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云鹤:家庭是领导力的第一训练场

2014-04-26 18:19 | 作者: 浦晓燕 汪静波 王云鹤 谢佳杨 何永智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六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25-26日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浦晓燕主持了主题论坛《Baby领导力》,诺亚财富创始人、诺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汪静波,昭仪新天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云鹤,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永智,德勤中国合伙人谢佳杨四位女士参与了论坛讨论,展现了各自女性柔情和男性一般魄力的完美结合。

四位女企业家都有各自对领导力的定义,汪总的定义是领导力是跟随力,王总的定义是责任心,平衡力和粘合力则是何总对领导力的理解,谢佳扬则认为领导力更多是影响力。

在养儿育女的过程中她们也有不同的领悟体会。谢总很认同养儿育女对领导力有帮助,女儿会把她作为自己的榜样,与此同时也在跟孩子学习很多东西。汪总很愿意去观察孩子,观察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个性,喜欢什么,然后用尊重他的方法跟他互动。王总则告诉孩子自己失败的经历,希望可以让他作为一种经验。

 

以下是对话精彩实录:

浦晓燕: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红杉资本的浦晓燕,非常开心能够在下面一个小时和大家从育儿和领导力这么一个独特的角度分享。下面请四位非常美丽的女性做一个介绍。

汪静波:谢谢浦总。我是诺亚财富的汪静波,我们都谈不上美女,是老美女。我刚才也看到题目了,是分享一下育儿领导力,我希望我还能记住育儿的经验,但是浦总是正在成长的时候,所以向你多学习。

王云鹤:我是昭仪珠宝的王云鹤,谈育儿的这个时间可能我的时间有点长,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做奶奶了。 所以,再体会一次育儿的经历。

何永智:我是重庆小天鹅集团的何永智。去年我刚好过了60岁的生日,过完生日以后我就到北京,我的企业是创建于1982年,刚好做了30年以后,新的30年,我和汇源果汁的朱新礼组建了新的公司,准备60岁再次创业。

谢佳扬:大家好,我是来自德勤中国的合伙人谢佳扬,很高兴带这里跟大家聚会。我在职场上是一个专业人士,是一个合伙人,同时我也是一个20岁女儿的妈妈,很愿意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浦晓燕:我们台上有妈妈,也有即将成为奶奶的女企业家。下面跟大家分享一组数据,可以看出我们女性在职场上还是一个弱势的群体。世界上200多个国家,但只有16个国家的元首是女性,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国家它的议员当中只有18%是女性,而在全球的上市公司中间,有95%都是男性,只有5%才是女性。

而今天台上汪静波汪总就是在美国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可以说今天在台上的都是杰出女性,都是珍贵稀有的动物。所以,下面请这四位女士分别和大家分享一下她们心中关于领导力的定义,领导力大家说了很多遍,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释。有请汪总。

汪静波: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数据。其实我是感觉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男人,有一个女人。有时候虽然我们身为女性,但是在工作中,常常表现出男性的气质,所以在公司里面,我有点像男性,是女人中的男人。回家以后,我希望我更女性化一些,能够发挥女人的本质。

领导力是大家谈得很多的一种能力,如果你要创业,你想带领公司,可能是必须要具备的。但是,我感觉核心的领导力就是有一群人他愿意跟随你,如果大家愿意跟随你,领导力就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提升。但是,内涵和意义很多,比如责任感、创新能力、影响力等等,我想都是领导力的核心。但是,对我来讲,我觉得如果能够有人愿意跟随你,这个领导力就会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展现出来。

浦晓燕:汪总的定义是领导力是跟随力。王总,您的定义呢?

王云鹤:我觉得可能在我看来女人这辈子一定要做母亲,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可能不想要孩子,或者是很晚要孩子。我比较庆幸的是很年轻的时候就做了母亲,现在又不是很老的时候要升一级。在这个过程中,首先是责任心的变化,就是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在理的。

我所从事的职业其实是一个比较美的职业,可能也是很多女人都很喜爱的。我这个职业,就是依托翡翠打造一个民族品牌,做一个高端的顶级的珠宝品牌。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有一个梦想,所以就是在带领一个团队,用这个梦想引领着大家。我觉得这个也是在跟孩子的成长中不断的(提高),可能你在孩子的成长中会有很多不同阶段的体验。这些体验在我的工作中应该也是有互动的。

有的时候会跟孩子有一些交流,因为我们差一代,他是接近90后,现在90后的思想都是全新的。在我整个经营过程中也是给了我很多新的启发,对整个团队更加有活力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这种活力是可以带动整个团队向上精神的。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对领导力的一种提升吧。

