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利用别人的房子,五年时间,这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

2018-01-02 15:04 | 作者: 杨倩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640.webp (2)

摄影:史小兵

摘要:小猪短租的野心是颠覆酒店产业,成为中国最大的住宿平台。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杨倩    编辑|马吉英

每次出差,陈驰都会选择小猪民宿。最近一次去广州出差,他带着全家人体验了珠江新城的一套两居室,妻子的姐姐也从成都过来一起住,一家人其乐融融。陈驰很喜欢这套房子,南临珠江、广州塔“小蛮腰”,“空间大,有厨房,可以熬粥”。

陈驰是小猪短租CEO,当我在小猪短租的北京总部见到他时,他穿着藏蓝色圆领长T、牛仔裤、运动鞋,身材高大壮硕。这名70后语调沉稳有力,极少有高昂的时候,语速极快,思维缜密,谈到竞争对手也是表情平静。投资人对他一致的评价是“强韧、不忘初心”。

2017年11月1日,小猪短租获得了1.2亿美元的E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愉悦资本、今日资本、晨兴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本轮融资后,小猪短租估值超过10亿美元。五年时间,小猪短租终于长成了一家独角兽,一个在投资人眼中极为稀缺的C2C短租交易平台。

随着短租市场迎来爆发期,这个赛道正在越来越拥挤。2017年,短租创业公司获得有史以来最多的融资次数和金额。分享住宿下半场开局,途家等巨头如今也都想在C2C市场分得一杯羹,各类民宿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在共享出行领域,出现了体量与Uber相当的滴滴。共享房屋领域,小猪短租10亿美元的身量与Airbnb290亿美元的估值似乎不可同日而语。曾经被打上“Airbnb学徒”标签的小猪短租,如今正直面与Airbnb在中国市场的短兵相接。陈驰直言,小猪短租并不在意同行的跟进,而是专心打磨基础设施,小猪短租真正的竞争对手是酒店业。

以个性化民宿见长的小猪短租真的能够颠覆传统酒店业,成为与TMD(今日头条、新美大、滴滴)同一梯队的现象级平台吗?

进化

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小猪短租就在不断进化。除了为房东端提供线下专业服务团队,覆盖摄影、保洁、智能门锁安装等业务,小猪短租在房客端也推出了针对不同场景的新产品。

2017年4月,小猪短租商旅业务正式上线,切入商旅市场。这是因为陈驰发现,小猪短租整个房源供给数量增加以后,体验不断改善,已经有很多商务出行的用户在使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能提供报销发票。小猪短租顺势而为,解决了发票问题,推出商旅产品。业务上线三个月内,订单量增长近500%,已有超过2万家企业通过小猪短租平台满足商旅住宿需求。  

出境游的火爆,吸引住百家等一批创业公司前赴后继开拓海外市场。小猪短租也把触角伸向了日本、泰国、东南亚等中国游客自由行的热门目的地。陈驰表示,海外市场对小猪短租具有不容忽视的战略地位,但发力海外,小猪短租明显存在一些劣势,除了从拓展当地的华人房东入手,更多是通过合作拓展房源。

2017年年初,小猪短租就开始和一些海外平台沟通,已经跟在线旅游巨头Priceline旗下的雅高达(Agoda)签了合作协议。Agoda是一家新加坡在线旅游公司,主要业务在亚太区域。2018年,小猪短租就可以和Agoda共享亚洲的民宿资源了。

在“居住自由主义”LOGO的指引下,小猪短租还筹备了针对文艺青年的“城市之光”书店住宿计划,住进花店、剧场、乡村等一系列特色项目。

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是“城市之光”的构想者。潘采夫记者出身,是一名理想主义者。潘采夫认识很多开书店的朋友,在经营困难中苦苦坚守,他想,“何不把书店变成出租项目,变成不打烊的书店?”2016年,“城市之光”计划正式宣布。这个项目使参与的书店受益良多,冲抵了很大部分的房租。对于用户而言,住在汗牛充栋的世界里,不啻为一种天马行空的体验,很受文青的青睐。

在试探边界、拓展业务线的同时,陈驰也不断告诫自己保持收敛,“不能因为有钱了,有资源了,有流量了,就头脑过热,胡乱发散业务,一定要拽住自己”。他强调,必须聚焦,“集中解决核心问题,赋能于房东”。

2016年,小猪短租的房东、用户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截至2017年12月,小猪短租覆盖国内384个城市及海外100个城市,国内房源为25万套,拥有2000万活跃用户。2017年9月,小猪短租平台房源数同比上涨350%,整体订单量同比上涨320%;2017年平台GMV的同比增幅超过350%。

