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健林:万达要做消费之王

2013-10-03 08:08 | 作者: 黄秋丽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王健林 万达

【编者按】国力的较量在于企业,企业的较量在于企业家。而观察企业家的最佳时机,又莫过于处于漩涡中的他们是如何面对的。在国庆长假期间,我们选取了几位近期处于漩涡中的企业家,并以各个角度对他们进行观照,以期带领网友走进他们的内心,从他们的身上增进对于中国商业逻辑的管窥。

 我们选择的近期比较受关注的企业家们包括: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云;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

马云因为阿里巴巴上市迷局备受瞩目;曾两次蝉联中国首富宗庆后因为被砍受伤备受关注;李开复因罹患淋巴癌而赴台治疗;王健林超过宗庆后蝉联2013年中国首富。

【马云篇】阿里上市迷局待解:神"马"终成浮"云"!

【宗庆后篇】宗庆后被砍迷局:中国首富的新困境

【李开复篇】李开复:只争朝夕抓住一切探寻生命的意义

【王健林篇】王健林:万达要做消费之王

2013年,“地产大王”王健林以1350亿财富首次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中国首富,且四年三次登顶大陆地产富豪榜。王健林有一句豪言 “胆子大,脸皮厚,走遍天下有万达。”他推崇“富贵险中求”,机会是闯出来的。但他亦能审时度势,把握分寸,他推崇“跟政府可以亲近,但是不参与政治和派系斗争”。《中国企业家》杂志2012年第19期杂志推出文章“消费之王”,带您全面解析王健林及他一手创办的万达帝国。

万达的一切布局都是围绕“人”做生意,这家巨型房地产公司,如何颠覆行业以及自己

文 | 本刊记者  黄秋丽   编辑 | 杨婧   摄影 | 史小兵

【《中国企业家》】颠覆者万达,进入一个行业就改变一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它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跟政府可以亲近,但是不参与政治和派系斗争。”

夜幕降临,万达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的灯光在一片原始森林包围中格外璀璨,该项目占地18平方公里、总投资200亿元,有亚洲最大滑雪场、世界顶级酒店群、最昂贵高尔夫球场—它建成只用了三年时间,这是行业里难以超越的速度。为保证按照万达要求准时营业,很多店铺还没来得及装打印发票的税控机,更多商家选开业之后再停业整修。

地球另一端,美国中部宁静的小城堪萨斯,AMC娱乐公司的员工们等待着新老板王健林的到来。2012年8月中旬,万达完成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公司AMC的交割程序,成为世界最大电影院线运营商。

将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联系一起的动力来自北京东长安街万达广场25楼。它的前台足有三四十平米,除了办公桌,偌大空间没有一件多余东西。穿过一个真皮装帧的厚实大门,再穿过一个带着更衣室的明亮会客厅—一共经过3重门,才能进入董事长王健林的办公室。

王健林消瘦了一些,去年他决心减肥,和实现商业目标一样,他果真做到了。王面部线条柔和,慈眉善目的外表掩盖了钢铁般坚硬的性格,对他而言,别人说看不懂万达的模式,或许正是一种褒扬。

“这两年我主要的精力是研究文化创意产业。”“文化”一词对他有特殊的魔力,谈到这里他立刻兴奋起来,他希望万达在未来5至8年彻底转型,万达未来核心竞争力是文化和旅游,“到2020年万达地产类收入要下降到45%以下。”

每天早上七点一刻,58岁的王健林就开始一天工作。他要管理的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仅2012年全部开业的就有70多家万达广场、34家五星级酒店、120家影城、1000块电影银幕、58家百货店、45家量贩KTV,还有新成立的(据说年产值200亿)文化产业集团。在回答美国记者提问时,王健林说,“我们有愿望也有实力走向全球,收购全球第二大的美国电影院线运营商AMC只是第一步。”他透露,未来几年万达将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酒店和零售商店都在万达的投资清单上。

万达员工经常根据王健林的心情决定汇报内容

自2010年以来,万达超过百亿的投资项目至少有6个,包括收购AMC,4个巨型旅游地产项目,和投资额500亿之巨的武汉楚河汉街。“如果一定要预测未来,那我觉得2020年万达应该在营收上排到世界前100名,在万达从事的行业中,至少有3-4个行业做到全球第一,剩下的也要做到全球前几名。”这个预测不可谓不疯狂。外界对他的身价则更感兴趣,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万达影院和万达地产上市,王会成为中国首富。

