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导师论坛】夏华:企业家的自信来自价值观设定

2013-05-19 13:0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依文 夏华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3(第五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5月18日在北京万达索菲亚大饭店隆重举行。

中国企业家木兰汇执行理事长、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参加了本次中国“商界木兰”年会,虽然19号一早就要飞向欧洲,但她还是在晚间21:30与来自山西的企业家群体进行了座谈,并主讲了“导师论坛”。

她表示,小时候,我母亲说了一句话,换钱不长久,换人一辈子。我的哥哥姐姐都考上大学,我也考上大学,我也有今天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母亲的大智慧,企业只有换人的一种智慧,一个国家用我们各种财力物力换更有才能的人,这个社会才会更好。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木兰汇执行理事长、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的精彩发言实录:

夏华:我把大家请来,我第一是招待不周,因为确实很忙。因为今年也是第一次女性的企业家年会,也请了很多男性企业家,所以把谁冷落了都不合适。

我说为什么再忙,也要和大家待一起,包括(王)潮歌,我知道她有事,你觉得你忙,大家从山西坐火车来都非常忙,他们更不容易,所以我说你得做一下贡献,必须得来一下。

我今天很感动,我认为我们都是有梦想的人,否则谁跑这里待一天,尽管我说学习不是为了知道,学习是为了做到。今天大家在这里,无论台上台下说的每句话大家都知道。但是我觉得有的时候可能知道的事为什么还要在一个空间里大家聚集在一起,其实是为了告诉自己更多的做到。知道容易,做到真的不容易。

我们不是像当初为了生活,为了满足一个简单的物欲的追求,我们有钱了,有生活了,已经比别人好很多了,还要这样坚持,其实这件事本身就不容易。

今天大家在台上我们没时间排练,因为就是那么活的。在别人看来这是舞台上的几分钟,对我们是年复一年的日子,日子能这么过下来,一定是有梦想,有追求的人。

在座的很多都是做实业出身的,企业在成长过程中有很多坎儿,有很多的人没有活下来,有很多致命的问题,比如致命的诱惑,很多人想走捷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就出事了,出问题了。

但是活下来的这些企业,我依然认为大家挺艰难的,因为我们迎来了一个真正的大时代。我今天说的消费革命是一点不搀假的,消费者到了技术进步时代自愿的选择。

我在好几个月前,跟马云、李连杰,今天李连杰也在现场,但是确实没时间。我们能做到的,尽量能有更多的思想去影响大家,因为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是能够看得开的人。

在几个月前我和马云一起去武当山的时候,还有李连杰,在飞机上的一段话对我挺刺激的。今天来了也有国美的(黄)秀虹,还有苏宁,这都是做得很好的企业。在这次大革命之前,他们都面临着生死的坎儿,都不容易。包括京东和苏宁,那一仗打得一塌糊涂,也捎带上马云。那时候离双十一还有一个多月,我不想说话。我说你跟他们区别在哪里,他说,你看京东传统产业在他看来一直拿着棒子在打,但是损耗体力非常大。我说京东总算是一个很新模式的电子商务公司,他说京东是拿了杠机枪,还是当棒子用的。阿里巴巴是空军,当空军来了,你拿步枪,机枪都没有多大用。

包括双十一,我在现场,我很受触动,当时很多的百货的老总都在现场,他们比我还受触动。比如说银泰百货,一年做百货几百亿,已经很好了。沈国军就说,为什么现场很震撼,因为现场是没有假的,数字在翻,每个小时,上千万笔交易,那是不可思议的,一个一个银行拉黑,银行支撑不了,你不用联想一个多大的百货商场,你一分钟容一千万进来,银行都支撑不了,大家肯定会问我现场是什么样。

我说整个大屋子全是一排年轻人,我估计都80后,90后,一人拿一个电脑,就这么一个场景,数字在翻新。我们到中午的时候一百多亿,晚上199亿,这是不可想象得一件事。沈国军说几十万人在不同的城市,一年干几百亿,这是颠覆。有的时候你不可想像,有可能我们一辈子都未必能达到这个数字。

我们迎来了一个颠覆的大时代,包括何社和我看山西的一个副省长,其实王潮歌是非常爱山西的,包括我和山西的朋友接触下来,山西是一个特别包容的城市,大家都在这个城市里捉到自己的位置,这就是一个包容的文化。

在商业,在很多方面有它先进的地方,但是也有它相对落后的地方。我不一定比在座的企业家好在哪里,因为我在一个群体里面,我天天比大家更及时的受着刺激,我身边都是伟大的人,你就会受刺激。

