。何巧女说,现在做项目会考虑“要给城市留下什么,而不只是成本利润。”在2008年奥运会景观大道项目上,她嫌银杏树太小,自己花钱换成了大的。

何巧女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年轻的时候还好一点,现在这么忙,感觉自己越来越无趣了。”但她有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儿子7岁,非常帅,是因为他爸很帅。”在早年创业最低谷的时候,她遇见了她的丈夫—一个很有生活乐趣的人,两人互补的性格保持了家庭的平衡。因为陪儿子的时间太少,她有些愧疚,家里所有的人都溺爱这个孩子,她看不过,成为家里唯一对儿子唱黑脸的角色。她曾担心儿子会跟她不亲,但是儿子每次外出都会记得给妈妈带礼物。“我花了这么少的时间陪他,他跟我这么亲,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她说。

注:本文详见2013年第6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8折优惠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