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焦点论坛】江永雄:相同品质时比别人更便宜叫品牌

2013-07-20 18:2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江永雄 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未来之星年度盛会——2013(第十三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7月19日——7月21日在湖北襄阳隆重举行。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参加了本次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并参加年会焦点论坛“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

江永雄表示,文化内涵,不单单是品牌的问题,包括人也要有文化内涵。品牌应该是跟产品有关。比如我们说联想,现在联想也做了其它很多行业,但并不是所有都用联想去做,但是它可能会让大家去联系,它是从联想发展出来。

在相同品质情况下,比别人更便宜的叫品牌,不是说现在大家都把品牌,误认为必须是奢侈品,必须是比别人更贵,未必是这样。

以下为江永雄的精彩发言实录:

500-江永雄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

江永雄:我从台湾来,昨天晚上两点中才到,皇冠集团江永雄。

我想文化内涵,不单单是品牌的问题,包括人也要有文化内涵,包括我们今天讨论这件事情,应该谈文化含是什么?我们经常讲,那个人很没有文化,我们知道是一句骂人的话,有钱是不是就有文化,未必,那个人是一个暴发户,也是一句骂人的话,其实我们出来做生意,不愿意大家说我们是暴发户,希望别人说我们是儒商,简单来讲文化这个东西,其实就是来自于我们的生活经验,人跟动物不一样,就是因为人有文化,动物没有文化,如果做人都应该要有文化,做企业也要有文化,这是我们今天需要探讨的问题。

文化其实有不同角度,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企业有没有中心思想,我们发现赚钱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只要你很努力、很认真的工作,都能赚到钱,问题是很多人没有中心思想,不管一个公司再大,它都垮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怎么样把自己企业的中心思想的内涵,应该要存在在这个地方,我想台湾和大陆质监,最大的区别是,台湾在早期的时候,所谓的商业和工业领域,大部分人大概是三四十年时间,现在我说实在话,台湾在企业文化这一块来讲,它跟大陆不一样的地方是,台湾通常比较专注本业的专业,可是台湾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台湾人通常不太会销售,在销售上面,台湾人相对比较差,但是在商品的生产、制造和研发比较强,现在来讲,台湾生产出来的产品很好,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卖。对于大陆来讲,可能在专业度方面,没有台湾那么专业,但是销售方法很多,如果加上台湾的专业,加上大陆的销售专长结合起来,这会是一个中华文化的结合,我觉得今天要提这个话题,也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我想谈一谈自己个人的经验。皇冠是做旅行箱起家的,皇冠这个牌子,已经超过60年,从我父亲那一代到我现在,我原来在工厂里面,其实最早就是一个工人,每天生产很多东西,对于品牌这个东西,我可以这样讲,从来没有考虑怎么样去做品牌。当时我们做了很多国际品牌的代工,我们都是帮别人代工,包括到现在为止,大概60%的国际品牌都是我们做,包括做设计,只有一个想法,很简单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今天做这个箱子,如果我在用的时候,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度来看这个箱子,我是1987年来到大陆,皇冠旅行箱是87年卖到大陆,当时我很讶异皇冠旅行箱是放在最上层,当时是说看一个人有没有见,有三个维度,看有没有皇冠箱、背皇冠包,开皇冠锁,当时的薪水大概三四十块钱,那时候我们一个箱子就要别人一年的钱,当一个客户买一个箱子,花那么多钱,如果坏了,旅行箱最多、最糟糕的是乱码,你明明调成123,却记成456,我们经常出去维修乱码工作,在整个服务过程中,只有一个想法,当时看到一个轮子一把火,一根针的故事,这是我亲身经历。

有个老外教官回来之后,用这个箱子十多年,轮子磨到不能用,但是那个轮子没有生产,我当时说能不能换个新的给你,他说这个箱子,我有情感在里面,如果我把这个箱子,让你换个新的,那个箱子已经贴满了全世界的标,我当时想这个客人,对这个东西这么在意,我不帮他解决,可能他会很失望,然后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们做轮子的工厂,我问他有没有761的轮子,他说没有了,我就说要他找一下,真的找到了,后来我说要他做6个轮子,然后要他寄回来,就给客户换了,然后另外给了他两个轮子,我说这是最后一次,当时也是跟他开玩笑,我们公司规定一个轮子是30块钱的更换费,4个轮子是120块钱,可是大家知道,从台湾重新挂上磨具再寄回来,花了一万块,但是当时我看到老外教官很感激的心,你就很满足,那时候已经不是所谓赚钱和赔钱的问题,我感觉这就是一种文化上的表现,当然我们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就只是觉得这个客户有这个需求,如果不帮他感觉很不合适。

后来我们一段时间,做到可以有替代箱,就是人家汽车坏掉了,有一台替代车开,修好之后再回来换,这个其实是在你自己人生的体验当中的一种感受,我并没有认为说,有刻意创造文化信念的东西,皇冠就是要服务我们的客户,无论如何先把我们的客户服务好。我们的创业者也好,企业也好,实际上是奠定自己的一个想法,而去贯彻这个想法的时候,不应该跟你的收入和收益挂在一起,应该是随着这个方向去不断地做,就可以形成自己的企业文化,但是不一定说形成这个企业文化,会让你的品牌更赚钱,至少会让你的消费者或者你的客户,对你的信任度会更高,这是我要说的事情,谢谢。

