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对话张勇:幸运的是,你睡觉也得睁着眼

2018-08-14 15:18 | 作者: 马钺

640

摄影:史小兵

 

阿里巴巴的张勇味儿越来越浓了。

2017年年底阿里入股高鑫零售,花了224亿港元。而收购的主角之一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到现在都没见过马云,从始至终交流对象都是张勇。

你办事,我放心。不知道马云有没有跟逍遥子(张勇的花名)说过这句话。当然,像收购饿了么这种,资金总额达到95亿美元,破了中国互联网圈纪录的大case,张勇还是给马云打电话汇报过的。

马云有理由放心。

在张勇担任CEO的第三个年头,阿里继续高歌猛进。最近公布的2018财年财报显示,阿里营收增幅达到58%,创下了上市以来最高增速。如此快速的增长发生在一个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之上,不禁让人想起郭士纳那本书——《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640制表:《中国企业家》

阿里并非没有挑战,特别是在2017年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后,阿里成为规模庞大的“经济生态体”,边界不断扩展,和外部世界关系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从2017年年中的菜鸟与顺丰之争到年底的乌镇饭局,阿里对自身的定位,以及和对手、伙伴乃至整个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都和以往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腾讯又一次抄了阿里的后门——上一次是在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奇袭珍珠港”——马化腾举起“去中心化”大旗,和阿里在线下零售领域寸土必争。而在微信生态中快速生长起来的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则沿着淘宝的历史足迹,向阿里发出了挑战。

640制表:《中国企业家》

和“红包之战”不同的是,这一次阿里并没有拉响警报,不曾像之前那样“凝视对手”,以至于不自觉地亦步亦趋。如今阿里处之泰然,既明了自己的长处,也知道自己的限度,颇有些“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阿里和世界的关系,2018年以来有所缓和。阿里已经很久没有打口水仗了,今年互联网大战的主角们,大都是乌镇饭局的座上客。

阿里为什么不焦虑了?

“因为我的个性,”药片在张勇心里,“焦虑有什么用呢?没有用。你必须做好你自己。”

日前,张勇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对于外界关心的问题——拼多多的挑战、腾讯的逼近、和马云的关系等等,张勇一一作了回答,这可能是张勇目前为止最开放的一次访谈。

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里,我把张勇形容为“AI”:极其理性,逻辑严密,算度精准,不知疲倦,很少犯错。张勇对此表示认同,不过有一点,他表达了不同意见,“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只是感性表达的方式不一样。”

尽管一直处在硝烟之中,但在这个用一条命把阿里这个游戏打通关的上海男人眼中,商业本质上是个高级游戏,竞争远不像看客认为的那样你死我活,“我从来不把别人看成敌人,也不把毁灭别人当成乐趣”。王兴公开指责阿里没有底线,张勇的回应是,希望有朝一日和王兴喝喝小酒。

这并不意味着张勇心里没有火。像其他阿里人一样,他反复强调“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果断”和“All in”是阿里CEO激赏的品质,他渴望投入火中,凤凰涅槃,显然也希望他手下那帮leader们这样干——“如果你只是为了做好而苟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商业领域的激烈竞争,在张勇看来,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一种幸运:“你必须时刻醒着,睡觉也得睁着眼睛,你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我享受这种状态。”张勇说。

以下是《中国企业家》专访张勇的部分对话内容:

关于挑战

在商业领域,热闹和竞争从来不断。好处是什么?你必须时刻醒着,睡觉也得睁着眼睛,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CE:以拼多多为代表,借助于微信崛起的新一代社交电商,会对淘宝构成威胁吗?

