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雷军与陈年的基情13年 凡客逼出了小米的饥饿营销

2013-10-23 08:35 | 作者: 左林右狸 来源:创新派 雷军 陈年

干货推荐:都说陈年雷军是好基友,看完这篇文章,也许你会对陈年和雷军的关系有新认识,俩人一起携手走过风风雨雨13年,背后有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你知道吗?凡客拥有堪称中国最豪华的董事会成员;雷军创办小米时曾想借凡客的物流系统一用,结果凡客自顾不暇,于是雷军只好做起了饥饿营销……OMG,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左林右狸今天八一八陈年,另一个代表性的1969生人。

左林右狸第一次知道陈年,是2000年,那年名动京城的IT三家村赵旭、于东辉、王学锋联合创作《烧.COM》,这书被丁伟那厮圈定为商周TMT记者面试前的必读书目,真实的记录了解纳斯达克在5000点来临前后在帝都所发生的那些光怪陆离和风起云涌。该书的策划人就是陈年。这个时候的陈年,是书评周刊的主编,当时中国一多半的畅销书都得找陈年,陈年一开始就知道什么会引爆流行,什么会是话题中心。

左林右狸第一次见陈年,也是因为卖书的事情,2002年,左林的老板和右狸的朋友时任知识经济杂志社总编辑的刘韧写了本知识英雄2.0,这个时候的陈年,摇身一变为卓越网主管图书业务的负责人,左林右狸不确认陈年当时的头衔是副总裁还是总监,但可以确认的是陈年并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当时知识经济北京办公室借的是天极在紫金大厦的办公室,卓越也在紫金,楼上楼下倒也方便,刘韧和陈年相熟,交往也很多,事情也简单,于是在陈年的卡座前寒暄了几句就此别过。

陈年在卓越网最后做到执行副总裁的title,但并非股东,卓越的大股东是金山和联想投资,雷军和王树彤都是个人股东。按照雷军的描述,卓越重组后,雷军本想亲自担任卓越网的CEO的,当时金山内部比较混乱和复杂,联想入股金山后关于联想软件事业部与金山要合并,韩振江要取代雷军的消息一直不断,但随着金山红色正版风暴的成功,雷军在金山的位置稳固起来,金山董事会又看到金山单独上市的可能,自然不可能放雷军去做卓越网的全职CEO,于是,卓越董事会请了来自微软的王树彤做总裁,王树彤自己也放了钱进卓越网。左林右狸被告知,关于雷军、王树彤、陈年在卓越网的关系,有一种说法是,雷军是灵魂,王树彤是门面,陈年是执行。这也是为什么雷军会认为他和陈年都是卓越网创始人而已。

2004年9月,卓越网最后卖给了Amazon,雷军第一次由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千万富翁,那段时间是雷军在金山里最不纠结的岁月(王峰语),雷军也不断和人讨论怎么合理避税的问题(好像都有这么一哆嗦)。陈年多少也能分点钱,但应该不多。

2005年4月,从卓越网坐完并购监出来,陈年去找雷军,问可以干什么,雷军提议陈年干我有网,类似5173的游戏道具交易平台,雷军的逻辑是,道具交易其实也是电商的范畴,陈年作这个轻车熟路。雷军当时发力做金山游戏业务,也已经投资了李学凌做多玩游戏网,相互都能有所帮衬。陈年对游戏没感觉,但他相信雷军,于是带了几个兄弟开干,我有什么都对,但创始人没感觉蛮致命,很快,我有网干不下去了。对此,陈年很苦闷加郁闷,跑回老家8个多月开始写半自传小说《归去来》。这段故事,和雷军当年在金山干得无比郁闷跑回家泡了一年Cfido极其类似。

作为我有网的天使雷军则更加郁闷,雷军此时刚开始做天使,投的项目又不多,雷军又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他不希望我友网就此归去而不来,雷军甚至和陈年讨论《归去来》赚的钱是不是该放在我有网公司这样的细节。

