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郭广昌用Studio 8改造中国电影

2015-08-05 09:47 | 作者: 谢思聿 来源:《中国企业家》 郭广昌 博纳影业

导语

入股博纳影业后,郭广昌一直逡巡于北美和欧洲之间,寻找能更好地满足中国市场的内容提供者。

文_本刊记者 谢思聿 编辑_吴金勇

收购有时候就像谈一场千回百转的恋爱——“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至少对复星来说是这样。

郭广昌

黄竞彦(Maggie Huang)是复星集团影视娱乐及衍生品事业部董事总经理。去年,在洛杉矶一位友人的介绍之下,她“邂逅”了前美国华纳影业总裁Jeff Robinov。

Jeff Robinov在华纳任职足足17年,并于2006年开始担任华纳影业总裁,曾制作了包括《盗梦空间》、《地心引力》以及《蝙蝠侠-黑暗骑士》等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直到2013年6月,传言因为在公司内部竞争中失利,Jeff Robinov选择离开。

而在同一时间遥远的中国,《小时代》正在热播。原著庞大的粉丝群、尤其是脑残粉与各路忍不住吐槽的“大V”们一路“死磕”,制造出话题与票房齐飞的奇葩景象。而在更早一点的时间里,Jeff Robinov在华纳制作的最后一部大片《超人:钢铁之躯》遭遇了槽点比电影还精彩、豆瓣得分甚至还低于《小时代》的《富春山居图》。后者首日票房居然超越了这部耗费3年心力、斥资2.25亿美元打造的好莱坞大片。

这样的结果,折射出这个独具特色、充满“中国动力”市场的喧哗与骚动。中国观众展示出他们前所未有的强大消费力,可是国产电影无论从数量还是品质上都还不能满足崛起中的精英人群的品味。而好莱坞已经日益倚重中国市场,正试图加入更多的中国元素来讨得国人的欢心,许鞍华导演的新片的名称恰好的契合了这一阶段中国的影视产业争议、机会与挑战共存的现状——《黄金时代》。

当出走的Jeff Robinov创立了Studio 8(以下简称“S8”)之后,很快就吸引了急于在内容和制作上向好莱坞水准靠拢的中国投资者。

2014年3月,华谊兄弟(300027.SZ)发布公告,称公司计划以1.2亿至1.5亿美元代价购买Studio 8的股权。交易如果成功,华谊便有机会跻身英语影片主流世界之一,甚至成为全球顶尖的影片制作发行公司。双方签署了排他性协议,在交易结果确定之前,不得有第三方介入。

因此,黄竞彦与Jeff Robinov在此时相遇,似乎有些太迟。“我知道他正在和其它公司谈收购的事情,所以只是祝愿他们‘结婚’顺利。”黄告诉《中国企业家》。但这一招深远的伏笔已经就此埋下。

事实上,在影视产业上复星有着不亚于华谊的野心。2013年它已经开始围绕产业链进行布局,私有化分众传媒之后,还以均价10.4美元/股、总价2080万美元收购了博纳影业200万股股权。

而到了2014年,复星开始进一步寻找购买内容的机会。这首先是因为,在年初公司完成了葡萄牙保险的收购,这从根本上解决了困扰复星很久的资金来源问题。其次,其管理层已经达成共识,把复星未来投资押注于崛起的国内中产阶级消费之上。

“我们对于生产各种内容的顶级制造商兴趣非常大。”梁信军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认为随着互联网把一切都推开摊平之后,内容才是真正具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从2014年开始,包括郭广昌在内的管理层们一直逡巡于北美和欧洲去寻找能够满足这些精英人群的内容提供者。“而且,一定要成为其最重要的股东才会出手买下。最好是第一大股东,至少是第三大股东。”

2014年5月,S8与华谊的谈判失败,Jeff Robinov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场“邂逅”。当机会转回到复星手中,这近乎是一种惊喜。因为S8不只完全契合了公司的收购需求,其到来的时间,无论是从产业层面还是公司自身角度来看都堪称完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就在5月31日,财政部领衔七大部委发布了《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从金融、土地、影院建设以及税收等方面提供补贴和专项发展资金,全方位覆盖了制片、发行到放映全产业链。

谈判正式启动。6月,Jeff Robinov与黄竞彦在洛杉矶有了第二次会面。

“在加入复星之前,我是摩根士丹利证券研究部分析师。”黄告诉《中国企业家》,所以双方的话题一开始从资本的角度切入,她向Jeff Robinov介绍复星是一家定位为中国的巴菲特式投资企业,并试图用其给投资人所能提供的回报率来表明公司的实力。这本是例行公事的开场白,但Jeff Robinov的反应让黄竞彦感到惊奇,“我很少看到有企业领袖能和我谈投资能够谈到回报率,而且精细到具体的数字。”

