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茅台“教父”季克良:要对"国酒"负责一辈子一千年(2)

2013-10-27 09:33 | 作者: 来源: 证券时报网(深圳) 茅台 季克良

应对危机“辛”当头

此后,伴随周恩来总理的“茅台外交”,国际舞台上形成了一股“茅台热”,茅台的产量一年比一年多。季克良也从1973年开始转到生产科,负责生产技术方面的工作。1978年,茅台实现了十七年来第一次赢利。

成绩突出的季克良慢慢从副科长、副厂长一直到1983年做了厂长。“一级一级都不放我了。”他说,“先是厂里不放,后来是轻工厅不放,再后来是省委不放。”

为了留住他,茅台酒厂厂长邹开良曾在一年春节前几天不远千里来到季克良的家乡,看望他的养父,并动员他们来贵州生活。

到1998年,和国内其他酒企一样,茅台集团遭遇亚洲金融危机,销售大幅下滑, 原本车水马龙的茅台酒厂门口顿时门可罗雀。季克良临危受命,出任茅台集团掌门人。他很快作出决策:全员跑市场卖酒。打响了茅台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一战”。任期内,不仅茅台酒销售持续增长,还实现了茅台股份公司的上市,茅台集团总资产也由20多亿元增至400多亿元。

久而久之,季克良成了茅台的“活招牌”。

超过六十岁法定退休年龄后,在国资委的要求下,季克良已经数度延长任期。2011年10月,季克良从董事长的任上退下的时候,茅台酒产量达到了3万多吨,茅台集团的在职员工总数达到了近一万人,销售收入达到两百四十个亿。

“和您一起进厂的老员工现在还有留在茅台的吗?”记者问。

他诙谐地说,“我的老伴算吗?”

提及家人,季克良说,每日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为女儿写日记,记录其成长片段。什么时候开口叫“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走路,什么时候笑了,什么时候又撒娇了,点点滴滴都沉积在厚厚的日记本中。

“我不会要求儿女们创造多大的成就,他们能够在生理和心理上健康成长就行。‘敏于行而慎于言’是我常告诫他们的准则。”季克良指着办公室内的一幅字画称。

三两下肚“辣”酒量

作为品酒师,四十多年来季克良喝掉的茅台酒有两吨多。酒厂的员工告诉记者,季老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即使退职后仍然每天到厂里上班,只要人在茅台,早晨的品酒会一天都不会落下。

记者好奇:季老大清早喝酒难道不会影响工作吗?该员工笑着说,季老品酒不用“嘴”,而是用鼻子,只要一闻,便能判定酒中的香气成分是否达标,比任何的电子测量仪器还要准确。

外界戏称季克良的鼻子天生为品酒而生,鼻子大所以聚焦酒中的香气成分。对于这一说法,季克良笑答:“我用鼻子品酒是因为自身酒量小,靠嘴巴鉴定恐怕早醉了。另外,味觉容易麻木,嗅觉的恢复能力却比较快。而‘好鼻子’除了需具备天生的灵敏度外,还要靠后期的开发,即不断用其去分析和判断,以锻炼它的性能。”

世界级酿酒大师不但没有“气吞山河”的酒量,反而称自身酒量小,似乎让人难以置信。

季克良说,年轻时酒量一直较差,刚工作那会儿,喝两杯白酒就觉得天旋地转。喝酒是工作需要,随着工作阶段的变化,逐渐也为自己练出了些酒量。但是,优秀的勾兑师应保持嗅觉和味觉的敏感,酒即使再爱也不能多喝。

为了保持嗅觉的灵敏度,季克良一直遵循有规律的生活习惯,不酗酒、不抽烟、不熬夜、不吃辛辣食物。或许这也是季克良年过七旬,却未“大肚便便”的一大因素。

说起酒,季克良还有点自己的小遗憾,“我没有收藏茅台酒。工作初期,因家庭条件困难,我舍不得买来喝。即使过年回家,也只是去镇上买一块四毛二的散酒带回去,更别提收藏。谁能想到茅台酒能升值那么多,要是我早知道,肯定收藏一堆放在家里。”

说完这番话,季克良笑起来。在岁月的长河中,季克良将半个世纪的时间献给了国酒。时至今日,53度的飞天茅台在市场上售价已上千元,茅台也成为中国酒业第一高价股。

“是茅台成就了我。”季克良说。

同时,他也成就了茅台,成就了自己的甘醇人生。

季克良 1939年4月出生在江苏南通。1964年,大学毕业后被轻工业部选拔、分配到茅台酒厂工作。那年酒厂正值低谷时期,当时只有300多名员工,产量仅220吨,亏损额高达84万元。

1981年,季克良被任命为茅台酒厂副厂长,1983年升任厂长。1985年,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做行政工作的季克良主动辞去厂长职务,成为茅台酒厂历史上第一位总工程师。

1998年,金融危机及山西朔州毒酒案爆发,使得整个中国酒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当年5月,季克良被委以重任,集党委书记、董事长、总工程师于一身。

2001年8月27日,贵州茅台挂牌上交所,并在之后成为中国A股市场为数不多的“百元股”之一。这一年,茅台酒厂实现了产量6000吨。

2003年,茅台产量首次突破了10000吨,季克良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2011退休的季克良“退而不休”,现任贵州茅台酒厂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有杏花烟雨风骨,乌蒙磅礴气势。从意气风发的小季到双鬓银丝的老季,近半个世纪的时光里,季克良的名字与茅台紧紧连在一起。

与酒打了一辈子交道,这个江南书生也褪去了年轻时的清苦干烈,耐得住寂寞,经得起喧哗,正如窖藏陈酿。

卸任贵州茅台董事长后,季克良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他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打小牌、带小孩、打小球、喝小酒”。

这最后一个字,还是落在了“酒”上。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