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图文实录】焦点论坛: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

2013-07-20 18:1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未来之星年度盛会——2013(第十三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于7月19-21日在湖北襄阳隆重举行。

7月20日下午,北京康复之家医疗器械连锁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柏煜,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国龙,富客斯控股总裁、CEO陆强强,均瑶集团副董事长王均豪参加了本次年会的焦点论坛“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本次论坛主持人为 《中国企业家》杂志高级编辑房煜 。

以下为论坛实录:

主持人:这一场的位置偏了一点,但是我们谈的都是大家关注的话题,能够给大家一点启发就好,今天是这样,我们在聊的过程中,大家有感兴趣的问题,可以通过小聊的方式,或者大家举手示意一下,多进行互动。我是《中国企业家》杂志高级编辑房熠。

500-房煜

【《中国企业家》杂志高级编辑房熠】

柏熠:2012年的未来之星,主要是做老年人在居家康复的产品。

江永雄:我从台湾来,昨天晚上两点中才到,皇冠集团江永雄。

王均豪:我是均瑶集团王均豪,以航空跟商业百货、投资这一块为主。

贾国龙:我是西贝餐饮的贾国龙,我们主要做西北菜,主要是针对北上广深,争取在三年内在襄阳开店。

陆强强:我们集团早期是做奢侈品代理,最早是做阿玛尼等品牌,现在是襄阳地产的发展商,在中国也投资酒店,三亚范思哲七星酒店也在做,在上海洪山路参与了创业房地产改造。

主持人:这次是未来之星的会,很多都是创业者和中小企业经营者,作为龙头企业,一定会有一个产品,作为服务也是一个产品,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天气比较热,口渴的时候去买水,摆在你面前的有两瓶水,一瓶可口可乐、一品不知名的水,你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可口可乐,我们主要是打造文化的内涵,各位做的行业都不一样,品牌的内涵很简单来说,什么是品牌,你会怎么解释这个东西?

500-柏煜

【北京康复之家医疗器械连锁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柏煜】

柏熠:各个行业不同,假设我是一个餐饮品牌,像贾总九鼎一得非常好,是做西北菜,如果是在襄阳,会把金庸的书看一遍,看有哪些餐厅,能够把名字全部注册,就可以在襄阳开这样一个餐厅,这是塑造品牌的一个很好的方法,这是在消费类品牌上。产品品牌,我觉得中国在相当长时间内,就是在医疗器械行业,2010年以前是品质时代,直到近年才开始出现,赋予这个行业其它内涵,我知道有一个品牌,就是把欢乐和幸福融入到产品里面去,不同的品类、不同的行业塑造品牌不一样,更重要的是立足于本行业的特点,可以建立就建立,不能建立就把自己的本业做好,更好地进行口碑传播,这样可能更容易成功。

500-江永雄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

江永雄:我想文化内涵,不单单是品牌的问题,包括人也要有文化内涵,包括我们今天讨论这件事情,应该谈文化内涵是什么?我们经常讲,那个人很没有文化,我们知道是一句骂人的话,有钱是不是就有文化,未必,那个人是一个暴发户,也是一句骂人的话,其实我们出来做生意,不愿意大家说我们是暴发户,希望别人说我们是儒商,简单来讲文化这个东西,其实就是来自于我们的生活经验,人跟动物不一样,就是因为人有文化,动物没有文化,如果做人都应该要有文化,做企业也要有文化,这是我们今天需要探讨的问题。文化其实有不同角度,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企业有没有中心思想,我们发现赚钱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只要你很努力、很认真的工作,都能赚到钱,问题是很多人没有中心思想,不管一个公司再大,它都垮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怎么样把自己企业的中心思想的内涵,应该要存在在这个地方,我想台湾和大陆质监,最大的区别是,台湾在早期的时候,所谓的商业和工业领域,大部分人大概是三四十年时间,现在我说实在话,台湾在企业文化这一块来讲,它跟大陆不一样的地方是,台湾通常比较专注本业的专业,可是台湾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台湾人通常不太会销售,在销售上面,台湾人相对比较差,但是在商品的生产、制造和研发比较强,现在来讲,台湾生产出来的产品很好,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卖。对于大陆来讲,可能在专业度方面,没有台湾那么专业,但是销售方法很多,如果加上台湾的专业,加上大陆的销售专长结合起来,这会是一个中华文化的结合,我觉得今天要提这个话题,也给大家做一个参考,谢谢。

王均豪:第一个问题是品牌是什么?

