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80后网上卖烧烤年赚百万:用微信送餐玩转O2O

2013-07-10 08:30 | 作者: 来源:解放网-新闻晚报 80后 O2O

原始烧烤的工作人员在冷库内忙碌

原始烧烤的工作人员在冷库内忙碌

一名白领在办公室内通过手机短信预订周阿姨的私房午餐 均为晚报 王浩然

一名白领在办公室内通过手机短信预订周阿姨的私房午餐

一群上海老阿姨,利用QQ、微信等方式在线上接单,每天中午骑车穿梭于核心CBD写字楼中,为白领们送上个性化定制的私房菜,依靠口碑传播成为一支“传说中”的送餐奇兵。

一家看似门可罗雀的烧烤店,开在杨浦区的偏远角落,80后的年轻店主却能通过玩转微博、微信、淘宝,创下年入近300万元的惊人业绩,背后的生意经令人叹服。

O2O (online to offline,线上对线下)已是越来越多商业教父口中的创业真理,但很多市民可能未曾想到的是,就在我们身边平凡的市井角落里,就隐藏着最“接地气”的O2O案例。

人物介绍

李烨或许是上海滩最有故事的烧烤店主之一,他出身豪门而又经历破产、辍学,靠扛箱子、摆烧烤摊挣回生活费,又投身互联网创业。在杨浦区翔殷路的偏远地段,一家门面不到20平方米的烧烤店里,80后李烨依靠微信、微博、淘宝等O2O营销方式,去年卖烧烤卖了280万元,赚了50%的毛利。

偏僻烧烤店业绩惊人

李烨的店铺叫做原始烧烤,是杨浦区翔殷路和军工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

没有熙来攘往的热闹人流,离最近的居民小区也要走600米,这种选址显然没有按常理出牌。记者从翔殷路地铁站走了足足15分钟才找到这里,眼前的景象则让人有些愕然:没有烤肉的油烟和香味,没有燃气的炉灶,店里也没有半个客人。

服务员带记者走出了店面,绕到旁边一栋两层的小办公楼,看到了正趴在电脑前的李烨。

或许是看到了记者脸上的茫然,这个年轻的老板很快做起了解释:“我们的总店其实在网上,线下门店只是一个O2O提货点,顶多为顾客提供一些试吃,一般不接待堂吃的。 ”他说,原始烧烤真正的店面是淘宝网上一家大型网店,信誉已高达双皇冠,代表着超过4万次成交和好评。

在李烨身边忙碌着好几名员工,有的在处理订单,有的在撰写文案,有的在填写物流单据。这些年轻的面孔在网上拥有“年糕妹”、“牛排哥”、“田螺兄”、“紫薯姐”等客服工号,轮班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吃货们提供导购和售后服务。

280万元的年销售额是怎么做到的?李烨大胆地把烧烤店所能卖的一切都搬到了网上。从海鲜、肉类、水产、蔬菜等百余个品种的半成品食材,到烤炉、烧烤叉、木炭、一次性餐具,甚至烧烤景点门票都能“拍”,解决了户外烧烤的一条龙服务。

记者在原始烧烤的网店首页看到,李烨显露出了精明的电商思维。首先是人们最关心的食品卫生问题,有感于一些路边烧烤摊色素、添加剂、假羊肉满天飞的同行恶评,他把每批食材的质检报告和进口报关单都清清楚楚晒到了网上。

根据季节的不同,烧烤店所卖的商品也做足了差异。“比如夏天用的炭晶和冬天就不一样,通常夏天的燃点比较低,卖的炭晶必须不那么容易自燃。四五月份适合春游,一些下单量比较大的顾客会获赠帐篷。 ”他说。

李烨还大胆跨界做分销,一手“混搭”玩得很熟练。通过对消费者心理的揣摩,他曾试探性地在烧烤店里卖起了面膜,主打 “烧烤后护理”的概念,结果被一扫而空。他还敢卖玩具,推销的卖点是“让小朋友一边玩去”,防止其在大人烧烤的过程中捣乱受伤,同样迅速售罄。

“聪明的商人不但满足需求,还要创造需求。 ”他自豪地对记者说,其实烧烤店的地段一点都不差,“附近好几所大学,旁边就是共青森林公园,同时也是上中环前往崇明等地的必经之路。看似冷清,其实前来提货的人非常多。 ”

家道中落,开网店卖烧烤

李烨疯狂的生意经,和他曲折的创业史脱不开干系。

说他“出身豪门”并不过分,李烨家原来开了一家高档大酒店,在老家盐城颇有名气。他参加过3次高考,大学后拿的是每月至少5000元的生活费,是校园内的富二代。

但2003年,由于生意失败,李烨家里破产了。他父亲尝试过去扬州从事螃蟹养殖,但遇上非典和发大水,养殖场也黄掉了。失去经济来源后,李烨曾干过搬箱子等一系列苦活,最终无奈辍学,家庭也四分五裂。

回到盐城后,李烨向一家烧烤摊老板拜师,为其免费打工来积累经验,随后自己也在大学旁边摆起了摊,没想到生意很不错。解决了生计问题后,他果断地再一次参加高考,考进了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院。

在读书期间,李烨的父亲也将家乡的烧烤摊搬来上海。大学的几年中,李烨曾经尝试过互联网创业,但因团队问题而中途退出。毕业后,敢于冒险的他索性一拍脑袋,把烧烤摊搬到了网上,同时依靠线下门店形成O2O的联携效应。于是2008年11月,“原始烧烤”成立了,尽管第一张淘宝订单在苦等了3个月后才姗姗而来,他总算长吁了一口气。

上网卖烧烤是个疯狂的挑战,仓储、物流都是难题。李烨一共自建了3个冷库,最大的一个常温库有70多平方米,就在店铺旁边。为了确保食材在交到买家手里时不变质,他快递发江浙只用顺丰,备上泡沫箱和生物固体冰,可以保鲜24小时。

李烨说,一旦户外温度高于28℃,外地配送一律停止,上海本地也只发黑猫宅急送。 “像送到朱家角、东方绿舟的大单子,我们专车送货,用户货拿到手时冰都还没化。 ”

顺丰、黑猫的配送成本都很高,烤串往往是小本生意,这样岂不赔惨?李烨迅速动起了脑筋。 “现在90%的订单都是我们自行配送的,光物流员工就有70多人。不用诧异,这都是招聘的大学生兼职。 ”他说,烧烤店附近有上海理工、水产等5所大学,他以9—15元每小时的兼职报酬招聘送货员,利用地铁公交体系进行配送,其实成本很低。

“这样的好处是,虽然我只有一家店,却可以承诺全上海任意路口地点的准时达。 ”李烨说,烧烤往往是有计划性的,用户起码会提前一天订,而且更乐意直接在烧烤地点提货。“我们订单不需要他们填具体的门牌地址,随便哪个路口、地铁站内、标志建筑旁边都能交易。 ”

李烨的网店中甚至连 “烧烤师”都能买。 “每小时100元的租金,有专业的人员上门帮顾客烤,烤炉也能租赁。 ”他说。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