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好莱坞的中国合伙人(4)

2013-09-05 07:0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黎瑞刚

下篇

盗梦空间

一票难求。从傍晚五点到深夜十点,忠诚的观众与勤奋的黄牛在体育馆外仍然苦苦等待入场的机会。而在录制现场,仅能容纳400人的观众席早已坐得满满当当。

这是7月初的上海宝山体育馆现场,随处可见巨大的转播车和严格的安保系统,《中国好声音》第二季要在这里录制。

黎瑞刚6

在官与商的命运选择面前,黎瑞刚选择了后者

去年夏天,《中国好声音》引爆了电视屏幕。一个电视综艺节目的制作费上亿,完全按照一流大片的制作水准,颠覆了以往电视综艺节目的粗制滥造和低成本,也创造了收视率“破五”和广告破10亿的奇迹。

梳理一下其出品方灿星制作的股权结构,其背后的大股东是星空华文——从名字就可猜出与黎瑞刚的关系,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控股星空华文53%股份,星空传媒占有47%股份,灿星制作核心团队全部来自黎瑞刚麾下,创始人田明是黎瑞刚同班同学,也是黎瑞刚在SMG时代的副总裁,掌管东方卫视综艺板块,东方卫视综艺节目《加油!好男儿》和《中国达人秀》全部出自他手,这是黎瑞刚用十年时间精心“孵化”的团队。

“谁说我做不好节目?《好声音》一出,没有人再会说黎瑞刚不会做节目。”坐在《中国企业家》对面,他掩饰不住那种得意。他出生于甘肃,小时候在大西北长大,骨子里有一种“狼性”,在他的一些前SMG同事看来,黎瑞刚是那种平时挺温和,发起火来能把你扔到窗外的领导。在与湖南卫视竞争最激烈时,他曾在开会时对同事说,“跟他们打!谁不拼我就把谁下掉。”

如今他获得了更多空间,在黎瑞刚看来,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还在热身。他把基金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他还在SMG当总裁,基金团队只做了一个案子,即拿下了默多克的星空卫视;第二阶段,他进入政府,基金处于延续期,这个延续过程中,星空得到了发展,做了“好声音”、“达人秀”等节目。同时,签约了梦工厂,但由于他还在政府里,基金并没有完全爆发,“完全爆发开是我离开政府以后,我专注于这个领域,严格来讲,是从去年的七八月份到现在。”黎瑞刚说。

黎瑞刚透露,基金成立三年来的成绩已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可,他现在基本上所有的精力都在这个基金上,百分之一百地往前跑,未来二期基金已经在筹备,而他们希望架设一个更大的投资平台。

黎瑞刚不用掩饰他的庞大野心:成为“大文化”产业的操盘手。他新的计划是,基金平台在原来星空传媒和TVB等内容的支撑下,进军旅游、演艺领域,并且向新媒体平台延伸。

上海长乐路世纪商贸广场,如果从36层往远处眺望,可以透过360度玻璃幕墙,看到夜色中通体璀璨的海事瞭望塔。塔下是一片难得一见的占地8.4平方公里的平整工地,位于徐汇滨江地块,这里一个盛大的“造梦计划”正拔地而起。

这个暂定为“梦中心”的项目,是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与国开金融联手运作的第一个文化地产项目,总投资约150亿元,香港兰桂坊也是重要的合作方。这是黎瑞刚在去年引进梦工厂成立“东方梦工厂”合资公司的又一个落子——在他的规划中,与“功夫熊猫”一起落地中国的,还有这个“梦中心”。

在令人目眩神迷的描述中,“梦中心”将打造成一个集娱乐、旅游、媒体于一体的“综合集聚区”,由剧场、IMAX影院、画廊、美术馆等组成,而“梦中心”的另外一层功能,是以东方梦工厂和梦中心作为核心,周围辐射湖南卫视、TVB、腾讯等传媒巨头的西岸传媒港。

