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专车“西线无战事”?陆正耀:行业已无任何空间

2017-03-03 15:42 | 作者: 徐昙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陆正耀 神州优车

摘要:虽然还有美团打车,曹操专车等新进入者,但陆正耀认为,“这个行业已经没有任何空间了。”

d95ae338378731a7efeecef0bfe9203e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徐昙   

资本流向也是导向,影响到了出行领域的竞争形态。

就像ofo刚刚拿到4.5亿美金的D轮融资,可以想象接下来在共享单车领域会不会重蹈2015年-2016年网约车竞争初期的惨烈。

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在3月1日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谈了竞争感受,网约车或专车市场的竞争,在中国商业史甚至世界商业史上都是前无古人的残酷。包括从客户层面,公关层面,融资层面的竞争,都前所未有。

网约车经历的竞争几乎是共享单车领域的一面镜子。在一个风口行业的竞争初期,烧钱变成了一种有效的竞争形态——可以形成用户垄断,可以建立竞争门槛,可以获取庞大的用户大数据,由此作为“入口”叠加,或者衍化出其他业务模式。当然,这也是一种非理性的疯狂的赌博!钱太多的时候,足以乱了方寸!

2017年,“网约车新政”出台后,竞争格局变得稳定和明朗。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资本变得更加理性。2月28日,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获得中国银联、浦发银行、中金启元等46亿元战略投资。(全部完成交割后将有70亿元资金)从企业属性看,中国银联(24亿)、浦发银行(10亿)、谷欣投资(7亿),中金启元(5亿)无一不是保守型投资者,对行业、对企业的判断尤为谨慎。这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资本对神州专车模式和前景的看好。

企业和资本回归理性意味着今年网约车领域不会再有补贴大战的情况发生了。如陆正耀所说“充100返100的可能性再也没有了”。企业在专车领域的补贴竞争已经告一段落。

虽然还有美团打车,曹操专车等新进入者,但陆正耀认为,“这个行业已经没有任何空间了。”甚至其兴趣点都在发生转移,在神州四大业务板块(租车、专车、买卖车,金融业务)之外,陆正耀透露“今年会在汽车整个后市场领域会有很大的动作。”

滴滴、神州等企业在经历了针锋相对的B2C和C2C的概念之争,补贴之争后,重新回归到了追求客户体验,产品质量等永恒的商业轨道上来了。

以下为陆正耀采访实录:

记者:70亿融资将用在哪里?

陆正耀:这一次融资的目的并不是以融钱为目的。大家看过神州优车半年报的话,其实账上的现金储备是非常多的。因为不融资就不存在战略投资,资本更加看重的是整个公司战略价值所在。所融资金的用途,我们将主要用于拓展买卖车电商的业务。

记者:专车业务已经过了主要的投入期了吗?

陆正耀:可以这么说,已经到产出期了。大家想再要充100买、送100的可能性再也没有了。

记者: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对专车市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陆正耀:我总体觉得专车完全替代出租车的假设是不成立的,所以神州总体定位是出租车的补充产品。可以看得出来,不管是政策还是友商的商业模式,基本上也是百分之百在我的意料之内的。要说这次影响有多大,坦率讲就看不同城市的政策实施落地的力度有多大。力度小的话,当地就希望出租车不要闹事,因为这是一个不可协调的矛盾体。

如果只是高补贴的话,一旦补贴停了话呢?商业的本质就是本质,本质是有科学性的,如果违背商业的本质或者是要试图改变商业的本质,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记者:2016年一年专车都在“打仗”,你有什么感触?

陆正耀:网约车或专车市场的竞争,在中国商业史甚至世界商业史上都是前无古人的残酷竞争。包括从客户层面的竞争,从公关层面的竞争,从融资层面的竞争,都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层面。这在过去的一年对我们是一个挑战。

记者:关于专车市场的竞争形势,你是如何判断的?虽然现在看好像格局已定,但还是有新的进入者,比如美团打车、曹操专车等,这是否意味着市场还有空间?

陆正耀:我觉得已经没有空间了,至于别人觉得有空间愿意进来,那是他们的考虑,有可能是对行业的不了解,有可能是自身讲资本故事的需要。以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来讲,我觉得这个行业没有任何空间了。

记者:你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做内部激励的,让员工能跟上你快节奏的指挥棒?

陆正耀:我们公司基本上人待的时间比较长,老面孔比较多。整体来讲对公司认可程度比较高。

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公司首先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是大家的。第一是考虑投资人的利益,平台要达到让投资人有合理的回报,所以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定要站在投资人的角度。第二是考虑客户利益,也就是我的商业逻辑。第三是考虑到员工的利益;要给员工好的物质回报,公司文化必须简单。

记者:据说你也在关注、研究无人驾驶?

陆正耀:是的,这个问题我们研究了很多。其实从技术上来讲是不难实现的,尤其是在美国很快就会商业化,其实很多国家都有时间表了。在中国到底是什么时候实现商业化,以怎样的路线图,未来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这也是我现在重点研究的东西。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