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世海:选择会飞的猪,而非风口的猪

2014-04-26 15:23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王世海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六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25-26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毛振华、国投创新投资基金合伙人、执行董事王世海两位嘉宾,在和玉复合投资基金合伙人曾玉的主持下,参加了主题论坛《创业投资新格局》,进行了睿智而精彩的对话。

曾鱼405284


关于中国公司创新能力的问题,毛振华指出,中国尽管拥有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但论创新气氛与土壤,和硅谷相比差距仍然很大。

王世海表示,单纯的抄袭和模仿会导致很多东西水土不服,而且现在中国不缺技术创新,缺少的是基于对本土商业规则深刻理解的模式创新。

关于巨头收购对创业公司的影响,两位嘉宾的观点有些针锋相对。

毛振华指出,大公司需要收购具有创新精神的创业公司,来保持持续创新的能力,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寻找新的盈利的源泉。另外,互联网公司本来就是需要持续投资的行业。这给了投资者很多机会。毛振华指出,并购是三赢:投资是有实力的表现,收购别人是有实力的表现,被收购是有价值的表现。“被别人放弃的才是最没有价值的的,才是最失败的。”

王世海则含蓄的表示了异议,他说,首先,如果创业者创业第一天就想着把公司卖掉,那很难创业成功。但如果创业公司成为某一个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能就要通过卖掉的方式融入到这个产业链里,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果拒绝,就会走向灭亡,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

现在“风口”无疑是商业界最热的词之一,那么,哪些行业会成为适合投资进入的风口呢?

王世海表示,他会选择一头会飞的猪,而不会选择一头风口的猪,因为风口终究会退去。“我们更相信一个会飞的猪的力量,也不会盲目的相信一个大风的力量。”

毛振华指出,他更看重传统产业,有传统需求的产业。他们利用互联网来改造自己的产业,利用互联网来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

以下是对话精彩实录:

曾玉:有请毛总,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早上好!非常荣幸我来主持这一个创业投资新格局的论坛话题。在我们讨论之前,请让我很幸运的介绍我们两位重要的嘉宾。第一位中诚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毛振华,第二位是国投创新投资基金合伙人、执行董事王世海,请王总和毛总分别介绍一下你们的公司和你们的投资策略。

王世海:大家好,我叫王世海,我来自国投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我们这个基金管理公司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旗下的专注于PE和VC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机构,目前我们管理的规模128亿,我们的资金大多数来自于我们的集团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另外,我们目前是全国社保单独出资最大的,我们去年跟社保合资了一个100亿规模的一个基金。大致上我们的投资方向是以新能源、节能环保、医疗、大健康,还有制造业为主,这就是我这边的一个基本情况。

毛振华:我这个公司是一个评级公司为主,在这个基础之上有一些投资的项目,主要是管自己的钱,规模也不大,我们主要在一些金融的股权,一些传统产业的股权上做一些投资,互联网上也有一些,但是还没有上市。

曾玉:谢谢两位,我也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曾玉,来自和玉复合投资基金,我们投资策略是用一半的资金投资和赞助中国的VC、PE基金经理,特别是新型的基金,另外一半做直接投资,主要在零售和医疗等行业。今天有三个问题讨论一下。刚从硅谷拜访回来,(看到)创业投资排到最前面的一个行业,就是TMT行业。那么,回想以来,这一年来以来,无论是国际、国内的互联网行业发生非常非常大的变化,生态链和投资的格局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我们看一下Facebook,上个月刚做了一个两三笔很大的收购,第一是收购了WhatsApp,用巨额资金,上周又收购了Moves。我们会看到腾讯入股京东等等一系列的对于它将来O2O战略做准备的收购,或者是入股。我们看到阿里入股,甚至全资收购了高德地图,刚刚也入股了银泰百货。看到百度去年也是让大家非常震撼的19亿美金——非常高的价格——全资收购了91。对整个国内、国外,从美国硅谷到中国北上广深这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都不断出现这些新的变化,从战略上的变化,资本市场收购运作的变化,毛总,你刚从硅谷那边回来,带着新鲜的气息,有什么可以分享吗?

