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任志强:我们不需要“官商”,我完全是市场化

2013-09-26 07:45 | 作者: 来源:新京报 任志强

上周,任志强为自己的新书举办了发布会。

上周,任志强为自己的新书举办了发布会。

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

任志强其实我是中国第一个“投资”电视剧的人

“地产大佬”“政协委员”“红二代”“微博大V”,这是任志强为人熟知的,其实他与文化、娱乐圈也有颇多交集。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曾投拍过电视剧,而胡玫执导的《汉武大帝》中,他是制片人之一。本月,他在江苏卫视的创业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里出任监视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他亲自执笔的自传体回忆录《野心优雅》也于近日在京首发。

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任志强说,写作初衷是想通过它来回答社会对自己的各种疑问。他曾被冠以“人民公敌”的名号,好在后来能以博客和微博直接展现自己、与人沟通,“大家看到,原来任志强是这样的,比我们想象得好多了。”

回忆录退休这两年,为了写书,球也没怎么打

新京报:你退休后,为什么愿意花两年时间来写回忆录?

任志强:我喜欢做理论研究,写过数百万字的报告和文章,许多发表在内刊《决策参考》、亚洲房地产论坛专刊上,并促成了我第一本书《任人评说》的出版。

退休后这两年,我想记录一下我们这一代人想走的路和在路上看到的风景,把自己的思考和价值观摆在桌面上。我们不是专门写作的人,但经常会为一些东西去写作。这两年,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空下来的时候都写,基本上球也没怎么打。

新京报:你在书中提到:“在我最困难、最被别人看不起的那一段时间里,一个女人能忠心地相守在我的身边,只此一点,她所有的过错都会和应该被原谅。也许这些争吵并非是她的错误,而是我的责任。或许正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我们反而更容易解决两人之间的矛盾,既不会闹得鸡飞狗跳,更不会离婚。”你如何看待中国所谓“成功人士”的婚姻和爱情观?

任志强:我们没有过什么和大家不一样的东西。两个人在一起,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没有见异思迁:她没有在我困难的时候,就随随便便跑掉。很多人认为有人有钱了以后要换人,所有人都得换人,他们这种理解是错的,大多数家庭实际上不存在这种问题。从整体离婚率来看,离婚的还是少数。所以,如果他们这么理解这个社会,他们可能是自己出现问题,而不是这个社会出现了什么问题。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写这本自传也是希望女儿可以看到爸爸是怎么一步步过来的。女儿看了吗?

任志强:其实我每天微博上发的那些心灵鸡汤都是给我女儿的,我是有目的的,但你们不知道我的目的,所以老觉得我是对大家说心灵鸡汤。我女儿一定会看这本书,我明天给她寄一本去。

影视圈曾是《汉武大帝》制片人,但“只借不投”

新京报:为什么会参加《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这个创业真人秀节目?你觉得现在的创业环境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任志强:我重视的是给年轻人机会。最初创业时是最难的,但机会最多。现在条件比原来多,注册公司都容易多了,但机会小,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该占的地方都占了,你要占到新地方,要不就跟人家打拼。但从创业难度来说,原来的难度有风险,现在很安全,那个时候很难拿出几万元注册资本金,像我们华远,注册才20万,现在一个人拿出三五万注册一个公司不难。

可是,能干的事儿,是不是没有路?不是。小区里做蔬菜配送,是非常有前途的东西,现在有没有人做?外地已经有好几个人做了,也是大学生创业,北京几乎没有,所有小区的人都是到外头去买菜。大家都想做投行、IT什么的,一下子发大财的业务,这是年轻人很浅薄的思想。我们那个时候卖冰棍、油条,现在年轻人不是那样的,生活基础太富裕,不愁吃不愁穿,没有这种精神。现在创业,很容易失败,就是他们太想一步登天了。

新京报:你看过《中国合伙人》吗?

任志强:看过,但时代不一样。在那个时代,改革开放已经比较明确了,起码可以干个体户了,我们开始的时候是不允许有个体户的,也没有相关的法律。

新京报:你有打算进军影视圈吗?

任志强:现在没有。其实我是中国第一个用经济的方式参与做电视剧的人,上世纪80年代,陈国星做导演,大概两万五千块拍了一个叫《同谋》的电视剧,上下两集。他们在商业操作上行为不太好,我觉得他们会欺骗人。

电视剧《汉武大帝》制片人里也有我的名字,胡玫做到第三集还是第四集时,原来投资者不干了,没有钱了,最后我来投资。如果投资的话,《汉武大帝》是投卖得很好,我说我不投,我最多是借钱,如果你找到新的投资者,你把钱还给我。到现在也一样,比如中间还拍过一个八集的电视剧,我宁愿给钱,他去做。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