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这一夜,让我们谈风雅

2013-08-09 07:44 | 作者: 曹顺妮 来源:《中国企业家》 商业 诗歌

读书会

文_本刊记者 曹顺妮    编辑_萧三匝    摄影_史小兵

【《中国企业家》】这是2013年7月11日晚的北京,金钱永不眠,还在国贸商圈进进出出。

“商业很脏,诗歌很干净。我自己一面很脏,一面又很干净,因为我既经商,又写诗。”站在商圈中心的万科大都会顶楼,黄怒波一声叹息。

一群商人在吟诗,领衔的是黄怒波。这里正在举办中国企业家书院首场读书会,主题与诗歌有关:我们今天如何诗意地栖居?

身处中国最昂贵的商圈,一群商人谈着与商业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诗歌,是不是有些后现代反讽意味?

黄怒波是北大中文系出身,上学时就是个典型的文青。很多文青发达了以后就羞于提及当年写诗的经历了,黄怒波不,作为中坤集团董事长,他不仅谈诗,而且写诗。他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

开发商总被人妖魔化为吸血鬼,在大多数人眼里,他们是粗鄙无文的一群人。黄怒波为什么写诗?是为了表现出自己与“他们”不一样吗?

听听他的解释,你会发觉,他还真不是想附庸风雅。“我经商这么多年,每天追着钱跑。当真的得到以后,你会非常非常痛苦和失望,你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我开始怀疑自己,想在精神上回家了。年轻人会觉得你太矫情,你发了财,当了《福布斯》富豪,当然可以这么说。可是,当你走过繁华,你一定也会想,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做富豪挣钱吗?”他决定通过诗歌来实现自己与自己心灵的对话。

尼采说,上帝死了。但人类并未因为上帝的死而获得真正的解放和安宁,理性主义、物质主义、世俗主义反倒把人引向了疯狂。疯狂过后,人陷入孤独,悲凉,甚至感到存在的荒谬。所以,福柯说,人也死了。

黄怒波受存在主义影响很深。他认为,人类此刻的孤独,体现的是“21世纪的现代性困境”。对于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而言,信仰缺失的困境更公开的秘密。于是,在黄怒波笔下,繁华世界成了《荒原》:

荒原  给予我一种可怕的记忆

风吹着时很快就四散安静

……

向荒原大喊也没用

而且你的声音顷刻间消失

就像有一个人站在荒原上收走了你的灵魂

……

存在也都成了《幻象》:

一切都寂静时才能判断出星星的位置

仰头一个世纪也无法看透宇宙的终点

在我举起手臂想随便指指何处时

雪花就凝固了  一切都变成了幻象

……

多年以来,黄怒波出版了10本诗集。在诗人早已不再引领风骚的中国,他不指望他写的诗能卖出去。事实上,他以前出的诗集基本上都是被他作为礼物赠送给朋友的。最新的一本——《骆英诗选》是他这些年颇为自得的作品的结集。“出版社印了5000册,我真为他们捏把汗,不知道能不能卖掉,卖不掉他们就亏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