浦晓燕:王总的定义是影响力和责任心,您分享一下。

何永智:我还是有点特殊。我1982年生了我的女儿,4个月以后我开始创业,到今年已经32年了。我的女儿是从15岁到美国,在美国12年回到了中国,她现在也选择了创业。我生了她,30岁创业,我女儿也是30岁创业,现在创的很不错。

我觉得我的角色也有点奇怪,我跟我老公我们俩一起创业,我们的公司32年,我跟他在一起38年。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觉得男性跟女性是有些不一样。男性我希望他就像老虎一样,在公司里面有老虎的威力在里面。而我担当的角色就是一个孔雀,这个角色可能更多的在员工的思想工作,怎样选人,自己的内部管理,可能更多的是我想我要去做。因此,我觉得在一个企业当中,在持续发展的过程当中,女性实际上起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作用,往往是跟男性的一种互补。

如果一个企业里面,没有一只老虎也不行,但是如果都是老虎,可能这个企业的持续发展也有问题。所以,我觉得女性她就是发挥她柔的这一面,细的这一面,还有怎样做工作,特别是留住人才方面,我觉得女性起的作用肯定比男性的更多。因此,能够留住人才,也就同时提升了我们的领导力。

浦晓燕:看来您的定义是平衡力和粘合力。

谢佳扬:我觉得领导力更多是影响力。因为我们看到,在不同团体或者社会机构组织里,最受尊重的人并不是地位最高、权势最大的人,而是最能够影响到别人的人。

所以,我觉得真正好的领导力是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不仅在于他自己能够不断地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和我们所谓正能量的东西,而且能把这种东西传递出去,(去)影响他周围的人,让他周围的人认同,(进而)跟他有同样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浦晓燕:四位女企业家都有各自对领导力的定义,其实今天这个话题还是有一定的颠覆性。我们在深入(探讨)这个话题之前,我跟在座的各位做一个现场调查,在座的各位谁真心认为养儿育女可以提升自己在职场的领导力?请举手。

下面我们就听听四位杰出的女企业家她们怎么理解养儿育女对他们领导力的提升。

第一位先请汪总分享一下,因为汪总的经历非常特别。今天四位女企业家当中有两位都是跟我们红杉有关联的企业,汪总创业(的时候)好像是刚刚生完孩子4个月,所以可以说汪总的领导力是随着她的怀孕、孩子的生产应运而生的,肯定有很多体会。

汪静波:我创业的时候是我(生产完)刚满月的那一天,然后老板就跟我谈,准备把我们这个部门解散。我当时刚刚满月,还有点胖,不好意思到公司去,因为体型还没有恢复。结果我就开玩笑,如果第二天真的要把它拆掉,不然就卖给我吧。在满月的那天讲这句话,没想到第二天就卖给我,(我当时)骑虎难下,被迫创业。我们四个人,一个怀孕8个月,一个是小伙子,他太太怀孕马上要生了。所以在我们公司生孩子真的成为一个生产力。

我经常发现,不知道是人力资源选得不对,还是我们公司人气比较旺,很多时候看到怀孕的人走来走去。其实怀孕生孩子不会让变成职场的减速器,反而让你的心态更平稳,做事情变得更耐心,同时抱着非常乐观的心情,可能人生到了正好慢下来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但当你开始起步的时候,速度会更快。所以,我们公司当时蛮鼓励年轻人该谈恋爱谈恋爱,该结婚生孩子,要按照自己的规律前进。

浦晓燕:在养儿育女的过程中您有哪些领悟体会,或者获得哪些新的机能,帮助您在创业过程中更容易取得成功。

汪静波:我也不能完全说刚刚小孩满月就创业是没有困难的,这实际上锻炼了我们的平衡力。我大概喂奶喂到5个月,满月以后就开始上班了。但是,这5个月的过程中,我蛮享受这个过程的。你不能出差,你必须每天准时下班。上下班时候还要把奶吸出来,放在冰箱里,给儿子带回去。所以,我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工作,一个是家庭。

我有时候比较遗憾,放弃了友谊。我们是四川人,四川人很喜欢摆龙门阵,同学很多,朋友很多,很喜欢聊天,但是我在创业和养育的过程中,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弃了。现在回想,有那么一点点遗憾,跟朋友同学走的比较远一点。我也希望,接下来工作没有那么忙的时候,能够把友谊重新捡回来。

浦晓燕:有没有孩子教会你的东西,比如让您变得更加有耐心,更加学会聆听。

汪静波:我觉得我现在学的还不到位,我是一个脾气非常急的妈妈,我儿子经常说我,我经常给他道歉,但是从来不改。特别有一次,我在六一儿童节打过我儿子,他还说,你在儿童节打我,就跟在母亲节我跟你打架一样。

