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李晶:释放内需的关键是户籍改革

2014-04-26 13:3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李晶 李晶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六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25-26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亚太地区副主席李晶女士参与了第一场“新一轮增长红利”的论坛讨论。她表示,现在人口、汇率、出口的红利都没有了,要更多依靠改革的红利,中国经济要向依靠内需拉动转变。一定要把中国的农业工业化。中央政府应该在资金投入方面成为环保的领袖。

300-李晶

以下是李晶女士发言的精彩实录:

李晶:多谢主持人,大家早晨好!今天的问题您问的很好,天气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昨天夜里才到北京,我看到雾霾没有了,这是最好的变化。但是,从宏观角度来看,这个大的环境有什么变化呢?首先是中国的经济在它自身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经济增长速度已经从高速回到中速,经济增长的动力已经从外需转向内需。另外,从国际角度来看,情况也有非常明显的改变,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际经济发展很快,对中国出口有非常大的拉动。但是,过去的几年,从欧美到新兴市场,各个国家都出现了更多的挑战,对中国出口的拉动力也没有以前那样强了。所以,从内部到外部,大的环境,大的天气都有很大的变化。

我想从改革的红利角度来看,在过去中国是有很多人口的红利,有大量非常廉价的劳动力,现在这个情况已是过去了。其次,汇率的红利也没有了,因为人民币多年以来持续升值,成本大幅度上涨。另外,出口的红利现在也没有了,所以现在从外需拉动经济转向内需拉动。从未来角度来看,看整个宏观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不可能像10%、9%这样的增长了。中国经济体系已经非常大,在全球占第二,今年整个经济体系可能是10万亿美元。总体来看,我们预期经济增长速度会慢慢回落到6%到7.5%之间,这样就意味着有很多企业很多行业会受到更严峻的挑战,但是也有很多新的机遇会出现,比如说在内需方面、在改革方面。另外,从城镇化角度和经济转型的角度来看,就是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等等。所以,现在经济环境跟过去相比有非常大的转变。在未来大家比较关注的应该是所谓的新的经济的体系。传统的行业一定要改革,不改革就生存不了。新的行业,特别是服务行业、互联网行业、医疗、教育,我觉得在未来会成为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

美国经济我的看法是这样,美国经济多年以来还是非常有活力的,而且美国经济跟中国经济的模式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美国经济主要是靠它的内需,内需占美国经济的70%左右。相反,中国的个人消费,中国的内需占中国经济只有35%左右。美国投资比较少,中国的投资量很大,就是因为美国储蓄低,中国储蓄高。中国储蓄高,就是有钱来投资,美国储蓄量很低,它投资量就比较少。美国消费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有消费的文化,美国人是借钱也要消费,中国人宁可把钱存在银行,一分钱不赚也不敢消费。所以,中美经济其实是有非常明显的对照。而且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系,今年美国经济总量大概是15万亿美元,中国是10万亿美元,美国经济现在来看,还比中国经济大50%。但是,经济增长速度也是完全不同的,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基本上是在2%左右,有的季度好一些,可能在3%,但是超不出这个数字。中国的经济虽然说现在比美国还是小50%,但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一直是在7.5%以上,今年第一季度的7.4%其实是多年以来最低的增长速度。

所以,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有非常明显的反差。但是未来我们预期这两个经济在增长模式上会有一些并轨,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慢慢会同步,意思是中国经济会慢慢向美国靠拢,中国经济一定要靠内需拉动,不能永远依靠大量的投资。中国的消费者人群比美国多得多,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所以,我想中国个人消费会从现在占GDP的35%可能慢慢向40%、50%这样靠拢,这样经济会出现比较明显、比较好的转型。美国经济多年以来需要的是储蓄、是投资,现在它从中国这边引入一些资金到美国去投资。我们看到中国很多公司,包括民营企业,包括国有企业,也包括个人,在美国投资欲望也一直在提高。所以,虽然说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多年以来都是增长的模式,增长速度完全不同。但是,在未来的二三十年,这两个经济增长的模式会慢慢靠拢,中国经济会更加由消费来拉动,美国经济需要更多的投资。

从整个经济体系的量来看,在未来的20年,中国经济我们预期肯定会超过美国经济。从现在开始,如果中国经济保持这个增长速度,15年之后,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系。但是,美国经济是不是一种泡沫现象,或者是不是主要靠量化宽松和贷款来增长,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美国经济最大的驱动力就是创新,你到美国硅谷看一下,有无数个小的公司从无到有,全世界最著名的苹果、谷歌都是从硅谷起步的,从创新角度来看,我觉得美国不管是宏观环境,还是微观环境,在全世界都是最优秀的。所以,总体来看,美国经济还是非常有活力,但是中国经济在未来十年、十五年会赶超美国经济。