主持人:我先总结一下,柏总讲的是要达到品牌,重要的是要建立企业的中心思想,我们经常讲打战要有天时、地利、人和,要借助当地的历史,然后赋予品牌内涵,江总讲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比如一个制造业品牌,首先要专注,我们知道台湾的制造业是天下闻名的。

500-王均豪

500-王均豪

王均豪:真正要做品牌的话,品牌也是像人一样有思想,或者是简单一句话,我说这个品牌,如果穿透力要强的话,墓志铭要讲出来,就像一个人一样,最后做人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定位是什么,我自己开玩笑,我给自己一个墓志铭,这是我一生要追求的东西,依靠品牌不是不可以,特别是一个中小企业的误区是我这个品牌有名就行了,要有美誉度、知名度、忠诚度,这是循序渐进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一个品牌是一个企业,或者是这个品牌的墓志铭,墓志铭想好了,最后达到,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墓志铭。我希望能够做一个明哲保身、志同道合的生意人,好生意人,就是明白很多哲理,包括中国的武士道,武士道教我们如何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明白哲理以后,使自己的精神不断升华,这是一个我想追求的境界,当然还要做到志同道合,我想做一个智慧的儿童,知识加日就是智慧,为什么做儿童,我们长大了,迷失了童心,希望把自己的童心找回来,如何把自己的童心保持住,童心的本质是最真的,童心的好奇心是最真的,童心看东西、看事物,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昨天赶飞机,吃了一碗白米饭,拍了一个火锅,别人的想象力很多,要和道结合,道是自然规律,为什么还要做一个好生意人,老祖宗说的生意是生活与交易的意义,我们做生意赚钱,并不是完全为了赚钱,老祖宗讲得很清楚,第一是声音,第二是生意,而不要去做买卖的营生,这就是墓志铭需要去追求的,我们企业做品牌,一开始要想清楚走多远,如果做五年赚一票就不做了,要保持品牌可持续,不可能这样哗众取宠得来,襄阳也是很有文化内涵,但是怎么发掘出来,我刚才讲了,来到襄阳就想起郭靖和黄蓉,但是企业经营需要一个很长久的过程,谢谢。

主持人:刚才两个都拿餐饮做了例子,下面听听专业做餐饮的贾总的想法。

500-贾国龙

【 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国龙】

贾国龙:我还是想说说品牌的内涵,就拿我们西贝来说,我们是做西北菜,我们的内涵首先是为消费者,提供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饭菜,来自于西北的牛羊肉、五谷杂粮,用这些天然的料,传统工艺制作的传统的菜,这是物质层面,还有精神层面,比如我要在襄阳开一家西贝,襄阳的顾客在不离开湖北,不离开襄阳,也能够吃到遥远的,来自西北的牛羊肉和地道的西北菜,还有一种对西北的一个情感寄托,其实它非常地现实,就是你能为消费者,提供独特的、与众不同的价值是什么,这就是你的品牌内涵,我是这么理解的。

500-陆强强

陆强强:我觉得今天非常遵从王总和江总的说法,我个人理解,中国的品牌内涵,我觉得做品牌,首先一定要专注,这是一定的,当然文化其实是跟这个企业家本身,精神理解,最终追求是什么相关的,就像王总说的,你要做五年赚了钱就走了,还是做百年和千年的企业,定位不同,我就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是做奢侈品最早的,很多媒体问过我一句话,你认为中国什么时候能创造出奢侈品,我记得在17年前,第一次踏上意大利土地,跟普拉达、GUCCI谈合作,现在在GUCCI底下有一个品牌很红,大家发现现在的很多事情,以前都比较追求LOGO,但是现在在一线城市,都追求去LOGO的奢侈品,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工人在工厂里面,他已经满头白发,还在编织手工包,我问他们用的工人已经近60岁,为什么还能做?他从十几岁就一直在做这个工作。我觉得做品牌也是一样,一定要专注。

第二,我在中国发现一点,你要做好品牌很孤单,不被外人所理解,要能坚持住。其实你受很多委屈,都会有别人不理解的地方,但是你要专注一点,有一天会上升到它的价值,什么时候能创造奢侈品?首先中国有没有真正守住自己的文化,能去守住它,我要夸奖台湾,真正的中国文化,台湾比大陆要做得好得多,中国为什么?第一点要养活自己,第二是中国实在太快,改革开放30年,爆发力太快,很多人从读书接受的教育,就是没有给到一个坚持度,而是告诉你怎么去投机取巧,怎么迅速地创造一个价值,这其实跟品牌是背道而驰的。

主持人:刚才各位讲的,先是从做企业的人,从自己的角度来讲一下,大概理解的品牌是什么,现在我们换个维度,从消费者和客户来讲,对于客户来讲,品牌是什么?品牌其实是一种辨识度,它把你和其他人区别开的辨识度,下面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大家能不能结合自己创业的议程,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品牌重要性?第二是你打造自己品牌的格局的路不一样。比如贾总在做西贝餐饮的时候,选择定位从一开始就和别人不一样,一开始就和别人有所区别,比如有些人不是靠定位,而是靠抓住某一个时机。

