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木兰】何巧女:不改变18亿亩耕地的红线,粮食安全难解决

2014-04-26 13:0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何巧女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六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25-26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

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巧女女士参加了本次中国“商界木兰”年会的主题论坛“新一轮的增长红利”,并发表了演讲。她表示,除了被互联网深刻的影响,还有就是严重的环境污染会非常深刻地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后半程进行城镇化的时候如何更多的考虑生态城市的规划,怎么样建出更多的生态城市,这件事情确实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的想法。下一半场的城镇化一定是建立一个生态城市,生态城市很重要的就是产业规划,绿色交通、绿色能源、绿色城市。

此外,何巧女女士表示,生态安全会占掉很多的耕地,污染治理要占掉很多的耕地。14亿人口,18亿亩耕地,美国3亿人口48亿亩耕地。不改变18亿亩耕地这条红线,粮食安全难解决。

500-何巧女

以下是何巧女的精彩演讲实录:

何振红社长说了一个互联网带来的焦虑,李总说了经济发展的速度会给各行各业带来的一些变化,这些或者是会让企业家焦虑的地方。但是,我自己最近最焦虑的地方有这么两个事情。一个事情就是现在的空气这么差,北京一周只有两天空气是好的。我的儿子8岁上小学,四五十个人憋在一个很小的教室里,不能出去。因为我想每天看到他,又不能送他去移民,所以这件事情就给我一个焦虑。为什么在这样严肃的场合说这件事呢?我觉得中国未来的十年,甚至二十年,我们除了被互联网深刻的影响,严重的环境污染会非常深刻地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我今天看到一个消息说马云要拿出阿里巴巴2%的股份做一个公益基金,因为,他认为现在肺癌和胃癌发病率的上升是跟水污染有关,所以他想关注这件事情,引起社会和政府的注意。我想在这里跟大家稍微的分享一下污染的治理。因为东方园林过去做城市的景观系统,这几年一直在更注重的研究是生态修复和生态治理。大家知道空气污染严重,那么这个严重情况究竟会多大程度上提高肺癌的并发率,影响到多少人的健康。每个人都在焦虑的想,每个人都在焦虑的问,这个是一个概念。第二个概念就是食品安全,大家从镉大米的时候开始关注食品安全,不仅仅是加工制造环节的食品安全,更重要的是种植环节的食品安全。最近公布了一个土壤污染的公告,20%的土壤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大概差不多有五六千万亩耕地是中重度的污染,这些污染的粮食通过什么样的环节到了大家的餐桌上,我们能不能辨别。这些让大家特别焦虑,我们的食品究竟有多大程度上是受到污染的土地给你带来的威胁。还有不断的看到地表水污染70%,地下水的污染是60%的信息,中国的水资源这么紧缺,又被污染了,怎么办?农业用水是不是都拿它灌溉,又是什么样的形式会影响我们的健康,河流污染和地下水的治理究竟有多严重。当然,大家比较关心的就是饮用水,大家说饮用水有3亿人喝不到干净的水,是不是另外10亿人就是安全的?那个3亿人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他才喝不上干净的水。这些问题拷问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想想挺悲哀的,我们这些人大学毕业就开始奋斗,奋斗了二十多年了,我们夜以继日的奋斗,然后给孩子们创造这样的一种生活。但家庭富裕了,孩子却吸收不到新鲜的空气,每天四十个人憋在一个小教室里头,不能开窗户,不能出去。环境的恶化深刻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后半程进行城镇化的时候如何更多的考虑生态城市的规划,怎么样建出更多的生态城市,这件事情确实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的想法。

我解释一下污染治理,我们制定了三镉污染治理的行动计划,大概接近6万亿。环保部也公布污染治理大概10多万亿,然后水污染治理究竟要多少,没有公布准确数据,但是各省市的生态城市的规划都出来了,比如浙江有一个节约、用水、供水、污水治理这样的一个污水共治计划,一个省就4800亿。这意味着全国至少有5万亿,因为我们是收集了各个城市的一个治理的计划加起来的,有一些城市没公布,已经公布的城市我们加起来有5万亿。单单水和污染两项就是这么多。那么,空气究竟要有多少钱来治理呢?就更费劲了,这次空气污染治理的一个行动计划是1.7万亿,所谓行动计划就是近期抓紧时间马上要做的事,并不是远期十年,五年,或者十五年内要做的事,也就是钱要比这多得多。污染治理是一个很大的行业,三污治理,这是第一个问题。

