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焦点论坛】奚志勇:城镇化需要推动户籍和财产变革

2013-07-20 16:2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奚志勇 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未来之星年度盛会——2013(第十三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7月19日——7月21日在湖北襄阳隆重举行。上海亲和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奚志勇参加了本次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并参加年会焦点论坛“城镇化大潮下的投资机会”。

奚志勇表示,我们原来的计划经济时代,有户籍制度和财产原因,不能自由流动,现在的城镇化,从户籍上、财产上有一个变革,这将会是一个社会的大变革。

以下为奚志勇的精彩发言实录:

500-奚志勇

上海亲和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奚志勇

奚志勇:我是2010年的未来之星,也谈到了好多届的活动,我主要是从事养老产业,在上海做了一个养老项目,10万平方米,800套公寓,现在住了1000多位老人,这个产品面世滞后有很多感悟,城镇化对我们有很多机会,从需求角度来说,中国有8亿农民,如果中国按照13%的老人来说,就有1亿多人,这是一个巨大的,而且20年以后,这个数据的增长需求是非常大的,而且现在所有的养老设施,都已经不受到现在的生活,现在的城市化里面,已经把这些明确做进去,而且做得越来越好,我想城市化进程中,对我们的养老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大家回忆一下,近20年的房地产是粗放型,不是精细化,到目前为止严格意义上的老年人住宅不多,以后三分之一是老年人,三分之一是青年人,三分之一是小孩的时候,有多少人去照顾老人,所以我们必然把老人集中到一起,否则年轻人三分之一,他又要照顾老人和小孩,推动社会的发展,这个难题,全世界都没经历过,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从城市化进程过程中,开始着手未来产业的发展,我相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从宏观角度讲,因为我原来也是政府的,负责了上海市一个开发的整体规划,可能说我对城镇化的感悟,比别人深得多,从上海走过来的,像城镇化的问题,你第一个说的是伪命题,任何城市的发展,对每一个城市的发展都是有机会的,但是现在搞城镇化,政府强势的搞城镇化有问题,上午顾主席也说了,政府是领导,投资者是指导,最后做到指导,城市化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土地问题,如果土地是公有的,城市化推出速度越快,问题越大,如果土地掌握在政府手里,农民问题永远解决不了,也许共产党就是为了这个问题,像我们全国各地,襄阳的拆迁量这么大,要花多少代价和精力去做,我是开发投资,这些事情不是人做的,但是因为上面领导要求这样做,就必须做,城市化首先是解决土地问题,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今天,把土地问题解决了,就是把利益问题解决了,现在各家都在争各家利益,特别是政府,当然政府也不是为个人,但是政府要考虑利益问题,特别是现在的腐败问题,也带来了巨大的问题,而且全世界来看,美国要推城市化,日本要推城市化,全世界只有欧洲的城市化做得最好,他们是自发的,如果我们要人为干预它,像襄阳这样非常好的历史文化古城,可能在城市化中就很难,还有一个是环境,比如上海,它是世界级的,但是你去问当地老百姓,幸福指数根本没提高,因为幸福指数根本不是和经济基础捆绑在一起,是有影响,但不是绝对的,原来要拆迁的是农民,城市化以后,把房子拆了以后,没有人愿意干了,他宁愿在家里打麻将,然后就上访,我们不是一个完全城市化的国家,城市化可以一下子把经济拉起来,不像上次4万亿投下去做,现在的政策,看看中国,每一个产业在后面加一句话,所有的产业就起来了,中国企业家利用政府的能力特别强,像刚刚王总说的,政府可不可以控制,实际上政府控制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假设政府的领导干部全是有能力的,很难保证你们做了一个景观,我们就要做,而且我可以找一个理由进行评估,评估应该由市场评估,我们现在处在两个阶段的过程中,我觉得现在总书记也好,总理也好都非常睿智,宁愿把GDP降下来,让大家回归理性。

大家想想什么事情是通过政府强制去推动的,就是近30年,包括道德、良心,我们可以去台湾看看,台湾的公务员讲诚信和良心了,中国近来从养老角度来说,不管城镇化还是不城镇化,都需要拿钱出来进行养老,关注我们社会弱势群体的问题,特别是养老问题里面,农村的养老、城市的养老、干部的养老差距太大,你有什么办法去解决这些社会问题?中央政府必须拿出大量的钱来解决,因为我们人均是很低的,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二,但是分配到每个人就没有多少,在这样的条件下,城镇化涉及到13亿的人口,我真的非常担心我们的管理,我还是担心高于信心。

主持人:我就想到四个字,安居乐业倒过来,乐业安居,我记得在15年以前,90年代末期,北京市也考虑,做金融服务为主的第三产业的北京,还是要一个工业色彩,我们也参与了北京市的规划,最后不得不无奈地选择,还是要有工业,只能在前面加两个字——现代工业,因此把韩国现代汽车引到北京现代工业,现在工业就是要解决城市人口的就业问题,实际上完全高附加值的金融,或者是第三产业。

奚志勇:主要是解决就业问题,解决就业问题,关键的是要解决教育问题。从城市来看,襄阳这个古城已经几千年了,属于慢慢盖起来,但是它没有文化,扎根不下来,为什么中国的古城不成功,就是一个历史文化的原因,现在像内蒙的鄂尔多斯,绝对漂亮,但是没有人,像海南造了那么多房子,没有产业支撑,这些地方全是老头老太去住,成本高,没有什么去保障,包括辽宁也造了一定的房子,但是没有人,最终还是人为环境的发展。

主持人:包括唐山的新港口,现在也是投资最大的,也不能叫鬼城,也是产业做起来的一个空城,叫曹妃甸。总的来说现在城镇化大潮,目前我们的一个看法,就是陷阱在哪?不要认为是大潮,这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要急于求成,不要被大潮所忽悠,或者是用一个词煽动,还是需要企业家稳打稳扎,看到我们中国有这么多农民需要进城,他们也需要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今天的内涵变了,像几大件今天也变了,人需要生活水平的提高,如果是欧洲,也不好找现状,而在中国,哪怕咱们身边有亲朋好友,你是不是想把他株连九族带进城,没有不想的,所以咱们能理解,还有那么多人向往着美好生活。

奚志勇:这个条件是农村太苦了,如果农村不苦,我们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父母送到城市里来,因为农村的环境要好得多,像襄阳这个小城多么漂亮。

提问:我想问一下在座的五位,中国为什么要提城镇化?它的目的是什么?

奚志勇:我刚才在开场的发言中,就和大家分享了。我们不要讲官方讲的话,城镇化是最大的潜力,我的理解是我们原来的计划经济时代,有户籍制度和财产原因,不能自由去流动,现在的城镇化,从户籍上、财产上有一个变革,这将会是一个社会的大变革,现在全球的趋势,全世界有一个大的迁移,中国也一样,居住地和就业地的变化,重要的是将会引起社会的变化,这是我的理解。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