江永雄:我想谈一谈自己个人的经验。皇冠是做旅行箱起家的,皇冠这个牌子,已经超过60年,从我父亲那一代到我现在,我原来在工厂里面,其实最早就是一个工人,每天生产很多东西,对于品牌这个东西,我可以这样讲,从来没有考虑怎么样去做品牌。当时我们做了很多国际品牌的代工,我们都是帮别人代工,包括到现在为止,大概60%的国际品牌都是我们做,包括做设计,只有一个想法,很简单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今天做这个箱子,如果我在用的时候,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度来看这个箱子,我是1987年来到大陆,皇冠旅行箱是87年卖到大陆,当时我很讶异皇冠旅行箱是放在最上层,当时是说看一个人有没有见,有三个维度,看有没有皇冠箱、背皇冠包,开皇冠锁,当时的薪水大概三四十块钱,那时候我们一个箱子就要别人一年的钱,当一个客户买一个箱子,花那么多钱,如果坏了,旅行箱最多、最糟糕的是乱码,你明明调成123,却记成456,我们经常出去维修乱码工作,在整个服务过程中,只有一个想法,当时看到一个轮子一把火,一根针的故事,这是我亲身经历。

有个老外教官回来之后,用这个箱子十多年,轮子磨到不能用,但是那个轮子没有生产,我当时说能不能换个新的给你,他说这个箱子,我有情感在里面,如果我把这个箱子,让你换个新的,那个箱子已经贴满了全世界的标,我当时想这个客人,对这个东西这么在意,我不帮他解决,可能他会很失望,然后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们做轮子的工厂,我问他有没有761的轮子,他说没有了,我就说要他找一下,真的找到了,后来我说要他做6个轮子,然后要他寄回来,就给客户换了,然后另外给了他两个轮子,我说这是最后一次,当时也是跟他开玩笑,我们公司规定一个轮子是30块钱的更换费,4个轮子是120块钱,可是大家知道,从台湾重新挂上磨具再寄回来,花了一万块,但是当时我看到老外教官很感激的心,你就很满足,那时候已经不是所谓赚钱和赔钱的问题,我感觉这就是一种文化上的表现,当然我们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就只是觉得这个客户有这个需求,如果不帮他感觉很不合适。

后来我们一段时间,做到可以有替代箱,就是人家汽车坏掉了,有一台替代车开,修好之后再回来换,这个其实是在你自己人生的体验当中的一种感受,我并没有认为说,有刻意创造文化信念的东西,皇冠就是要服务我们的客户,无论如何先把我们的客户服务好。我们的创业者也好,企业也好,实际上是奠定自己的一个想法,而去贯彻这个想法的时候,不应该跟你的收入和收益挂在一起,应该是随着这个方向去不断地做,就可以形成自己的企业文化,但是不一定说形成这个企业文化,会让你的品牌更赚钱,至少会让你的消费者或者你的客户,对你的信任度会更高,这是我要说的事情,谢谢。

王均豪:讲实在话,我们刚开始也没有想到做品牌,我们创业二十七八年,当时就想赚点钱,让生活过好一点,1993年快是思考做品牌,到91年我们三兄弟算算钱赚够了,突然很迷盲,为什么要赚钱,想不明白,确确实实一辈子都用不完了,就开始思考,还要干吗?我们三兄弟开了个会正式确定下来,后来提出做百年老店,后来就确定了做终身品牌,1994年进入牛奶行业,到现在已经20年,我们进入牛奶行业的时候,有些人可能都喝过,我们曾经做到乳饮料行业的前三,但是由于这个行业,我们中国的发展规律,大家要知道做品牌,每一个行业都有规律,如果太过于专注这个品牌,会有多元化的发展,我们牛奶行业,到一定时候进入了红海,一开始牛奶加水,后来就植入脂肪蛋白,我们在这个行业很痛苦,要么就跟他一起做,要么就不做,所以我们还是尽职责,在所谓的行业奶精出来,我们很纠结,在2004年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不跟人家比价格,曾经在牛奶行业知名度很高,04年我们在上海,当时做了一个决定,把白奶砍掉,当时光在上海的进场费都有几千万,还有冷链系统也砍掉,砍掉之后,大家说你会损失很多,但是我们开始转型儿童,定位儿童细分市场,这么做出来之后,才没有遇到问题,2008年三聚氰氨,整个行业危机,我不说谁都有,但是我至少在行业里混着,是没有碰到危机的品牌,现在我一直在做,包括现在央视广告,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胃动力产品,包括今年在宜昌建的新工厂,我们还有几千万的货发不出去,现在工厂24小时加班还不够,这就意味这品牌要坚守,口袋里必须要有点人民币,没有钱也支撑不了这个品牌,企业在适当的时候,要多元化一点,不要把企业现金流多元化,而要把口袋里的利润拿出来多元化,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实行多元化发展。像吉祥航空,我们均瑶品牌就是超过吉祥航空,始终围绕着这个方面,超出客户想象的服务,7年下来,很多客户已经感受到,30几架飞机,是世界上平均最低的之一,所有的顾客都可以坐进去,品牌还是要坚守,需要把做久的目标放在前面,而不是做强做大。