我记得书上写过有两种妈妈,一种妈妈,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看他第一眼就觉得孩子是她的生命,是完全一体的。第二种妈妈是看孩子第一眼,她心里想原来我们还是两个人,还是独体的个体,我感觉我是属于第二种人,我感觉我跟我的孩子还是比较独立,我希望我有一点自己的空间,我也希望给他一点空间。

所以,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觉得在公司管理上,有点像打造公司的IT部门,其他部门比如营销、产品都可以非常快的改变。你有好创意,今天想到,明天就行动了。但是,我最近在抓公司的IT建设,我发现有点像养孩子,就是它不可能一蹴而就,它要提前规划,要耐心等待,要花一点时间才能慢慢的改变。所以我跟小孩子相处的过程中有的时候是非常无奈,他有时候不会听你的,他不会像同事们那么讲道理,甚至有时候他跟你对着干,你也没办法,火气就上来了。

但是,后来我跟我儿子说,老妈要都跟你对着干,我就不是妈了,我就是你姐姐了。我说我还是当你妈妈心情好一点,所以还是没有特别学会耐心对待,我觉得这个需要时间。但是,我很愿意去观察他,观察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个性,喜欢什么,然后用尊重他的方法跟他互动。

浦晓燕:看来养儿育女还可以帮助妈妈成长。

汪静波:这是一门功课。

浦晓燕:下面请德勤的谢总分享一下,因为在生活中,我有机会跟谢总经常交流,我经常被她的智慧折服,我想听听她跟大家分享一下育儿对领导力的提升。

谢佳扬:其实刚才我在听汪总讲的时候,我觉得真的跟今天坐在台上的四位有一些相似之处。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职场,就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30年了。但是,和大家不一样,你们都有一些创业的经验,我是一直没有改变我的职业和行当。

我有一点可以跟大家分享,干我们这行要考注册会计师,在中国考注册会计师对于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是很大的一个挑战。我们考了注册会计师,要考证券业从业的注册会计师,然后考注册税务师,资产评估师,完成你的大学教育后还有很多专业资格考完了我们才有机会给你们提供专业服务。

我考注册会计师的时候,我7月份生的女儿,9月份要考试,当时大家都好像觉得坐月子是很重要的事情,要怎么样。生完孩子一周以后,他们说你不要用眼过度,我就在听人家讲课的录音。然后我7月份生完她,9月份全科考过注册会计师,当时我们单位只有我一个,而且是刚刚坐完月子考的,我觉得真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随随便便的成功。

但是,跟女儿共同成长的过程当中,我们这个专业里面,德勤北京每年都会新招500个左右的大学生加入我们的行业,所以我们和年轻人打交道特别多。跟女儿的成长和教育过程中,我觉得让我真的学会了怎么去聆听和了解她的需求,怎么了解90后的想法,这些方面她给我的帮助特别多。有很多东西不是跟同事那儿学的,是在她那儿学的。包括手机的使用,信息的了解这些方面都给了很多。

前两天,她发给我一个微信,说世界上有三种笨鸟,一种笨鸟是自己不努力,很懒惰,就这么待着;有一种笨鸟是说我自己在努力的飞,飞了很高很高,然后就炫耀我的成功。他说最讨厌世界上有一种笨鸟,下着蛋,搁在那儿,说孩子你努力去吧,什么事都不敢。我说你觉得妈妈是哪种呢?她说,首先你不笨,假如你认为你笨,你也是一只勤奋努力的一只笨鸟,她还是会把我作为她的榜样。

与此同时我也在跟她学习很多东西。刚才浦晓燕问大家相不相信养儿育女对领导力有帮助,我非常认同。我周边有很多读高中,读大学的时候真的是非常优秀的朋友。有一些也是从美国非常好的大学回来,从教育本身,从能力来说,她们学习能力上都是特别优秀。学习态度好,学习能力高,学习成绩就一定好,她就一定会有所谓的高端的文凭。但是,当她们退缩到家里面,不再有职业,不再有工作的时候,我发现她们真的是能力在下降。

我女儿同学的父母有时候会打电话问我,她说不愿意他女儿跟三个男孩出去玩,这是她不能接受的。我说她为什么、跟谁去、干什么。如果你(告诉她)说一个女孩跟三个男孩玩就是不合理的要求,她会很反叛,你了解完了之后再说。后来她说,她女儿回来之后,抱着她,说妈妈我今天太高兴了,我今天参加了一个什么航海的考试考试通过了,没有一个女生陪我去,我只好跟三个男孩一起,所以我通过了。你信任了我,但是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因为我怕要是没有考过的话你会很失望。所以我就说你为什么不让她去,她后来碰到什么问题老问我