据2016年审计署的数据,中国有闲置房源近7000万套,分享比例仅为2.57%。房屋共享市场的潜力还很大。

“(小猪短租)房源增长未来三五年翻十倍,达到200万套,覆盖中国所有城市,交易规模做到百亿规模。”对于小猪未来的目标,小猪短租COO王连涛如是说。陈驰说,小猪短租的竞争对手不是行业内的玩家,而是酒店业。

酒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也在不断进化,但陈驰认为,小猪短租和酒店业是两个不同物种之间的竞争,一个是非标准化,一个是标准化的工业时代产物,DNA就是不一样的。以小猪短租现有房源25万套而言,早已超过任何一家经济型酒店的体量。但陈驰坦言,小猪短租的体验还需要改进,很多城市还没有覆盖到,用户端的占有率还需要提高,小猪短租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这是一个和时间较量的过程。陈驰并不是唯速度论者,“如果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是那么着急投机上市、发财,时间又算什么呢?”但陈驰的确需要快马加鞭了,中国C2C房屋分享蕴藏的潜力,早已让Airbnb和途家转身杀入这个领域,在线旅游平台也开始启动短租业务。

崛起

如果说小猪短租是一家死磕基础设施的慢公司,如今,资本的弹药将助它快跑。

2017年11月公布的1.2亿美元E轮融资是小猪短租成立以来最快的一轮融资,不到两个月就完成了。这一轮的领投方为云锋基金。

在七八家基金中,小猪短租选择了云锋基金。对创业公司来说,寻求互联网巨头的加持已经司空见惯。尤其是小猪短租所在的行业,已有国内外巨头玩家卷入,“战略投资”是创业公司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

陈驰坦承,竞争对手有比较雄厚的产业背景,对小猪短租的融资进程确实会施加压力,但小猪短租仍然坚持了独立道路。此前,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李潇对他的建议是,“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功不在于拿不拿产业资本的钱,最主要是看能否为上下游创造独特价值,不要以为跟着BAT,就有肉吃。产业资本是加分项,只有你自己做得好,才能在合作中赢得自己的地位和该有的尊重。”

云锋基金董事总经理李娜明确表示,云锋基金的角色是帮忙不添乱,最后的决策权都在公司。不过,云锋的确可能带来资本以外的一些资源,比如推动和阿里体系更多深入的合作,目前小猪短租正在和飞猪对接,双方的业务逻辑非常契合。

陈驰感受到,云锋基金的投资,标志着主流PE基金的认可,市场风向出现非常大的转变,这与小猪短租早期融资时遇到的挫折相比,堪称冰火两重天。

两年之前,小猪短租进入了李娜的观察视野。那时候小猪短租的房源质量参差不齐,李娜觉得小猪短租过于早期,想进一步观察C2C平台的可能性。她分析,随着消费升级,消费者出现了很多个性化的需求,经济型酒店越来越难以满足,房屋共享有更多想象空间,成为一个比较大的赛道。

E轮融资的考察中,李娜看到,“2017年房源已经自动化上传,每天新增房源1500套,房源质量明显非常好,供给端已经有规模效应出来。”

更让李娜坚定投资信心的是,小猪短租所搭建的基础设施服务,正在降低供需两端的交易成本,覆盖了信用体系、运营标准、保险体系,“和早年淘宝发展的路径非常像”。从Airbnb的成长路径来看,也是走了九年,前五年非常慢,一旦平台效应形成,就会带来陡峭的激增。

愉悦资本与小猪的渊源很深了。早在2014年,愉悦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团队还在君联资本时,即领投了小猪短租的B轮,再到2015年,刘二海创立愉悦资本之后,又连续三轮加注小猪短租。房产服务与共享经济是愉悦资本十分看重的两个方向,而小猪恰恰处于这两者的结合点上。

然而,即使在愉悦资本对小猪投资的2015年年中,仅就数据看,短租市场依旧没有给人太大希望,但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量变成了质变——供给端大大增加、用户需求的多样性正在爆发,小猪真正体现出了平台效应。究其根本是因为,一方面是中国商业地产租金变高,酒店价格上涨,住酒店的性价比下降;另一方面,信用体系完善、支付工具成熟、供给侧开始放量促使短租本身的竞争力增强。

小猪短租每个阶段的成长都让投资人李潇很开心,“小猪短租只用了不到竞争对手五分之一的钱,就搭建起了一个交易活跃的平台。”