主持人:总结起来就是这样一句话,投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为的时候,顾客回报你的是忠诚,我从提出听到一个故事,台湾有很多原住民,曾经有个人对台湾原住民说,你这一辈子连句外语都不会说,有什么意思,那个老太太说,谁说我不会说外语,这就是忠诚度。

柏熠:我在创业之前就想做品牌,我之前接触过三四百个瘫痪病人,就想能不能开一个商店,满足他们在护理方面的需求,就想做一个专业的店,其实专业就是一个专业识别,就是品牌,这是公司成立之初考虑的一个问题,还有服务就是一个品牌,以往卖医疗器械,都是冷冰冰的商品,就是你需要一个轮椅,就去买一个轮椅,他也不会告诉你什么轮椅适合你,但是康复之家的服务人员,会看你需要什么样的轮椅,不是什么最贵的就卖给你,如果说你的身体条件不适合这个轮椅,我们就可能会建议你去买一个适合你的商品,就是站在顾客的角度想问题。在成长过程中,我们认为服务是最核心的东西,专业服务,而服务有时候面临很多抉择,因为医疗器械这个产品很特殊,大部分地方不让退还,但是我们刚开始,也是觉得这个行业特殊,要坚守,是不是符合行规,最后就干脆妥协,顾客用得不合适,就给他换或者退都可以,但是这样就影响一个问题,在跟供货商关系的管理上,可能就遇到很多困难,但是经过我们筛选供货商,也能够找到和我们服务理念相同的供货商,也许现在没有服务的理念,还能够存活,但是未来服务能力差,或者是不把服务当成第一位的公司,一定是不能存活的。

贾国龙:我做餐饮声音,已经有25年了,如果只是从一个做生意的角度来说,或者是简单来理解是有25年了,但是真正懂品牌是这两年,以前是做生意,和做品牌有本质区别,做生意是你怎么能够盈利,怎么能够让业务持续下去,主要是能盈利,做什么都可以,像我们西贝总内蒙古一个小城市走出来,用西贝品牌做过火锅、海鲜,现在做西北,在这个名字下面,有过多种业务,后来我们懂得做品牌之后,觉得品牌其实应该是,在顾客的心目中,应该代表一种价值,顾客认为你的品牌是什么,这才是一个品牌的关键,于是我们就开始剥离,像以前的火锅就不得不剥离,我们西贝在离开内蒙古之外,尤其是在北上广等主要市场,就是让它代表西北菜,要形成这样一个印象,我觉得这个阶段,才进入做品牌的阶段,但是做品牌,也有一系列技术的配称,你把这个印象,刻在消费者的大脑里,让他持续加深这个印象,走到哪儿他都知道西贝,一说西贝,就知道你们是西北菜的第一品牌,你们是做得最地道,这时候品牌就真的形成了,才能真的算得上是品牌。

在内蒙古,这个记忆是混乱的,西贝是做餐饮的,旗下有火锅、海鲜、油面等等很多东西,做品牌除了聚焦之外,还有就是要持续,持续地对它进行一个方向的投入,除了你的店面,多开店,客人体验之外,必要的这种推广、宣传,就是有利于品牌打造,还有你的品牌,除了功能利益之外,一定要有情感的利益和精神的利益,像我们西北菜,我觉得能吃到西北菜,是一个物质的利益,但是我们是用西北的天然食材,草原的牛羊肉,传统的工艺制作,利益就是健康,我们的菜是健康的,我们的菜是不用鸡精、味精、香精的,就是代表一个健康的餐饮,这就是一个品牌的另一个利益,因为只有这个利益,才能够议价,因为品牌还有一个作用,或者你做品牌的意义,就是你想通过品牌来议价,如果你的品牌不能给你带来议价,只能说你的品牌,还没有做到位,只有我们的品牌,能给你带来至少10%到20%的议价,你才能够更好地去发展你的品牌。

陆强强:我最早是在华润,创造了最多的奢侈品部,包括卡地亚很多牌子,后来我自己在十年前创造牌子,这时候品牌还很少,从最早的花花公子、梦特娇、皮尔卡丹,大家都认为它是奢侈品,到后来真正的奢侈品进来,被大家所认知,我当时认为把好的一些国外商业业态、品牌引到中国来,让中国消费者花物有所值的价格买到真正品牌,后来发展到我们企业越做越大,我是看重国外的商业业态,并且引到中国来,对于品牌,一个点是坚持,第二是创新,如果一个品牌十年是同一个味,不可能承受,但是在国外可以,国内今年流行川菜、明年流行火锅,后年流行海鲜、上海菜,我们小时候都是传统百货,各个地区都是华联,连布都有卖,到后来有流行百货、购物中心、大卖场、便利店,我们还在私底下聊的时候,都是同质性,去百盛、新世界都是这些牌子,近几年百货业都是持续往下走。

我们是一个服务业品牌,我们公司是做零售,我们是打造一个真正了解消费者需求的企业,我的每个店都不一样,并不是按照国外一样,完全按照一个标准复制,中国的文化完全不一样,一定要接地气,在中国要做初步统计的因素,才有生存余地。

