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物理学博士后三年内获得经纬、红杉近2亿元投资

2017-08-10 19:30 | 作者: 王博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文/王博

如果不是1996年在美国华尔街兴起的一股高科技浪潮,吴雅楠可能成为一名物理学家,而不是一家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真融宝)的创始人。这时他可能会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做研究——那里是美国戈壁,寸草不生,而不是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从早到晚地在北京中关村大恒科技16层与团队开会。

1482482376749

然而,生活就是因为不按常理出牌,才充满活力。

个子不高,是公司里仅有的70后,因为带着一群80后高管,领着90后创业,所以公司里的人都叫他雅楠哥。带点黑社会老大气质的称呼,其实吴雅楠却是一个很书生气的人。他和IT圈牛人李一男(曾任百度首席技术官)相识于年少时,两人是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的同学。这位睡在吴雅楠上铺的兄弟后来成为吴的天使投资人,也撮合了吴和真融宝CEO李强这对黄金搭挡。李强曾是百度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高管。

1989年,吴雅楠进入李政道的留学生计划,拿到了全奖的他走出了国门。先读了两年数学硕士,然后又读了物理学博士。1996年的美国华尔街或许厌倦了金融“科班出身人才”的油滑与自大,开始收纳有硬科学背景的人才,这股浪潮叫做量化投资热。来自数学、物理等工科领域的学者在这一时期有机会进入世界顶级的金融机构。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吴雅楠进行入了加拿大的一家私募对冲基金,开始跨界从事债券交易。

与金融圈的人喜欢分析公司基本面不同,吴和他的同事用计算机编程建立模型,分析股票价格,这些模型是建立在海量的数据基础上的,能比别人更快更准地发现投资机会。直到2009年吴决定回国前,他已经管理了300亿加元的资产。

2008年,以美国为首的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吴所在的公司虽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他也看到了海外金融市场的饱和。想到自己擅长的量化分析在国内还方兴未艾,他便和妻子商量,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回国发展。

刚刚回国的吴雅楠并没有选择立刻创业,而是先到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转了一圈,毕竟离国20年,他想先了解一下国内的金融环境。他先在上海中信旗下的一个公募基金公司带团队做量化投资。每个基金经理都有一个小梦想,就是将来可以自己管理一家基金公司,吴也不例外。

因此,到2014年时吴雅楠就想出来创业做一家对冲基金公司。但当时天弘基金的成功给基金圈带来不小震动。互联网金融带来的群体效应、长尾效应让这些见过大场面的基金经理也瞠目结舌。一家私募基金做得够大也就三五十亿,规模是有天花板的,而利用余额宝天弘基金只用一年就管理上千亿元,甚至做成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

知道吴雅楠要创业的消息,李一男就劝这位老同学抓住风口,做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吴很坦白的和李一男讲,自己对互联网金融没有概念,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还是有些犹豫。而李一男反而很信任自己的老同学,不仅做了吴的天使投资人,还帮着吴雅楠拉团队。除了CEO李强,COO张晓亮、CTO代里琦也都来自百度。

2014年8月,真融宝创立了。这时互联网金融领域频频出现跑路现象。吴想把真融宝做成一站式大众(理财)资产配置平台,但此时市场上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分成了两派:一端是低收益、低风险的货币基金余额宝;一边是高风险、高收益的P2P网贷平台。那么,如果投资人既不希望冒风险又想获得比余额宝收益高一点的收益呢,当时的市场上就没有其他产品可以选了。因此,真融宝就以此为定位成立了。

“要想降低风险,只能把风险分散,在二级市场可以用衍生品对冲,但在资本市场没法对冲,只能分散,用组合基金(FOF)的方式来做互联网理财。”吴认为,互联网理财的痛点在于:大众无法对众多的P2P产品进行风险定价,也不知道如果想投多几个P2P网贷平台时该怎样做有效的组合配置。

吴为公司设计的蓝图是:把投资人的钱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如果一个P2P网贷平台出了问题,也不至于影响整个投资收益的稳定性。但这也对吴的团队提出更大的挑战,如何甄选合适的P2P平台,以保证这些平台组合成既风险可控又能达到最佳收益。

成立之初,真融宝就借助大数据技术对投资标的进行筛选,而且要求与其对接的平台接入真融宝的系统。当然,这其中也有和征信数据公司的合作。从多个维度对这些P2P公司进行评级、打分。级别分为ABCD四类,像陆金所这种优质平台当然就是A类,当然相对年化利率就会比较低。“我们当时原则是A类投百分之六七十,B类投百分之二三十,C类投百分之十,这样的组合收益率可以更优化、风险分散。”

但是,这种模式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吴和团队很快就看到了原因。一是市面上公开的P2P网贷公司的数据,并不能完全反映这家公司的经营情况;二是完全做非标的P2P的网贷组合,还是风险比较单一。