张勇:任何行业总是会有新的进入者,拼多多走到现在这个阶段,至少说明它过去切入的路径是有效的,但是它本质上其实不是社交电商,社交还是里面的一个浅层次的东西。

对阿里来讲,还是要看用户价值,要用发展的眼光看用户价值。

我一直跟团队说,我们不可能再走回到三块九卖一双日抛型的鞋,还包邮(这条路)。还是那句话:你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还是因为相信而看见?你要相信整个消费在往上走。

便宜当然每个人都喜欢,甚至是最大的用户价值。但同时,每个人都想要好东西,他付了便宜的钱,但是也希望能够有好东西,这里边可能会发生一些mismatch。那天有朋友买了一个充电板,3.9元还包邮,我怎么看都不敢用,怕触电。

CE:但淘宝也推出了特价版,这是否可以看成对拼多多的因应?

张勇:什么叫特价——产品质量必须保证在一个水位上,低价和劣质不能划等号。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但是你必须要去把握,不能走历史的回头路,哪怕在近期看,损失了一些用户,但我可以说,现在大量用户都流到淘宝来了。只要连续三次不满意,用户肯定到淘宝来。你就当成在帮我开拓农村市场,教育用户好了。

还是要从发展的眼光看未来,你要相信用户最后要什么。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消费得非常高大上,不是这样的,但是在每个消费层级上,你要给他适合的东西。

我们前一段有过讨论:到底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分级?消费升级和消费分级是有关系的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不是对立的。第一,消费肯定要分级;第二,消费升级一定是趋势。

你要做到的是在不同的消费分级里进行消费升级,这样这个社会才有进步。一块钱包邮、两块钱包邮那些东西,不符合规律。

CE:现在有一些电商主打消费升级,比如说网易严选,为什么网易严选先做出来了,淘宝心选之后才做?

张勇:创新有很多细分维度。问题关键是:做一个业务,还是做一个生态?

今天淘宝已经是一个超大规模的生态,体内会自然孕育出很多东西来。而新进入者进入市场,一定会选一个独特的视角,切入一个具体的业务。

阿里一直在做生态,过去十几年经历了很多竞争对手,比如今天你谈的网易,过去可能谈的是拍拍网等,这个行业在不同阶段总会有新的进入者。

对于阿里来说,生态意味着高度。

这就像爬山。今天阿里也许已经站在了一万米的山峰上。有些人也想爬这座山,一开始只要(细分领域)切得越准,目标受众定位清楚,用户价值选择清楚,爬的速度会越快。这就是创造一个新业务的典型做法。

但问题关键是,规模的天花板和这群人需求的天花板在哪里?是爬到500米就开始减速了,已经喘气了,到800米就爬不动了,到1000米就停下,还是能够爬到3000米或者5000米?

对阿里来讲,最关键的是怎样利用生态的力量,不断去学习。当然自己也要创新,也要学习业界好的东西,和我们的生态融为一体。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身处一个所有人都高度关注的行业,商业离钱最近,大家都想进入这个行业,变现或者重新创业。在商业领域,热闹从来不断,竞争从来不断。好处是什么?你必须时刻醒着,你睡觉也得睁着眼睛,你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就是有一些东西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我想干吗就干吗,或者说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你们不可能超过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CE:阿里有过这样的时候吗,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

张勇:没有。

CE:一直都处在高度的戒备、紧张当中?

张勇:也不叫戒备,戒备是没有灵感的。我的意思是你要去享受这个过程,你要enjoy这个状态。

商业的本质是一个为用户创造价值的高级游戏,你的心态要轻松,你要做创造者,通过创造性的方法赢得竞争,而不是用大家玩命的方式。

CE:你能容忍阿里在某一些分赛道上暂时落后吗,比如说心选之于严选?

张勇:在淘宝的平台上,有千千万万的“严选”。心选只是淘宝里边孵化的一项业务。我们的打法是大生态的打法,或者内部来讲,是集团军的打法。阿里任何一条战线,任何一个纵队,任何一个兵团,在市场上都能找到非常强劲的竞争对手,但关键是,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能创造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怎么样建立一个体系的优势,这个是很重要的。单个(业务)要有锐利度,但还是要有一个体系的优势。

CE:马云在不久前举行的物流峰会上说先投一千亿,不行再投几千亿,菜鸟和四通一达什么时候能在用户体验方面追上顺丰和京东?