我说你当年也是清华的学生会主席,你也到国外受教育,你怎么现在碰到孩子的事总是这样。她说我觉得所有的问题就是因为我在家,跟社会没有接触了。所以,我觉得要想做一个好母亲,要想做孩子的榜样,要想这样让自己更有价值,我觉得真的是应该从这些方面多考虑一些。

浦晓燕:您说一定要把育儿和职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请王女士分享一下。

王云鹤:我25岁就做妈妈了,我创业的时候,离开国家机关的时候已经是30岁了。在那个时候,因为经验不够,我是在事业上经历过一次险些被淹死的过程。等到我在那个点上的时候,那时候我儿子是12岁,我觉得当时的那种挫败打击是非常非常大的。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把自己关在家里,感觉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里走。因为已经是跌到了谷底。

但是,那个时候是我的儿子鼓励了我,他说妈妈你没问题,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他长大了,而且我把我整个的过程,为什么失败了全部讲给他听。当时我的母亲特别不理解,说你不怕在儿子面前失去尊严吗?你怎么可以把你的失败讲给他,我说因为我为这个失败付出了代价。我应该告诉他,希望这个代价以后可以让他作为一种经验。

现在我想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他变得非常的成熟,而且之后,我和他的那个交流就基本上是像朋友了,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我们的交流都是朋友性的交流,等到我再创业,我现在带团队跟我的员工更多的也是在用一种朋友的方式在交流。大家在沟通,在互动。我跟汪总不同,我可能不是特别急,在公司或者带团队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火,可能这种感觉不一定很好,但是我觉得至少每个人都会比较快乐。

可能在家跟孩子的交流中获得的比较多,我们的企业文化更像是家的文化。因为我们做的是创作美的这样一个职业。这种创作需要一个很好的氛围,这和我们所从事的职业有比较直接的关系。因为需要大家去充分的发挥想象的空间,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呈现给大家看到更精美的,能够代表我们中国特色的这种产品。我觉得这些年来,这个还是有效果的,我们的产品在行业内在很多的设计方面都是领先的。包括在创业的过程中所花的这种耐心。

刚才就像你说的,其实跟养孩子是一样的,每一个过程,尤其是做品牌的过程中,没有办法是一蹴而就的,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不断的完善,包括一些细节。所以,我觉得作一个企业,做一个妈妈,这些细节可能都是不能忽视的,这是给我的最大的体会。

浦晓燕:家庭是领导力的第一训练场,您在家庭中获得的沟通的技巧也可以运用到职场中来。我们听小天鹅的老总分享一下。

何永智:今天我觉得她们几个都讲的非常的好,其实我觉得有很多东西比较相似,特别是我说听到谢总提到她的女儿还是一个90后,又是她的女儿,同时还是她的老师,这一点上,我特别有同感。我说我女儿改变了我的生活,在1982年的时候,我生我女儿之前,是一个工厂的设计师,就是因为生了她,我才在那个年代砸掉铁饭碗下海,开始做小天鹅,一做就做了几十年。

在这几十年当中,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到位的一个母亲。但是,我觉得我特别的幸运,虽然我不是一个很优秀的母亲,但是我的女儿成长的非常好,她自己创业的品牌短短的三年时间,我给了她500万创业基金,她在今年1月份,居然有天使进来,这个天使就评估了五千万,她做了一个像星巴克一样的茶,她把茶像咖啡一样来做。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家庭很重要。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我不但一辈子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业,我的家庭也很出色,很优秀,我的女儿也很优秀。

我这样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父母对小孩的影响很大,我说父母是原件,子女就是复印件,我们的企业就是复印机,如果你有一个言传身教比较好的父母,你的子女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她就是你的复印件,我们企业就是复印机,我们家庭就是复印机。反过来,我又比喻到企业,那企业的老板要把他的企业指向哪里,走向那里,他就是一个原件,你的员工,你的企业文化,就是我们的复印件,我们的企业就是我们的复印机。

所以,我做了差不多32年企业了,在这个企业的管理当中,很多人觉得做生意很难很难。在我的眼里做生意没有这么难,很多人要很高很高的文凭,我也没有文凭,我就是一个初中文化。在小学的时候,在学校的时候从来没有当过班干部。但是,有这么一点,今天也想跟更多女性朋友分享,就是发现了智慧。我觉得人真的有很强很强的发现,这个智慧要你去挖掘它,这个智慧,有时候你觉得原来你还能做这么多事,原来你还能这么强。

