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高端出租车?滴滴和Uber纷纷涨价,单位计费比出租车高出26%

2016-09-13 16:20 | 作者: 王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网约车

0e7c264a-6df0-45f1-88e2-f83bb2256ee2

[摘要]出租车门槛太高,网约车基本没门槛。这一局面正随着网约车不断正规化、监管化而改变。而且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说,很多地方对网约车有可能从严监管。

文|王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上周末,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致函国家商务部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已接到多宗消费者针对滴滴、优步费用上涨的投诉,并提出了两点建议:“应正式对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的并购案进行反垄断立案调查;涉及消费者利益的反垄断调查,应当听取消费者组织的意见。”

从8月1日至今,滴滴优步合并已经33天,“滴滴优步涨价”的消息就从未停歇。刚合并一周的时候,南都记者曾亲测滴滴快车及人民优步发现其单价并没有太大变化,当时优步相关负责人亦表示,消费者之所以感到涨价,主要是补贴减少。

但昨日,南都记者再次测评了两个主要打车工具,发现其单价都已经上涨。相比一个月前,滴滴快车里程计费未变,但时间计费从0 .35元/公里涨至0 .55元/公里,上涨57%;人民优步虽然时间计费不变,但里程计费从1.7元/公里涨至2元/公里,涨幅达17%,两者价格如今保持一致。

单位计费比出租车高出26%

8月10日,在南都记者的评测中,考虑补贴的情况下,滴滴专车以及优步高级轿车价格已高于神州专车。与此同时,在上周,北京滴滴顺风车涨价了20%,1 .5元/公里的价格也高于同类嘀嗒拼车的1.2元/公里。

对于顺风车的涨价,滴滴表示:“在顺风车接单过程中,车主确实存在更多的绕路成本和时间成本,为了实现成本的合理分摊,滴滴顺风车对部分城市的价格进行了上调。”不可否认,在专车以及顺风车两个领域,滴滴已经失去其价格优势。

但消费者吐槽最多的依然是“滴滴快车”以及“人民优步”之类介于高端专车与顺风车之间的模式,这也是滴滴优步所独有,也是目前打车市场上订单量最高的领域。

上个月,消费者所吐槽的“涨价”主要是由于优惠券的减少,而据人民优步及滴滴快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补贴属于市场教育成本,随着市场成熟,补贴下降是必然的事情;而到了本月的又一次测评,南都记者发现,其单价同样上涨了。

据调查,目前两者均是2元/公里+0.55元/公里的计费模式;而出租车则是2 .6元/公里,非堵车(速度低于10km/h)下无时间计费,起步价10元,起步里程2 .5公里。记者从高德地图获得数据显示,过去一周,广州全市平均车速是26.52km/h,按这个速度,每公里耗时2.26分钟,把0.55元/分钟折算成里程相当于1.2元/公里,再加上原本的2元/公里的里程计费,相当于乘坐滴滴快车每公里单价3.2元,比出租车的2.6元/公里高出26%。

如果再考虑出租车10元的起步价,实际上只要超过5 .3公里,滴滴快车及人民优步的价格就超过出租车的价格。

司机冲单奖半年下调70%

尽管滴滴快车涨价了,但司机的收入并没有上涨。“从本月开始,滴滴的司机与乘客端看到的价格就不一样了,”滴滴快车林师傅说,在司机端,他看到的价格是1.57元/公里,0 .4元/分钟,而且补贴也减少了。“拿冲单奖来说,现在每天做满25单补贴60元,这是目前冲单奖的最低门槛,两个月前15单就补贴60元,25单补贴100元,而3月份的时候每做满25单的补贴是200元。”近期打车遇到的大部分滴滴快车师傅均表达了与林师傅同样的无奈,“生意越来越难做,钱越来越难赚。”

另一位滴滴快车黄师傅告诉南都记者,其目前每天7点多出门,晚上11点下班还是可以完成25单的,“每天流水可以达到500元,但实际上每日油费就要180元,每个月还要付出400元的电话费和1000元的维修保养费。每个月有7000-8000元纯收入已经是很高的水平了。”

“这还不包括车辆折旧,实际上按这个工作量,一台车一天起码跑300公里。”黄师傅补充说。按照专车新政终版的规定,其将车辆报废机制从8年改为60万公里,但如果按这个接单量,每年跑满300天的话,其达到60万公里只需要6年时间,比此前意见稿的标准反而还短了两年。

为了鼓励司机加入平台,滴滴在今年4月推出“伙伴创业计划”,可以购买滴滴车辆通过打车营收来分期付款,干满三年可以获得车辆。“干满三年获得车辆,车牌会回收公司,你还不如在广州买辆车,租个牌照也才30元/天。”黄师傅说,其实这个“计划”并不划算。“广州司机需要首付2.5万,月供6500元,加起来总价25.9万,而其对应车型比亚迪·秦的售价也才15万左右。”(来源:南方都市报)

各地网约车新规一个比一个严:要成高端出租车?