第二,我们在上海做的一些店,我们在上海浦东机场有家店,我们的VIP,可以把他的登机牌一起办了,当时我去谈的时候,因为国有企业在这方面的信息,不大容易嫁接,后来就谈成了,这是作为零售企业的特殊服务,像贾总说的,我们进入某些地区的时候,拿地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有品牌知名度、整合能力,但是在零售业里面,付出了更多成本,在一个地方做起来以后,一定有它的附加值和能力。

主持人:今天我们再谈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我们把一个品牌当成一盆菜,文化是其中的盐,王总讲到做品牌,不能把一个东西放在一个篮子里,相当于是做品牌。我想一个问题,就是当你的业务做大以后,一个品牌之下,特别是当他有一定的内涵以后,在一个品牌之下,它到底能够包含多少的业务板块,包括江总将来也准备发展新业务,你还会沿用原来的品牌吗?或者沿用原来的品牌中,当两块业务差别比较大的时候,一定多元化的品牌下是内涵分裂,当一个企业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会有一个问题。

王均豪:这个实际上是不矛盾的,我刚才说我们的识别是现代服务业、国际化百年老店,我做航空业好,全部要围绕现代服务业,但是提出现代服务业,很多人都不明白,我自己提出五高,高终端定位、高技术服务、高技术应用、高技术人才,产生高精度的回报,我们是往往中高端去走,吉祥也是往中高端去走,如果跟均瑶相关的品牌多元化的时候,必须也是中高端现代服务业的时候,为什么一开始,均瑶就要定位于中高端,它还是要有内涵,但是均瑶品牌的定位很清晰,不会有矛盾,但是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我在这里还要阐释一下,为什么要讲多元化的问题?

因为国外的市场,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已经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从红海到蓝海,最后并成一家逻辑,肯德基、麦当劳也是如此,但是中国才发展30年,当时肯定觉得没问题,但是它始终会进入红海,再进入蓝海,最后再进入红海,这就是发展的规律,我们如何在这里面做好准备,这是我的一个建议。

江永雄:我的看法是这样,一是品牌应该是跟产品有关。比如我们说联想,现在联想也做了其它很多行业,但并不是所有都用联想去做,但是它可能会让大家去联系,它是从联想发展出来,我认为这个品牌,跟你本身的所谓文化内涵,这是要做区分,比如我们今天上午有一个讨论,谈的是跨界创新,你其做一个跟你完全无关的行业,在你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不熟悉,比如我现在要跨入医疗行业,在这之前,拿的起来皇冠想进入医疗行业,绝对不会跑去医疗行业,好像跟我一点关系没有,这个时候就可以运用品牌力量,去延伸新的力量和产品,但是我们今天谈的是一个品牌内涵问题,我刚才谈的旅行箱和做服务的精神,把它延续,就跟刚才谈到的,我做医疗的时候,该怎么服务这些客人,避暑医疗行业,台湾跟大陆质监,两个养老的事业,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台湾在养老事业来讲,在全世界排名都算是比较高的,它可能是仅次于荷兰和日本之后,我们国内根本就不是在做养老,国内是在帮助老年人找一个,退休以后的生活方式,但是台湾老年人是不进养老院,台湾的老年人进养老院,基本上必须被照顾。我用一个简单方式来区别,大陆的养老院,是照顾健康的老人,台湾的养老院,是照顾不健康的老人,简单做这样一个区别,大家就会比较清楚。

老实讲未来的医疗产业还是其它产业,最多的是放什么东西,因为服务是很重要的一个工作,今天的嘉宾都讲服务意识的概念,不管你做什么行业,如果没有服务意识,没有把它形成公司内部的文化内涵,我认为赚钱并不是困难的,就像刚才王总讲的,时间要做得很长,就不一定能够有这个本事做长,这是我个人的观点,谢谢。

柏熠:我比较赞成相关多元化的品牌战略。比如必胜客和肯德基,它们是一个母公司的,我在反思,就是根据不同的产业定位、不同人群定位,来确定它的品牌战略,应该是站在顾客角度讲,根据顾客的不同需求去定位品牌,这样才能更好区隔,才能更好确立。

王均豪:根据行业的特性,我们可能会区分初步统的子品牌,但是它的核心,本土文化没有变,还是现代服务业,我想补充一下这个概念。

柏熠:这有点像维真的概念。

王均豪:我们也不是完全走维真的路,是走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路,维真有一点创新过度,可能在中国接受不了,他可以去当空姐,我做不了,所以我觉得,它的梯队保持6年左右,我们未来也要保持5年左右,也是希望超越它。