我的看法是这样,一是品牌应该是跟产品有关。比如我们说联想,现在联想也做了其它很多行业,但并不是所有都用联想去做,但是它可能会让大家去联系,它是从联想发展出来,我认为这个品牌,跟你本身的所谓文化内涵,这是要做区分,比如我们今天上午有一个讨论,谈的是跨界创新,你其做一个跟你完全无关的行业,在你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不熟悉,比如我现在要跨入医疗行业,在这之前,拿的起来皇冠想进入医疗行业,绝对不会跑去医疗行业,好像跟我一点关系没有,这个时候就可以运用品牌力量,去延伸新的力量和产品,但是我们今天谈的是一个品牌内涵问题,我刚才谈的旅行箱和做服务的精神,把它延续,就跟刚才谈到的,我做医疗的时候,该怎么服务这些客人,避暑医疗行业,台湾跟大陆质监,两个养老的事业,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台湾在养老事业来讲,在全世界排名都算是比较高的,它可能是仅次于荷兰和日本之后,我们国内根本就不是在做养老,国内是在帮助老年人找一个,退休以后的生活方式,但是台湾老年人是不进养老院,台湾的老年人进养老院,基本上必须被照顾。我用一个简单方式来区别,大陆的养老院,是照顾健康的老人,台湾的养老院,是照顾不健康的老人,简单做这样一个区别,大家就会比较清楚。

老实讲未来的医疗产业还是其它产业,最多的是放什么东西,因为服务是很重要的一个工作,今天的嘉宾都讲服务意识的概念,不管你做什么行业,如果没有服务意识,没有把它形成公司内部的文化内涵,我认为赚钱并不是困难的,就像刚才王总讲的,时间要做得很长,就不一定能够有这个本事做长,这是我个人的观点,谢谢。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迪士尼要落脚上海的事情,我就很奇怪,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国外的东西?我其实跟鄂尔多斯做过一个规划,叫做成吉思汗,当然没有执行。其实昨天晚上到襄阳,大概已经快凌晨两点,就看到桌上有一本书叫《中国襄阳》,反正闲着没事,就了一下,发现这里面有很多文化的东西在里面,事实上政府也知道,这些是自己的优势,可是好像没有真正的花精神放到这里,其实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它可以拉动整个城市的提升,绝对不是只有政府在做,比如我讲,你想连韩国人跟日本人都想搞三国,诸葛亮三顾茅庐的地方就在襄阳,如果把三国变成一个狄士尼乐园的概念,我们好玩的东西比他们太多了,比如里面有早纸笼和很多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可以结合政治城市的企业,大家各自来负责一部分东西,就很容易把整个襄阳带上国际,还不单单只是所谓的国内,而且以现在国家在谈论,我们现在不断地要扩大所谓的内需,现在这一块就是使老百姓的兴致在提升,就是要有娱乐的地方,但都是政府来做,实际上襄阳是好几个省教会的地方,是中原的地方,如果我们发挥很好的文化创意,除了我们刚刚讲的三国的东西,包括我们讲金庸小说,这些东西事实上,都可以成为一些不同的概念,为什么迪士尼会这么强,因为它塑造的一个儿童乐园概念,就是说全世界儿童,会为这些东西着迷,一只老鼠在全世界能卖成这样,日本的一只猫卖得很好,我们有这么多历史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卖得好,这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谢谢。

其实我有强调,只是没有刻意地散开,其实就四个字,叫为人处事,它根本不是什么企业,应该要去信奉的指标,而是一个人做事情的方法,你怎么对人,人怎么对你,你先对人好,人家就对你好,我认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但是你做得到还是做不到,能不能把它变成你企业,一个支持的重要东西,我刚才讲,我做那件事情,并不是考虑给他换四个轮子的事情,而是看到他开不开心,并没有别的想法,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我曾经谈过,品牌大概有三个标准,一是品牌本身,要有能够比别人,在相同品质情况下,比别人更便宜的叫品牌,不是说现在大家都把品牌,误认为必须是奢侈品,必须是比别人更贵,未必是这样,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广东有一家公司叫格兰仕,格兰仕是品牌,它的微波炉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但是它的品牌占全世界70%,未来不一定比别人更高。

第二,未来的东西是独特性的,以前的苹果是最独特性的,乔布斯死之前就做了这个东西,但是没有做出来,所以他没有把更多的独特性做出来,苹果的价值是在于人的问题。

第三,谈到真正的所谓奢侈品,奢侈品品牌的价值是让购买者,内心的虚荣感得到支撑,简单是买这个东西的虚荣感,并不是买使用性,女生买LV,就是买品牌,我们说这三个标准就是品牌,不能说卖得便宜就不是品牌,不能说是特殊情况的,就不是品牌,如果把这三个结合在一起,就是超级牛的,LV不贵,它比雪奈尔便宜,因为我们都是生产厂商,它大概是一家10倍的东西,但是你还会花钱去买,谢谢。

简单回应,没有杀手锏,就是传统的中华文化,我们在台湾,从小真的要念弟子规,要念诗书,每次上国文课都要记它,也不明白还要记住它,现在终于明白它是什么意思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