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陈春花 不当CEO的女人不是个好教授

2015-04-08 14:28 | 作者: 张东亚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陈春花

文_本刊记者 张东亚 编辑_萧三匝 摄影_邓攀

早上8:30,陈春花准时出现在办公大楼,照例是长发披肩,一件白色的高领套头衫,搭一件蓝色西装上衣。她说,这个大厅总让她产生一种“银河舰队”的感觉。她习惯早半小时到公司,可以和同事提前碰一下当天的工作。

新希望集团1月中旬迁至望京SOHO——这个由世界著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北京新地标中。陈春花的办公室位于南侧,透明的玻璃窗外,这个清晨的城市尽收眼底。这里陈列着古典的实木办公桌、书柜,看上去很大方。

3月初,作为联席董事长兼CEO的陈春花给她的管理团队写了一封“开年信”,这是她给经理人发出的第六封信。她在信里抱怨中国的新年来得太晚,给出了她对2015年特征的认知判断,即“正在发生的未来”。她说,这意味着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具有着未来的属性,未来本身就是现在。她进一步解释说,“互联网不再代表过去,而是代表一切可能;存在不再是单纯的现实,而是变化的现实,存在本身就是变化。”

陈春花是一个“笃定的变革者”。她时刻感知变化,不惧怕变化,在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里,她写道:“变化就是无常,而无常与变化才是你需要接受的东西。”

她几乎从未焦虑过。

从去年开始,陈春花就在安排公司怎样去迎接“互联网2.0时代”的到来。

相较于互联网1.0时代,2.0时代意味着,传统企业的机会来了。她认为,互联网企业该焦虑了。

“互联网1.0的时代是互联网公司的机会,因为它核心的创新价值是营销改变、流量为王和虚拟经济。而互联网2.0时代最大的特点是价值的创造来源于产品,而且是实体经济,不再是虚拟经济,创新价值是产品至上、服务为王、共生经济。”陈春花对《中国企业家》说。

她从今年开年就在公司内部拆出四大创新平台,包括农村互联网金融、养猪服务公司、食品控股投资公司,以及一个创业实业集团。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打开新希望六和所有的门跟所有的企业互联,因为互联网企业自己再往下走的生命力其实不够了,它们得来找她。

身在农牧行业,陈春花也面临传统农牧行业的巨大变革。

“农牧行业最大的变化其实是评价体系变了,以前是农民评价企业,现在是终端消费者评价企业,这是一个根本的变化。比如说以前是农民说你的饲料好不好,现在是消费者在说你产的肉安不安全。”陈春花说。

基于这一根本变化的判断,陈春花调整了公司的战略。过去的经营方式,陈春花称为“公司+农户”,现在她调整为“基地+终端”。

“你的生产基地一定是能够对接到消费终端去的,这实际是很大的变化。所以你会看到,为什么现在大家这么喜欢进口产品,因为它有产地的概念。过去我们认为,把东西生产出来就好了,但是今天必须改变。”

当初陈春花兼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兼CEO时曾引起业内争论,今天,她自己总结,“目标已经基本上达成了”。

新希望从当时只有七八块钱的股价,目前升至二十多块,超出了此前翻倍的预期;从销售利润和规模调整来看,公司从原来下滑的泥沼中挣脱,目前呈上升态势,且上升势头明显。

根据新希望六和去年发布的上半年业绩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超过320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78%,净利润超过1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61%。

陈春花还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即用三年时间实现集团的战略转型,“基本上转成功了,整个团队的打造已经完成。”

这一战略转型包括,在产业链上从上游农牧企业向贯穿整个产业链的农牧食品企业转型,在原有禽肉产品基础上,创立了“倍有滋”品牌鸭肉,丰富了原先只有火腿肠的产品线。在业务上从过去的产品型、制造型企业,向服务企业转型。比如在金融服务方面,新希望六和成立担保公司,为6万多农户提供金融服务。

陈春花现在思考的问题是,如何保持组织的可持续性,她希望设计一个开放的组织平台,让内部的人成长起来,让外部的人能进来。

农牧企业留住新人最难,薪资不具有吸引力,就职环境的心理落差也大。“一来就让他去养猪场、养鸡场,基本都吓跑了。”

按陈春花的计划,刚入职的年轻人,要参加一个为期11天、名为“新鹰训练营”的课程。“我跟同事讲,你要跟他们谈一场深度恋爱,一定要非常非常深,当他决定要离开的时候会纠结。而年轻人进公司两年内跳槽率是最高的,两年内如果他不跳,基本上就可以稳下来。”

公司上下按照陈春花的习惯,都称她为“陈老师”,陈老师在公司文化管理中,也善于利用教师式的循循善诱来引导新人。

她掌舵公司这两年,仍保留了在华南理工大学的教职,每个月和她的研究生见面,指导学生的学习和课题研究。这期间,她停掉了所有的对外授课。

2月4日,立春,陈春花在微信上开了个人公众号“春暖花开”。前一个月,她和女儿去海口参加马拉松比赛,这是母女俩的马拉松“首秀”,结果“超出想象”:女儿以5个多小时完成了全马,陈春花以3小时20分完成了半马。

陈春花把这当作今年突破自我的大事儿。

陈春花每年还会专门休个长假去禅修,她喜欢把自己的感悟分享出来。

她认为,女性的“特权”之一是“可以软弱”,但她选择承担更大的责任。

“从个性上讲,我其实是偏安静的,不太希望很多人关注我。只不过因为责任,使得我不断站在前台,站在灯光下,没有办法。但是在这个时代,其实你会发现,你还是要变,所以我想我也要变一下。”陈春花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