目前,小猪短租国内的房源并不是最多的,李潇认为交易量、用户粘性才是最重要的衡量指标。陈驰透露,按照10%的比例抽取佣金,小猪短租现在已经有盈利能力,收入能完全覆盖运营成本,不过,商业化还不是小猪短租最主要的目标,投资基础设施才是重中之重。

挑战

640.webp (1)

巨蟹座的王连涛(右),认为自己跟天蝎座的陈驰(左)是最佳搭档。2011年,他们在赶集网内部孵化蚂蚁短租。2012年,二人共同创办了小猪短租,陈驰负责战略决策,王连涛负责执行。摄影:史小兵

半年前,随着小猪短租房源数量不断上涨,一个想法开始萦绕在陈驰脑海里,他要把线下的服务能力单独变成一个事业部。总部在北京,小猪短租在上海、广州、杭州等16个城市设有运营中心,每个城市的线下团队是矩阵式管理,各区域都有管理摄影、保洁、智能门锁的团队,但这种方式不能完全适应未来的发展,需要用更大胆的方式推动组织架构的裂变。在陈驰的设想中,这个部门还会更大,甚至囊括独立的智能硬件部门。

当天吃饭时,他跟王连涛聊了聊,后来两人又去咖啡厅谈,经过各种场合的碰撞、研讨,这个点子最终成型,变成一个真正的路线图,但真正实施起来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很早就把小猪搭建基础设施的工作提升到战略高度上来,他提醒陈驰,要看到终局,设想未来连接了几百万房东的情景,小猪要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做平台最终是构建市场需要的基础设施,不仅是简单的业务逻辑,要变成主轴战略。”

事实上,线下运营一直都是小猪短租的核心业务,“类似阿里做物流的整合”。小猪短租的线下运营团队已经占到一半左右。

面临虎视眈眈的竞争者,小猪短租也需要把基础设施延伸到更多城市,打响自己的品牌,吸引更多房东、用户,让平台越长越大。

跟很多房东聊过之后,陈驰又喜又忧,个人房东的积极性已经被激发出来,但安全、立法等还是困扰房东最大的问题。

为了解决房东的顾虑,小猪短租推出了智能门锁。智能门锁自动关联订单,远程发放密码,房东上班时,房客也可以通过密码入住,让时空错配成为可能,大大提高了交易效率。智能门锁的成本不菲,早期1000多元一把。为了装锁,小猪短租在当地雇人、培训,把线下各个城市的安装能力建立起来。

但智能门锁的普及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最开始陈驰找不同的锁商合作,硬件出现很多问题,比如电池续航能力弱、密码很容易失效。早期房东也不愿意安装。陈驰的团队不断改进锁的性能,慢慢教育推广,逐步打动了房东,截至2017年6月,智能门锁在房东中的普及率已经达到了65%。

云丁智能是小猪短租的合作方之一,不仅提供智能门锁,共享50多个城市的线下业务安装团队,还帮小猪短租建立私有云,把智能门锁高度耦合在APP和业务中。陈驰透露,未来智能门锁不断升级,有可能和人脸识别、身份认证结合在一起,形成信用闭环。

智能门锁还有望成为房屋物联网化的节点,连接智能开关、智能电表、烟煤报警器等,不仅能够提高效率,还能解决安全、流程等问题。以智能电表为例,陈驰一家人住在北京,老家成都的房子放在小猪短租平台上经营,智能门锁、保洁功不可没,但交电费还是个问题。“如果能够实现物联网化,就可以随时充值。”

陈驰透露,他正在从不同的合作伙伴那里征集方案,其中就有小米智能家居的供应商。

此外,关于短租行业的法律监管灰色地带问题,陈驰也希望尽快解决,和政府层面进行沟通和对话。短租行业究竟应该划到酒店行业,还是租赁行业?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定论。只有确定了主管部委,才能进一步牵头制定相关文件。

陈驰说,这些障碍一旦扫清,市场门槛将大大降低,小猪短租能建立一个非常大的市场,那时候,人人都是房东,“小猪短租就能够在最大程度上颠覆原有的酒店产业”,成为中国最大的住宿提供平台。陈驰向我描述了他眼里激动人心的画面,如同站在造物主的视角:“房屋共享市场从0到1,被平台赋能,无数种子发芽,万物生长、进化、竞争,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李娜预判,三到五年,小猪短租绝对性的行业优势和品牌地位应该能够建立起来。小猪短租手中的弹药已然不缺,接下来就看如何进一步放大平台优势,拉大跟竞争对手的差距,形成自己独立、有个性的品牌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