兰州、济南、北京等地或将出台比《暂行办法》更具体且严格的规制内容,比如总量控制、定价政府调节优先等。9月11日举行的网约车政策法律研讨会披露,苏州、上海等地主管部门或将网约车限定为本地牌照,或将网约车驾驶员限定为本地户籍。

网约车的“狂飙突进”之路已基本结束。随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将自2016年11月1日起实施,网约车进一步正规化、监管化将成为必然。

而且,这一监管将很可能因地制宜。记者查询《暂行办法》,其中规定“各地可根据本办法结合本地实际制定具体实施细则”。

此前公开报道披露,兰州、济南、北京等地或将出台比《暂行办法》更具体且严格的规制内容,比如总量控制、定价政府调节优先等。9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网约车政策法律研讨会披露,苏州、上海等地主管部门或将网约车限定为本地牌照,或将网约车驾驶员限定为本地户籍。

“我们本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11月1日之前不会出台。”9月12日,一个地级市城市客运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政府的监管观念要尊重市场规律,我觉得未来政府的监管目标应该是方便出行、安全出行、经济出行,按照这样一个目标设置监管工具。”华东政法大学政府法制研究院院长章志远说。

数量管制弊大于利

出租车门槛太高,网约车基本没门槛。这一局面正随着网约车不断正规化、监管化而改变。而且,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说,很多地方对网约车有可能从严监管。

目前,披露的地方政府网约车管理思路几乎都包括数量控制和价格指导。

今年8月,媒体报道称,兰州市运管部门首先提出了制定兰州市“网约车新政”细则的思路。在数量上,做出了3000辆左右的限制。

“我认为对网约车进行数量管制有百弊而无一利,弊端包括过高的成本、隐含的腐败问题等。”9月11日举行的网约车政策法律研讨会上,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说。

针对网约车新政出台以来,一些地方政府陆续开始制定配套办法,上述研讨会在北京召开,由中国政法大学和华东政法大学政府法制研究院主办。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教授张效羽也明确表示反对数量管制。“与其管制,不如另外收一笔费用。网约车得利用公共道路盈利,这样城市道路资源就实现了市场化的价格配置。”他说。

价格方面,兰州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张建彪则肯定了网约车的价格会高出巡游出租车:“我们的想法就是在幅度范围之内市场调节可以,没有上限,但是没有个下限那肯定就乱了。”

8月9日,兰州市城运处举行新闻媒体通气会,通报网约车管理新规在兰州落地实施情况。张建彪介绍,兰州市的实施细则对网约车总量规模、准入条件、运营价格、经营模式、形象标识、执法监管、经营期限等都提出明确要求。

“网约车政策实施过程中出现了政策截留现象。”在研讨会上,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太高说。

王太高介绍,国办《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对网约车实行市场调节价,城市人民政府认为确有必要的可实行政府指导价”。

“这个规定就明确,网约车价格以市场调节为原则。政府指导实际上是一个例外,这个例外特别提出是‘确有必要’。”他说,“但这个政策传递到六部委部门规章的时候就有一个衰减。”

六部委《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运价实行市场调节价,城市人民政府认为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

但在一些地方政府的表态中,市场调节价已经成为网约车定价方式的第二选择。8月29日,媒体报道称,济南客管中心主任崔冰公开表示,未来济南网约车运价先由政府调节,然后再进行市场调节。

记者发现,8月25日,苏州市交通运输局也在其官网一则意见回复中表示,“网约车实行政府指导价或市场调节价”。

转化为高端出租车?

更多的行政规制或将在11月1日后出台。

网约车政策法律研讨会披露的信息显示,苏州市交通运输局希望网约车车型高于出租车,限制外地牌照。上海市则可能要求网约车车辆为上海牌照,驾驶员为上海户籍。

苏州市客运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对记者明确表示,目前尚无相关信息披露。记者未能联系到上海市相关部门对上述信息予以证实。

“这仍然是传统出租车的管理方式,把网约车管成了出租车的形式。”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王静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车辆要求上,对网约车的规定比普通出租车更高。上述会议主办方披露,苏州和上海有关部门都提出,网约车车型要高于出租车,要安装嵌入式GPS和报警装置。

这意味着,网约车有可能恢复一开始“专车”的地位,和出租车进行差异化竞争。记者曾经多次乘坐网约车,快车的车况参差不齐,但专车基本上都保持了高水准。

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要求,车内设施配置及车辆性能指标应明显高于当地主流巡游出租汽车、宜使用嵌入式车载终端、车辆标志应符合当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规定。

但从这部正在征求意见的全国统一施行的规范来看,并未强制要求网约车使用嵌入式终端,也未强制要求网约车喷涂或安装车辆标志。

“喷涂标志对于网约车有两面性,一方面私家车主当然不愿意自己的车辆喷涂网约车标记,另一方面,喷涂标记后会给网约车在运营时提供一些便利。”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告诉记者。

“《暂行办法》并未将兼职车主排除出网约车,比如规定驾驶员可以不与平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李俊慧说,“今后的兼职司机,或许可以通过开平台车辆运营。”

“但按照行政许可法的基本框架,下位法只能够在不违反上位法的前提下规定其他的条件。换句话说,下位法可依根据本城市的特点进行规定,但这是一个倒金字塔型,上位法规定的权限比较大,下位法规定的权限比较小。”张效羽认为。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