贾国龙:我还是觉得做品牌,和做公司有区别,做公司、做企业,有多少品牌可以,但是做品牌还是要有品牌的规律,一定要有聚焦,一定要从定位开始,就是你想把这个品牌,实际上是把品牌变成一种概念性的东西,给它一个什么印象,所有你的行动,都应该是去配合这个的,因为这个才是真正的价值,像西贝,将来就是要代表地道的西北,但是我们地道西北菜,像我最近的想法,我们的西贝是从做油面开始,西贝油面村是地道西北村,油面这个东西是西北特殊的市,它就是燕麦,燕麦是一种健康产品,它是带着利益,我用西北油面想传递,西贝的西北菜是健康的,天然食材的,但是这个一定要持续的,环环相扣的把它做到位,在这个过程中,我是不太主张,本来我们公司的名称也叫西贝,在西贝名下,还有99家餐馆做蒙古餐,加上餐饮的红磨坊形式,我们在内蒙古做海鲜,目前叫西北海鲜,随后会把名称换掉,换成另外一个牌子,相关多元化,我的理解是企业可以多元化,但是品牌还是一定要聚焦专注。

陆强强:各位专家把我心中想说的话答题说了,我补充一点,根据行业特性选择你怎么去细分。我研究过宝洁、联合利华,它是根据产品定位,潘婷是去屑,每一个品牌都是连锁性,但是定位不同,我贵德多品牌战略,跟公司的定位并不冲突,还是要看公司的传承想法,和你是否把这所有品牌,集中到公司的企业文化,做一个长久性发展。

主持人:因为我们来到襄阳,对这个地方也有一些了解,各位老总也去过不少地方。我刚才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谈多元化问题,就是我们看很多中国城市的产业集群,各个城市有各个城市的特点,比如说到南京,南京的零售业应该是全国的翘楚,比如青岛的海尔、海信,两大家电巨头全在青岛,这是有一定规律的,我们再回头说到东道主,以前的主导产业是汽车业,但是今天在座的都是以消费类为主,我们在想一个问题,襄阳本土企业,可能是创业型企业,当它做一些相关的,其它类型的企业,想出去拓展,襄阳可能不是一个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或者是它出去和打造品牌的时候,如何打造自己的品牌形象?请各位提点建议。

王均豪:我刚才讲了,襄阳首先不要和湖北比较,因为你是在全国的位置,襄阳应该来说,是在中部的中心位置,中国的宏观经济未来的经济发展,应该是攻坚型经济,长三角、珠三角、渤海湾,这三个弓箭出来之后,襄阳要思考在长江这条箭以后,处于一个什么位置,然后把自己挖掘好,我还要说底特律破产,他就是汽车产业一破产,就一个城市都破产,不要只围绕一个产业,但是襄阳还是有很多文化,未来的消费、旅游最重要,这里有很多文化,我刚才就想到郭靖、黄蓉,包括隆中对,只要机场、中桥梁假设多,应该是可以的,襄阳有很多未来开发的优势,长三角、珠三角已经发展完了,接下来往中部转移,再加上湖北已经把襄阳跟宜昌,作为两个副中心城市,武汉太大了,从这个角度去发展,不要把自己脱离这个箭饼。

江永雄: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迪士尼要落脚上海的事情,我就很奇怪,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国外的东西?我其实跟鄂尔多斯做过一个规划,叫做成吉思汗,当然没有执行。其实昨天晚上到襄阳,大概已经快凌晨两点,就看到桌上有一本书叫《中国襄阳》,反正闲着没事,就了一下,发现这里面有很多文化的东西在里面,事实上政府也知道,这些是自己的优势,可是好像没有真正的花精神放到这里,其实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它可以拉动整个城市的提升,绝对不是只有政府在做,比如我讲,你想连韩国人跟日本人都想搞三国,诸葛亮三顾茅庐的地方就在襄阳,如果把三国变成一个狄士尼乐园的概念,我们好玩的东西比他们太多了,比如里面有早纸笼和很多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可以结合政治城市的企业,大家各自来负责一部分东西,就很容易把整个襄阳带上国际,还不单单只是所谓的国内,而且以现在国家在谈论,我们现在不断地要扩大所谓的内需,现在这一块就是使老百姓的兴致在提升,就是要有娱乐的地方,但都是政府来做,实际上襄阳是好几个省教会的地方,是中原的地方,如果我们发挥很好的文化创意,除了我们刚刚讲的三国的东西,包括我们讲金庸小说,这些东西事实上,都可以成为一些不同的概念,为什么迪士尼会这么强,因为它塑造的一个儿童乐园概念,就是说全世界儿童,会为这些东西着迷,一只老鼠在全世界能卖成这样,日本的一只猫卖得很好,我们有这么多历史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卖得好,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谢谢。

柏熠:我觉得我们有点捧着金饭碗要饭的概念,我们生活在一个很适合人隐居的地方,还有一个是它还有一个文化,就是武侠文化,我刚才开了一个玩笑,有关襄阳的餐馆,所有名字要去注册,做了这个事情以后,一定会有很多文学爱好者、武侠爱好者会来这个地方,如果我来襄阳,有一个餐厅在金庸小说里出现,我一定会去,不是因为这个餐厅的菜有多好吃,是因为我们从60年代开始,阅读是断层的,70年代阅读已经丧失了,总之这种对它的烙印,在商界有很多人,都是以金庸书里面的人作为偶像,我们以他作为偶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

