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倔犟”韩小红:三次受挫仍坚持国内上市!

2014-07-14 09:27 | 作者: 黄钱钱 杨焱 来源:正和岛 韩小红

韩小红打交道,重点聊了慈铭四年的坎坷上市路,她和老公胡波的相处之道,以及近期在《赢在中国》所遇到的一些争议。她说,自己本质上是个知识分子,钻进一个东西很难出来但是又有点小清高,这种个性可能会使她成不了大事儿,但也可能成就很大的事儿。

韩小红

韩小红

以下为对话精编:

上市路虽坎坷,但人不能变怂

问:能聊聊上市吗?慈铭好几年前就开始申请了,可是爱康国宾走在了你们前面。

韩小红:能啊!为什么不能?爱康上市后我仍然很淡定。要是没有美年大健康的俞熔,没有爱康国宾的张黎刚,就不会形成今天体检行业三足鼎立的局面,最重要的是让这个产业有了立足之地,让社会重视了,让国家知道了通过上市来证明这个商业模式的存在。我们三家企业加起来就是一个一流的公司,这是我们三家公司的价值,是三家公司相互叠加的结果,缺一不可。

从2009年12月份慈铭开始申请IPO到现在差不多有4年半了,我们是在2012年的7月拿到过会的批文的。按理说从拿到批文到上市,顺利的话一般三个月,即使慢也不过是半年,拖两年的时属罕见。这两年我们赶上了证监会停止IPO一年半,好不容易启动了,又因为政策问题停了。只能说我们运气不好。

问:问题可能出在哪儿?

韩小红:中国的IPO审核制太有问题了,很容易把一个好企业打击下去。本来想活一口气,最怕的就是哪天自己突然变怂了。因为有时候当你碰到的挫折太多,你就特别想怂。本来你筹划在国内上市好久了,证监会突然跟你说一句,等不及你就到海外上市吧。这时候你的劲儿就会松,本来你抱着一腔爱国之心回国创业,并且把它创办成了一个产业和一个行业,满心以为这是中国自己的东西,就该在中国上市,结果人家说了一句:你们何苦在中国这么折腾呢。这时候你就会觉得特别泄气。

问:有考虑过去海外上市吗?

韩小红:从来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我们那代人的爱国之心。我90年代出国留学的时候,旅游景点挂二十多个国旗,韩国、日本那种小国家都有,唯独没有中国的。那种感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觉得自己回国后非干出点什么来不可。你们可能很难理解这种感受,我女儿每次出国都骄傲的不行,因为不管她去哪买东西都能听到汉语。

国际上没有我们这样的公司,纯粹是在中国本土创办起来的,可能正是因为我内心里还有这样的一种小情结,所以我还会坚持在国内上市。

但另一方面,恰恰因为被拖延的这两年里没有大资金进来,我就不会去大把花钱,而是把自己沉淀下来,不断地去看企业,不断地去研究产业链,天天琢磨未来五年、十年慈铭要做什么。恰恰这两年间,商业规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越来越清楚了慈铭的未来。以前感觉上市是我唯一的路,企业掉不了头了,但是现在我认为企业发展得好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你是否真心热爱自己的事业,并且做出一个价值体系。这是我比别人更加有优势的,因为我骨子里爱的东西就在这儿,我爱钻研。所以我现在很释然了。

我属于那种很难迈进去,但一旦扎进去就三不抬头去干的人。去年参加《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时,大家也看到了在那群人中,我突然成了一个最“弱智”的人,因为就我一个网盲。每一场活动都能把我整蒙,所有活动都是在互联网上,而且一些网络用语我连听都没听过。那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封闭在自己企业内部得太久了。

所以我开始疯狂补习互联网知识。以前我不会在网上买东西,现在我网购的东西把楼下都堆满了,我秘书她几乎得天天去帮我拿东西,不网购一两件东西晚上都睡不着觉。

问:这性格有点像研究型的知识分子。

韩小红:对,我本质上就是一个知识分子。我喜欢研究新东西,从最开始开创国内体检行业的雏形,到后来走奥亚会所的模式,再到现在结合互联网做创新,这种事儿会让我特别兴奋。一个企业到底开了50或者100家连锁店,在我看来没有区别,你有没有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这才是重点。如果一个问题我想不明白就会一直想,早上一睁眼就想,可以在家里躺三天想,谁也别打扰我,这种状态特别舒服。

所以,我用半年的时间专心想慈铭和互联网商业如何关联,差不多有了雏形,但我也是在不断地推翻,而且必须要推翻自己,世界变化太快了。

问:在参加《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中,你表现得好像不那么抢眼。

韩小红:参加这个节目,除了给我互联网方面的各种强刺激,我还意识到自己另外一个问题——我并不像其他企业家对赢的追求那么强烈。虽然我会为了赢,暗地里加班加点,暗地里去多花钱请两个模特,但我不会为了赢去正面冲突。