毛振华:我正在纠结怎么表述这次去硅谷对我的冲击。硅谷我去过三次,八年前带队去过,最近八年没有去,这次去的确对我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我们很多同行在硅谷工作过,硅谷这种无形的状态,的确使我们感受到一些冲击。

我自己有几点体会,第一、硅谷这个地方,很多人愿意创新,有很多人有很稀奇古怪的想法。另一方面就是有很多创投,VC,这些投资者。所以,你什么样的稀奇古怪的想法都能找到投资,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氛围,所以它除了有斯坦福、伯克利这样的大学以外,也吸引了全美,甚至全世界很多创业的人进去,也吸引了很多全世界的资金渠。

另外一派就是硅谷整个弥漫的创业氛围,有的人把创业的公司卖掉了,连续创新,持续创业。这些创业有的完全是跨越自己所学的专业领域,跨越自己所成功的领域。所以,我觉得这个地方给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感受,就是形成了一个氛围,已经是有一个倍加的效应。

中国从目前来看,中关村也好,深圳也好,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氛围,这是蛮值得我们思考的。我们那边,加州的州长专门搞了一个宴会,他说我们这里没有任何扶持政策和鼓励政策,我们只能说,你们来这里,我们尽量在我们的法律范围之内提供一些帮助。硅谷(最宝贵的就是它)的创业氛围和土壤,美国的资本市场,美国的政府的行为,美国企业的创新和美国的这种建立在自由精神之上的创新能力,对我震撼很大。所以,从这里回来之后,我敢说,尽管中国的互联网规模很大,现在世界上估值上千亿的互联网公司,中国大概占一半,中国BAT有这样的地位,但是我们中国整个氛围跟硅谷还是有很大差距。

曾玉:非常感谢,谢谢,王总。

王世海:毛总刚才谈的激情澎湃,我想提供不同的一些思维看待TMT的VC投资,或者PE投资。怎么讲呢?其实现在目前我们这个整个互联网,或者是移动互联,存在两个现象。一个是我认为是非常缺乏一个原创性的创新,咱们现在使用的很多的移动互联的工具,包括一些网络工具,大家可以看一下,都可以在美国,或者是欧洲找到它的影子。说白了,就是国内有很多创业者是简单的一种——我不能说是抄袭,至少是一种复制,在做中国的移动互联的一些,包括APP的一些工具,或者支付的一些工具。所以,会导致很多东西是水土不服的。

在这里我也不想说,大家可能也知道,目前模仿,包括Facebook,包括一些东西的一些工具,目前来看并不是很成功,昙花一现,靠VC的钱,靠这种激情把它做大了以后,因为国内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跟美国可能是不一样的,你如果没有持续的创新和改变,不可能走很远,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出现了。

第二个是什么呢?我认为现在一些互联网公司,比如我说一下目前很火的互联网金融也被央行叫停了,为什么呢?就是这里面缺乏一个基本规则的框架和法律法规的一种保护。你可以说是中国的监管不到位,但是也可以说草根式的野蛮的生长,我认为可能也走不了很远,这是我想分享的两个观点。我作为一个投资人,我建议大家参与这种投资的时候还是眼睛要看到移动互联,或者互联网金融的一些整治,理性的选择投资,或者理性的选择理财的产品。

我想说的建议就是,其实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目前全球范围来讲不缺少一些技术上的创新,缺乏的是一种对我们本土的商业规则的理解,你可能会构架出一个新的盈利模式,或者经营模式,再导入互联网的手段,你可以就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创业者,或者就可以成为一个很优秀的投资者。通过你这个原创性的东西,来获得自己的收益。

曾玉:刚才毛总和王总特别提到硅谷,把中国的创业环境跟硅谷做了一个比较,简单的总结他们俩的想法,就是两个方面,我想中国创业环境跟他们比有巨大的差距,一个是创业创新的资本,也就是VC这个行业的长期性,稳定性;一个谈的是创新的人才,我们在中国VC、PE行业长达十几年的观察,确实明显的看到,在硅谷有各种各样VC的群体机构,甚至天使的机构,天使的个人,他们非常细分,有的天使不做A轮B轮投资,这是一个成熟的VC、PE市场,他非常细分。

在中国,说到资本,我们也想呼吁一下,大家知道在中国,特别是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或者绝大多数正在升起的互联网公司,他们拿的基本上都是国外的成熟VC、PE的钱,也有一部分是美元资本,这些美元资本,无论在硅谷或者中国市场,他们长期合伙人就是LP,这些LP在国外有很长期的投资者,像家族基金,国家股权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等等,他们是非常专业的团队,在全世界投一些VC、PE,或者对冲基金。所以,在中国,从中投、社保,包括一些大的国有保险公司等等看,我觉得在中国真正合格的LP这个市场有待更多,或者说有更多中国的人民币资本进入到中国VC、PE这个行业。

说到创新人才,我们看到很多生态链确实发生变化,特别是这五六年来,地方政府也好,或者一些孵化器也像雨后春笋一般在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出现,特别是一些天使个人和天使基金,或者早期投资的VC在中国也非常活跃,我想跟十几年前比,无论是创新的资本,还是创新的人才,其实在中国已经得到特别大的改善。

但是,还是想问一下两位老总,BAT和一些二线的互联网巨头,几乎垄断了对互联网早期创业公司的投资,前者甚至常常会全资收购后者,你们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呢?还是不是很好,在创业公司没有成长到最成熟的时候就已经嫁入豪门?

