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主题演讲】梁信军:未来十年,中国发展速度不再全球第一

2013-07-20 10:56 | 作者: 梁信军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梁信军 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未来之星年度盛会——2013(第十三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7月19-21日在湖北襄阳隆重举行。

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梁信军参加本次年会并发表了开幕式主题演讲。

在演讲中,梁信军指出,一个是经济在全国动力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现在赴海外投资比较多;一个是做资产配制,也有一些别的想法,我想这些大面积,无论在法国还是欧洲,的确发生非常多的变化。可预见未来中国十年,不再是全球发展第一速度经济体,我们所有企业要为此作好准备,我的观点和宋(志平)总一样,所有的政府、企业界要为此做好准备。

在大变局情况下,对襄阳、对未来执行,对年轻人,对于所有新兴力量来说就是机会,对于大的企业和传统的行业、政府解决一个挑战,无论是基于挑战,我们都做到了一个强势的增长。

以下为梁信军的精彩发言实录:

500-梁信军

【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梁信军】

尊敬的湖北省及襄阳市领导,尊敬的《中国企业家》领导,尊敬的各位企业家,各位企业界朋友们,非常感谢,也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参与今天《中国企业家》主办的2013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

我看到此次年会的主题是“中国梦、创业梦”,其实21年前,复星四个合伙人创业的时候,我们也是怀揣着中国梦,我心目当中理解的中国梦,是美国梦的一个翻版,我当时是一个年轻人,什么都没有,但我愿意承受失败的后果,只要社会能够给我们这些人一个机会,有部分人能够成功,有部分人不能成功,我愿赌服输,最后幸运的是我赢了。我在想今天我们讨论“中国梦、创业梦”,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给年轻人、给弱势群体更多机会,我们需要创造一种环境,让社会阶层不要固化,要打通社会阶层纵向流动的通道,我觉得一个社会只要有纵向流动通道,社会就会和谐很多,当然这种责任不应该完全推给政府,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和企业每个人都应该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个话题有意义。

我已经是第四次到襄阳,作为一个省级副中心城市,襄阳的规格、层次非常高,第二是来了之后,发现襄阳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在来之前我就知道湖北最好的是武汉,来了之后发现,湖北最好的是武汉,在中原可能最好的是襄阳,我觉得对于襄阳的感受完全不同,我们是非常坚定不移地在襄阳发展,我觉得不单单是它的自然环境,还有人为塑造的环境,不仅有产城一体的长远规划,而且跟别的城市显著不同,它把社会一体的产城规划也融入到社会规划当中,这是非常罕见的。

刚才宋(志平)董事长提到企业规则,我的题目是未来十年大变局中的机遇,对于襄阳和未来之星,我觉得变得越快越好,这是一个机会,但是对于大城市、大企业来说,首先是挑战,然后才是机遇。我觉得当前经济的大背景包含几部分,一个是经济的动力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其中蕴含着挑战也有很多机遇。比如我们看到,现在赴海外投资的中国公司比较多,复星作为投资公司也需要在经济动力变化中进行资产的全球配制。从全球经济来看,无论在美国还是欧洲,的确发生非常多的变化,美国在进入恢复通道,未来仍具有很大吸引力,欧洲虽然现在通过财政结余降低债务会很痛苦,但如果成功,未来将可能是最健康的经济体。而中国,可预见未来十年后,或许将不再是全球发展速度第一的经济体,我们所有企业要为此作好准备,所有的政府、企业界要为此做好准备。

资产全球配置有一个做法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越来越多的行业中国市场将占到全球市场20%到30%,跟中国的人口占比相当,有些已经实现了,像奢侈品。我们要找到这样一些行业,比如服务业、金融业、消费、为工业升级换代服务的服务业等等,中国未来的市场规模能够占到20%到30%,我们在欧美寻找这些大行业中细分行业里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投资并成为其第一、第二大股东,然后帮助它在很短时间内,分享中国成长,快速提升业绩从而提升全球市值。

在过去两年我们做了全球最大的连锁度假酒店Club med,还有一个是高端时尚品牌Folli follie,我们投资后,这两家公司销售额连续两三年复合增长率都在40%甚至50%以上,全球利润的增长有一家是7%到8%,有一家达到70%多的增长。这说明我们这个模式是成立的,今年上半年我们又做了三家,St.John是美国的高端女装品牌。还有一家是以色列的企业Alma,是世界著名的医疗美容器械制造商,已占据全球高端美容动力器械15%的市场份额。另外一个是saladax,它是美国一家专注于个性化药物剂量诊断化验的企业。其肿瘤化疗用药监测产品组合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可以对肿瘤患者的用药适应浓度做精确的监测,明年2月份中国患者就可以使用这个产品,可以大大降低药物使用量,大大降低医疗费用,这些公司都是行业当中的翘楚,我们通过投资把它带到中国来。