一个女性,发现了智慧,像我在火锅里面赋予了很多的定义,因为我是鸳鸯火锅的发明人,我也被誉为中国的“火锅皇后”,我也到一些地方讲课演讲,这个过程当中我都在发现,发现其实人的能力可以很强很强,也不见得非要是父母的遗传要很到位,但是真的如果你能够挖掘自己的潜力,就有很多的智慧可以出来。

第二、就是发现的机遇。实际上我们在企业发展的过程当中,我想包括我们汪总,那个时候也是一个机遇,本来是件坏事,这个部门要拆掉,但是在她的眼里,可能又变成了机遇,通过这个机遇她创业。今天应该讲是一个很伟大的公司,因为前几天我正好看到她的微信,是电动车,看了都羡慕,觉得这个女性真的是很不得了,很了不起,我听她讲,只是一个几年的企业能做的如此的优秀,这要有发现的机遇让她成长。

还有一个发现的梦想,我觉得今年我60岁了,很多人都说,你60岁了,做了30年,已经很累了,你应该退休了,应该颐养天年了。但是,我觉得恰好相反,我觉得如果是退休的日子,就是没有梦想的日子,当我们没有梦想的时候,可能我就没有光彩了。因此,我就选择了再次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再重新焕发一种光彩和青春,而这种光彩,我觉得今天让我又回到了30岁的创业时期。

于是,在2013年的11月1号的时候,我的生日,去了很多很多人,比我女儿结婚还要隆重,这个时候我就宣言,我说我再活60岁,我还要再干30年。今天请我们的姐妹们,来见证我再活60岁,再干30年的宣言。因为我觉得人活百岁不是梦,这个社会互联网、高科技(在不断向前发展),包括人的心态,这个梦想很重要。

于是我们前30年要亲历亲为,而后30年的创业,又给我十年做规划,我说我这十年就做一件事,就是养老产业,这个养老产业我要做一个标准,做一个模板,还要带一个团队。第二个30年,我就装备讲课,我带很多人在我身边讲我自己的一些故事。最后的10年,我就只举一个旗帜,让更多的团队,更多人为你做。

我总想给更多人提供一个平台,提供一个再次为自己活一把这么一个想法。所以,我今天活的真的是很精神,这一点女儿也成了我的老师,因为我在互联网上不是很熟,我女儿什么都教我,让我现在像一个年轻人一样,拿着手机就知道扫一扫,拿着手机就知道上网,都知道复制。因此,我觉得当一个母亲做一个企业真的是很好,让你觉得真的很精彩,人生的路虽然长,但是会让你活的很自我,很丰富。

浦晓燕:谢谢火锅皇后的激情分享,听完几位女性的分享,我都觉得我生孩子生的太晚了。追求梦想跟做母亲,跟养儿育女可能并不矛盾,可能让你激情燃烧的更长久。刚才四位女性分享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她们的领导力有很多女性的特质,比如她们很耐心,很善于平衡,她们很包容,她们有母性。所以,我也想了解一下,在她们心目中,男性的领导力和女性的领导力到底是不是有区别,而且这个领导力之间是不是有一种优劣之分。

在来这个活动之前,我在网上正好看到一本书,他叫《普人领导学》,跟我们目前的领导力,领导学应该是比较相反的方向。它认为在当今的世界,领导力其实意味着是放下自己的需求,放下自己的欲望,去从别人角度,因为真正的领导力是在于跟随,如果有人愿意心甘情愿的跟随你,你的领导力就会被释放的很大。先从汪总开始,因为汪总说跟随力是她认为的很强的领导力,你分享一下男性跟女性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汪静波:我觉得男性总体来讲比较强势,我有一次到哈佛上课,感受挺深。他其实就是有一个场景让我们大家坐下来讨论一件事情,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很有名的男性企业家坐在主座的位置,我们坐在他的旁边。其实整个这个讨论过程都被哈佛的领导力的课拍下来了,我们并不知道在拍摄。

后来上课的时候,他就把我们在整个讨论过程中表现通过视频放出来,我感受特别深。就是这个男性非常的坚定,然后他态度很急切,很确定。所以,他虽然后来发现他讲的都是错的,但是我们整桌人都跟着他走,就是因为他声音很大,然后特别强,特别坚持。所以,我觉得男性有时候在一些决策力,在一些行动的魄力,或者执行力方面相对比较强。

但是,女性呢,就像刚才王总说的,她比较有韧性,可能她看的更长远,但是人生和企业不是短暂的,都是比较长期的。人家说乌龟可以活很多年,是不是可以跟这个类比,所以女性一般都活的比较长,因为她比较柔和,也没有那么急功近利,看事情看的更长远一点。当然,我也觉得可能不是绝对的,因为我们很难用女性都很温柔,或者男性都很强势讲这个话,因为没法判断某一类人,只能说哪一个男性,哪一个女性。