2012年万达受到颇多质疑,核心逻辑是:中国民营企业普遍缺乏长期资本,如果没有一些非正常交易,万达如何获得超越式发展?甚至在许多同行眼中,万达的资金链似乎也一直是个谜。它的模式,在中国商界还没有参照系。

100多年前的工业时代,美国曾产生了洛克菲勒、卡耐基、摩根这样的实业与金融巨头,他们编织了一张缠绕美国经济的大网。忽略产业的差别,万达具有镀金时代公司的部分气质:强势、长于资源整合、富有执行力、善于利用政策机会。而王健林将要成为的是一个超级消费时代的新大亨—顾客可以到万达广场购物,到万达院线看电影,到万达“大歌星”唱卡拉OK,到万达酒店住宿,到万达旅游度假区休假;未来还可以看到打上万达LOGO的秀与动漫。

对万达特点有各种解读,“万达不是神,只是有经验、有专业精神。”王健林认为万达主要的特点是“很实在,不装”,他半开玩笑说,“我也不知道,万达的模式到底是我们蒙对的,还是真的是我们自己研发出来的。”

2009年9月,本刊封面报道《万达的加法》中,曾探讨这个中国最大商业不动产帝国的搭建密码,以及它的扩张边界与风险。今天万达依然在做加法,但王健林,对自己和万达要向哪里去,已有更加清晰的目标。“13亿人穷了是包袱,13亿人富了就是世界最大的市场。”王健林指着窗外的长安街说,万达所做的一切布局都是围绕“人”这个主题。

围绕“人”的生意,万达如何用大开大阖的地产风格做文化?如何打通不同产业之间的壁垒?如何驾驭政商关系?万达还在持续解答这几道难题。

大收购   大野心

2012年9月4日,王健林乘坐私人飞机到达堪萨斯的AMC总部,外籍员工的热情超出了预期。他们佩戴着写着“福”字的胸针,向这位中国老板表达祝福。在万达收购AMC的交割仪式上,一位在AMC工作了十几年的副总激动得几乎落泪,“我们重新找到了家的感觉。”

经历了美国电影市场下滑、金融危机,以及管理层与投资机构的冲突之后,这家有80多年历史、在美国排名第二的院线公司,正滑向危险的边缘。而只有25年历史、经营电影院线只有七年的万达,扮演了“白衣骑士”。

与以往中国公司跨国收购引起的巨大争议不同,西方的主流媒体用一种赞叹的口气,打量着这个来自中国的新贵。《金融时报》标题是《万达收购AMC 开创好莱坞史诗》;《华盛顿邮报则》评论道,“这次收购体现了中国公司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扩张的雄心”。

今年5月21日,万达宣布斥资26亿美元,100%收购AMC股权,这场并购由此就成为业界内的猜测焦点。很多人认为万达收购一家负债率极高、连续三年亏损的公司,主要是顺应中国文化产业的热潮,博得融资、政策上的优惠。也有说法是,“万达是在为政府办事”。  

在万达,如果没有王健林许可,无人敢对公司行为做解释。王健林对上述说法置之一笑。在他看来,这无非是个“很合适的生意”。“万达不是雷锋,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这个收购到底怎么样,一两年后很快见分晓。”

将时钟调回三年前,2009年,万达广场、院线与百货遍地开花,同年,万达院线总经理叶宁发现,看电影的人数有了显著增长。由这一年开始,中国电影市场“每年保持了30%、40%的高增长”。而2010年初,一位与万达有长期合作的某银行高管从美国回来,告诉王健林美国和欧洲几个院线公司都在等待出售,他选择了其中规模最大的公司AMC。

“万达院线在中国虽发展很快,今年有1000块银幕,但放眼世界前几名,动辄都是四五千块的规模。如果单靠自己发展,很难成为这个行业的全球领导者。所以当时我们就决定,一定要走并购路线。”王健林回忆。