即使在真实的商业竞争中,我也不会去挖人,去窃取商业机密,只知道蒙头干。如果有个员工一件事儿干不好,我就让他去做别的事儿,除非他自己告诉我不干了,但凡他不提出来,我都不会让他辞职。人家都说,慈不领兵。这是我人性上的优点,但也是商业上的弱点。这是我的个性,让我去改,很难改掉,麻烦就在这儿。

这种个性导致我能成就大事儿,但是又可能做不了大事儿。我有很大的格局,什么事儿在我这儿都不叫事儿。但是我又没有相应的手段去完成这种格局。这样一种状态会在做大事儿的时候非常好,但是怕就怕在你往大事儿升的过程中,没有手段你会被别人扳下去。所以我经常感到万幸,幸亏我是在体检这个比较单纯的行业中,要不然真的活不下去。

不过好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讲究的是透明和公开,这可能会成就我们,因为你的企业假如有一点瑕疵,很可能会被快速公开和传播,所以时代变了,可能反倒给了我们这样的企业一些机会。

采访手记:《赢在中国》里,相比其他人,韩小红表现得相对弱势一些,用她自己的话说是突然成为“最弱智的人”。她遇到不懂的坚持刨根问底,也因此被指责耽误团队的进度。但是恰恰是这种不懂就偏要搞懂的“倔犟”,成为她身上最不同与别的企业家的地方。有人做企业拼的是谋略,有人拼的是人脉,而她拼的就是自己对专业的那股钻劲儿。员工说她们的韩总是个很纯粹的人,只要一进公司精神头就来了,一回家就蔫了。连她的母亲也批评她是一个“家里的天棚掉下来也不会管的人”。她说自己之所以毫无牵挂地投身工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背后有一个“非常匹配”的老公。

老公成就了今天的我

问:当你和一个人既一起工作,又一起生活,什么感觉?

韩小红:彼此之间太透明了,只要他眼神一动或者眉毛一眨,我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儿。当你完全懂一个人时,肯定多多少少会有审美疲劳,在彼此眼中都是一身臭毛病,但是你也会发现你俩的默契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反而黏性越来越强。我相信在他心目中我也是这样的。

问:如何协调好俩人的关系?

这时候就要考量两个人的智慧了,和带团队一样。

首先是任何时候你都不能不顾一切,多多少少要放下一些自己。

我们俩都是比较有主见的人,所以在工作中是把彼此的领地切开,谁也别管谁。因为我只要介入他的事情中,就会发现有的不是我想要的,就会很恼火,因为我们思维方式不一样,所以干脆彻底分开。反正俩人最终目标是一致的,只是实现路径不一样。

其次,你要有和老公PK的水平。即使是老公,你也得需要用一些智慧去面对,才能笼络他。很多夫妻最后分了的原因很大程度是两个人看问题的角度越来越远,不合拍了。

在家庭中,我们俩各自的角色担当得也特别好。原来我主持家庭,他先出来的,后来我跟着也出来了,出来后发现有些事情我是不可替代的,又没有人能帮助,就一点点冲上来了,历练多了发现好像自己也行。

当我在公司的事情介入多了,我老公便开始更多地回归家庭,这是他的智慧之处。比如他今年49岁,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做过饭,我嫁给他的时候连火柴都不会用。但最近我教会他做早餐了,他就每天晚上弄个小盆,把各种米摆一圈,早上做好粥帮我盛好,出门的时候再拿一个毛巾盖好。对他来讲最大的挑战是这事儿一辈子没干过,他常说,上辈子没做过的事儿,下辈子都得补回来。我能感觉到这其实是他在找自己的新角色,既然媳妇能干公司的事儿,他觉得自己少干一小时也没关系。对于新角色他不仅融进去了也喜欢上了,他现在觉得做饭是一件挺美的事儿。我学会网购之后,买了很多小玩意,现在我们家地上爬着好几个吸尘器,他管它们叫小宝贝儿,我们出门前就会把它们放出来,然后他都会说一句“小宝贝儿,干活啦!”

夫妻两个人需要做好这样的匹配,我去匹配他,他去匹配我。常常是我爆发完了,他一声没有,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一种智慧。

问:老公名气好像没有你大,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吗?

韩小红:人无完人,每个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我老公其实在不断的放大我的能力。我能呈现出今天这样的状态,恰恰是因为他一直没有打压排斥,或者贬低。因为很多男人是怕女人走出来的。

虽然我老公不像有些男人那么高、大、上,但是他给你带来的那种补充是别人不可能带来的。在彼此磨合中,我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我需要的就是他这样的人,想倾诉的时候就倾诉,世界上也只有这个人让我能自由地去宣泄。

这世上没有完全一样的婚姻,所以谁和谁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是有一个基础原则是俩人不要互相阻挠,而要互相理解。如果没有一个人去迁就一个人的话,两个人就一定得打仗,这个时候就要靠智慧,其实就是,彼此让一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互联网...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关注文化领域。...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IT届第一把写手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关注体育、...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林默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