毛振华:我觉得一个规律,任何一个公司持续创业的这种能力,本身是需要新鲜的血液来补充的。一个已经比较大的公司,不可避免的要出现它内部的官僚化,特别是有了一定收入、已经上市的公司,在它的高管、主要技术人员都有比较好的收入的情况下,创新冲动和创新能力就要下降。所以,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持续的创新。

这样的话,通过资本来进行收购一些创新的产品,这也是这些互联网公司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基础,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规律。其实别的行当大概也是这样子。加上现在互联网又在日新月异的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个并购对双方来讲都是很重要的,对于已经上市,已经大的公司来讲,他们通过这个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寻找新的盈利的源泉。

另外,大家知道互联网公司本来就是需要持续投资的一个企业。这种阶段的出现也给投资者很多机会。所以,这样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从传统意义上讲,对于并购的认识,我觉得其实也是适合互联网企业之间。就是投资是有实力的表现,收购别人是有实力的表现,被收购是有价值的表现。价值的实现,包括了你未来是一个收购别人的人,也可能是被别人收购的人。被别人放弃的才是最没有价值的的,才是最失败的。

王世海:这个话题我简单谈一下我的想法。第一、如果作为创业者来说,从你创业那一天开始,你就想自己会不会被谁买掉,我认为可能创造不好业。但是,投资你确实要考虑未来这个企业可能会被谁买掉,或者去上市,我认为这是投资者两个不同的思维,这个要分清楚。第二个观点,互联网企业和传统的重资产的企业不一样,因为它的技术更新,它的模式的更新是非常快的,你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以后,你会发现自己成为某一个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可能就要通过卖掉的方式融入到这个产业链里面,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你自己是做不大的,你如果拒绝合作,可能只能走向企业的灭亡,或者消亡这么一个境地。我认为这种东西不是以创业者为转移,是以你处在这个行业的一个生态链决定的。所以,我认为并购,或者被并购,它的规律不是人的规律,是产业的规律,也是互联网本身固有的规律。其实在国外企业被并购掉是一个正常的事情。

曾玉:非常好,其实总结这个问题,大概可以用一句话归纳:一些大的互联网巨头与其对一些小的创业公司进行无底线的抄袭、剽窃,或者把他们置于死地,还不如让他们有一定的时间和机会正常生长,长到一定的成熟,对创新者,或者对于VC投资者多了一个创新的渠道,这是一个很正面的事情。

我们进入第二个讨论的话题,最近流行一句话,如果风来了,猪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我们也经常开另外一个玩笑,风吹来了,可是猪太多了,把风口堵上了。

我们也是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开始。特别是最近这一年以来,用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思维这两个字好像显得非常的高深莫测,好像让这些大的企业都感到了压力,或者是感到了一些危机。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业都似乎要必须改变自己的基因,改变自己的一些创新模式,要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接轨拥抱他们。其实这样看来,整个互联网的思维,对这些传统行业,我想是一个压力,其实同时也是一个特别大的机会。与其说是互联网思维,不如说是所有的传统行业都面临一个要用互联网的工具,一个技术手段去实现你平时的传统的营销和生产,创造一些新的价值。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谈到大家所关心的,无论是TMT,还是零售消费品,还是医疗行业,哪些行业在你们看来,通过你们自己投资的活动,是你们比较看好的,哪些是你们选好的风口?

王世海:刚才你说和风和猪的理论,作为投资者经常遇到,现在一些通常的说法是,不找猪,找风口,把牛放在那儿,也称为猪,这个说法也是有道理的。现在这种风其实就是所谓的行业和趋势,我们在一个行业,或者一个企业发展到一个很高点的时候,你要判断一件事情——这个猪飞起来了,是猪自己长了翅膀,还是因为风的作用?所以,我们有时候进行企业价值判断的时候,我们会选择一头会飞的赌,而不会选择一头猪,因为风口终究会退去。我们更相信一个会飞的猪的力量,也不会盲目的相信一个大风的力量。

第二个观点,做VC投资,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你为什么做VC,他说我投的企业很小。我认为这个观点可能有一些问题,所谓的VC投资应该更多的关注一个行业的前瞻性,而不是一个企业的前瞻性,如果你的竞争对手已经做到500亿,你选择一个五千万的企业,我认为这不是做VC投资。

以我个人的看法,中国经济从2011年到现在开始转型了,应该是VC的机会更多的大于一些PE投资的机会,我对这个看法是非常坚定的,几个行业,大家可以寻找一下VC的投资机会。比方说节能环保行业,新能源行业,大健康,大健康这里面有医疗,有医药,有养老,这些行业构造关注与衣食住行的,现在医食住行这四个字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医不是指穿衣服的衣,而是医疗的医,我认为有很多VC的投资机会。

