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11年竟然搞出3家过100亿的上市公司,他是如何缔造传奇的?

2017-02-28 14:35 | 作者: 李清风 来源:硕士博士圈公众号 创业

360截图20170228122612257

摘要:他出身寒门,却用11年的时间缔造出3个市值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如果说携程和如家让他实现了财富自由,那么汉庭则真正成就了他,让他作为一生的使命继续前行,他就是“创业教父”季琦

文|李清风    来源|硕士博士圈(ID:phdmaster)

1966年,季琦出生在江苏如东,祖上三代都是守着一亩三分地,靠天吃饭。季琦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年复一年在农田里种地、收割、到集市上卖钱,最大的愿望就是家里能蹦出个大学生。

季琦确实很争气,每次考试都雷打不动稳定在全校前三。

1985年,他顺利被上海交大工程力学系录取。不过到了上海,季琦发现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大城市并不友好,周围记很多同学瞧不起他这个农村来的穷小子,因为他不会说上海话。

使劲学了一年上海话还是没有学会,季琦很生气,干脆自暴自弃,成天泡在图书馆消磨时间。四年下来,他读了哲学、历史、文学、传记等近400本书,楞是把自己从一个理工男变成了柔肠寸断的诗人。4四年后还不解恨,于是继续在机械工程系就读机器人专业的研究生。

1992年毕业后,季琦突然想出国“班上混得最差的都出去了,不出国让人看不起”于是他找人借了1万美元跑到了美国。

照理讲,当时的美国很不错,空气清新,生活质量高,没钱还可享受每月500美元的低保,但是季琦却很郁闷,因为他的硕士文凭没人承认,根本找不到正儿八经的工作,只有涮盘子、洗厕所的份。

不过,盘子刷得再好也只能住地下室,一个月剩不下几十美元。到了1995年春节,季琦实在熬不下去了,他决定打死也要回国。

等季琦回国才发现,美国的盘子没有白刷,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周围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喝过洋墨水,是有钱人。

第二天,季琦就接到中化英华的王总打来电话,约他加入中化英华“职位是华东区的总经理”,额外还给了10万元的启动资金。

季琦利用那10万元在岳阳路320号中科院研究所租了一间不足40平米的办公室,招了5个业务员,开始做智能大楼业务。短短两年不到,团队规模就扩大到100多人,当初的10万元也已经翻了30倍。

不过2年后,总公司转型进军医药行业,季琦心里不爽,干脆辞职,自己于1997年9月成立了一家叫协成的公司,还是做智能大楼。

半年后,公司逐渐走向正规,季琦开始将业务拓展到综合布线、系统集成,再到软件开发,甚至还跟甲骨文等国际大公司合作。

1998年3月,季琦第一次见到梁建章,那时的梁建章是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一聊,两人都是交大校友,一来二去就成了哥们,经常一起出去喝酒。

1999年3月的一天,季琦组了一个饭局,在上海徐家汇附近的一家小餐馆,中间有梁建章、沈南鹏等十几个校友。

席间,大家侃侃而谈,话题从互联网、互联网经济到美国的网络公司,中国的网络现状,再到纳斯达克和IPO,最后还谈到了创业。十几个人喝到了晚上12点多才做鸟兽散。

第二天晚上,其中的三位又走在一起,继续讨论,他们分别是头比常人稍大的梁建章、梳着大背头的沈南鹏以及留着平头的季琦。

季琦聊起在美国见识过的互联网,梁建章接过话题“做旅游网站怎么样?看这经济发展的趋势,以后旅游肯定能火!”当时沈南鹏刚从德意志银行辞职出来,掏个百八十万没有问题。

1999年4月,三个人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精通饭店管理的范敏请了过来,正式组成“携程四君子”。四个人在徐家汇教堂南侧的气象大楼17层租了一个200平米的办公室,成立了携程旅行网,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董事长,范敏任执行副总裁。

最开始,携程的模式很单一,就是纯粹的卖机票。上线3个月,发现根本比不过专门的机票代理公司。随后,又折腾卖旅游景点的门票,不过优惠力度不大,在网上购票的寥寥无几。

最后实在没辙了,就把酒店预订搬了上去。没有想到,酒店在线预订大火,短短3个月,预订酒店的用户就达到15万。

2001年9月的一天,季琦在网上浏览关于携程的消息,偶然看见一位网友发的帖子,“携程什么都好,就是预定宾馆的价格太贵了。”一点进去,发现下面的留言都是清一色的点赞。

