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领袖年会】任志强:新城镇化就是蒙人

2013-12-07 16:15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3(第十二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7/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出席本届年会,并参加了主题论坛“城镇化与增长动力”对话。

任志强延续了他一贯的犀利和生猛的风格,频频开炮。他一开口就声称“新型城镇化就是蒙人”,指出城镇化的确定标准在于收入来源于城市还是农村,只要来源于城镇,就是城镇化,反之则不是。

那么,怎样才能推动真正的城镇化?任志强开出了两剂药方:第一,开放市场,只要市场开放,用不着政府操心,也用不着政府投资,把限制市场条件的问题取消了,自然就发展起来了。第二放开户籍限制,“农民的户口你也得放开,让它市场化。我们的第一部宪法是允许农民有迁徙权利,你要还给农民迁徙权利。只要你把人权问题解决好了,剩下的问题自然就能解决了。”

以下是任志强先生谈话的精彩内容实录:

【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

以人的居住地点为标准的城镇化是伪城镇化


任志强:历史上从来没有新型城镇化和旧型城镇化的划分,新型城镇化就是蒙人,也没有大城市和小城市划分,城镇化就是:你的收入来源于城市还是来源于农村。如果你的收入来源第一产业,就叫农村就业,如果你的收入来自于二产业和三产业,你就不能叫农村就业,就叫城镇就业或城市就业。你的收入来源像农民工一半收入在城市,另外劳保、上学还在农村,怎么能叫城镇化呢?中国是以人的居住地点为城镇化的城镇化,就叫伪城镇化。

城镇化是节约土地的资源,城镇化的前途是有市,有了市才有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为什么三中全会说市场决定一切。

我们看看台湾,看看韩国,日本,这是离我们最近的,台湾的人均耕地占有量大概是我们的一半,我们是0.08,他们是0.04,韩国0.03,日本也是0.03,都比我们少。

自从城镇化之后,日本实有1.5,我们相当于0.13,台湾是我们的一倍多,0.27,韩国和日本都是我们的很多倍,为什么?是因为城镇化的时候,人员集中以后,土地占用的少了,让剩在农村的人数减少以后,人均占有耕地大了。动力就在于穷变富,如果农村人能进到城里变富他才有动力,要不进城干什么?

如果我们现在的办法是无法做到的,为什么没有办法把农民转成二三产业?第一我们市场不开放,没有市场的充分开放,就没有办法扩大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口。

二产我们和德国日本的就业人口差不多,大概都是20%几,但是第三产业人家是60到90之间,关键是我们第三产业的发展速度太慢,因此就转移不了。第一个就是私有化的问题,当土地不能私有化的时候,最大收益者一定不是农民。当你把所有权控制在政府的时候,卖地的收益都在政府手里,肯定政府是最大收益者。所以政府急于城镇化,就是为政府多捞钱。

如果开放了城市,用不着你操心,自然就形成了城镇化。你说加速,我没看到有任何一个文件说加速城镇化。十二五规划是五年0.4个百分点,就是每年0.8个点。以前是放慢城镇化的速度,而不是加快城镇化的速度。

新中国前30年,毛泽东就是去城镇化,所以工厂都到大山沟里,最后我们改革之前只有17.9,比解放之前城镇化率还低,这是逆人类发展的做法。

我们两个比较高的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土地承包制,从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他们进城了,但是仍然依赖于农村,卖白菜,换鸡蛋,这是第一个城镇化高潮,到95年之前。

邓小平改革开放,南巡讲话之后才真正实现了城镇化。从1995年我们29点几的城镇化之后,96年开始到2006年,连续10年,每年2400万人进城,是因为开放市场。因为可以雇工了,所以才有大量的农民进城。这段时间一年最高的是4.96个百分点。

