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这一夜,让我们谈风雅(2)

2013-08-09 07:44 | 作者: 曹顺妮 来源:《中国企业家》 商业 诗歌

在中国企业家书院读书会现场,商人们诗兴勃发

在中国企业家书院读书会现场,商人们诗兴勃发

五六年前,黄怒波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他说自己写诗,骨子里想做一个流浪诗人,台下几百人哄堂大笑。在国内,朋友们至今偶尔还拿黄怒波写诗这事儿开玩笑。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国外,因为写诗,他反倒赢得了别人的尊重。今年6月,在法国爱丽舍宫,当着一帮中国企业家的面,黄怒波把他的法文版诗集送给了法国总统奥朗德。奥朗德接过黄怒波的诗集,喜笑颜开,翻开来读上了一段,又问黄:我能拿着它照张相吗?

与奥朗德会见结束后,有法国记者堵住这些中国企业家不客气地问道:你们中国商人是不是想把法国给买了?

黄怒波的朋友汪潮涌站出来指着黄对记者说:就是这一位,刚从珠峰第三次登顶归来,还把自己的诗集送给了你们的总统,总统很开心。除了商业,我们还有更多的事情在做。

法国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你们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黄怒波有点骄傲,他为中国商人赢得了荣耀。

与黄怒波一样诗心萌动的商人并不少。

读书会开始有一个嘉宾朗诵《荒原》的环节,当黄怒波、王功权(前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汪潮涌(信中利集团董事长)、何巧女(北京东方园林公司董事长)、张兰(俏江南集团董事长)、陆昂(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总裁)、曾玉(和玉私募股权复合基金合伙人)、刘京京(北京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起走上舞台朗诵的时候,如果只听声音,你甚至会以为这是一个大学诗社的雅集。或许是觉得集体朗诵还不过瘾,张兰还朗诵了一首自己写的诗。帆船迷汪潮涌自称是个诗歌票友,他朗诵了自己创作的《中国水手之歌》,并被主持人打趣说,它可以成为《大国崛起》专题片的主题歌。

王功权只写格律诗

王功权只写格律诗

与其他商界诗人相比,王功权大概是最另类的一个。他也写了多年诗,而且专写格律诗,也出了诗集。为学诗词格律,他还拜过师傅。已经退出商界的他如今的状态像是闲云野鹤,他穿一件对襟大褂,与他格律诗人的身份倒是相称。

王功权此前与黄怒波并不认识,这并不妨碍他调侃这个新朋友。他先是拿自己开涮,因为钟情格律诗,他说自己带着“一点霉味”。被大家怂恿起来吟自己的诗时,他兜了一个大圈子,推脱自己作品少。“我不像黄总有那么多感慨,爬山、数钱的时候都能有感慨入诗。一般来说,我是内心深处的情绪酝酿压抑到不得不爆发的时候,才用有限的中国字表达出来。这样做的好处是用字少,环保。我也不敢出多少集子。中国古代的词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未来的词集里有一首自己的作品就够了。”

这就好玩了。此后的环节,王、黄逗起来高潮迭起,把一众诗人、非诗人惹得爆笑不止。

何巧女没有放过王功权,在她的坚持下,王还是“不好意思”地诵读了自己填的词《蝶恋花》:

又忆当年风卷燕。翦翦翻飞、惊点秋云乱。落叶千山红洒遍,梧桐树下空空院。梦里回回总未见。醒也惟留、一枕双痕面。瘦伴残霞孤立晚,谁人知有轻轻叹?

从一个特别的角度看,我们有理由相信,黄怒波与王功权确实是真诗人——他们都曾资助诗歌发展:黄怒波在资助新诗上投入不下3000万,最近还组织了史上第一次亚洲诗人与北欧诗人的对话交流活动。“我们做的事情,还是在有意识地推动社会进步,在政府投入经费非常不充足的一些领域,像诗歌,像历史、社科基础研究,我们企业家应该介入。”黄怒波说。王功权则是成立了公益基金,组织诗人对民国以降的诗、词、文、画分系列收集整理,出版后将送到国内重点图书馆保存。

中国自古有诗贾传统,明代史学家何乔远曾有《诗贾传》传世,而晚明正是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的时期。流风余韵,今犹存乎?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5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8折优惠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