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罗永浩:详解手机进化论 没钱高调有钱低调

2013-04-15 08:58 | 作者: 朱旭冬 来源:腾讯科技 手机 罗永浩

专访罗永浩:详解手机进化论 没钱高调有钱低调

在3月27日锤子科技发布会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显得异常高调,但对媒体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但是在发布会之后,罗永浩却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

“这几天回答的问题有90%的重复率,车轱辘话来会说。问的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想到做手机,为什么觉得这个事能成。”罗永浩告诉腾讯科技。他同时表示,这几天的采访他的记者也把几乎他能想到的问题都问了一遍。

事实上,以上一些问题罗永浩早已做出了回答。因为他从宣布做手机开始就非常高调,并且在高调的同时已经准备好应付各种谩骂和质疑。

在一片骂声中,罗永浩依然保持着自信满满。正如他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没钱高调 有钱低调

对罗永浩来说,保持高调其实就是保持他的本色。

“在营销上我根本就不用耍策略,我保持本色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争议人物了。如果非要说营销策略,那就是故意多发了几条微博。”罗永浩说。

不过在做手机这件事上,罗永浩的高调也有自己的无奈。作为一个完全的外行,罗永浩在手机行业没有任何经验,这很难为他争取到做手机需要的资金和人才。

对于任何产品来说,最惊艳的亮相都是低调研发然后突然推出让世人感到震撼。但罗永浩做手机只有保持高调才有可能获得更多关注,从而吸引到投资人和做手机必须的技术人员。

因为资金问题,他甚至不得不先搁置做手机的计划,先做一款ROM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和小米科技有点类似,但罗永浩认为,小米在做手机之前做MIUI是因为不自信,而自己从手机ROM Smartisan OS 做起是因为没有钱。

“他是没信心分两步走,我是没钱分两步做。做个ROM一千万足够了,但是你要让我做一个手机出来,这个至少要一千万美元以上才能启动,要不然启动都启动不了。”罗永浩说。

陌陌科技的创始人唐岩是罗永浩的天使投资人,在他的帮助下,罗永浩拿到了第一笔900万人民币的投资。

招人并不比融资简单。好在罗永浩有足够大的影响力,并且足够高调。从2012年5月资金到位开始招人,到7月人员基本到位,罗永浩一共收到了3000多封简历。最后他招到的7名工程师都是——用他的话来说——“听着我的录音长大的”。

不过接下来罗永浩可能用不着那么高调了。因为他第二轮融资很快就能到帐。目前已经有中国企业家愿意向锤子科技投资2亿人民币,而且也有美元基金在谈,但罗永浩需要的只是8000万人民币。

罗永浩表示,等这8000万人民币的投资到位了,他就会埋头做产品,等到手机到了要推广的时候再开始高调宣传。他甚至并不太在意 Smartisan OS 正式发布后市场反响如何,“我看的特别淡,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这轮钱到了就行了。”

修正自己的产品观

“比预想的更容易。”这是罗永浩开始做ROM之后的体会。之所以比他想的容易是因为,他发现这个行业里有很多优秀的产品经理,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是“天才”。

目前的 Smartisan OS 里有50%的想法来自罗永浩本人,另外有30%-40%的想法来自两个产品经理,剩下约10%来自另一名产品经理。按照罗永浩之前的思路,他做的ROM几乎100%的想法都需要自己思考,产品经理只是执行者,最多帮忙填补一些漏洞。

因为一开始对产品经理的不信任,罗永浩表现的非常粗暴。锤子科技开会的时候经常会吵架,而一开始这种吵架往往以罗永浩要求员工闭嘴,按自己的想法执行而结束。

但通过越来越多的讨论,产品经理们为自己赢得了尊重,而罗永浩也开始慎重的对待他们的意见。“有时候我错了,有时候是对方错了,但是沟通上不那么粗暴了。”

比如有一次关于交互方式的讨论,罗永浩认为希望针对一个应用不同功能做不同的交互,已达到效率最优。但是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逻辑的一致性比操作效率更重要,因为逻辑一致性并不好,会让用户感到困惑。后来在请用户试用后证明,罗永浩错了。

罗永浩表示,自己过去在做产品上最大的不足就是缺乏一个完整产品全局观和缺乏逻辑一致性。“之前我有的都是一个个很好的点子,但是要串起来成为一个一体的东西,这个还是需要一点点训练,也就那么一点训练,我两个月全局性就已经想的很清楚。”

相比做ROM,做一款手机要复杂的多。但在罗永浩眼里,这似乎并不成问题。他已经找好了锤子科技手机硬件的主管,这位主管也正在招募自己的老部下。在老罗看来,每个重要位置找一个资深专业人士就能解决这个环节的问题,但是在产品上,他比谁都懂。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