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陈九霖:从红顶油商到“90后”励志哥(4)

2013-05-25 09:17 | 作者: 吴桂霞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陈九霖

(三)监狱中,像狗一样活着

但在当时,即便是有再多不满和控诉,陈九霖只得无奈接受锒铛入狱的现实。在新加坡樟宜监狱,他一待就是1035天。

据陈回忆,他刚一进到监狱就被吓到了。”当时是四个人一个房间,其中有三个人正光着膀子吃饭,身上满是图腾纹身,他们有黑社会的头头,而且都说在报纸和电视上见过我,我吓得要死。“

对于那段监狱时光,陈在自己的博客文章《活着》中,如是写道:

“犯人常年晒不到阳光;一年四季只能穿着短袖衬衫和短裤,连内裤都没有;监狱不设床铺,犯人(包括很多病人)都长期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很多人都因此骨头疼痛;所有犯人,即使是病人,每天也只能喝没有烧过的自来水,在候审监狱里(在这里的’犯人‘还只是犯罪嫌疑人,未被法院定罪)甚至不少人只能喝马桶里的水;新加坡监狱还禁止在囚室内锻炼,就连做俯卧撑也是犯法……”

相对于环境上的艰苦,更苦的则是精神上的孤独。陈曾被关在一个人的监狱长达6个多月时间,不能工作,光线暗到连看书都看不清,饭菜通过一个小洞塞进去,吃完又从小洞拿出来,“孤独得想一头撞死”。遇到有人在门外走路的时候,陈的心里就会骤然觉得踏实。后来,他干脆什么都不想,“像狗一样地活着而已”……

据陈回忆,监狱内自杀者屡见不鲜,甚至他亲眼看到有人从楼上跳下,肋骨折断三根。不过,监狱内活着的人也让陈看到了希望--有一位精神病人每天都得吃几次药、打几次针,独自一人被关押在5至6平方米的黑暗囚室里,连出门放风的机会都没有;还有一个双腿高位截肢,一只手提着尿袋的囚犯。

“即使是这样的一群人--生存对其而言堪称一场折磨与苦难,他们却仍在顽强地活着。”陈在《活着》的博文中这样写道:“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只有活着,才能将不平抹平。”

后来,在新加坡服刑还剩4个月的时候,狱方让陈提前出狱,以示“宽待”。可陈拒绝了。“我一定要熬过去,我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