第二,目前中国还缺乏一个职业经理人文化。目前中国最缺的是职业经理人,不缺人,缺的是靠谱的人,现在职业经理人这个阶层,根本就没有形成,要么就是一群人,跳进企业里成为事业经理人,要么就是成为骗子,我们要形成一种职业经理人文化,我们大家都知道最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是谁,这也是一个题材,这是我个人认为的一个题材,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同意,谢谢。

贾国龙:中午在襄阳饭馆吃了一顿饭,非常好吃,我其实真的想到襄阳来开店,我们未来在2020年之前,要在全国二三线城市全要布局,襄阳一定是我们的重要支撑,希望襄阳的经济好,襄阳的消费力强,我们开店不止开一家,襄阳百万人口的城市,要开7家8家,把地道西北菜开到襄阳,这既是襄阳的需求,也是我们的需求。

陆强强:我在前面也想,从品牌角度来讲,我们可以把隆中对做成一个高端茶馆的连锁品牌,因为它击中了诸葛亮的思考。我认为襄阳的确,就像金庸唤醒我们这一代,我在读书的时候就进场看,如果我去做的话,结合于这些文化,我们集团和华谊兄弟打造中国的应城,在苏州也打造一个影视基地,但是它会隐身到房地产、零售,一是帮他们做商业的品牌定位,二是做嫁接品牌,大家知道华谊兄弟栖霞有很多明星,李冰冰、李晨等等,一年50部的电影投资,但是赚钱的不会超过10部,每个明星的价值很短,电影价值很短,如何把电影里面的价值延伸出来,我们会做成一个零售品牌,但是外面是卖不到的,比如和李冰冰嫁接在一起,设计出一款李冰冰牌牛仔裤,我觉得襄阳也是如此,得中原者得天下,襄阳也是人杰地灵,昨天我们去观看博物馆,包括习主席的主次,现在都在抢现代服务业,的确也是襄阳的历史,应该把襄阳的延伸性,和这种价值做起来,我做的话,肯定会做文化地产,或者是做文化性的乐园也好,或者是商业,我不是说大连万达不好,但是这是一个快餐,并不是一个精品化的东西,如果能把襄阳的文化,结合于这里面,襄阳这张名片,就会成为全国知名,乃至于全球都知名的一个名片。

提问:大家好,我是来自于塞上科技公司的,是一家美国的非常有历史的科技公司。首先有关品牌,大家也分享了很多故事,我们通常讲到怎么样打造企业品牌,个人品牌的经验也非常重要,今天诸位在现场的分享,除了打造您个人在业内的声誉,也包括打造形象,第三是均瑶集团,是王总的本名,还有西贝,我就剖析成贾总,贾拆分成西贝,谐音又是西北。有关刚才均瑶集团的王董特别提到,如果当地市政府,可能在运输、交通这一块,布得更广,或者是发展更强劲,可能未来发展会更好我不知道均瑶集团,目前是不是已经开通了,到襄阳的航线?

王均豪:因为去年谈过,跟新华书记也谈过,最后没谈成,但是应该很快就会飞。

提问:这是我代替市政府说的一句话,早在三四年前有一条航线,已经在机场落地了,谢谢。

刚才听到在座的企业家说的,受益匪浅。我想说的就是,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我理解的是这些品牌里面,包含哪些文化因素,大家谈得非常少,实际上大家谈的是服务和坚持,我想请教诸位,在当下社会,我们的品牌建设里面,是不是要加入一些本土文化,不一定是中国的,加入一些必须要的元素,比如诚信、我们缺的什么东西,一个成功的品牌,也应该承担社会的功利,谢谢。

柏熠:我特别赞同你的观点,应该加入一个亘古不变的人性的东西,起码有一个东西可以提炼,叫忠诚,不管是郭靖还是诸葛亮,他们都符合忠诚这两个字,而他们是忠诚的代表。

江永雄:其实我有强调,只是没有刻意地散开,其实就四个字,叫为人处事,它根本不是什么企业,应该要去信奉的指标,而是一个人做事情的方法,你怎么对人,人怎么对你,你先对人好,人家就对你好,我认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但是你做得到还是做不到,能不能把它变成你企业,一个支持的重要东西,我刚才讲,我做那件事情,并不是考虑给他换四个轮子的事情,而是看到他开不开心,并没有别的想法,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王均豪:前面讲的也没有展开来,我们企业也一直在思考,回过头来讲,我们为什么能够存活20几年,这个问题就出来了,我刚开始是追求物质到精神,但是后来就渐渐想佛道儒精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父亲没有读过书,我说了没读过书不等于没有文化,这是一个原因,我说我们集团,后来也想做一个好企业,好企业的标准是让顾客、员工、股东平衡,我们每年都对社会进行投入,必须要让社会满意,美誉度才会起来,还有一个是中国文化,是我们的核心,我说的明哲保身,只是没有展开来,我觉得陈鹤时候,只要不能超过低压物流的50%,为什么有这么一条,这是中国的中庸一条,任何时候都要留着,这些思想都要留着,我们要打造本土品牌的本土文化,还是要我们中国人,先把中国的文化打造好,如何把我们的佛家文化,精神百货商店用好,如何用好道教文化,如何用好儒家文化,把这三点做好,中国的所有品牌,都可以在这棵大树下生长,才能够挖深挖透,谢谢。

