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江南春,能把冰卖给爱斯基摩人的人

2013-07-24 07:36 | 作者: 邹玲 来源:《中国企业家》 分众传媒 江南春

纳斯达克8年历练,资本曾成就江南春一统江湖,也曾驱动他走上盲目之路。如今他二次创业,醒悟到:分众会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并不重要

文_本刊记者 邹玲  采访_本刊记者 邹玲 李聪  编辑_吴金勇   摄影_史小兵

从美国退市归来,江南春有种“劫后”的感觉。

6月18日晚,一群中国人在香港维多利亚港边上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庆功宴。

这次香港的庆功宴,江南春带了三十多个同事,破天荒地住上了一晚3000多港币的酒店。以他的性格,以往在香港开会时,非免费的工作午餐,江南春都很少吃。虽然心疼地直呼“好贵啊”,但他还是以陶醉的表情在席间频频与人举杯、合影。本乡本土,没人讲英语,没有质疑,江南春回到了自己熟悉、舒适的氛围,当天他脱下了一直习惯的西装。土黄色夹克,蓝色衬衫,依然诚恳的国字脸,江南春又回到“销售员”角色。

5月末,他一手创立的分众传媒以37亿美元金额从纳斯达克成功退市。“这次私有化可以称为亚洲最大的MBO(管理层收购)。”言语间,江南春有种眄视华尔街的自得。

八年,一个轮回。方源资本总裁唐葵又站在了江南春身边。他戴着一副考究的眼镜,显得斯文儒雅。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分众,八年前,唐葵等人还在高盛和瑞信工作,作为分众IPO的承销商参加了当年分众上市,八年后,又是他们策划、操作了分众传媒的退市。私有化完成后,方源和凯雷各占19.7%的股权,成为仅次于江南春的大股东之一。

虽然不看好分众未来的大有人在,江南春还是准备沿着自己设定的路线走下去,不过,在资本市场一番历练,他内心已发生改变,“分众做不了那么伟大的公司。”江南春说。

从公众公司到“圈子公司”

这次参与私有化的基金、银行、律师事务所等都是中国人,甚至都是熟人,而分众传媒原第二大股东复星集团的郭广昌原本就是江南春同乡兼好友。“做私有化这事,我不会跟陌生的公司谈,整个过程的核心就是信任。现在这些朋友对我和分众足够了解,我们之间沟通不需要那么复杂。”江南春不断地强调熟人之间的信任。

信任,没错,这恰是美国投资人对“中国概念股”最缺乏的情感。

华尔街为什么不信任分众传媒?

2010年6月-2013年6月,在美国上市和准备赴美上市的“中国概念”公司,遭遇了整整三年冰封。许多人将中概股境遇归罪于几家存在财务造假的骗子公司,而作为局中人的江南春则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华尔街的投资人。

“美国投资人不能理解分众的商业模式。分众的投资者绝大部分没来过中国,那些所谓的机构投资者能在香港有个办公室就不错了,偶尔来一趟中国,也就是住酒店。我相信95%以上分众的投资者,尤其是美国的投资者,是没有看过分众的机器(LCD)长什么样子的。”他有几分忿忿不平。

从投行角度看,唐葵对美国投资者的看法与江南春接近。“波士顿一个城市的电梯都没有上海长宁区的多。国外楼宇中等候者少,一按电梯就开了,不像在中国要等半天,所以他们比较难以理解在电梯口的电视会有人看。”美国户外媒体不像中国以楼宇为核心,而是以汽车为核心,那里的户外广告主要在高速公路两边、候车坪和停车场。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