VC投资机会这里面有两种创新,一个是技术的创新,一个是模式的创新,这里面在中国现有的情况之下,说实话,我们更看重的是一种模式的创新。因为什么呢?中国的制造业也好,还是一些技术工业也好,非常非常缺乏技术。如果你找一个在全球以技术见长的企业去做VC投资,我认为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事情。

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关注一下模式上的创新。比方说大家现在耳熟能详的,像淘宝,像其他的一些网上的一些,包括支付宝这些,包括网上的很多很多的各种各样的购物平台,或者是APP的一些服务平台,我认为这些东西基于的不是一些技术,更多的是一种对社会规则,商业规则的一种理解,然后通过网络的力量把这几点,把社会资源的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我们把它定义成叫模式的创新。我认为包括创业者未来也应该多关注一下,你首先要成为一个你热爱生活的人,热爱互联网的人,你可能态度享受很多点子,然后把这些点子运用到创业当中,或者投资行为当中,这是我谈的几点。

毛振华:我对互联网发展趋势判断还是比较保守。现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我觉得有一点夸大,从一般意义上讲,互联网还是一个工具。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互联网本身作为平台,作为产品的互联网经济也出来了,但我觉得还是要在这两者之间做一个再分析。

比如像互联网金融,现在比较热门,当然在美国基本上听不到,因为在美国互联网金融基本上就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平台。美国有非常成熟的信用体系和非常成熟的传统金融体系,几乎没有人寻求在互联网上做金融的这些行为。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一个说法?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很热门,也是投资者很信赖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对这个事情还是有不同的看法。金融是解决投融资的问题,金融的最大核心是资源配置和风险的控制,现在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体系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了吗?没有。它解决了风险控制吗?银行体系干什么?银行体系作为负债主体,把储户的钱拿来,同时作为投资者,作为债权人,把钱借给需要钱的人,现在我们互联网金融得改,如此大规模的负债自己把钱借来,借给别人吗?不是,是一个政策套利。我觉得这个从现在意义上看,现在的我们那些什么宝基本上没有太大价值,没有解决金融的核心问题。如果它就能替代金融,那还远着呢,但是金融业会感到一些压力,在利率市场化方面还有进一步的意义。

我更看重传统产业,有传统需求的产业。他们利用互联网来改造自己的产业,利用互联网来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在这个领域里面是我更关注的。真正的互联网平台的东西,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认识的东西,我觉得赢者通吃,来源于网上这一批人,不是真实的生活在全社会的主体。所以,我们要正确的区分,作为工具的互联网和作为平台的互联网的时候,可以清晰的把两者做一个划分。

有人谈风口,当猪应该去互联网做平台的那个地方去。就我的判断来讲,关注度在作为工具的互联网里面的深化和运用,也是很值得关注的。那个地方飞起来的不一定是猪,也可能是鹰,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曾玉: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简单回答一下,你们分别面对一个初创公司的时候,对它整个团队的背景和收入的增长,和它在整个业态取得的竞争地位态势等等,你们做了很深的尽职调查以后,如果这是一个合格的公司,除了这个以外,你们更看重创业公司的什么?无论是团队还是这个公司的什么特质和品质,这一点是基于所有这些专业水平之上的,你们最看好哪一点?

王世海:可能是看中老板,就是创业者他的诚信,他的开拓精神,他的身体健康,他的家庭和睦,他的人脉资源,总归我们要看中这个创业者。

毛振华:我觉得是看他这个创业团队,看团队所体现的创业精神,它是否具有持续创新能力的机制,比如它的分配机制,比如它的内部的晋升,这种转换机制,这个要看到。因为对于创新公司来讲,它的现在只是他未来企业发展历程里面的一站,下一站比现在一站还重要,所以我觉得(保持)持续(创新)的能力需要一种机制,所以对这个非常关注。

曾玉:非常好,其实你们俩说的都是一回事,一个是说人和团队,另外一个是通过机制如何来激励人和团队。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今天的分享,我想在中国,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消费品行业,各行各业都出现很多比较大,甚至足以和跨国巨头媲美的公司,我觉得这跟中国VC、PE的发展是非常相关的,希望我们这个行业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和见证下,取得更大成功,希望有更多的创业者不断追寻他们的梦想,实现他们的价值,无论是财富和精神或对社会贡献的一个完美的结局,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TMT、跨...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朱汐

《中国企业家》生活版记者,关注更有...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杨婧

《中国企业家》助理总编,关注TMT、航...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昝慧昉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消费、...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芃

《中国企业家》记者

伏昕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瀛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