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向文波:"被高调"的三一代言人 受冤怎能保持平静

2013-06-25 08:18 | 作者: 来源:京华时报 三一 向文波

如果要评选企业最佳新闻发言人,三一集团党委书记、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可以称得上最具实力的候选人。有人惊讶于“日理万机”的公司总裁竟然还有精力每天坚持刷微博,向文波对此无奈地表示,这是职责所需。

向文波01

向文波

乡音浓重、个性直爽的向文波认为自己其实是“被高调”了。作为三一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在历经了“徐工收购门”“间谍门”“行贿门”“搬迁门”等等交织着口水、谣言、阴谋、创伤的舆论和商战事件后,向文波更是欲低调而不得。

但现在,向文波要面对的,不止商战纷争,还有宏观经济和行业的变化,以及公司自我升级的需要。闪光灯下的向文波,此刻压力倍增。

捧红三一

向文波不会用电脑打字,但却热衷于博客、微博这类新兴媒介。他用自己的方式一手捧红了三一,但作为“明星”的烦恼也随之而来。

三一重工董事长、三一集团的掌门人梁稳根是出名的“隐士”。如果不是向文波,出身草莽的三一集团不会如此迅速地赢得公众关注。

那是2006年6月,美国私募基金凯雷拟收购当时国内工程机械老大哥徐工机械。向文波连发近40篇博文,对本来已板上钉钉的收购“发难”,质疑国有资产贱卖和外资对行业排头企业采取“斩首”行动。随后,商务部还就这笔收购举行了听证会——这是中国首次因企业收购举行的听证会。最后,收购告吹。

鲜为人知的是,向文波不会用电脑打字,他的长篇博客都是先写在纸上,再让秘书敲到电脑上。不过,“技术问题”并不妨碍向文波的认真与热情。

手机微博的出现帮了向文波“电脑盲”一个大忙,他可以直接用智能机的手写功能发微博。2012年下半年到今年,向文波的微博对三一集团告奥巴马这一“疯狂”举动起到了巨大的传播作用。

擅长利用这些新兴媒介自我宣传的向文波,就这样将三一推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但种种烦恼也随之而来。

2012年底,三一重工宣布将总部迁至北京的“搬迁门”事件牵扯出了三一与同城竞争对手的“新仇旧恨”,三一再次陷入舆论漩涡不可自拔。向文波感慨:“三一已成为明星,但它没做好成为明星的准备,不知道怎么在公众面前摆pose,没有面对媒体的经验。我们以前只是搞企业、搞产品、搞质量。”

造富运动

向文波的“二次创业”,成为了三一的一场造富运动。当然,富起来的不仅是三一,三一的高管群也频频现身各类财富榜单。

三一集团前身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工厂在1989年成立时,向文波并没有正式加盟。不过,他和梁稳根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了,因为都在同一家国有机械厂工作。向文波透露心迹道:“毫无疑问,董事长梁稳根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没有他我也不会到三一来。我们是靠一种共同的理想和爱好相识相知的。”

1992年,向文波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进入三一集团。彼时,三一已是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不过,向文波经过一年多的市场调研,提出了“二次创业”的想法,即“双进战略”(进入中心城市、进入大行业),公司逐渐迁至湖南长沙,进军工程机械行业,逐渐退出焊接行业。

1993年,三一就将拖泵作为进军工程机械领域的突破点。当时,外资品牌占据着国内95%以上的市场份额。向文波自豪地告诉记者,现在,在三一引领下,国产混凝土机械全面取代进口,其中三一的泵车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超过50%,产销量全球第一。诸如此类的优秀战绩,让同行刮目相看。

向文波提议开启的“二次创业”,让三一迅速积累了财富,奠定了江湖地位。

2012年,三一成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十名,营业收入超800亿元,总资产1103.6亿元。根据福布斯2012年中国富豪榜,三一集团四位创始人进入了前400名,梁稳根以371.7亿的身家位居第6位,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分别以55.4亿、50.7亿和29.9亿位于141、163和393位。

并购军师

除了内在的战略调整,向文波在带领三一出海的道路上也扮演着并购军师的关键角色。在他看来,企业做大,最主要的扩张方式就是并购。

“等了那么多年,没想到第一笔收购就是老前辈。”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回顾2012年初对“大象”——德国普茨迈斯特公司的收购,向文波依然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创建于1958年的普茨迈斯特,是全球混凝土机械第一品牌,其混凝土泵车市场占有率长期位于世界首位。

三一收购“大象”的价格为3.24亿欧元,“大象”还有1.65亿欧元左右的负债。“实在是太值了!”向文波说,“三一的底线是即使是200亿元人民币,我们也要拿下普茨迈斯特,该笔收购能使公司的国际化进程缩短5到10年”。

向文波回忆,签约的过程充满曲折。“当时梁总问我有没有必要做尽职调查,我回答说就别搞了,如果以后有多大的损失,由我个人来赔偿,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这个交易里,速度最重要。”

向文波认为,企业规模扩大后,主要的扩张方式就是并购,并购可以说是最低成本的对市场整合的方式。他介绍,三一自2002年起实现产品出口及海外建厂,如今又拥有了国际化并购的经验,这成为三一第三次创业的重要方式之一。

记者观察

透过向文波看三一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三一集团所处的生存和发展环境对民企而言极富代表性。主要体现在,一是白手起家、“横冲直撞”;二是与国企外企共舞,争议不断。

现在,三一面临的挑战是交叉、叠加的。透过向文波,可以看到三一管理层的心迹。

和许多民营企业一样,三一并不是“不差钱”,但由于2011年三一重工H股上市流产,在如今的投资环境下,其上市募资的窗口暂时关停了。向文波说,2011年4月被曝出的“行贿门”事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国家机关彻查后发现事件子虚乌有,但当年8月末三一重工重启H股IPO时黄金窗口期已过,计划被迫取消。他愤慨,若融资成功,每年即可省财务费用至少15亿元。

与此同时,曾经高速发展的工程机械行业整体业绩出现明显回落,这或将使三一要再过一段“紧日子”。据了解,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向文波提出了九字战略,即“一升二紧三降六加强”——提升产品质量;紧缩开支,紧缩投资;降低产品成本,降低存货,降低应收账款;加强管理,加强与银企和税企及重点客户的关系,加强人才引进和员工培训,加强产品研发,加强国际市场特别是新兴市场的开拓,加强对风险和机会的关注——这使得三一在金融危机时期继续奔跑,不过,国家四万亿投资的作用不可忽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