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领袖年会】龚方雄:先有产业再有城市

2013-12-07 16:19 | 作者: 龚方雄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龚方雄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3(第十二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7/9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部业务主席龚方雄先生出席本届年会,并参加了主题论坛之“城镇化与增长动力”对话。

“城镇化要有内容,要有产业化做基础。”龚方雄指出,城镇化是工业化、现代化自然的过程,它能够聚集产业,避免城市变成鬼城,不会空洞化。

以下为龚方雄精彩观点实录: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部业务主席龚方雄】

城镇化要有产业化做基础

我觉得今天把咱们这帮人组织在一起,搞城镇化论坛的人,组织者本来就很有想法,我们今天这帮人,为什么把大家放在一起讲城镇化,定义新型城镇化和旧型城镇化没有一点意义。实际上城镇化是所谓的工业化、现代化自然的过程,所谓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结果。讲工业化还不够,其实服务业也能把人聚集到一个城市。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你看看西方在工业化过程中,他的城镇化实际上走的是大中型城市卫星城的模式。大中城市、卫星城,因为它能够聚集产业,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城市形成以后不会空洞化,它能不能聚集产业。这个产业包括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大中城市有产业聚集效应,所以这一点很重要。

比如说在一个荒凉之地,凭空造城,那可能就是一个鬼城,你城镇化要有内容,要有产业化做基础。

农民是城镇化的最大受益者

既然城镇化是产业化的自然结果,那么产业化的受益者是谁?两部分,一部分是资本,另一部分是劳动力,比如说我们的农民工,进城以后进入了这个产业。所以基本上就这两批人最受益。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农民变成了产业的工人以后,他们的受益是最大的,体现在生活水平的提高,比如说一个农民平均一年花费2、3000块钱就够了。但是一个农民变成城镇居民以后,一年花费要是纯农民的10倍以上,就是2、3万块钱以上,一年才够。

在这个过程中,在产业群居效应的过程当中,能够提升经济增长,能够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中国最大的成长动力来自于城镇化,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农民变成产业人以后,他的消费能力会大幅提升,本质是生活水平的提高。所以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先有产业再有城市

城镇化为什么是经济成长的重要因素和动力,为什么人聚在一起就成了经过增长的动力?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先有市,再有城,城市是这么来的。第一产业都是农业社会,后来怎么形成城市呢,因为大家生产农产品以后,要进行贸易,聚在一起来的原始的集市,大家经常去交易,贸易。交易过程中,人自然就产生了分工,有些人专门在集市上进行交易,而不是在农村里面种地,这个集市就开始专业化,有一部分人专门从事,要聚集在市里面从这时种产业。

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形成了对住房的需求,他们聚在那里得吃饭,有餐馆,有各种各样的服务业,住房出来以后,那帮人不能每天跑到农村去住,在集市群里面居住,跟建筑相关的产业就发展起来了,它是这样的。

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社会分工,同时又有一定的群居效应,它自然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城市的形成,实际上是一个劳动生产率提高的过程,自然就成了经济增长的动力。有市产生了服务业,一开始城市的形成先是服务业,服务业带动了产业,所谓第二产业的发展,这是为什么大家聚在一起,形成了经济发展动力的原因。我非常强调,咱们一定是先有产业再有城市,我们不需要可以造城。

卫星城的模式,可能是众多国家经济发展城镇化过程当中自然选择的模式呢,一个是产业的集群和分散效应,比如说大家都愿意来北京,北京的服务好,医疗好,教育好,到北京来小孩将来各种各样的机会都多。大城市不愿意放开户口,如果户口都放开,就只能摊大饼。这样的话,就要往周边发展,北京周边的卫星城,也能享受到和北京相同质量的服务。

这里面就要配套,你要建更多的城际铁路,城际公路。他要享受公共资源的扩散效应,摊大饼这种模式,北京的拥堵根本承受不了,必须往周边进行扩散,但是又不能离得太远,离太远你就享受不了服务业向周边扩散的效应。

城镇化采取这种模式发展,多建卫星城,实际上对经济拉动的效应更大,任何卫星城都比较五脏俱全,不能只有住宅,还要有办公楼,商场,医院,各种各样的配套设施。所以只有这种模式能够维持。

你把这些东西都想清楚以后,未来的城镇化,不管消费投资,对服务业来讲,各种方面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拉动。

城镇化过程中的资金来源

中国的金融产业太不发达,中国的金融产业可以说是原始产业。中国是钱最多的地方,但是一放在创业的角度,中国是全世界最差的,但是一看储蓄率中国最高,中国有50多的国家储蓄,居民储蓄30%多。

美国那个地方,储蓄里是负的,但是企业不差钱。这就说明中国金融业严重不发达。金融业是中国的朝阳产业,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前途非常大。

这就是提出来多城市的资本市场,多城市的产品,多成为的服务。一句话就是改革,要把权放在市场当中去,而不是把权分散在各个部门。要是这样,金融市场永远发展不起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