这个时候,PPG横空出世,一夜走红,陈年眼前一亮,觉得这个事情自己能做,都是垂直电商,所做的无外乎是把图书换成服装,对此,雷军也觉得这事情能干,PPG在买流量上花钱巨大,但在互联网流量获取上,老卓越人有明显的优势(关于为什么做Vancle,赵楠版是出自朱立南,但如果是朱看好,为何联想投资不参与无法解释)。事实证明雷军陈年是对的,此时正值迅雷暴风等客户端流量多余得几近白给,SP又开始撤退,网页游戏变现还没兴盛的阶段,陈年们以CPS切进去,流量哗哗的来。2007年10月,VANCL开张,凡客诚品就此行走江湖。

凡客诚品路数对的,但我有网之前败的差不多,帐上没什么现金,穷得只剩下股份,得开张,雷军和陈年一合计,开始送股份,刘韧董江勇张亮等京城媒体大腕们都由此受惠,凡客在传播上一下子打开局面和陈年做的这个局关联颇多。有了基本免费的流量和几乎免费的媒体注意力还不够,雷军和陈年还是需要把凡客做大,想做品牌,于是去找VC继续给钱。此时的雷军,刚刚作天使,拿他自己的话说,他刚刚开始混,因此,远没有今天这一呼百应,找来找去,联创和IDG接的招,各给了100万美元,雷军找到冯波,陈年见的林栋梁,但本质上冯波和陈年在精神世界上会有诸多的契合,而林栋梁身上的范更雷军一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凡客发展很快,钱很快不够,于是,又开始融钱,雷军和冯波帮找过晨兴刘芹,刘芹没接招,软银赛富闻风而来,2008年1月给了1000万美元的B轮,2008年7月在启明创投的童士豪接了一棒,与IDG一起做了个3000万美元的C轮。

启明之前的投资者都是赚到的,这是因为2010年年底,老虎基金的陈小红(陈小红是雷军的同学,也是把卓越卖给Amazon的操盘手)给凡客定了个10亿美金的价格,出了1亿美金,启明之前的投资人都卖了一部分老股,江湖传言,雷军也就此把自己在凡客的股份减持到1个点以下。

凡客董事会,豪华程度也许是中国之最,有雷军这样的天使,有陈年这样的明星CEO,有冯波林栋梁羊东童士豪这样的早期基金的合伙人,还有老虎基金的陈小红,基本是中国TMT投资的半壁江山。

有时钱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对冲基金老虎的进入虽然让之前的投资人都能有所退出,但由此不得不走上上市的华山一条路。之后的故事,在媒体上连篇累牍的以陈年反思的角度出现,最经典的一个细节是凡客卖拖把,但事实是,凡客从来没有卖过一把拖把。

雷军创办小米,一开始是希望凡客以及凡客旗下的快递体系帮助小米来做传播和电商的,但到2011年8月,小米发布前夜,凡客却自顾不暇,由此逼出小米自己做饥渴营销,自己建电商平台。到2013年,则是雷军反过来给凡客给建议,出主意。

陈年在自己微博上说,雷军给过陈年60小时的时间进行交流,左林右狸得知的是,其中最长的一次是兰亭集序上市当夜,两个人在小米办公室一起喝酒到天亮,然后陈年回去,雷军收拾收拾自己上班去。

在左林右狸看来,雷军和陈年这两个生于1969的老男人并肩走过的这13年,与他们两从而立之年起开始证明自我的经历高度吻合,是一个高度理性的程序员和一个极度感性的文化人之间相互纠结相互印证相互同行相信帮助的13年。

这13年来,他们其实都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相信对方。这种相互的信任,让他们一同帮助对方走过一个又一个的低谷,一起向前。在卓越是陈年帮雷军干活,在我有网是陈年和雷军一起创业,在VANCL雷军帮着陈年找钱,陈年则帮雷军树立起电商大有可为的信心,如今轮到雷军帮陈年再造凡客。

即便没有凡客体,凡客的故事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故事,一个潦倒到去写自传体小说的中年男子,穷的就只剩下的情怀的时候,咣叽一下,干出了数十亿美金的公司,并造就当年最重要的流行语,几乎一夜间就成为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商业明星,这里面有满满情怀,有闪闪财富,有充盈名声,还有一段无比绵长而相互成就的兄弟情谊,想想就很美好。

末了,放陈年2010年前的一段微博,这段微博左林右狸读完都感慨万分,即便伯牙子期,也不过如此吧。

来源:左林右狸微信 作者:左林右狸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