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业者与颠覆者刘宣付:一个不断放弃的“天使”(4)

2013-04-16 08:58 | 作者: 来源:《创业邦》杂志 创业者 天使 刘宣付

上市梦

熟悉刘宣付的人都觉得他是个工作狂。在董登岳的印象中,除了生病或家里有私事,刘宣付都必须坐在公司里,不然他不踏实。他也没什么爱好,从来没打过高尔夫,只在家里放了张球台,偶尔打兵乓球。“别人会觉得他的生活特别枯燥。”

公司的员工里流传着关于刘宣付创业经历的各种版本,有的说他经历传奇,有的说这个人很会忽悠,还有人觉得他什么都没有。总之,大家对他的经历深感混乱。“2005年、2006年那几年确实比较乱,我都觉得他做得太乱了,”董登岳说。

那段时间,他主要在做商搜。中网起来之后,他自认已经对网络有一定的了解,觉得中国只有一个阿里巴巴不公平,只有一个百度也不公平。他的想法是,无商不搜,所有的商品、商人、商务都可以去搜。在北京苏州街附近的左岸公社,商搜与中网一起办公,占据了半层楼。董登岳说:“刘总做事向来喜欢以大为主,不喜欢往小了做。”

等到他把资金砸进去700多万的时候才意识到,垂直搜索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董登岳说,实际上技术人员早就有这种感觉。商搜当时只有二三十台服务器,但要想做成这件事,没有三四百台服务器是支撑不起来的。“所以他只能是一个DEMO,而不可能是一个商业布局。”

在资金只剩100万的时候,刘宣付决定停掉这个项目。这是他赔得最惨的一次。“一旦发现有问题,要及时地停下来。比如说执行跟不上了、团队有问题或者市场有问题的时候,就要快速地作出决断,否则的话你可能真的会赔得倾家荡产。”

实际上,商搜的失败跟刘宣付做事的风格有一定关系,他很少在启动一个项目之前做周密详尽的风险调查分析。他说:“我能够发现很多东西。你现在要我一个月之内做一个项目,我都可以找出一个。”

在他原来传统行业的圈子里,刘宣付是第一个尝试互联网的人。他对商业有敏锐度,而且敢赌。最疯狂的时候,他晚上想好做一件事,第二天早上爬起来就去注册公司。刘宣付不像很多人会有很多顾虑,而是实践了再说。“赔了我再去思考。如果我不去做,永远不知道我能不能。”

他捕捉商机确实有自己的一套,历史上20多个项目中,70%的点子都出自他的想法。“人家买什么东西,我就买什么东西。我看的时候就会想,这个东西为什么火呢?我要去做这个事情的话会怎么样?能不能超越他,能不能做成?其实商机就是在你的身边,有时候是朋友的一个提醒,有时候是你看到的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然后你去发扬创新。”刘宣付说。

他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挑战自己,做一段时间可能会交给某个人打理,再去做别的事情;或者想到一个点子,送一部分股份找人来打理。他认为这也属于天使投资的一种。那么这种轨迹他会一直延续下去吗?

“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项目?无非是我还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大的东西,而且要跟我的兴趣爱好完全吻合。如果我找到一个可以做大的东西,可能就会停下来把这个事情做好了。”刘宣付正在操作的“身临奇境”7D互动影院被他寄予厚望。

这是他第二次离开中网后操作的一个项目。一开始主打5D影院,利用3D技术与动感座椅和环境特效设备,制造一种夸张、刺激的仿真体验。片长在5到10分钟之间,主要开在公园、景区、电影院等地。去年有将近500家店加盟,但是因为国内5D影院的厂商很多,片源不封闭,使得加盟商对“身临其境”的依赖度不是很强。

今年,刘宣付升级到7D影院。他也承认,这更多的是一种概念升级,目的是为了吸引人们的关注。它的官网宣称,这是中国第一家7D互动影院,“观影者能够成为电影中的角色,并身临其境般感受到自己就是电影里的一份子,持续与影片内容产生交互作用。”

7D影院的加盟者只能播放“身临奇境”的片源,不需要付费;后者与加盟商实行分账,一个消费者一块钱,票价的区间在20到50元。刘宣付认为,在国内开出一两千家店不成问题,两三年之后仅票房分账就能拿到2亿元,未来的目标正是上市。

这个项目是不是刘宣付所要的大项目,目前很难印证。但是他现阶段确实没有再把精力分散到其他项目,只是以投资的方式参与。董登岳说:“他年纪也大了,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同时折腾那么多事情。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已经很累了。”刘宣付也明确表态,现阶段不会再去做别的,只想着把7D影院做大。“因为我觉得现有的项目非常棒。”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