我总体的感受,就是我自己在工作中,我总体还是很急的,跟男性相比。所以,我觉得,好像人的内在,男性和女性都是并存的。我有时候跟老公交往的过程中,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感觉,其实老公也像个小孩儿,有时候男人其实蛮软弱的,而且男人特别怕死,一生病就着急的不得了,女性反而生了病也无所谓,拖几天。现在我觉得越来越好的领导力应该是一种平衡的能力。

浦晓燕:谢谢汪总,汪总是雌雄同体的。然后王总分享一下。

王云鹤:浦总是从数字上来说,在企业,或者国家领导层面里面,还是男士居多,女士占的比例比较少。但是,从我自身的创业到现在这20多年的经历中,我觉得女性有一大优势,就是女性的抗压性,包括女性承载痛苦的能力,包括痛感的能力都要比男性强很多。

我觉得女性做企业和做引领者的时候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在一个企业成长的过程中,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就看谁能够真正的抗得起这种压力。我觉得有的时候需要这种耐力,能够将这种困难去克服。那么,在这方面,我觉得女性可以在对男性的这种互补上来说是非常非常强的。

何永智:可能这点上,我们四个都有同感。我觉得女性的忍力肯定比男性强,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像一个企业几十年,那肯定会遇到很多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甚至生生死死,我记得1998年那一年,我老公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这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有得,但是反过来也有失,就是因为全国人大代表,可能说你要去扶贫,他就去了,但是自己又不懂那个行,也就把一个企业陷入了困境,而这个困境真的是马上要死掉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我女儿到美国去,五年没回中国,我是第三年才到美国去看她,说好我要在哪里去一个月,但是我只去了不到20天,我老公就打电话讲,你赶快回来,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人都差点崩溃了,因为企业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很严重,在他的眼里已经严重的抗不住了。我回来以后,我就鼓励他,我说这件事你没有私心,你做这件事是对的,这件事如果死掉了,天理不容,我说找政府。

当然,这个男子有点爱面子,作为女性不一样,我去了以后见到最高的领导书记,我一把鼻子一把泪,这不是我装出来的,我故意要这样的,这真的是从心底里面感受到了最为难的时候,危机的时候。这个时候真是鼻涕和泪都出来。可以讲,因为我们的内心是很干净的,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一些斗争,这个局长走了,那个局长又来了,我们可能就成了牺牲品。

因此,我觉得如果一个企业辛辛苦苦几十年,为这件事,真的死和活就是一线,我觉得他没有这么大的承受能力,我老是鼓励他,他觉得很内疚,都是因为我,差点把企业推向死亡,他自己很内疚,很自责。这个时候我觉得女性很重要,真的是表现出母爱那种坚定,就是这种坚定,让企业起死回生。

我刚才说男性像老虎,反过来男性真的是像你的儿子一样,我经常把我的老公当儿子在养,为什么?因为特别像我们所说的女强人,在男人的心目中,他们自己都觉得我老婆太强了,而我又做出很强的样子,其实这个家庭是维持不下去的。他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这时候我真的觉得是母性的宽容大都,夫妻之间三种朋友,第一是儿子,第二是朋友,第三是夫妻,就是因为母性的这种包容和大度,让家庭也好,企业也好,能够不断的前行。

刚才也说到,男性一生点病,女性真的是忍痛能力很强,男性是一点点病就不行了,要对他很多照顾,但女性生点病,生怕麻烦人家,而且忍痛能力很强。但是,男性不一样,你必须要去关心他,还不是你一个人,还要很多人去关心他。

其实说到底,我觉得女性不仅仅是在企业当中有很强的领导力,而且女性还是家庭企业的中流砥柱,稳定性。你看这个家庭能不能够好。女性你看她的家庭是否稳定,这把金钥匙还是掌握在我们女性手上,虽然现在是男性的社会,但是女性我觉得有钢有柔,也可以柔起来,也可以很刚强,她在社会也会得到很多人的认可,有女性执政的企业比光是一个男性执政的企业更加稳定。

浦晓燕:是不是听完火锅皇后的讲解之后,现场的女性都可以俯视在场的男性了。请谢总分享一下。

谢佳扬: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不同的观点,刚才在统计男性在社会中的地位,就是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比例或者怎么样。其实我觉得这个社会为什么有男有女,本身就是让我们大家互相配合而生。其实很多女性,所谓担任领导力的位置不多,或者不高,其实是因为女性并不愿意,或者并不主动寻求这个职位,无论是在企业,还是在国家,或者参政议政。