主持人:刚刚我们谈到了什么是新,什么是不一样,接下来我们谈谈红利的问题,这一轮,你所认为最大的红利是什么?我们在旁边摆了一个题板,请各位嘉宾写几个关键词,阐述一下您所写的词是什么样的含义。

李晶:我想这一轮新的经济改革,红利一定是来自内需。刚才毛总已经讲了,内需来自何方?因为中国现在成本的红利,人口的红利,制造业的红利,汇率的红利已经一去不复返,所以未来内需一定是中国改革的红利。但是,怎么来拉动内需?首先,中国的移动人口太多,在13亿人口中,大概2亿人口都是民工,或者是流动人口。这些人的内需并没有释放出来,因为没有社会保障,没有医疗,没有教育。如果把这些流动人口真正转为城市的居民,就是户籍的改革,他们内需的能量就会释放出来。

第二、城镇化,中国城镇化现在已经达到52%,生产在城镇的居民占全国人口的52%,但是,35%的人口在中国才有城市户口。52%减35%就是17%,表明17%的中国人口现在生活在城市,但是并没有真正的城市人口的居留证或者户籍。这样这2亿人口并没有达到真正的城市生活和消费水平。如果户籍改革,城镇化加速,把这些人转成真正的城市居民,他们消费的能力就会释放出来。

总体来看,出口现在比较疲惫,海外的经济也有很大不确定性。过去几年,新兴市场对中国出口的需求还是比较强劲的,但是今年以来,出口的需求,不管是美国、欧洲、日本,还是新兴市场都是比较疲惫的。所以,中国经济不可能在未来依靠出口,一定是要靠内需来拉动。从内需角度来看,不光是拉动富人的消费,一定也要拉动穷人的消费,就是一定要把这2亿流动人口从打工的生产模式转向真正的城市人口的生活模式,这就意味着政府要有大量的投资给他们提供社会保障。

另外一点,企业的升级和转型,我觉得是未来经济增长一个非常大的红利。过去多年中国主要靠重工业、靠制造业拉动,这些年虽然经济增长很快,但是给环境、给资源造成很大的弊端,环境差,资源缺乏。所以,未来经济增长一定要从制造业、重工业转为服务行业、第三产业的拉动。所以,企业要升级,企业要转型。我觉得从这方面来看,中国现在最有前景的企业就是一些新兴的服务行业,包括旅游、包括互联网、包括物流、还有电子商务、再有教育和医疗保险,这些都是需要政府拉动投资的行业。反而这些重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他们有大量的资金,而且银行给他们的贷款源源不断。这些企业应该要抓紧现在的时机转型,产能过剩就要关产能,人员过多就要裁员,但是新兴企业应该得到政府的支持。

最后一点,金融行业也需要大方面的发展。金融行业在中国虽然规模很大,中国银行在全世界来看是数一数二的,但是金融服务跟海外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人民多年以来积累了很多财富,但是这些财富走向何方?中国的股市表现不是很好,中国的银行贷款利息很低。现在余额宝等等这些电子商务,再加上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银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总体来看,我觉得企业的升级,企业的转型也会在未来的数年给整个经济带来很大的增长的红利。 

李晶:中国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非常重要。中国13亿人口,是全世界总人口的22%,中国土地面积很大,但是中国高原也多,耕地很少很少。现在中国食品结构也出现非常明显的转变,大家吃的碳水化合物,米饭、面包少了,大家吃的肉类、乳类更多了,但是肉类和乳类从那哪里来的?一斤牛肉是七斤粮食换来的。

侯云春:肉蛋奶都是粮食转化物。

李晶:对,这意味着对粮食和耕地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中国多年来说自给自足,现在自给自足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中国不进口很多小麦,也不进口很多大米,这些能自给自足。但是在饲料方面,中国已经成为大豆和玉米很大的进口国。从大豆来看,大豆是喂牲畜的,所以你才有牛肉和猪肉可吃。现在中国大豆进口量已经在全世界排第一,中国的玉米进口量也是全世界排第一。以前的自给自足只能是小米和大米,饲料方面,中国现在不可能自给自足。而且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进口谷类和牛肉还有猪肉,比如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很多牛肉,澳大利亚、新西兰向中国出口很多乳类。而且中国人对牛奶的安全也非常担忧,特别是年轻的父母们。

所以,中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首先粮食的自给自足大家要有客观的方法来看待。第二点要适量的进口饲料,可以弥补中国缺水,缺耕地的问题。第三、一定要科学的发展,你要是把土地施很多的肥料,弄很多农药,其实土地就是完全的毁坏了。现在中国很多土地没法种粮食,种出粮食吃了也不安全,所以,一定要科学对待耕地。而且中国以前都是一家一户,一人耕一亩地,这个是持续不了的,一定要成大规模的农场,农场建好了,才能用拖拉机收割。所以,科学对待,而且要提高粮食生产的效率,就意味着要把一家一户的小耕地面积扩大成大的农场,就像美国那样。美国农民占总人口的2%,它不光把美国人都喂饱了,而且把全世界都喂饱了。中国农民人口还是占中国的50%左右,而且现在非常困难。所以,一定要把中国的农业工业化。我的理解,农业一定要工业化,这样才能提高效率,才能用科学的办法来管理。

何巧女:我再请教李总一个小问题。我刚才说了,我们可能污染治理很紧急,需要的资金很多,甚至十万亿,二十万亿这样的资金。可是现在中国政府的地方债务又很重,你觉得从金融角度用什么来解决生态治理的资金问题?