那么,第二个问题我想讲一句话,刚才李总说中国GDP已经接近10万亿美金,美国是15万亿,她认为十年到十五年,中国就赶上美国了,听的特别振奋人心、在以往任何时候,我听到这句话就心潮澎湃很长时间,但现在有不一样。现在我就想,它晚五年没关系,二十年赶上美国没关系,发展速度慢一点没关系,我们能不能有干净的空气,有碧水蓝天,关闭一些污染的工厂,放毒气的工厂和排毒水的工厂,稍微晚一点发展速度,我相信人民都会赞同的。

第二件事就是生态城市的建设,因为咱们城市化进行了一半,虽然7亿人口在城市,其中2亿还没有享受城市生活,然后还有3亿要进来,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从5亿享受城市生活的人要变成10亿。我们从每个城市拿到一个规划,到2030年的城市规划看了城市面积要翻一倍。那另外要翻出来的一倍,我们建立的千万是一个生态城市,这个生态城市不仅仅是说我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处理设施可以让水是干净的,有什么样的一些办法是可以来治理耕地不会被污染,我们除了这些以外,我们最重要的生态城市的规划是产业规划。产业规划能不能把污染赶出去,人家美国把我们当成了世界工厂。这次在博鳌我见到一些老外,我说我们都世界工厂了,都受污染了,你们还不得支持点钱给我们。听说韩国首尔市长来北京了,我说他再不来,我们风全吹到他那儿去。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污染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大家就应该来支持我们。我觉得全世界都应该支持中国的污染治理。我们作为世界工厂,给你们生产东西,把污染都来在这儿了。

后半节城市的城镇化,怎么样可以建立生态城市,建立生态城市的第一条就是产业规划。你如果没有很好的产业规划,治理污染费多大劲都没有用。一个工厂把整河流污染了,那个工厂很小,就把污水排出来了,可是污染这么多耕地,治理起来要花那么多钱。所以,我认为下一半场的城镇化一定是建立一个生态城市,生态城市很重要的就是产业规划,绿色交通、绿色能源、绿色城市。之后要做的生态基础设施,生态基础设施我们都能做好。   

侯云春:你认为企业下一步怎么样利用新一轮的调整经济发展的机会?从哪些地方寻找动力,往什么方向发展?

何巧女:我举个自己的例子,我有两个事情在转型。一个事情我原来做公园,现在我做污染治理和生态的修复。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我觉得是中国未来二三十年的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看了美国、日本也是这样。它们污染治理这个阶段大概要花掉十到二十年的时间,生态修复又要花掉十多年二十年的时间。什么是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就是把水要利用起来,比如纽约边上那个海湾,海草长出来才算;日本人就说什么水算干净,要让鱼游回来才算。以此为标准,没有达到标准就是你治没治好。它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也会花十多年到二十年的时间去治理污染,包括截污,你截住了不要再排了,完了以后我们再修复生态,修复生态又要十多年的时间。我在自己的企业战略上做了一些这样的调整。这个调整一方面是东方园林研究了那么多年,我一直关注。另一方面我也感同身受,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了,所以我做这样一件事情。我自己还成立了公益性的生态基金,我准备做一些生态救助,把畸形的,癌症的那些污染村我们想做那些方面的一些救助。还有一个我们做了一个苗联网,这样我用网络的方式也跟企业结合。    

何巧女:我想请教侯主任和李总一个问题。中国的18亿亩耕地红线和粮食安全,你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出来的说18亿亩耕地不能动,然后说这样中国粮食安全了。我有一个反面的观点,我认为这样粮食太不安全了,因为你要18亿亩,我们现在污染的耕地这么多,能不能停掉一些。第二个问题,今年总理终于说可以拿出500万亩退耕还林,其实500万亩根本不够,我们看美国甘蔗林,它排出来的水很脏,要经过湿地再排出去就干净了。其实所有的农田跟河流之间都应该做生态沟。我们去美国看很多养殖污染的处理方法,美国养殖业很发达,饮用水边上也养牛,但是天天就是吃牛肉。这个要占掉多少,500万亩根本就不够。生态安全会占掉很多的耕地,然后突然污染治理要占掉很多的耕地,14亿人口,18亿亩耕地,美国3亿人口48亿亩耕地。所以,我们国务院说那就是不能动那个事,可是不动,粮食就不安全了。所以,我就请教您这个问题。