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在讨论,男生在吃饭的时候讨论的是政治,讨论的是战争,讨论的是经济,女生可能讨论一些更具体的话题。所以,我觉得男生愿意打江山,愿意挑重担,我们就把这些让给他们。

刚才也说,领导力和家庭有一定的关系,我们周边的朋友,我们的父母其实有很多可以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去做,我觉得社会最终的真善美,可能就是在求真这个路上,比如人类进步,科技发明,我觉得男生可能做很多事,但是在善和美必须并行的时候,真的是女性要做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我自己本人,因为专业工作的角度,其实我接触可能很多企业的高管,这些企业的高管基本上我觉得现在像100多家央企的CEO中间,我起码跟50位以上有过对话,跟很多民营企业家也有过对话。其实男性做事情的时候,他们的专注力,爆发力,和他们的影响力,和他们的决策力我觉得真的是非常突破和优秀,女性可能更多会做一些比较全面的工作,或者当他们点燃一个火焰的时候,我们维持这个火焰持续的燃烧,然后达到一定的效果,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的功能,我们能发挥的作用。

所以,有的时候,确实跟那么女性领导对话的时候你会发现,她身上真的是弘扬了一种博爱、母性和坚定,或者感性的东西特别多,男生真是理性的东西特别多。所以,我觉得一定是结合在一起才能做好。所以,是一个彼此需要相辅相成的,真的没有必要替代他们,占据他们的比例,或者怎么样,我们完全可以做好我们能做的事情,我是这么想的。

浦晓燕:谢谢谢总这个不同的声音,我也非常同意谢总的看法,男性和女性是互相扶持,是一种平衡的关系。但是,我有时候在想,在我们的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被改变了天性被灌输了很多观念,比如我们是女性,只能从事有关的职业,或者作为女性在某些方面就不太擅长,不过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但是我非常同意,男性和女性是平衡和互相扶持的这样一种关系。下面请在座的四位分享一下在自己企业的管理和发展过程中怎样运用女性领导力的特质让企业走向成功。刚才我们做了一个现场调查发现只有少数人认为养儿育女可以让领导力提升。在企业里面,女性高管的比例是怎么样的,而且在女性高管她们生儿育女特殊时期,公司的政策是什么样的。

汪静波:我们公司总体来讲女性和男性一半一半。但是,我们这个是夹心饼干,我是女性,我下面一些高管男性比较多,然后下面再女性。我比较是外貌协会的,我觉得不管男性,女性形象蛮重要,这样工作才比较愉快,然后相互搭配。

现在我们的高管,因为男性还是居多,女性相对比较少,或者有的女性也都已经有过小孩的,所以我还没有想出来对于政策有什么不同。但是,年轻的基层员工女性很多,我觉得她们比较善于跟客户沟通,我也很鼓励她们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就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你要说有没有什么特殊政策,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总的来说,肯定没有歧视,而且在我们公司生两个小孩的也蛮多的,我们也还是比较包容,然后也还蛮赞同他们这样的生活方式的。

王云鹤:因为我们是做珠宝行业的,目前我们高管应该是说男士和女士的比例差不多,我们的主创设计师也是男女各半,基层女士居多。所以,我们的一线的员工适婚年龄也是基本上排着队,我经常听说这个成家了,那个成家了,因为我们也是在全国各地,人气也是蛮旺的。另外,我们这个行业跟其他的时尚行业不太一样,我们可能并不在乎他们的年龄,甚至我还希望她们能够在这个企业做的更久,能够在传递我们品牌文化的时候更有底蕴。

所以,我还是一直都是比较赞成她们到适婚的年龄,到该做妈妈的年轻就去做,然后休息后之后再回来,然后她们在对待我们客户的时候的感觉我发现会发生质的变化,和做小姑娘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可能跟客户交流的时候会更舒服,我觉得这一点在我看来是加分的。

何永智:像我们企业女性肯定多于男性,特别是女性高管,当她面临结婚生子,这个时候她们是很焦虑的,她们自己焦虑,就把失去这份工作,因为像我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只要我们觉得这个人真的也是人才,我们也都会鼓励她,就是你生完以后,我们还是应该回到你最原来的岗位上,给她信心,像我们这种情况比较多,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有了一个例子以后,这就给后面人就铺路了,后面人就解除了后顾之忧。

我记得有一个高管,那个年代是很早的年代,怀着小孩企业基本上不用你了,而作为男性来讲,你怀着小孩儿,要耽误一年,是不是要把那个位置留给你。但是,我也是这个企业比较核心的人物,我也比较理解,我觉得他心里很定,该给你的待遇可能比正常的略低一点点,该享受的就享受,她现在很感激。由于有了这么一个例子,下面很多女工要生小孩了,觉得要生小孩了,心就比较定了,我觉得这就是都不能够违背自然规律,应该鼓励企业里面让她们享受国家该给她们应得的这些东西。

