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未完成

江南春,能把冰卖给爱斯基摩人的人(3)

2013-07-24 07:36 | 作者: 邹玲 来源:《中国企业家》 分众传媒 江南春

资本迷途

因为十年没有搬家,分众传媒上海总部江南春办公室的装修风格略显陈旧,甚至比想象中局促很多。庆功会前一天,本刊记者拜访了他。他将身体深深往后一仰,显得舒适又随和。多年以前,他可能没有想到,会用这样的口气谈论起上市。“资本会改变你的看法,左右你的判断,甚至影响你的性格。”

江南春接受美元,稀释股权的同时,也意味着他在不断地向股东让渡权利。2003年5月,正式成立分众传媒仅两个月,与江南春身处同一栋楼的软银中国余蔚敏感发现了楼下的电梯广告,与江南春谈了三个小时,余蔚便决定投资1000万美元。一年后江南春又接受了来自软银、高盛和鼎晖等机构的三轮融资。仅仅晚于分众两个月成立的聚众传媒,也是分众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融资速度不如分众,在上市前夕为分众所收购。

2005年,创立分众传媒仅仅两年,分众就登陆纳斯达克IPO融资1.72亿美元,创造了当时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融资之最,上一个纪录是盛大融资1.52亿美元。持分众近40%股票的江南春,此时身价已暴涨至2.72亿美元,超过了搜狐CEO张朝阳

在被资本选中以前,江南春给人留下的更清晰印象是拥有充沛精力和时间的“超级销售员”。“起初为了客户100万的单子,他是会扑通一声给跪了的那种人。”一位接近他的副总开玩笑说。

实际上,这也是外界对他的普遍印象。“2004年我见到江南春,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急匆匆地走到我身边,握手、坐下,马上滔滔不绝。我想,这一定就是能把冰卖给爱斯基摩人的人。”一个最早采访过江南春的记者回忆道。

上市后仅仅六个月内,他用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融资并购了框架和聚众,他承认内心曾一度膨胀,一览众山小。“整个江湖都是你的。”江南春说。

“我膨胀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对量的规模的追求,大于对价值创造的追求。第二是PE的看法,会左右你的判断。”坐在掌管几千亿美金的基金大佬面前,江南春本能地感到敬畏,他们问江南春最多的问题是:你是一个空间型媒体,很高的市盈率上市,又收购了行业内所有的竞争对手,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巨头,但你把这些楼都干完了怎么办?楼宇总有被做完的一天。那你未来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当时江南春一直很奇怪:纳斯达克市场上40倍、50倍、100倍市盈率的公司满大街都是,分众增长率业绩都超过他们,为什么分众却只有20倍、25倍呢?他将这些质疑理解为,分众模式不够性感。如果能够把公司概念重新改变,分众就能受到投资者追捧。

“我不停地盯着财务报表,”江南春说,“如果你用赚1倍的钱,去买赚5倍的钱,你的1元钱马上就变成了5元,这很容易让人着魔。”

他承认自己变得不淡定了。“分众当年由于价值创造而崛起,崛起以后你发现原来你还可以资本创造。资本创造同样可以使企业快速发展,甚至比价值创造更快。这个速度让我搞不清楚,我要的是增长,但不知道是要靠价值增长还是并购增长?”他反思当年自己迷失在这种“快”中,要让分众成为一个靠横向收购搭建起来的新集团,他需要新概念。

“中国最大的数字媒体集团”,就是江南春能想到的最有战略前瞻性的概念。于是他上“维基百科”查阅,想看看美国人眼中的“数字媒体”是什么概念——上面提到了四个方向:互联网、手机、数字化电视,以及户外广告,让人感到荒谬的是,此后分众传媒一系列战略布局居然是按照维基百科的这个概念“按图索骥”。

分众收购了当时最大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好耶,以及最大的手机广告公司凯威点告。江南春认为自己正朝理想中的“数字媒体的城堡”飞奔。

彼时江南春的收购都是围绕着基于广告为核心业务的公司,他认为互联网业务对于分众的意义,主要在于“规模”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到2008年,分众并购公司数量近60家。平均每三个月发生一起并购,可是这位“超级销售员”很快发现,仅买进公司,推高股价,做高市盈率还不够,业务、管理和文化的融合并非能依靠资本市场的笑脸来解决。

就在2008年,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和央视3.15晚会对“分众无线”违规群发短信业务的曝光,使得分众的股票和业绩一度下滑到历史最低点。分众的股票曾经一度从最高点80美元跌至不足8美元。这一年发生了让业界震动的新浪与分众合并案,江南春彼时动机也是出于“抱团取暖”,因为当时谁的资源更多,规模大,谁的抗风险能力越强。“回过头来看这种线上和线下两大媒体集团组合当然是有价值的。”如果当时与新浪并购,微博可以跟分众结合做O2O,这是如今江南春想到的最兴奋的结合点。

“下跌使你思考。从终点回到起点时,我会觉得原来的那些都很虚幻。”笃信佛教的江南春醒悟了原来自己一直为资本所裹挟着,失去了创新的动力。2009年,他回归,重新担任CEO,并且宣布砍掉非核心业务,专注于楼宇广告。

善于讲故事的江南春为华尔街,也为自己营造了一个“数字媒体集团”的概念,可不停的收购无法持续给这个概念镀金。成熟的资本市场是价值投资的导向,通常更喜欢商业模式明晰且注重主营业务的公司。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