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神童”VC人:1000万美金创业 “投资”汪潮涌

2013-09-25 07:42 | 作者: 来源:《新楚商》 汪潮涌

没有多余的寒暄,主持人简单介绍之后,汪潮涌就接过话筒开始演讲。台下听众除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3届MBA的毕业生外,还有闻讯赶来的众多粉丝和媒体记者。邀请方的逻辑是:“汪潮涌是少有的从湖北走出去的与专业相近的成功人士”。

的确,汪潮涌拥有“神童”般的成长经历:15岁读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批MBA中最年轻的学员,20岁赴美留学,22岁获得了美国罗格斯大学MBA学位,之后进入华尔街工作。30岁就成为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1999年5月,汪潮涌谢绝了华尔街的挽留,与瑞士的投资家合资成立信中利资本。作为中国领先的从事风险投资(VC)、PE以及直接投资的民营产业投资公司,截至目前,信中利累计管理了八只基金,基金规模达10多亿元美元,30亿元人民币,累计投资了60多家企业,其中包括百度、搜狐、华谊兄弟、东田造型、龙文教育、中国诚信、长安责任保险(放心保)等一批国内外知名公司。这些项目的成功不仅带来了高倍回报,也奠定了汪潮涌在投资界的地位。

改变

1980年,汪潮涌从家乡小县城到省城武汉求学,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实际上他的命运就此已改变。但真正奠定了汪潮涌人生基调的是1985年,这一年他在清华大学读MBA。

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兼清华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的朱镕基,为该院争取到了一个去美国留学的名额。学生很多,优秀的大有人在,而名额只有一个。究竟让谁出去,是让教授们当时头疼的问题。

“其实我当时是没有想法的,因为我觉得这事情跟我关系可能不大,我既不是班长又不是班上的支部书记,也不是学生干部。所以当时没有这个想法”。汪潮涌说,接到通知确认出国的名额是自己时,“我当时就蒙了”。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看似“不争”的汪潮涌事实上在无意间做好了准备,在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汪潮涌就修完了全部的课程,外语成绩在班上也是数一数二。

“机会如果来到面前,我不会轻易地去放弃。但是如果觉得这个机会可以把握的时候,我也尽快地去把它变成一个好的结果。比如说留学如果没有落到我的身上,我可能也觉得不会有太大遗憾,但是落到我身上,我就会去努力地去做好,把这个机会变成一个好的结果。”汪潮涌说。

出国之前,汪潮涌的理想是,“毕业后能够到国家的一些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参与到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宏图大业的设计流程里面”。到美国后,汪潮涌发现,“念金融博士实际上就把自己的职业选择变窄了”。当时在美国如果念金融或管理的博士,出路一个是做研究,另一个是大学里面当教授。“受这个影响,所以我决定去华尔街。”

1987年,22岁的汪潮涌进到大通银行工作,从事不动产融资与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成为最早进入华尔街的少数几个中国留学生之一。

因为在大通表现出色,1990年,国际两大权威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评级公司通过猎头公司把汪猎归门下,担任纽约结构融资债券部副主任。他成为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位标准普尔高级职员。3年时间,汪潮涌终于在华尔街站稳脚跟。

此时,国内另一著名投资人沈南鹏已经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学习一年,那时候他的目标是出国攻读博士,成为一个数学家。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挫折和努力,他去了花旗,先成为银行家,后才成为投资人。

为标准普尔服务3年之后,汪潮涌担任了香港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高级经理,负责中国公司股票融资业务。1995年,他被提升为亚洲公司副总裁并调任北京代表处,任首席代表,是当时华尔街最年轻的驻外首席代表。

在摩根工作期间,汪潮涌直接参与和负责为中国财政部、中国银行、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上海实业、北京大唐发电公司、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等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海外融资业务,海外融资总额达60亿美元。其中,包括参与我国财政部10亿美元全球债券的发行工作。

尽管当时的汪潮涌在业界的名声以及年薪都很高,但他却在1998年5月从摩根士丹利辞职。这让他身边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汪潮涌的回答是:“在摩根·士丹利,我是对董事会负责,而不是直接面向投资人。要对企业进行风险投资,有着复杂的手续和繁多的流程,这往往会失去很多机会。做自己的公司就不一样了,我能更快更准确地把握住机会。浪来了,我能拿起冲浪板就走,而不用先去申请打报告。”

另一方面,“当我回到大陆,置身于中国金融投资的第一线时,就发现中国金融业即将高速发展的这股势头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汪潮涌说,他已经意识到该是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于是一个念头进入他的脑海:该是我创业的时候了。

1999年,汪潮涌带着1000万美金回国创业,创立了信中利投资。那一年,马云用凑起来的50万资本注册了阿里巴巴;陈天桥向人借了50万创立了盛大;沈南鹏出资40万,创立并持有40%的携程股份。与此同时,8848的王峻涛在洗手间瞬间融到200万美元;新浪网获得了25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

在摩根工作时,汪潮涌与张朝阳在同一座大厦里办公,每次聊天时,都会听到张朝阳倾诉资金方面的困难。而在国际上,一些大的投行对融资不到一亿美元的项目表现得“毫无兴趣”。

正是因为民营企业能够得到的融资服务和投资服务明显不足,这让汪潮涌看到了机会,凭借在华尔街的经验他设计出了“信中利模式”,并把投资目光瞄准了中国巨大的市场空白——高成长的民营企业。

2001年,搜狐股价降到1美元以下时,汪潮涌便与合作伙伴一起,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大量收购搜狐股票,“尽管当时看起来风险很大,但直觉告诉我,这种模式肯定会赢”。两年后退出时,汪潮涌获得了15倍以上的回报。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