季琦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可是大问题啊!”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带着一个本子、一把尺子还有一个老式的佳能胶卷相机神秘的消失了。

干什么去了?原来季琦睡遍了全上海锦江之星等所有经济型的连锁酒店,每个酒店的房价多少、多少间房、床有多宽、门有多高,都摸清了。他还跟每个酒店的大堂经理、服务人员都聊个遍,也把房客资料和估算成本都记录下来。

经过回归分析,季琦发现客房入住率高的酒店一般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一天吃住维持在300元以里,住宿要求也不高,干净舒适就可以。

于是,2000年,季琦决定再搞一个连锁的经济型酒店“把旅游业和酒店业相结合”,沈南鹏举双手欢迎。当年3月,如家酒店诞生,季琦从携程总裁变成了如家的CEO,沈南鹏担任联席董事长。

由于如家的房价比很多三星级酒店的价格还要低10%-15%,加上携程网庞大的订房网络和融资能力,半年不到,如家的利润率就稳定在了20%。

也是在这一年,携程网的营业额突破了10亿,四海之内无对手,再加上如家烧起的二把火,很快就走上了上市之路。

2003年12月9日,“四君子”随携程赴美上市,这也是国内第一家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旅游企业。

不过此后后,季琦做出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决定“离开如家”。为什么?因为他想静静,携程四君子故事已成昨日黄花。

两天后的2005年8月,季琦携“汉庭”品牌强势归来。在休息的两年中,他发现了一些比如家定位稍微高一些的酒店“只做经济型还远远不够”。

跟如家“干净、经济、温馨”的特点相比,汉庭则更加趋向于“现代、舒适、超值”,服务对象对准最有发展潜力的中产阶级。这一次,季琦的信心更足“携程、如家不都成功了嘛!”

的确,在汉庭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2006年10月,如家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且作为中国酒店业海外上市的第一股。

此后,国内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正在风口,季琦突出重围的方案就是迅速扩张。不过随后的结果却事倍功半,汉庭走向了误区。

第一个误区就是不切实际的疯狂收购。2005年11月,季琦开始急着扩大规模,收购很多设施并不完善的小连锁酒店,有的甚至只有三四家,租期只有三、四年,酒店经营刚刚有所起色,业主就要威胁涨房租。

第二个误区就是盲目进驻三四线城市。由于义乌等三四线城市消费水平不高,房费始终在200元附近上不去,但是房租却一分钱也降不下来。更有甚者,在广西桂林等城市,汉庭开了3个月就停业,几百万资金白白扔了。

第三个误区就是频繁换将。由于一心想着扩张再扩张,资金根本跟不上,季琦就换CFO,一年换了三个,搞得内部人心惶惶。

最初的两年,汉庭一直重复着这样的错误。直到2009年4月,季琦见到了世界酒店大师保罗·杜布吕。老先生一语中的“规模不重要,质量最重要”,季琦如梦初醒,他决定改变套路。

首先是壮志断臂。季琦决定关掉了所有赔本的汉庭,在全国签退了20个物业合同,有的退钱,有的转加盟店。

其次是做酒店内部结构的调整和优化,配备现代化的卫浴系统、便捷的商旅配套和舒适的酒店环境,实现无线网络的全面覆盖。

最后是推出十大免费项目,包括商务区电脑、打印复印传真、宽带上网、大堂茶水咖啡、房间阅读书籍等,为商务人士提供物超所值的服务。

“成功和失败就在一念之间”,转型后的汉庭很快迎来了大爆发,短短半年时间,盈利就超过了1亿元。

一年后的2010年3月26日,季琦带着汉庭再次登录纳斯达克。那是他五年内第三次去纳斯达克敲钟,当时携程的市值翻了20倍,四年前上市的如家市值翻了3倍,那年季琦44岁。

2012年,季琦将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除了旗下的汉庭、全季、星程、海友,他又推出了高端的禧玥酒店“把华住做到全球酒店业的前三名。”

有人问季琦:"连续创业,有没有想过休息一下?"季琦的回答是“未来的路还很长,汉庭将是我一辈子的事业。”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