李晶: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现在大家要理解中国整个政府财政的问题,其实是跟海外完全不同的。地方政府的财务是比较困难的,负债比较多,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中央政府的负债很小很小,中央政府的负债率占全国GDP的16%左右,美国联邦政府负债率占整个GDP的100%左右。所以,从环保治理来看,我觉得是应该由中央政府大笔投资,地方政府可能没有这样的实力,而且可能也不是地方政府现在最重要的目标。但是,环保不光是关系这一代人,对下一代人也非常重要,我觉得政府应该把这个放在政策最前面,而且一定要中央政府来拉动。中央政府可以从财政方面投资,另一方面也可以成立各种各样的资金。第三方面如果资本上活跃起来,有融资能力,我觉得很多资金非常愿意投这些新兴的产业,特别是环保的产业。另一方面就是吸引海外更多的先进技术,跨国公司很希望在这个行业中投资,中国公司可以跟跨国公司合作。大家都意识到资金需求非常大,科技需求也非常大,这一点不能依靠地方政府来投资,因为地方政府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增长,环保可能排第二位。但是中央政府应该在这方面成为环保的领袖,而且中央政府说实在有很多资金可以向这方面投入。

毛振华:就我这个问题问一下李总,怎么样解决中国企业高负债的问题?因为中国企业现在是经济体里面负债最高的,美国很多好的企业没有负债,中国企业一片负债,社会资本变成信贷资本。怎么样更好的让企业获取长期资本,改变资本结构?

李晶:毛总提的问题非常好,这个问题也是我多年,特别是最近一两年经常考虑的问题。一个企业增长一定要资本,资本来自何方?无非是股本融资,或者债券融资。为什么中国企业现在负债率这样高呢?中国现在整个的负债,我是指全社会的债占GDP的200%左右,当然这是包括政府负债、私人负债,也包括企业的负债。毛总讲的很对,因为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现在出现非常明显的对照,美国的企业基本上是去杠杆化了,而且去杠杆化之后美国股票的表现大家都看到了,一直是屡创新高,去年在全世界表现的非常优秀。就是因为美国企业非常高效率,负债率低,现金流非常好。中国有一些企业是相反的,负债率高,负担很重,就是因为多年以来中国股市融资能力比较低。大家知道,过去18个月,就是今年1月之前,2013年和2012年下半年,股票基本上没有融资的能力,因为股市表现不好,IPO都停止了。这样公司的资金来自何方?只能去银行贷款。没有股本融资,没有股票市场的融资能力,公司只能去银行借款,这样雪球越滚越大。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特别是传统型的企业,本来经营就比较困难,现金比较大,一大部分的收入都交给银行了,借了债要付利息,这样就造成企业的盈利情况更差,所以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要改变这个,企业一定要转型,企业一定要升级,而且要把这种传统企业向高端的企业升级,如果是产能过剩要去产能过剩;如果是人员太多,要裁员,这样企业就更加精干了。而且我觉得中国政府和管理层一定要重视金融市场,股票市场的发展。因为今年我们看到股票市场,A股市场还是比较低迷,大概在2000点到2100点左右徘徊,融资能力也不是很好。现在很多公司到美国上市,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到美国上市,那边市场比较活跃,而且市值比较高,所以解决中国企业负债高的问题,一个是企业本身要改革升级,另外一点金融市场要配合,一定要把中国的股市振奋起来,股市振奋起来,才能把融资能力提高。融股本并不是融债券,债券也很重要,你可以融债券,但是现在基本上很多企业需要的资金都来自银行。这样就导致对银行的依赖比较大,并且有影子银行的风险。所以,最好我觉得要发展金融市场,市场就会有透明度,所以这个是我们给管理层一个小小的建议,把中国股票市场搞好,把中国金融市场更加多元化,这样就会帮助企业去杠杆化,帮助企业减少负债。 

主持人:感谢!最后我们每一位嘉宾有一句话的机会进入总结。现在我们谈到增长红利的时候,大家都说移动互联网是最大的一个红利。那么,几位所从事研究的领域和所操作的领域好像看起来离移动互联网比较远,最后请大家每个人从自己的角度用一句话说一下你所理解的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是什么?

李晶: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和所谓的传统行业可以并存,但是移动互联网会颠覆很多传统的行业。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