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汽车年检从1年检一次变成6年检一次,都是因为……

2017-03-02 16:19 | 作者: 马吉英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李书福

摘要:吉利并购沃尔沃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经典案例之一,作为掌门人,李书福的视野和格局也早已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和中国市场。他或许是中国对全球政治经济局势变化最敏感的企业家之一。

9fe4b2fd31f21e0b1052f8ca450dacbd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吉英    

2017年,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的“两会”提案有两个,分别是《关于加快在全国推广甲醇汽车、发展甲醇替代燃料的提案》、《关于审慎开放地图精准测绘,降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的提案》。

李书福称,现在全世界没有可以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投入市场,高度自动驾驶方面最好的是沃尔沃,搭载这一技术的沃尔沃XC90已经投放市场。要想在中国实现完全自动驾驶,一个重要的前提是中国开放地图精准测绘。

在沟通会现场,每位到场记者还拿到了一本美国学者的著作《跨越油气时代:甲醇经济》。

李书福强调,“我不反对发展电动汽车,但是有些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比如电池能量密度、衰减等。”这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前,总要有些过渡产品。他称自己对甲醇汽车的关注,跟吉利生产甲醇汽车没有太大关系,生产甲醇汽车的企业很多。甲醇汽车对整个国家的意义非常大。

吉利并购沃尔沃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经典案例之一,作为掌门人,李书福的视野和格局也早已不再局限于汽车行业和中国市场。他或许是中国对全球政治经济局势变化最敏感的企业家之一。

互联网思维和实业思维不同

关于自动驾驶,特斯拉去年爆出很多问题,你认为问题在哪?如何解决?

李书福: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互联网公司和我们搞实业的,思维不一样。他们是互联网思维,迭代研发,迭代推广,快快快,所以它不考虑安全,能用马上拿出去卖,不行马上改。但汽车公司的思维不是这样的,必须确保安全。反复试验,确保安全,才可以变成商品,让用户使用。

这是不同背景的企业做出的不同商业决定。我们不可能敢于把不成熟的产品让用户去试。

目前进入汽车行业的人,也有汽车行业之外的人,可否结合你的造车梦谈下看法?

李书福:我原来也是外行(汽车行业外的人)。国家对汽车要放开,汽车和自行车摩托车家电差不多,都是工业产品。但是(造车)不可能百分之百成功,因为中国有那么多汽车公司了,有变化和淘汰的过程。限制谁能造,谁不能造,这不平等,应该大家都可以尝试。

吉利跟行业外的合作伙伴合作,有没有可能?

李书福:合作是没有边界的,只要符合我们的商业逻辑和发展战略,任何企业都可以展开各种合作。这不是问题。

世界那么大,我们一口吃不下

收购沃尔沃是中国企业的典范,作为先行者,对目前企业走出去的建议和忠告?

李书福:大家各有各的道理,各有自己的实际情况,失败或者成功有客观主观原因,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去研究。国际化的道路一定不会一帆风顺。依法合规,合作共赢,这是前提,怎么做成,方法都不一样。中国企业走向全球,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

关于吉利海外战略,有哪些具体规划?

李书福:我们战略做了些调整,原来中国市场基数不是很高,我们想大部分吉利要销往海外。现在中国市场基数很大,我们要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再走向海外。所以现在重心在国内,但没有放弃海外,海外现在主要靠沃尔沃、伦敦出租车等。

不要急于求成。世界那么大,我们一口吃不下。要一步一步来。

之前吉利提出的蓝色吉利战略有新调整,是怎么考虑的?

李书福:美国新当选的总统特朗普提出,要鼓励传统能源的开发运用,这样就有可能不支持巴黎协议,不支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如果美国不支持巴黎协议和新能源汽车发展,中国也很难推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因为温室气体是全球性的。

如果这种想象变成现实,那中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就会下降。所以,如果美国政府的态度调整,必将影响中国政府的决策,也会影响我们的决策,我们也会由此作出调整。这个事情是连在一起的。 

网约车:在同一起跑线竞争很重要

怎么看待共享经济?曾经有观点认为,曹操专车(吉利集团战略投资的互联网+新能源出行服务平台)能和滴滴、神州专车三分天下,你怎么看?