第二,当前全球各国政府,竞相在推货币宽松政策,也包括中国。最近大家感受到一点钱荒的感觉,但是总体来说,全球的货币宽松政策,是一个大的趋势,美国即便短期退出QE,但还有天文数字的债务需要还,美国政府不像中国有土地资源卖,它的财政是吃光用光,它用什么来还,所以我觉得QE是一个长期趋势,这样一个全球宽松货币政策,对所有的投资和实体经济都是一个挑战,中国中期、长期、短期都不缺钱,也不存在全球性危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预见到长期看货币可能的通胀趋势,借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第三,中国动力在未来十年,会有巨大变化。第一个大变化,可能大家看到最近人口研究,到2020年劳动力会减少,会减少生产能力,但人口的劳动力红利在发生转移,推动了消费红利和金融红利的增长,消费红利的增长,在未来七八年可以相信还能维持7%、8%的增长,我觉得消费如果维持14%、15%的增长,有品牌的消费品一定超过这个数字,高端品牌消费品一定更能超过这个数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当然你要买消费品,高端消费品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刚才辜主席也提到老龄化,像2011年,中国地方政府对老龄投入只有区区4%财政,到2020年可能会有20%到25%,养老支出将来会达到两位数,一进一出会削弱地方政府的灵活度和能力,中央说要盘活存量很有道理,要盘活国资、民众的存量等等,老龄化也是一个机会,和老龄化相关的产业会有爆炸性增长,还有服务业方面,未来也会有爆炸性增长,未来四到六年内会有大量增长,我认为中国未来十年,经济布局的推动力不再是制造业,最高是财富管理,第二是服务业,第三是消费,我们要把一个地方的实体经济做大,同时也要按照未来经济动力去布局,企业也是如此,我觉得非常重要。

中国动力第二块,就是刚才讲的城镇化问题,城镇化的变化相当巨大,最近有人在网上对我的讲话有断章取义的解读,认为房价会跌,我认为未来4到6年内,房地产还会涨,未来某一个时点,将从过去供不应求逐渐走到供求平衡,进而走到供大于求。在发展模式上会从核心城市群走向分布式的城镇化。关于房地产的风险,原来大家说风险大,尤其是商贸等等风险,我们比较一下中国跟美国的差异,美国没有大的开发商,中国有,美国没有大的开发商,这么大的房地产规模怎么来,是走地产基金的模式。从复星来看,第一还是看好房地产的中期成长,第二是政府需求,我们从价值链来说,房地产的投资,要为地方政府营造和完善城市功能、附加价值,这里面就包括完善城市的文化功能、商贸物流功能、金融功能、健康、环境功能等等。

工业化就不提了,在金融方面,我还是想说一两句,第一是利率市场化大大加速,昨天大家看到贷款利率下限已经放开,第二是直接金融的快速上升,第三是互联网,银行的线上支付业务已经超过50%,第四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我想速度还会加快,有助于缓解长期通胀压力,民营准入也在快速放开。

互联网方面,首先很多互联网公司在未来会消亡掉,因为客户选择的出口,大部分是移动互联网。第二是购物,去年互联网购物已占到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7%,今年会到9%,基本上三年市场份额会一翻。我昨天听到孙总提到,可能有31%的传统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我觉得我们不改革,有可能会活不下去,还有一个是线上交易的问题,在线交易数据已经超过25.5%,对金融业会有影响,现在这个便宜、那个便宜,但还是要看看清楚未来谁能活得下去。

生产方式的变局,会从B2C的驱动变成消费驱动,供应链发生深刻变化。运营商在网上开个店,就是适应互联网,这个理解太浅薄,要应对互联网对整个供应链的深刻改革,包括下一步的生活方式也会改变,对于互联网,要投高层次互联网,第二是要投资追随互联网伴生出来的新行业,我们最近也有幸参与菜鸟网络的投资,我也非常看好这个行业。甚至还需要升级换代自己的传统行业。

投资行业也面临大变局,很多老百姓,过去一直习惯在中国投资就有百分之十几、二十几的回报,这是不现实的,从全球来看是二八分,20%的管理者会给你带来回报,80%投资者会跑不赢国债。据投中统计的数据,2002年以来,有pe、vc投资者参与的项目有将近一万个,到现在为止上市的只有800多,实际上大部分上不了市,这一点看不清楚,脑子就比较晕了。

战略投资的规避风险方式是聚焦大项目,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海外项目,第二是已上市的企业估值非常低,还有一个是行业的经济低潮,在大变局情况下,对襄阳、对未来执行,对年轻人,对于所有新兴力量来说就是机会。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