提问:我作为湖北一家做品牌顾问的公司,今天来到襄阳学习,刚才各位嘉宾谈了,关于本土品牌的各种观念,我在这里想提个问题,就是关于本土两个字的问题,本土更重要的是聚焦在中国,在中国的概念中,我们很多观念能够得到共识,作为湖北的嘉宾,有幸跟大家说说湖北,我做这个品牌顾问做了十来年,也受到了很多尊重,或者是被忽视的遭遇也有,本土企业有做好,也有很多确实是作为过客的也很多,我在这里问一下各位嘉宾,能不能为湖北本土的概念,针对性地提一些,给我们湖北本土品牌,打气的东西?谢谢。

贾国龙:我觉得不管本土品牌也好,外来的品牌也好,中国的品牌也好,湖北的品牌也好,做品牌有做品牌的规律,我们在品牌的学习,自认为还是不够,做品牌一定要先从品牌战略入手,现在中国的企业,大多数是在做商业,而不是做品牌,它叫一个牌子,不能称得上是品牌,只能说它是一个字号,由于西方做市场经济两三百年时间,它做出那么多的国际品牌,有那么多做百年以上的品牌,其实是有它的一套技术在里面,基础我们的企业,能不能虚心地快事学习,人家是怎么做的,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去实践,这个市场经济就是你在什么阶段,就能成熟到什么阶段,像我们中国的企业做品牌,还是在儿童、青年阶段,一步一步肯定会随着竞争的越来越激烈,必然考虑到做品牌,必然会向咨询公司去咨询,我们西贝在这几年,陆陆续续请过几家咨询公司,我们在品牌咨询方面,已经花出去一千万,在配套实践的花费也很大,我们在刚刚踏入做品牌的门槛,才刚开始做,因为只有中国的企业也好,城市也好,只有懂得做品牌了,他才开始更高级的做生意,做品牌就是要形成护城河,保护住你的牌子持续往上发展。还有做品牌就是真正为一家,就是为了比别人卖得更贵、更多、更持久。

江永雄:我想补充一下刚刚贾总说的,我曾经谈过,品牌大概有三个标准,一是品牌本身,要有能够比别人,在相同品质情况下,比别人更便宜的叫品牌,不是说现在大家都把品牌,误认为必须是奢侈品,必须是比别人更贵,未必是这样,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广东有一家公司叫格兰仕,格兰仕是品牌,它的微波炉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但是它的品牌占全世界70%,未来不一定比别人更高。

第二,未来的东西是独特性的,以前的苹果是最独特性的,乔布斯死之前就做了这个东西,但是没有做出来,所以他没有把更多的独特性做出来,苹果的价值是在于人的问题。

第三,谈到真正的所谓奢侈品,奢侈品品牌的价值是让购买者,内心的虚荣感得到支撑,简单是买这个东西的虚荣感,并不是买使用性,女生买LV,就是买品牌,我们说这三个标准就是品牌,不能说卖得便宜就不是品牌,不能说是特殊情况的,就不是品牌,如果把这三个结合在一起,就是超级牛的,LV不贵,它比雪奈尔便宜,因为我们都是生产厂商,它大概是一家10倍的东西,但是你还会花钱去买,谢谢。

提问:我很赞同江总的说法,有时候品牌,不一定要非常贵,有时候品牌是一种精神,它甚至是超越文化,我也是做航空的,有一个飞机品牌,是创始人的一个精神,它的广告语是无论你在哪里,在任何时候,我这个飞机都能把你带回家,想到这个品牌是一种精神,甚至超越文化的精神。

提问:江永雄先生是来自最远的贵宾,中国的文化里面,有一句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有个问题问江永雄先生,于丹老师讲过一个课程,是一个内部话,您刚才说中国人擅长于做销售,但是台湾人不做销售,但是在我今天看来,之前确实不太了解,但是今天见到本人以后,我要关注皇冠集团。您觉得您的企业文化、内涵和杀手锏是

江永雄:简单回应,没有杀手锏,就是传统的中华文化,我们在台湾,从小真的要念弟子规,要念诗书,每次上国文课都要记它,也不明白还要记住它,现在终于明白它是什么意思了。

主持人:实际上你想知道怎么做品牌,就是为人处事,你是什么样的人,最后就做出来什么样的品牌,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