李书福:共享经济是国家提出的战略规划,我们积极参与,这是正确的。什么三分天下,我不知道。我们要一步步去做,光是海阔天空去想是不行的。曹操专车没有任何打擦边球的做法,是严格按照国家政策去管理的,不会高峰涨价什么的。我们在做一个让用户可以信任的平台。

另外,网约车怎么平等竞争,这是很重要的。市场经济的竞争一定要平等,不交税不开发票,国家有政策不执行,这是不平等竞争。我提倡大家在同一起跑线竞争,不能搞特权和歪门邪道。

关于实体经济:虚实配合,而非脱实向虚

对目前实体经济发展怎么看?

李书福:现在实体经济发展非常艰难,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问题、员工成本问题等各种挑战。我们稍微上规模的企业,也面临各种困难和问题。没有实体经济,国民经济就是无源之水。没有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也很难得到活跃和启发,所以需要虚实配合,全面脱实向虚的话,就会对国民经济产生非常大的伤害。

过去向脱实向虚方向走得很快很远,好像互联网包治百病。但是互联网不能包治百病。实体企业和互联网结合是应该的,走向信息化网络化是正确的,但是要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上,是为实体经济发展互联网,而不是为虚、假、骗发展互联网。

如何看待目前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情况?

李书福: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央很重视,是政策希望看到的。但这毕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落地还需要时间。

从现在看,混改的进展不是很顺利,成果也不是很多,但是方向是坚定不移的。我没有尝试过混改,没有总结过,但是我想这是不容易的事情。

过去提出国企改革很热闹,现在推进不是很快。大家应该知道背后的原因。因为现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设时间表,很多领导不愿意承担混改有可能带来的风险,所以混改的推进就比较缓慢。

党的十九大可能会做出进一步安排,那时候中国的混改也许会加快。

政协委员十五年,有两个提案印象深刻

这些年作为政协委员,你总共提交了35份提案,觉得可以给自己打多少分?

李书福:我公开提案是35份,不公开的还有不少,我提了很多有利于改革发展的提案,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打分我不好打。

十五年前的提案还记得吗?十五年来提案是如何推动社会发展的?

李书福:印象深刻的提案,原来中国货运司机要填道路运输单,填从哪里到哪里。这个路单是交通部规定的,各个地方的交管局印刷和销售,司机要花钱去买。谁不填就要处罚500块钱,各个地方的交通局都在路上检查。

我有次在公司发现一个司机很认真在填路单,我说为什么要填,他说不知道,反正路上要查的,不填就要罚款500。我让公司财务部门去税务部门了解是否跟税收有关,回复说没关系。到交通部门了解,回复说我们就是这么规定的。了解后我们认为,这是过去计划经济防止企业偷税、配合税务部门的一个行动。现在国家税收改革后,不需要填写这个路单了。我就给交通部写了一个提案,关于取消路单的。交通部很快,一个月之内就取消了。为什么?因为交通部忘了这个事情,全中国那么多司机还在填。

我觉得这个还是挺有意思。

第二个印象深刻的提案,跟你们每个人都有关,就是汽车年检。这个提案我们没有公开。

原来家里的车子,每年要检测一次,我写了提案,要求取消年检,或者三五年年检一次。现在已经变成了6年检一次。

我当初为什么不敢公开呢,因为公开的话,很多检测站的老板要骂我,把他生意搞垮了。但是这给全国用户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我们有很多提案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采纳,对老百姓产生了非常正面的影响。

此外还有个税改革、出租汽车营业资质问题。这些都是很关系到民生的问题,很重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