尽职调查中,王健林发现造成AMC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股权问题。2007年,包括黑石、摩根士丹利等在内华尔街五大投行成为AMC股东,各占股20%。如此股权结构造成的后果是,这个公司谁都说了算、又没有谁说了算。股东买AMC的目的就是想尽快卖出去,但还没有来得及上市就遇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这些投资者们并没有长期经营的打算,对公司没有任何计划,也不允许公司有任何发展。AMC是一个家庭氛围很浓的公司,很多员工的工龄超过10年,对公司很有感情,管理层也感到很憋屈,矛盾爆发了。”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

王健林利用了这个矛盾。两年谈判中,万达首先与管理层反复交流,稳住管理层后,然后才是股东层面的谈判。“如果买下来管理层都走了,就麻烦了。”王健林给管理层开出两个条件:第一,分别给每人4-5年的中期雇佣合同;第二,从最后的净利润拿出10%作为奖金。就是如此简单的调整,让这家公司开始扭转颓势。“从我们接手半年的情况来看,1-7月份是盈利的。”王健林估计AMC今年至少会有千万美元以上的利润。在与管理层签订协议时,万达为AMC制订了一个四年经营目标,“明年的目标是税后净利3亿元左右”。

此交易也有竞购者,为了打动股东,王健林“牛气十足”地说:“真正愿意买又有能力买,而且一次能给你付钱的企业,全世界可能也就万达一家。”随后,他又拿出有关方面给万达出具的高达几百亿的存款证明,震住了所有股东。长达两年多的漫长谈判,令AMC的股东疲于坚持,他们与王健林一样强势和狡黠,可让王健林看穿了底牌,股东们在亏损中承担着19亿美元的债务,而在2012年,作为股东的投行募集的基金面临到期,他们必须从AMC退出。王健林找到了并购的最佳时间窗,最后AMC100%股权从要价15亿美元现金,变成了成交价7亿美元现金,加上19亿美元债务共26亿美元。王如此算账,“减掉现金、减掉它持有的一家上市公司股权,再对应5000多块屏幕,每块屏幕也就不到300万人民币。就是你自己拿钱去投资5000块屏幕,也未见得能做下来。”

以上的铺陈,还都只是收购的细枝末节。最关键的是,收购案从一开始,王健林着眼点就是资本市场。在与AMC谈判之前,万达院线已准备启动上市,目前已进入证监会落实反馈意见程序。王健林承认,单从商业角度来看,投入几十亿美元对AMC进行收购和改造回报比较低。“他如果有三四亿的净利润,拿到中国资本市场上来至少市值过了百亿,相对于我投的40多亿,已经翻了一番。”

在这个26亿美元的收购中,万达要支付的现金为7亿美元(40多亿元人民币)。AMC高达19亿的债务,主要在2019-2023年到期。收购之前,万达对可能提前赎回的债务做了准备,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在内几大银行,给了超过债务2倍以上的贷款承诺函。在万达收购AMC之后,AMC债券价格呈上升的趋势,其最大的债主、也是债权牵头人花旗银行,率先放弃了对万达的赎回,而其他的小债主也纷纷跟风。

从各方面看,万达这次交易似乎都很划算。AMC旗下还有美国最大电影发行公司和电影广告公司,分别占据了美国60%市场份额。这两家公司是AMC与美国另外两家最大院线公司合资成立,各占相同股份,其中广告公司已在美国上市,而发行公司则是未上市、有潜质的公司。在国内,万达也有自己的影视传媒公司、电影发行公司。通过这场收购,透露出万达尝试打通电影产业链的意图。

“美国好莱坞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的产业链条非常成熟,一个影片投资之初已经和后期发行、经营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但中国电影各环节还处于孤岛状态。”万达院线总经理叶宁说。

王健林本次美国之行顺道拜访了好莱坞5大豪门制片公司。尽管与好莱坞还没有什么实质性合作—迄今为止万达只投资了《HOLD住爱》这部很平淡的电影,但万达在电影产业上的野心已显露无疑。“这次见美国电影界的这些巨头,主要是为万达大连金石滩项目拍板。”王健林说。那是一个完全以电影为主题的高端旅游及文化地产项目,集影视制作、展览、娱乐等为一体。除了“可以拿着剧本进去、拿着作品出来”,所有电影产业最酷、最炫、最有历史感的东西,都会集中在这个十几平方公里的地产项目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