人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为什么非常认同李连杰和马云的观点,其实我们无论在哪个行业,你说赚多少钱,今天你去查历史的古书上,你很难找到一点痕迹,谁在哪个时代,你是做那个,最后做了几个亿,但是真正留下来那些东西,都是我们给时代留下怎样的一笔。

马云退休的晚上,我在现场我也很激动,我发了一个微博,我说马云注定你可以,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你去退休了还是怎么样,但是你已经无法退去历史给你记下的这一笔,你创造了历史。

一个企业家我们可能不再干活,都够吃够用的,我们都是创业者,但是为什么还要干,其实我觉得我们都想干一点了不起的事,至少能够有点动静的事。

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今天准备了一个PPT,时间紧就不放了。我就是想和大家汇报一下我干的那点事和想法。

中国在做企业中有没有技巧,其实一定有技巧。比如说今天说做服装的人,呈规模以上的都有7500多万家,你怎么在这个行业能够跳出来,如果大家用传统的思维,卖衣服,一直卖衣服,我也不知道最后怎么计算谁卖衣服能卖成老大,这是不可想象得,因为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

但是有一点,一个品牌和企业的影响力很重要。我接触社会各种各样的组织,一次论坛解决不了多少问题,但是他们想方设法想怎么对我们企业有利,怎么对我们有推动。我当时很感动,做顾问,我也不知道这个组织架构到底怎么回事,我就答应做顾问了。

我惟一的想法就是假如我今天做的这个模式,还能对各位有点用的话,我觉得这就是我认为在我的服装赚钱以外的价值,赚钱和我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关系了,我自己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很优秀,我在那只是天花板。不管男性女性,很多企业做不大的惟一原因,就是一定是自己放不了手,没有办法让优秀的人超越你,这是老板的问题。

我在台上举了一个例子,其实自己必须看明白自己,在企业里每一件事你都不是最专业的,即使你是专业的,说我原来就做财务出身,我财务很专业,当你当老板以后,你只能拿出10%的精力干这个事,绝不如比你还差的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干的这个事。其实过渡里面就是老板过渡的多疑。大家老怀疑别人行吗,我是觉得我真正的轻松,我告诉自己可以干大事,这个企业可以做得很大,就是我放下这一点,我不再怀疑什么,因为你不需要怀疑,你20年没有努力吗,努力你又做到怎样,当20年累计你价值更大的时候,你就要往更高的地方走,你只有走得更高,其他人才会跟着你更高。

我们说企业卡在哪里,是卡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在那个位置上不动了,所有的人就像排队一样被你卡掉,你的视野有多窄,他们就卡在以后,他们一定比你还窄。说有没有捷径,那个捷径就是尽量放下自己才是成功的开始。以前别人说这些,我都觉得这都是悟道之理,其实这些年来,我身边的好多朋友让我看到了这一点,大家都在寻找这样的一个方式,把你的舞台让给最适合的人,你可以做到,底下人才可以做到。

一个企业你会发现,比如说你做不到,就是因为你管理者,你看着马云调岗,你调一试试,怎么保证调完以后他还有非常好的状态不走,新的人来了发挥更好的作用,他到别的岗位上也发挥作用。这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我真正开始让我的CEO作主的时候我才发现,大家才可以认同这个观点。

(刘)晓光说,一个企业多元化才是成长之路,而是打破企业的天花板,依文除了做自己的品牌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断的有新的突破。比如我代理的国际品牌,我们做的饰品的综合点,都需要人。

比如我做欧洲园这个项目,那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主管,我让他做欧洲园,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世界有多宽,我把一个更大的世界交给你,让你看看那个世界有多大。他一看太有意思了,一个店卖几十万算好的,一个市场一年做几个亿算好,你上欧洲园签约一个项目就几千万上亿,他的世界就变大了。其实企业的瓶颈恰恰是老板的瓶颈。

在座的可能还有比我资格老的,做企业时间久的,但是20年足够了,我是从一个售货员开始创业的,我完整经历企业任何一个阶段,你似乎什么都明白,但是这种明白往往让你觉得自己是专家,我一直在企业里倡导三种心态,一个是外行的心态,一定有专业的人比你做得更好。时间久了就是真的,我现在真变外行了,我时间有限的时候,企业做得越来越好了。我的状态,我的精神,我一如既往的勤奋都没变,但是我去做更大的事,让更多人有更宽的舞台,才会更好。

我今天就是简单的一个感受说给大家,再次谢谢各位的到来,并且一天很辛苦。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