侯云春: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美国的多少人口多少亩地,我们十几亿人口,18亿亩地,平均下来,这个地已经捉襟见肘,已经非常局促了。如果再拿出更多的地来搞生态,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可是,一定要在耕地和环境保护之间寻找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一个是我们重度污染的这些土地再种粮食很不安全,加强污染土地的治理。要拿出更多的土地来恢复湿地,这也是国务院一直讲的退耕还林,退耕还草,这都是应该的,这也是良性循环的过程。植树造林,退耕还林,在寻找到一定平衡点的条件下,它可能不仅不使粮食减产,还有可能使粮食增产,因为环境生态改变了。

何巧女:咱们追求产量,导致多施肥,多打药,美国就不这样。

李晶 中国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非常重要。中国13亿人口,是全世界总人口的22%,中国土地面积很大,但是中国高原也多,耕地很少很少。现在中国食品结构也出现非常明显的转变,大家吃的碳水化合物,米饭、面包少了,大家吃的肉类、乳类更多了,但是肉类和乳类从那哪里来的?一斤牛肉是七斤粮食换来的。

侯云春:肉蛋奶都是粮食转化物。  

李晶:对,这意味着对粮食和耕地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中国多年来说自给自足,现在自给自足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中国不进口很多小麦,也不进口很多大米,这些能自给自足。但是在饲料方面,中国已经成为大豆和玉米很大的进口国。从大豆来看,大豆是喂牲畜的,所以你才有牛肉和猪肉可吃。现在中国大豆进口量已经在全世界排第一,中国的玉米进口量也是全世界排第一。以前的自给自足只能是小米和大米,饲料方面,中国现在不可能自给自足。而且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进口谷类和牛肉还有猪肉,比如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很多牛肉,澳大利亚、新西兰向中国出口很多乳类。而且中国人对牛奶的安全也非常担忧,特别是年轻的父母们。

所以,中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首先粮食的自给自足大家要有客观的方法来看待。第二点要适量的进口饲料,可以弥补中国缺水,缺耕地的问题。第三、一定要科学的发展,你要是把土地施很多的肥料,弄很多农药,其实土地就是完全的毁坏了。现在中国很多土地没法种粮食,种出粮食吃了也不安全,所以,一定要科学对待耕地。而且中国以前都是一家一户,一人耕一亩地,这个是持续不了的,一定要成大规模的农场,农场建好了,才能用拖拉机收割。所以,科学对待,而且要提高粮食生产的效率,就意味着要把一家一户的小耕地面积扩大成大的农场,就像美国那样。美国农民占总人口的2%,它不光把美国人都喂饱了,而且把全世界都喂饱了。中国农民人口还是占中国的50%左右,而且现在非常困难。所以,一定要把中国的农业工业化。我的理解,农业一定要工业化,这样才能提高效率,才能用科学的办法来管理。

何巧女:我再请教李总一个小问题。我刚才说了,我们可能污染治理很紧急,需要的资金很多,甚至十万亿,二十万亿这样的资金。可是现在中国政府的地方债务又很重,你觉得从金融角度用什么来解决生态治理的资金问题?

李晶: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现在大家要理解中国整个政府财政的问题,其实是跟海外完全不同的。地方政府的财务是比较困难的,负债比较多,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中央政府的负债很小很小,中央政府的负债率占全国GDP的16%左右,美国联邦政府负债率占整个GDP的100%左右。所以,从环保治理来看,我觉得是应该由中央政府大笔投资,地方政府可能没有这样的实力,而且可能也不是地方政府现在最重要的目标。但是,环保不光是关系这一代人,对下一代人也非常重要,我觉得政府应该把这个放在政策最前面,而且一定要中央政府来拉动。中央政府可以从财政方面投资,另一方面也可以成立各种各样的资金。第三方面如果资本上活跃起来,有融资能力,我觉得很多资金非常愿意投这些新兴的产业,特别是环保的产业。另一方面就是吸引海外更多的先进技术,跨国公司很希望在这个行业中投资,中国公司可以跟跨国公司合作。大家都意识到资金需求非常大,科技需求也非常大,这一点不能依靠地方政府来投资,因为地方政府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增长,环保可能排第二位。但是中央政府应该在这方面成为环保的领袖,而且中央政府说实在有很多资金可以向这方面投入。

何巧女你的意思是发国债来治理生态,也可以成立类似于过开银行这样的国家机构治理生态。

李晶:不光是政府官方,私人企业应该介入,市场也应该介入。我觉得在这方面,如果是回报,不管什么行业不管跨国公司的钱,私营企业的钱,这些资金都会支持有回报的新兴企业的投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