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郭去疾背后的男人帮(2)

2013-07-29 07:3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郭去疾 兰亭集势 徐小平 包凡

“甩手掌柜”徐小平

文|本刊记者 关雪菁   编辑 何伊凡

“当我赚了很多钱,我不觉得这是我的中国梦。这不是装逼,我的梦想是把这些钱像粪土一样撒向创业者的万亩良田,还真的能结出黄金的果实。”

 

徐小平

徐小平

和徐小平见面的前一晚,兰亭集势刚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6月6日),他有那么一丝扬眉吐气,而同一时间,他编了第一版的剧本《中国合伙人》正在热映,徐小平最初有点不爽,因为最终剧本只用了他原著中的18个字(亦有说11个字),不过很快又释然了,据说,他看这部电影的剪辑版时曾落过泪。

他突然说起了俞敏洪,用词凌厉且铿锵。“俞敏洪,上市以后没做什么好事,真的我觉得他没有做什么好事。他还说后悔上市,这事更反动,这个是对中国市场经济热情的一种撒尿,对中国创业者热情的一种吐痰,建立真正市场秩序的一种误导。这是一种堕落,一种名人对社会责任的虚伪。”

我突然语塞,半天挤出一句:我以为你们是朋友?徐老师回道:“你错了,这才叫真朋友,我要不把他当朋友我就不会跟他说这些话。我什么时候说过宗庆后?他们不值得我说,我正是因为把俞敏洪看成可以教育的好的企业家我才说的。”

配合着标准的徐式语言,他仍穿着标准徐氏配搭,浅色衬衫塞进西装裤,皮带勒住,一派绅士模样,细心观察,才能发现浅灰色西装裤上的两个油点。

“兰亭集势昨天上市是很牛的成功,超过发行价。虽然比起雷军那些天使成功案例,这个还算不得什么,但也足够让天下有钱人看到做天使的回报与光荣。”徐老师言语中有着略带隐忍的得意。

上市当天北京时间清晨4:30,Alan郭去疾从纽约给徐老师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郭去疾告诉徐小平,他带着太太去了一趟斯坦福大学,走进一间教室,郭去疾对太太说,“我和小平就是在这里认识的,讨论大中国的商业发展。”

2005年,徐小平在斯坦福结识郭去疾。徐小平感到郭去疾对他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关注,虽然当时郭去疾并没有创业的打算,但他一直拉着徐小平参加斯坦福的各种活动。“Alan并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人,这里面展现了一种对我的信任和看得出来的某种信托。信托的英语是entrust,比如我把手机里的艳照给你看,这叫entrust。”或许觉得自己比喻很贴切,他周星驰附体似地仰天大笑哈哈哈三声。

“他(郭去疾)回来以后我跟他说,你甭去Google了,你出来做个基金。但是当时我不知道的是,Alan出生于非常没有资源的家庭,他需要挣钱去给父母提供一些物质上的安全感。唉,这种事他从来没跟我讲过,如果他跟我讲,我当然可能会去帮他,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了甜蜜的回忆了。”他陷入了回忆。

“Alan和他妻子并没有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但他只是指着教室的桌子说,这就是我跟小平第一次见面开会坐的地方。这好比是……”徐老师站起身,他唱起来——我站在金色的露台上,这里是毛主席到过的地方——这是用来感怀他与郭去疾相遇的那间教室的。两句唱罢,徐老师high起,又续上另一首,还是朝鲜歌曲:万景台岔路口啊,将军啊就在这里,他看着遥远的道路,坚定地走向远方!此时我分明看见,徐老师眼中星光闪烁。

郭去疾与徐小平加起来见面不超过5次,但一通电话就拿到了徐小平给出的10万美元天使投资,由此兰亭集势得以创办。“我是一个相信偶然性,并且赞叹偶然性的人,我觉得小平最伟大的地方就是让这种偶然性成为现实。”郭去疾在一次演讲中如是说。

“Alan也改变了我的人生,他让我从一个失去新东方梦想平台的50岁不老不小的人,焕发了我的事业第二春。他就像按动我按钮的那个人。”徐老师话毕,啜了一口红茶。

我问他,是否会从兰亭集势退出?徐老师回答道:“从投资第一天起就希望它增值,当年投的10万美元现在变成了4000万美元,就摆在那儿了。此时此刻,也在等着它增值。将来需要再投资的时候,就是看情况卖掉一点,也可以把股票捐给好的事业。”

他不愿意谈那些失败的项目,当我吐出维棉二字,他之前的神采飞扬陡然收敛,嚼了一口饼干咽下一口茶,沉默片刻,说:“不要提维棉,因为维棉提多了好像我是个小人物一样。不要提他们。”

你听,小人物,他一定让这个项目重重伤害过。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