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共享单车火得太快了,马化腾有些担心

2017-03-03 23:25 | 作者: 翟文婷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马化腾

摘要:马化腾担心的是,激烈竞争之下,现在有些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面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区骑单车?行业会怎么演变呢?那时候会再发生什么事情呢?

马化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翟文婷

刚刚,马化腾结束了一场与记者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话。腾讯战略、人工智能、湾区经济、金融、安全等关键词出现频率最高。

最值得关注的是腾讯战略可能已经悄然在演进。去年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马化腾明确腾讯的战略是,内容、平台加金融。尤其在内容方面,对泛娱乐化和IP的关注会是2016年腾讯的重心之一。而据说,近期马化腾在内部更多强调,腾讯未来要做一家科技公司。

对于腾讯来说,2017年是个意味深长的时间点。从自身出发,这家公司已经成立18年,未来如何持续保持创新是让马化腾焦虑之事;而对整个互联网而言,今年将是发力人工智能、VR等黑科技的关键时间点。腾讯的思考和应对策略是什么?

马化腾回答《中国企业家》,腾讯一直在做很多AI的基础研究,比如优图在人脸识别方面的技术已经很强,被应用在很多产品;云识别领域也运用在微信数据。有的AI跟图像有关,有的跟场景有关,但我们都希望能跟产品有很好的结合,不管是在后台还是数据处理,能提高一定的效率。

“为什么提很多科技的东西,正是焦虑所在。技术的进步才有可能保持战略方面的制高点,否则当下一个趋势浪潮来的时候,能不能做得成在于你能否掌握技术。过去可能有人口红利,但你最终看到技术才是不可逾越的东西。当AI普及的时候,会更加明显。”马化腾说。

他解释,微信探索小程序一定程度也是着眼于以后应用的计算环境发生变化,因为未来用户获取服务不是通过APP或浏览器,而是基于场景的流动代码。原来可以纯粹基于软件做产品,但是未来即使不做硬件,也要关注硬件。

而腾讯另一个热门板块则是金融。最近京东金融完成分拆,与蚂蚁金服争夺互联网IPO第一股的消息被刷屏,也有人提醒马化腾,腾讯在金融领域动作似乎比较迟缓。

《中国企业家》问马化腾,未来腾讯金融是否会考虑独立分拆,他的答案是不会。“金融方面,腾讯是用比较稳健的思路去对待金融的,对我们而言最核心的问题是稳定。这个行业拼的是谁命长,不是谁跑得快。腾讯金融业务一部分在体外,比如微众银行;理财、支付等产品在体内。我们不会按照把业务都包在一个金融集团思路去做,不会为了分拆才分拆,这不符合我们的风格。”

除此之外,针对共享单车、互联网格局演变、小程序等热点问题马化腾也做出解答。

问:滴滴,头条、美团被业界称为TMD,就是腾讯也有不同程度的入股。你觉得TMD是BAT的影子还是新一代的BAT?

马化腾:我讲数字内容的时候有提及,其实内容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以流量为主。未来内容的价值、IP的价值会越来越重要。但是也不能说流量不重要,这两个可能说原来是八二,以后变成五五(都重要),你有流量入口,同时又有内容的这种制高点,就是可能两者都重要。

至于头条、滴滴这些,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是O2O以及像头条更多的是在个性化、大数据、资讯中的应用。我们可以看到技术和这种传统行业的这种融合,让中国其实相对于世界互联网有了一股新的力量了,并不像过去说的C2C(Copy To China),现在是叫KFC(Kaobei From China),你看中国有很多原创的东西了,你可以看到这种个性化的资讯阅读也好,包括这种O2O的。虽然是UBER先做的,但是你可以看到现在滴滴的量已经是4倍、5倍于UBER全球的总量,这个是很惊人的。

包括现在摩拜单车和OFO单车之争,共享单车这个量也增长非常迅速,这个也可以看到中国作为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是有很大这种潜力的。

问:共享单车目前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违章停车、或车辆遭到人为破坏,如何解决?

马化腾:共享单车这个新事物来得太快了,短短几个月就迅速成为热点,整个社会在这方面的适应,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破坏单车也是少数事件,一方面可能也自于竞争。这个领域的竞争正准备进入更白热化的阶段了,可能再下一步大家会更加关注。

我担心的是,激烈竞争之下,现在有些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面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区骑单车?行业会怎么演变呢?那时候会再发生什么事情呢?这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

问:你这次带来的7份建议里面,有一份是关于加强未成年人健康上网保护体系建设的。作为一名父亲,你是如何管理和引导您的孩子上网以及网络游戏行为的?

马化腾:我是从亲身体验来判断产品。之前团队跟我过这个提案,比如家长通过平台设置,让孩子周末才能玩一下游戏、周一到周五上学期间不能玩。我看设计师写的是周六周日可以玩,我说不对,我们一般是周五晚就可以玩了,但是周日晚不能玩。所以这背后有很多细节在考虑,不是这么简单的周六、周日,因为你要考虑到第二天上学和不上学的问题。这些细节,你只有自己亲历过才能知道。

我跟孩子也是用这种方式,我们约好,我们不是一刀切不给。游戏确实也有它的好处,但是不能过度、沉迷,时间要管理好。消费我可能是限一个额度,你自己看着办,你花完了以后后面就没有了等等,有一个预算的概念。

当然很多人提出说,孩子换一个小号你也不知道,那怎么办?的确,如果孩子换一个小号,家长是短时间内是不知道的;但如果他用家长的卡来消费的话,肯定还是可以知道的,从你的卡上划走的钱最后落在哪个号当然是可以知道的。所以家长还是能够获得主动通知的。

我们更多地希望不是把责任推给哪一方,而是我们提供一个机制,让大家能够一起来互动解决这个问题。

问:文化产业这块,你提到要引领全球主导权的这块。把资产买回来和把IP收回来,怎么样的路径是更好的?

马化腾:这个问题问得挺深的,我们其实也在思考。相对媒体来说,文化产业的敏感度没那么高。我觉得相对来说还好,这块还是刚刚起步,而且很多还是可以合作的,很多IP可能也不卖,但是他可以跟你合作。而且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合作方式,可能说中国是出一部分的资源,他那边出很多很好的资源。特别是涉及到影视方面,制片人、导演这方面,这个就更复杂了、更难了,我们更多还是要合作或者投资一些好的团队和人才,就是他来主导了。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发你适合西方口味的电影和影视,那可能就要合作来做,可能拿中国市场来跟他交换还是资本入股,就是有很多灵活的方式。

我觉得这个过程当中还是缺乏人才,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锻炼出擅长国际文化运作的(包括交易)人才和经验出来。可能从国家层面来说也要鼓励和支持,同时也避免他过分地标签化和政治化,这方面还是一个产业、行业的问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