十二五规划中我们的政府才提出,还是人大批准的4个百分点的城镇化率,这是非常非常落后的,不符合国际经济市场发展的。

城镇化既要放开市场,也要放开户口

开放市场,市场决定一切,这是三中全会刚说的,如果开放市场用不着你操心,和投资有什么关系?邓小平讲话的时候投资城镇化了?一分钱没投,但是每年有2、3000万人进城。就是因为他们把户籍制度问题,私有制的问题,就是因为人大说不谈私有制。不谈私有制,农民能有钱吗?要这样的话仍然实现不了城镇化。三中全会留了个尾巴,小城镇可以开放户籍,大城镇不开放户籍,特大城市更不开放户籍。这设了一个门槛,这个门槛过不去,这个城镇化还是没戏。

我特别强调,不管你住在城市还是农村,只要你的收入来自于农村,就叫非城市化,收入来自于非农产业就叫城镇化。为什么只有这两个区分?我不是从开发商的角度说非要建房子,住在农村没关系,我们看看小布什,老布什,哪个不住在农村?但是他们的收入来源来自于城市,就叫城镇化。

主持人:刚才大家提了一个问题,所谓的城镇化过程中,有一个户籍改革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流动人口加上固定人口3000万了,能不能放开?这涉及到农民的人权问题。像中等城市能不能放开?小城镇怎么办?这实际上是中国城镇化过程中,在人的权利方面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任总,你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任志强:世界各国都有抗议,简单得很。谁都可以来,用生活成本,工作成本,工作技能,房价等等作为门槛,这都市场化。你要在这个城市挣的钱不够你消费的,你别在这个城市待着,不就这么简单。美国没有限制,各个州发的护照,不是全国统一身份证,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全国统一的身份证,每个州的身份证都可以到任何的城市去,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你要在这个城市买不起房子,就得要小一点的城市去。

美国第二个条件就是税收,有的地区比较贫穷,美国有的时候税收很低,甚至于没有联邦税,或者把个人所得税降低,肯定有一些办法。当我们大一统的时候就没法做这个事情。

市场化就可以。市场决定了物价,人多了,物价就高,人少物价就低,人们选择最后决定这个市场怎么回事。罗马最古老的古籍是市场,它不是议院,议院是后来产生的,市场是第一产生的。中国古老的城都是以边关为主,以打仗为主。但是你看看欧洲,贵族常常在山上有一个堡,那个堡不是城市,是在交易的地方形成城市,中国只要这次提出市场决定价值,把限制市场条件的问题取消了,自然就发展起来了。

放开市场,金融放开了,钱有得是,你不开市场钱从哪来?你老想用政府主导去投资,闹呢。

放开市场是其一,农民的户口你也得放开,让它市场化。我们的第一部宪法是允许农民有迁徙权利,你要还给农民迁徙权利。我们看看国外对三中全会的评价,最终两个,第一个评价取消劳教制度,第二个评价是可以生二胎。为什么?外国人最终使涉及人权的问题,而不是涉及政治体制,或者是经济体制的问题,只要你把人权问题解决好了,剩下的问题自然就能解决了。你要把所有的人权问题解决了,就好办了。

我的大资源,好资源,都在北京,为什么不来北京?全国最优秀的100个小学里面,60个在北京和上海,其中35个在北京,剩下66个城市分剩下的几个,为什么不到北京来?凭什么我在那坐小板凳上,为什么我到北京就可以有课桌呢?公共资源不匹配,就是我们土地资源不私有化,所以没有办法让富起来的,或者说城中的人,把公共资源带到城镇化的城市群里面去。

你看看美国有几个大学不是私人捐的,他决定我把哈佛就不放在纽约,那就是公共资源。没有私有化,不开放市场,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就不行,就这么简单。你老把问题搞那么复杂干什么?

我们看看电视里都在说曼德拉的事,就是因为他解决了人权问题。种族歧视限制和户籍限制差不多,黑人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在夸曼德拉,就是因为他决定了人的基本权利的问题。

提问:中国土地私有化了,中国只有一个省是比较温和的。重新私有化面临一个问题,有的地主还在,你重新分了,这个国家是不是制度上会有些矛盾?

