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兰世立出狱翻身仗:与融众股权纠纷案被发回重审

2013-08-29 07:34 | 作者: 陈红霞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兰世立 东星

\" style=

出狱之后的兰世立再添“正能量”:此前东星集团诉融众集团股权纠纷案二审被判发回重审,这是兰世立入狱后发起的诸多诉讼中首次获得胜利的一桩。

8月28日,兰世立侄女、东星集团现任总裁助理兰剑敏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详细结果:因“基本事实不清”,8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已下发对“东盛案”的《民事裁定书》,其内容显示,将撤销湖北省高院(2009)鄂民二初第0006号做出的东星航空败诉的民事判决,并发回湖北省高院重审。

同时,一直悬而未决的“钟祥风景区经营权案”也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与钟祥政府下属的钟祥旅游投资开发总公司钟祥风景区经营权一案发回荆门市中院重审。

两项裁定涉及资产规模超过40亿元,兰剑敏表示,虽然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但重审后,结果不会比现在这种最坏的情况更差了。“而对兰世立来说,40亿元的资产失而复得,他东山再起的资本雄厚了。”

二审的转机

东星集团提供的资料显示, 2008年7月,东星航空公司陷入资金困境,作为母公司的东星集团将旗下另一子公司,即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资产作为抵押,向主营担保业务的融众集团融资。东盛公司的核心资产就是目前位于武汉市珞瑜路上的光谷国际广场前身,时称“光谷国际花园”。

为此,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签订了关于东盛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当时,东盛公司的股东构成是,东星集团持股13.3%,兰世立个人持股86.7%。而代表融众方面受让的则分别是李军和杨嫚,似乎是与融众集团扯不上关系的两个人,两者分别受让东星集团和兰世立的股份。

当时的股权转让价为3.15亿元。但在随后的履约过程中,融众集团支付了855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就再也未支付任何款项。对此,东星方面认为,这相当于融众集团仅用不到1亿元的资金,拿走东盛公司价值18.37亿元的资产,因此,在2009年7月,东星集团将融众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双方此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返还股权。

不过,经历3年的开庭审批等流程后,东星集团最终败诉。针对判决结果,东星集团不服,于今年1月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兰剑敏表示,在二审过程中,因案件需要,东星集团在向相关方面调阅工商登记档案时发现,2008年7月8日,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变更登记资料中,《出资转让协议》、《股东会变更会议》中,出现了“兰世立”的签名。但兰世立称这并非其亲笔签名。而上述文件中的公司公章也为伪造。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因为这两份涉嫌伪造的文件,让东盛地产被彻底划给了融众集团。

对此,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曾对媒体称,所谓伪造股权转让签名及印章的指责纯属无稽之谈,将通过法律途径捍卫荣誉。

8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被送达东星集团,裁定书内容显示,因“基本事实不清”,此案被发回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并退回上诉人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兰世立二审案件受理费161.68万元。

东星集团代理律师张军在对二审裁定书的解读中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做出此裁定,是因为一审判决中有三大关系、六大事实均没有查清。

在张军看来,本案是一起以“股权转让”为名义的,以“委托经营”和“股权质押融资”为实质的,复杂的、复合的经济纠纷。但原审简单地以表面证据来认定法律关系,确定权利义务,因而基本事实都未能查清。

在东星方面看来,李军、杨嫚是“融众集团(谢小青)”的“影子”,本案所谓“交易”,是东星集团(兰世立)与融众集团(谢小青)之间发生的。但一审中因为东星方面未提供李军、杨嫚与融众集团的劳动合同等证据,认为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但事实上,在东星航空与融众集团之间的这项融资交易中,李军和杨嫚二人代表融众方面,签署所有的相关文件,而事实的交易主体则是东星和融众,否则,融众集团不会让其受让东盛公司股权,且也不会为其“代为支付”8550万元巨款等行为。

此外,在本案中,针对交易过程、股权款有没有支付;融众借东盛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亿,并在银行套现3亿元;交易和诉讼的当事人及相互之间的关系等事实也均未查清楚。

而无论是湖北高院的公开审理,还是最高法院的审理质证,当事人(经办人、谈判人、参与人)李军、杨嫚、谢小青均没有到庭,也没有关于事情前后经过的陈述、笔录或者其他书面文件。

8月28日,记者拨打谢小青本人手机,但无人接听。

东山再起的资本

在东星方面看来,二审结果让集团旗下的核心资产回归之日临近。

兰剑敏坦言,过去几年,虽然东星航空破产,但集团旗下仍然有少量资产持续经营,截至目前,集团旗下还有约200名员工。“而目前这些资产的运营状态至少好于一般的小公司,让集团目前还能保持基本的运转,特别是钟祥的黄仙洞景区,去年还被当地旅游局表扬。”

不过,如今距离兰世立出狱已经有近半个月,其近况如何?兰剑敏表示暂不方便透露。但公司早已做好准备,待这些历史问题解决后,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未来的运营中,而这些资产的回归,对公司未来的经营能打好基础。

在东盛公司方面,其旗下核心资产仍然是光谷国际广场,与“东星时代”不同,如今的项目已经变身为一个商业综合体,并成为武汉市另一地标性项目。“东星集团此前并无商业体操盘经验,且如今武汉市商业综合体呈现空置率高企、竞争激烈的局面,如果要成功接盘,东星航空需要恶补的操作经验还很多。”武汉一本土商业地产人士坦言,至今,东星集团此前遗留的与业主的官司纠纷未完结,东星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也是个难题。

另一个可能回归到东星集团旗下的资产则是位于湖北省钟祥市的黄仙洞景区。公开资料显示,这一景区已经晋升为国家4A级风景区,在当地的品牌知名度已经打响。

兰剑敏也称,10年前,钟祥市政府招商引资,东星集团在当地投资数亿元,开发建设了五大景区,从去年开始,已被当地旅游局列为重点发展的旅游项目。黄仙洞景区还被当地列为收入增长迅速的景区之一。

“黄仙洞景区主要资源是溶洞,其先天条件不错。”湖北另一旅游业人士也指出钟祥市旅游资源不少,待高速公路开通后,距离武汉市仅一个小时的车程,未来的发展前景不错,但该景区复杂的股权关系,可能会影响未来营收。

不过对比如今缺乏核心资产的东星集团来说,出狱后的兰世立若重振旗鼓,这无异于甘霖。一曾就职于东星航空的高层则估计,如今的商业环境变化很多,但如果要重新起步,兰世立需要一些平台,而无论是继续以前的旅游航空业,还是改行,这部分资产对兰世立来说都是影响颇大的。“而这些资产本身来说尚属优良,如果理顺股权,并经营得当,兰世立重振东星集团的可能性也不小。”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