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2014商界木兰】毛振华:国退民进,恢复企业家精神

2014-04-26 12:5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毛振华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六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25-26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毛振华先生参与第一场“新一轮的增长红利”的论坛讨论。毛振华认为,后危机时代中国的经济调整给了民营经济很大的一个机会。他提出中国的国有企业不能再壮大了,改革之路只有一条---国退民进。

500-毛振华

以下是毛振华先生的精彩发言实录:

现在我考虑的是后危机时代会出现一个怎样的格局变化。从2007年开始,世界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的一次经济衰退和调整。我刚刚去过美国,美国的经济反映非常好,甚至有人说它是不是有过热的现象;欧洲的经济很难恢复过来,实际上欧洲的经济已经定下来了;我们中国的经济还在调整和下行的一个通道里面,我们的调整还没有结束。从这个意义上再来看这次调整,除了原有的增长模式(无论是原来我们所依托的资源、人口红利也好,还是其他的廉价资源),参考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经济转型,中国到底有什么样的机会。所以,我觉得每一次调整,其实都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配,每一次调整完之后,经济体都会螺旋上升,都会过去---不管是废墟,还是一个繁荣的基础之上,再重拾增长之路。

我觉得中国比较明显的是07年以后走了量化宽松的一个路子。这使得中国07年以后到现在国有经济的比重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估计从资本上来看,国有经济比重提高了120%,民营经济大概提高了20%。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依赖国有经济增长经济的时代结束了,这个是现在给民营经济很大的一个机会。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也说得比较清楚,我觉得国有企业,包括地方政府这些新的国有起来怎么降低杠杆,怎么把增长空间,把社会资源配置能力——主要(是)资本(不管是负债,还是股本),表面上是货币,实际上是社会资源的配置能力——给到民营经济。所以,从总量上看,新的一轮民营经济的增长会到来。

同时,从金融体系上看,我们把提高金融体系效率,防范金融体制风险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这是我们已经看到的一个机会。当然对国有企业来看,这依然是严峻的挑战。所以,国有企业的增长模式反映出来的问题,经过前几年的大规模建设之后,应该是充分的曝露出来了:效率低下,贪腐。有一个案子打击的是几十亿的贪腐交易。这给我们很大一个启发,一个没有中级所有权的管理者的监控比民营企业要困难很多。如此看来,民营企业是一个机会。

另外,现在产业通过重组走出危机。从国际上看,电子信息产业的深化,特别是智能手机出现之后,移动互联影响人们的生活,开启了互联网革命的第二个春天。第一个春天就是我们讲的图像和声音的结合,第二个春天是移动互联(移动互联里还有互联网金融),这是很大的一个机会。另外就是新能源,对传统能源资源的重新配置,资源的重新配置。还有健康和医疗,包括人的生命,包括我们的环境,这些都会给我们很大的一些机会。伴随着世界经济走出危机,中国经济正在调整的一个关键时期,对于企业界来讲,还有很多值得思考的机会。

在问到最大的红利是什么时?毛振华用“新一轮”“国退民进”“居民消费”“移动互联网深化”几个关键词来说明。

新一轮改革说得很宽泛,中国的改革之路就是一条---国退民进,没有国退民进就没有改革。07年以来,中国的国有部门已经极大限度、以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强大了我们的国有经济。所以,国有企业已经不能再走了,没有地方再去了。国有企业如果不退,那就只有民营企业退出去,只有到国外,或者去打工去。企业不搞了,就没有企业家精神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历史的选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了该怎么做,我的看法是--我们必须要走的,不管是理论上,还是最后实践上。只能走的就是降低国有企业,国有部门的杠杆率。他们不要拿那么多钱,不要干那么多事。他们效率很低,浪费很大。这一点我觉得是被迫的,现在反腐能看得更加清楚。我们表面上叫做资本,或者资金,实际上就是社会资源的配置能力。所以,基本上国有部门张了一个大口袋,把社会资源吸纳进去。所以,我们07年以后,M2的增长是跟07年以前的M2的总和是150%。中国资本划分,07年以前的中国只占40%,07年以后的中国只占60%。新增的40多万亿给了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还要搞发展,还要搞独大,在中国整个市场比例国有部分远远超过70%。当然改革我们要重拾曾经改革的道路,所以07年以后,中国没有发布一个文件说中国不要改革了,要倒退了,但是07年以后的经济政策实际上导致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一次方向性的力量,这个路子不要再走了。因此我认为最大的改革就是要调动全民的积极性,恢复企业家的精神,重新产生一批像92年那样、07年以前那样新的市场经济里面的企业家,这个是试金石。所以我觉得改革也是一个期望。

第二个是居民消费,我们目前讲中国转型的核心就是把我们潜在的居民消费能力调动起来。当然,我们知道经济学讲消费,讲内需都是讲有效需求,有效需求就是指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现在中国的富人消费都到国外了,中产阶级不敢消费,有很多后顾之忧,穷人也不敢消费。所以,居民消费就要提高居民收入,当然要降低我们一部分的竞争能力。所以,居民消费主要跟个人有关,不是简单的吃和穿的问题,而是教育、医疗保险、健康、环境等

另外,移动互联网的深化,互联网增长已经超过20年,大概整个20年都成为世界增长的引擎。但是,从新一轮来看,智能手机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深化。手机能改变人们的生活,产生很多新的行业,这个例子不多举了。在这个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

李晶向毛总发问未来支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发展的具体政策以及宏观背景下它们如何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大支柱时,毛振华说这个是中国最难的题目。

这个是中国最难的题目。中国所有大企业都要从小微企业做起来,特别是这几年科技的发展。我们知道国有企业的特点是两个,一个是资源垄断型,一个是资本密集型。民营企业是劳动力密集型,出口创新型。所以,现在发展小微企业尤其重要,是国家战略。发展大企业,国家拿钱已经不需要搞得太多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现在资本不向企业流,因为我们的公司是做信用评级的,小微企业发不了债券,都进入不了这个市场,还没有到这个程度。我到硅谷去了一趟,感受非常深,它也有跟它匹配的不同阶段(从天使到VC,到PE)的融资。现在我觉得中国所有的创业者,小微企业在初期阶段要真正改变观念,要用自己企业的股本融资。我觉得初期阶段的企业要高息借钱,低价卖股。个人认为低价卖股是非常现实的途径,这是中国企业创业者自己对于资本的一个认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小微企业在自身的结构调整上,资本结构调整上要花很大的气力才能解决。信贷市场、银行有它自己的法则,他不是说要给你放宽,我也不支持不赞成,更不能强迫让银行体系为小微企业放宽,那是不现实的

最后毛总用一句话说了自己理解的移动互联网的思维——移动互联网一个很大的思维就是要寻求在用免费改变过去收费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