于是,吴和团队在调整投资模式的同时,也开始到投资企业实地调研。现在,真融宝不仅有P2P非标,还加入了供应链金融、消费分期等资产。真融宝很幸运,2014年时,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还处于初创或者快速发展时期,需要大量资金。因此,他们提出要到投资的公司参观,了解创业团队,并查看风控数据的需求,还得到了很正面的回应。”吴曾在2014、2015年,多次带团队到分期乐参观,而这家公司现在也是真融宝重要的合作伙伴。

直到2015年初,成立不到半年的真融宝用户数到了2万,交易额达到了1.5亿。有了数据,很容易和投资人谈融资了。在2015年1月和10月,真融宝分别进行了A轮、B轮融资,拿到了经纬中国和红杉资本总计2亿元人民币。吴雅楠有一个群,真融宝从天使轮到B轮,所有的投资人都在里面,每周他都会把真融宝的周报发到里面。经营的财务数据,每个月也会和投资人沟通。除了资本层面,这两次融资对于吴来说最重要的是方便寻找更多的企业资产。吴先把经纬和红杉投过的互金平台列个单子,从投资人下手了解这些企业,然后自己的团队再冲上去,把这些企业再过一遍。2015年10月B轮时,这家平台的用户数量已经突破70万,累计投资总额超过40亿元。

2015年12月,受e租宝事件影响,“宝宝产品”都或多或少面临流动性压力和兑付危机。但真融宝早在2015年4月股市大涨时,就为了丰富资产进行分散投资,因此并没有因为此次行业对付危机造成太多影响。当时,吴和团队想配一些流动性不错的资产就选择了分级基金,这也与吴曾经做过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有关系。

他认为平台要配置一些有变现能力的资产,如果只配债收益率太低——债本身的收益率跟非标差距很大,那么就需要配置一些比债收益更高,但又在二级市场能卖掉的资产。当时,他们就把分级基金A卖掉,赚了近2亿元,不仅帮投资人规避了股灾,还顺利兑付了2个亿左右的赎回。

现在,真融宝投资的企业有40家左右,当然不全是P2P公司。这家公司有约50人的金融团队,包括投资经理和风控经理。分投前、投中和投后风控。投前的尽调中包括了解公司管理团队、风控数据,以及商业模式。投资经理去调研,风控经理有一票否决权。一旦通过投前调研,还要通过公司的投委会决定。投委会有五人,包括吴雅楠、李强,金融业务的VP,风控总监以及投资总监。

一旦决定投资,投中真融宝就会和资产方进行API接口打通,在真融宝的投中资产管理系统上,被投网贷企业的每一条资产都可以看得见,不仅可以检验资产的真实性也可以了解到实际的风控情况,如回款到账情况等。而投后每隔三个月,真融宝还要对投资的企业进行再次尽调,看管理团队最近有没有变化,是不是有高管离职,以及风控数据如何等。

吴雅楠并没有透露具体名字,但他承认确实在投后发现了三四家平台有问题,后来退出了。主要是高管团队出现了一些离职,以及财务状况也不是太规范。

俗话说,给钱的是大爷,互金圈更是这样。真融宝和他的众多投资人心态是一样的,也怕投资退出时收不回来钱。因此,吴雅楠一旦发现企业有问题,并不是强行退出。“我们也担心退出会造成他的链条崩了,就退不出来了。所以我们在跟每家资产方合作的时候守住一个底线:我们可能是他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但不是唯一的资金方,甚至我们占他平台的资金提供方不超过1/3,保障他还有3到4家其他的资金方。而且在退出的时候,我们先缩短久期,到期的就不再续了或者把长期改投短期限的。”

2015年,吴雅楠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名为《互联网金融的快与慢》,他在文章中写道,金融的本质在信任,但金融的实质在风控。互联网+金融从诞生初始就是个怪胎,是个悖论。互联网是讲究效率、规模的,要快速发展迅速占领市场;金融反而是讲究慢工出细活的,能够经过不同周期的检验,首先活下来,然后再看谁能跑更得远,而不是看谁跑得更快。随着监管的趋严,行业正在回归理性。无论怎么样,这个行业还是要体现金融的专业精神。

2016年,这家公司营收5000万元,并实现了收支平衡。截至2017年8月,成立三周年的真融宝平台交易额已突破800亿元,投资者人数超过210万。吴雅楠承认正在打算做下一轮融资。已经达成收支平衡的真融宝,投资人并不难找,但吴想从战略层面找到更合适的投资人。

现在,真融宝正在把过去的解决方案打包成技术优势进行输出。未来,在科技领域深耕已经成为这家企业的发展重点。三年来,在资金端基础上的精细化运作,让这家公司可以用大数据对用户画像,进行精准获客,这不仅可以让互金企业降低获客成本,还能提高用户的黏性,提升邀请率。现在,真融宝平均每个用户的投资额为8万元。

而在资产端,真融宝200多万用户的300多万条资产,一直是通过其自己研发的资产管理系统线上进行碎片化的处理的。300多万条资产针对每个用户的风险偏好做智能投顾,吴雅楠想把这一套解决方案推向市场。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