他们也谈到中美电影工业的异同与差距。首先两国之间还很难称得上互相了解,“甚至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认为中国人留着长辫子。”黄竞彦告诉《中国企业家》,她所接触过的一些S8管理层们,除去少数几位负责国际市场的人士之外,都谈不上了解中国文化。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从业三十几年,也曾去过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家,但唯独没有来到过中国。

在票房表现上,两国差异也非常明显。“2013年,好莱坞电影票房在百亿美元左右,中国电影票房是35亿美元,这怎么能够平等对话?”

不过,中国的核心优势是电影市场增长强劲。基于此,这场收购与被收购方的商业对话居然多了一见如故的亲切感。

双方达成的第一个共识,是让资本改变产业。“中国有很好的电影人,中国的电影人也很辛苦。”黄竞彦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融资机制不健全。中国没有像好莱坞那样成熟的产业体系、投资环境和信贷系统,独立制片人很难融到钱。所以才会有出资拍戏的煤老板,以及把自己的房屋抵押出去、倾家荡产才能拍一部剧的电影人。

现在Jeff Robinov愿意把好莱坞的经验贡献出来,帮助复星去推动体制上的改变。中国将是他们共同的市场,他们也谈到分级制度、小众电影,甚至是观众品味的培养。如果说北美市场可以保证收回成本,那么中国这个新兴市场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的收益率。

复星最终又一次利用它的投资而非经营理念赢得了这次收购。索尼,作为复星的长久合作伙伴,在得知这笔交易后,直接找到了郭广昌表示参与其中的意愿。这起交易最终在几个月后尘埃落定,S8作价2.5亿美元,其中复星出资2亿,索尼承担5000万美元。

三方根据各自的资源优势进行了分工。索尼负责发行,S8原来的团队继续负责日常管理工作,复星则主要负责在中国地区的事务。在重大事项上,由复星和Jeff Robinov共同决策。当然,复星作为控股股东具有绝对主导权。

S8还获得了由摩根大通、联合银行、美国银行控股公司等共同提供的7.5亿美元融资。值得注意的是,这7.5亿美元有一部分是并购贷款,而且利息非常低。索尼将帮助S8整合其在美国西部的资源,未来或许将展开一系列的兼并收购。

第一个五年计划也制定出来:S8将在全球市场上以每年4-6部的速度,五年总计发行24部影片。而最先与中国观众见面的,是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据称,除去S8和索尼影业旗下的三星电影公司之外,博纳影业、英国Film4也将参与其中。

在最重要的中国市场上,复星给自己的定位是整合者。黄竞彦告诉本刊,她和团队将从资本开始帮助S8,譬如投资人的选择和投资方式的设定。复星旗下的创新资本和国内盛行的众筹,都在黄的考虑之内。

复星也会介入到内容方面。“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中国题材通过好莱坞出现在全世界的荧幕之上,这是能够真正在全球范围内提高国民待遇的事情。”黄竞彦如是说,“我们可以从普世价值开始着手,把真善美这些超越民族观念的事物用世界级的镜头表现出来。”接下来他们会成立专门的团队配合S8做内容生产和中美文化的沟通工作,既有利于把中国故事推向世界,也要帮助其规避国内有关部门的审核。

在复星内部,每一个管理层必须习惯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打通公司不同的产业。所以,黄竞彦的团队还会考虑如何更好的进行广告植入,把复星旗下产业如Folli Follie等推到观众眼前。

最难、也是最长远的计划是重新整合渠道发行。黄竞彦告诉本刊,中国90%的收入都来自院线,而美国院线只占比1/3,其余由DVD、点播贡献。复星与其小伙伴们希望共同改变电影收入绝对依赖一次性销售收入的局面。

协同动作同时推进。2014年7月中旬,复星以每股ADR5.9美元的价格从于冬手中购得博纳影业13.3%的股权,美国新闻集团将其所持博纳股份全部清出,由于冬接盘。此次完成后,复星集团成为博纳影业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20.8%。复星该笔交易总额为4916万美元。7月下旬,复星又与上影合作成立“上影复星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计划进行全产业链投资:除去参与国内外优质电影或电视剧等项目的投资和引进之外,双方还将共同进行电影院线资产的投资和并购。

“我觉得亚洲票房一定会远远超越北美,也许是在2017年,最多不会超过2018年。”这是当时黄竞彦与Jeff Robinov最后一个共识——拭目以待吧。

谢思聿 xiesiyu@iceo.com.cn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