浦晓燕:我们听听国际大公司的运行方式是什么样的。

谢佳扬:其实在我们公司里面,男生和女生的比例女生多,我觉得跟时代变化蛮有关系的。可能女生天生会自己选择自己认为比较适合做的精细的、计算性的工作,现在在财经院校里面,学财经的女生的比例就比较高,有点跟我们30年前读大学的时候差异蛮大的。当时班上只有1/5是女生,现在学财经的可能60%到70%是女生,所以来到我们公司的一定是女生更多。而且她们在考进这些公司的时候,她的表达能力,她的表现力都很强。

但是,事实上在工作过程中间,我觉得其实是女生在我们这行业做的时间久了,我觉得真的也是雌雄同体了。我也是看到我周边有蛮多的这个,我看她们像看我自己过去成长的经历。坐在我前面有一个,她在前不久刚生了孩子,我看她经常晚上在那儿加班的时候,就是拿起电话说儿子你在干什么,吃了没有,就像跟员工讨论工作的时候,把想了解儿子的问题问清楚了,马上又拿起另外一个电话跟客户讨论税收问题了,她们切换的很好,她自己真的在两边都游刃有余。

所以,无论男生还是女生,我们都是刻意的强调我们要求平等,要求同工同酬,我们要求什么样,所以我们也不用在职场上再把自己放的我是女生,我是不是可以少做一点。另外,更多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主动性是不是可以再加强一些,包括刚刚说的到了领导岗位。就像在我们公司,我也知道经常有一些领导岗位你是可以自己推荐,或者别人推荐你去争取这个机会,但是明显的女生去争取这个机会的主动性弱一些,男生在这个时候会很在意这个职位给他带来职业生涯的变化,他就会变得很主动。我觉得这些方面的动因和本身素质都有影响。

浦晓燕:谢谢各位的分享,我想可能在座的各位台下的女性观众多少都经历过要不要生孩子,或者生孩子会不会影响自己的职业发展这样的困惑,经过台上四位的分享,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有没有改变。现在我们再做一个调查,看看一小时过后,大家对养儿育女提升领导力的观念有什么变化?大家认为可以提升的请举手,效果很明显,在座的四位你们应该感到很骄傲。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现在留一个问题给现场的观众,你们可以用于发言,你们提问题的时候,最好说出这个问题是问给谁的,并且自我介绍一下。

提问:几位嘉宾好,刚才被几位的演讲所感染。因为可能几位所处的年代,那个时候可能比方说在爱情、工作,几位平衡的比较好。但是,现在比方说在爱情这块,比方说男人一般都会惧怕比较强势的女人。所以,我想说在事业与爱情的平衡方面,几位对年轻人有哪些建议?

汪静波:男人不一定害怕强势的女人,但是,你在爱情的过程中,你也不需要表现的那么强势,一般谈恋爱的时候也要学会装。我那天看了一篇文章叫读者,我不知道讲的对不对,但是现在有很多相亲的节目,或者各种各样相亲的场合,基本上都问你有没有房子,你赚多少钱,已经把爱情完全的物质化了。我觉得回想我们那个时候,好像还是应该更多浪漫,不是这么多物质条件来谈到的爱情,可是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做得到,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做得到的。

王云鹤:我其实觉得女人在事业和生活中充当着不同的角色,可能我们在企业中现在是做引领者,那么,回到家里,我们是妻子和母亲,我觉得你要学会转换。谈恋爱的时候你要享受爱情,而且我也赞成汪总说的,其实爱情不能把物质作为前提,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共同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我觉得应该去享受这个过程,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谢佳扬:我觉得汪总已经把诀窍交给你了,首先你要赢得他的尊重,尽可能表现你的智慧和能力,获得他的尊重。另外,你要学会装,不要老是觉得什么都你来做,我们这方面有经验也有教训。所以,有的时候也应该装,就是需要他的帮助,然后在他帮助你的时候,你认同他的帮助,我觉得这个时候也会让他自己感觉他自己像个老虎,你可以安心的做你的孔雀了。

何永智:每个人都讲,这个时间可能有限。我就少说几句。她们都讲的很好,差不多。因为恋爱、感情,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因地制宜,因时而宜,因地而宜,每个人的情感生活都不一样,不是一个模式,是多样化的模式。

浦晓燕:我停下来,就是企业家身段一定要灵活,不要只是一个角色。我们这场对话到此结束!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