“在中国,5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88个,开玩笑,美国人听了都吓死了,欧洲人听了都吓死了。”黎瑞刚斜靠在沙发上,用手在空中比划着,“这样的城市具备休闲、旅游的消费潜力,作为一个投资文化产业的基金,你要不要去关注这样的可能性?”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默多克、李嘉诚、方逸华(邵逸夫之妻)、王雪红等人的名字频频出现,按照黎瑞刚的布局,这些人都可能成为潜在合作伙伴。

黎瑞刚还想尝试“现场娱乐”的商业模式:在一个大商场中间,引入小型主题公园。与迪士尼这样的大型主题公园不同,这种在逛商场时可以顺便游玩,而不用去单独花费整天的时间,在国外也被称为“中途岛”模式。他也在探索音乐和地产的结合途径,比如将“好声音”选手的小型演唱会放在某个大型商场,选择约800个座位的厅,配备顶级音响,这样连锁形式的“Live House”,未来甚至可以成为豆瓣网上的一些独立歌手的发片平台。你可以想象,如果他真将这种模式付诸实践,将会遇到一个强劲的本土对手——万达。

“有三块屏不会消失,包括手机、Pad在内的移动屏,汽车里的屏,电视屏。未来不是内容为王,也不是渠道为王,而是掌握用户资源和喜好的界面为王。”黎瑞刚说,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主要的投资方向是内容,但他也不讳言,“平台依然是会重点关注的方向。”毕竟他在SMG时代的成功,都是基于一个强势的传播平台基础。

在互联网渠道上,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已经与腾讯合作,共同关注一些早期内容的开发,不只是娱乐内容,还包括体育经纪,据说前一段时间孙正义来找过他,有意整合几个互联网视频公司。黎瑞刚最后拒绝了,理由是现在不是时机,但会密切关注。

黎瑞刚透露,未来会投资关注三个方向,第一个是类似“梦中心”和“中途岛”这样的商业地产,偏轻资产的管理运营;第二是内容项目,比如电视节目制作和分销、电影的生产制作;第三个是渠道,偏向新媒体的渠道整合。

这是黎瑞刚搭起的盗梦空间,几大构想环环相扣。“他的真正想法隐藏在理想主义背后,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假如取得成功,就是结合了国家资本主义的传媒帝国,从这个角度来说,黎瑞刚是一名野心家。”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传播学研究学者告诉记者。

如果把黎瑞刚的人生分为上下两幕,上一幕是他在体制内如同堂吉诃德般的博弈与战斗,下一幕他继续战斗,却能左右逢源,正如熟悉他的人评价,“黎瑞刚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在上一幕中,他从梦境中惊醒,发现还是身在梦中,在下一幕中,他肯定希望醒来回到已经美梦成真的现实。

黎瑞刚未来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还是身份,目前他依然处于体制内外的过渡阶段,按照上海市局级干部的标准领薪水,而在合资公司东方梦工厂里,黎瑞刚不拥有任何股份。这曾是卡森伯格跟他合作时最大的困惑。

“你为什么不能担任东方梦工厂的CEO?”卡森伯格曾问道,而且他希望黎瑞刚能在东方梦工厂占有股份,这样的利益绑定机制最稳定。不过,很快,这一身份转换的难题将解决。

在SMG时代,黎瑞刚也一直想以资本和产业的方式破解束缚,他一直想推动SMG整体上市。这个目标直到他离任也没有实现,如果给他充分的时间,黎瑞刚能破这个局吗?

“不能。”黎瑞刚迅速而冷静地做出了回答。“资本不能破体制的局,你不要有幻觉,以为投资投到最后,就能变成平台的拥有者。”这简直是对他前十年职业生涯最清醒的回顾。

“但是,”他又沉思了一下,补充了如下的一段话——

“你就在这个行业中间,参与这个行业,你获得你的投资回报。同时在这个行业变革中你是一个推动者,技术在进步,平台在演化,受众在更替,制度在创新,有一天体制的设计者顺势而为,调整思维,你有没有机会呢?”他顿了顿,“我认为是有可能的,因为你比别人更懂,你比别人做的更难。”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7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8折优惠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