任志强:你查查宪法,第一部宪法上怎么写的,如果第一部宪法上写土地是私有的,现在不管怎么回到第一部宪法,你也不能说走邪路,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定的宪法。完全可以有法可依的,只是我们修改的时候,把它修改成国家和集体两大类了,但是宪法上仍然是宅基地还是私有。

没收土地都是这样,美国占领日本的时候不没收?蒋介石到台湾不模式?哪个朝代都没收土地。蒋介石和美国都是赎买的方式,没收和不没收没关系,其他后面的问题解决好,是有案可寻的。

提问:我是来自上海的。在城镇化的过程当中,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讲的机会在哪里?相当于个人来讲的机会在哪里?能不能找到一个着眼点,能够把城镇化发展过程当中的机会给我们做一些建议?哪些方面有很好的机会?

任志强:我觉得你可能根本就没听懂,我们说的是先有产业后有城镇,中小企业发展是随着城镇化发展过程成长壮大的,而不是先有大城镇化才有产业,你颠倒了。那个沙壶也行,你一定要先有产业后有城镇化,你不要搞错了。

提问:我想问一下任总,您一直强调市场作用,您觉得现在房价有没有因为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高房价?城镇化进程造成的很多农民进程,会不会在中国形成很大的贫民区?城镇化进程对房地产业做了什么准备?

任志强:信息不对称肯定有,就是因为政府老限制价格。政府对价格的打压,就是破坏了市场自由发展的机理。你信号作用都给破坏了,当然信息不对称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实际上房价上涨吗?不一定,有的时候是让房价上涨,有的时候让房价下跌了,信息不对称是因为限制价格信号造成的,这个要承认,一定是不对的。

你说贫民窟的问题,中国是让农村代替了贫民窟,它混合了,它不是完全贫民窟,可能是农民更穷,它是提高了农民在当地的收入水平,反而起到一个进步作用。你忘了中国有50年的住房分配制度,存量是一个巨大的基础,50%以上还是存量房,这是分配制的,你以为我们天生就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吗?错了。现在是190亿左右的住宅建筑量,还有100亿左右建筑量是分配制产生的。这些房子还在,所以它就解决了相当一部分的贫民窟问题。

中国的城镇里面过去最穷的人,在07年的廉租房的制度里面,你现在几乎找不到一个城市户籍还住在非保护内的,都解决了。因为中央政府不断的下命令都查这个事,怎么会有贫民窟呢?但是有没有贫民?有,比如立交桥底下,我们北京发现在热力井底下都有,但是他没有形成群体,所以你别搞错了。你老用国外的东西看中国,这是巨大的错误,中国就是和国外不一样。因为我们的政权是三千年的封建文化而形成的结果,外国经历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阶段,我们没有经历,你用那套来看,常常会犯很多很多的错误,更现实一点很好。

提问:有关增长动力请教一下,我们现在有些干事业的人没有东西了,动力很少了,有一部分移到国外了,国家有没有好的办法吸引这些人继续干?

任志强:这你可能得让普京解释,普京做了一次大赦,把原来认为重罪的人都赦了,中国可能也得有一次大赦,如果没有一次大赦的话,像蒋总这种早晚得被原罪得揪出来,像张总,没准哪天就跑到国外去了,因为我们老有一把刀挂在民营企业家头上,所以老想存一点钱准备逃跑。

小岗村就是原罪,在准备掉脑袋的情况下实行了土地承包制。很多企业家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傻子瓜子年广九,如果没有邓小平特批他就死了。你要没有动力,我只能说你可能太富了,所以你没有动力。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还仍然处在正在向上的过程中,中产阶级只有10%到20%之间,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这应该变成橄榄形,会成为一个巨大的群体。

我们缺的是从地层向上层转移,或流动的一个渠道。过去我们对渠道上有所限制,这次三中全会给各位一个渠道,理论上先打通了这个渠道,因此有了更多的人可以从最底层变成更高层次的条件。如果三中全会的条件能够得到充分的落实,中国会欣欣向荣的,谢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