张勇:菜鸟有点像一个湖,或者一个海,这个里面有不同的船,你不能拿一个湖跟一条船比。水上有大大小小的船,有落地配、有干线、有仓储这些。核心就是水——上善若水,船能不能跑得更快、更稳、更好,关键在于水。

这几年中国的速递行业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体验和效率应该并重,当然需要好的用户体验,但是也要好的运营效率。

这几年四通一达的市场份额是极速上升的,如果四通一达的体验没有进步,是做不到这样持续上升的。当你近距离去看菜鸟与他们的合作,你会发觉四通一达已经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他们的大型分拣中心里,自动化设备已经不稀奇了。

CE:但用户这方面的体验还不是特别明显。

张勇:今天还处在第一阶段,只是在一个局部的工作范围内采用了数字化,还没有做到全局的数字化。

我很喜欢讲一个词,叫“全局优化”。如果没有产业链端到端的全局优化,就很难发生一个至上的化学反应。现在物流行业发生的是局部的化学反应。

为什么整个过程不能精细化?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我脑子里的“新物流”是什么?我认为到每天10亿个包裹时,包裹的样子跟今天一定不一样。如果还是一样,那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灾难。绿色环保的根源不是说用多少环保材料,而是说你让它不用或者少用包材胶带。我觉得最终是要追求这个高度的。

CE:2017年菜鸟和顺丰发生了严重的争执,这种争执还有可能发生吗?

张勇:你们觉得严重,是因为两个公司在行业、社会有广泛影响力,同时也是因为两个公司的争执影响到了成规模的用户,所以看上去严重。

但是,从我的视角来讲,这更像一个大的作战体系里面,有一支方面军的一个前线部队先头团,没有搞清楚情况,跟当地友军发生了摩擦。

这个时候很重要的是,你不能被情绪所左右,更不能被舆论所左右,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

后面阿里、顺丰,以及邮政总局,大家处理得都很好。作为整个阿里经济体的管理者,你必须保持高度的冷静。其实在很多领域,大家是竞合关系。你在这个领域可能跟他会有一些竞争——商业一定会有竞争——但在其他的领域也许在合作,这是必然的。不存在非黑即白。

CE:你和王卫交流频繁吗?

张勇:我和王卫很早就认识。其实不光是和顺丰,包括跟其他公司,我一直都说专线电话不能断,沟通不能断。下面小孩子打架,大人不能跟着起哄,你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了事,第一自己家里家教要严,先回家看自己的问题,不能小孩子在外面打架,一看外面已经有很多起哄的了,家长脑子一热,跑出来也跟着吵。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我觉得只要大家奔着往前走,保持竞合的关系客观思考,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CE:不能把顺丰拉到菜鸟这张网络里,你觉得遗憾吗?

张勇:阿里跟顺丰有很多合作。顺丰也是整个物流产业里边非常重要的一分子,我们跟顺丰的合作非常广泛,在很多领域,进口、末端、仓配,我们有很多合作。今天阿里的平台上,很多商家的贵重商品递送仍然喜欢顺丰,我们也非常乐意推顺丰,因为用户喜欢,商家也喜欢。

关于合作伙伴和投资

如果你追求稳定,那就别上我这里来,我这里肯定不稳定,也不敢保证你一定能成功,但是我能保证你一定能折腾。

CE:作为你的新零售特别助理,张旭豪表现怎么样,外界有一种观点,认为张旭豪有可能过一段时间会走。

张勇:今天既然我们达成一致,他能够把饿了么交给阿里,我相信他已经想清楚。对他来讲,可以通过阿里这个大的平台和窗口,看到一个纷繁复杂、充满新机会的商业世界。他年纪很轻,不可能天天去钓鱼打高尔夫,肯定要做点事儿。你以后也可以问他,他还是有很多新想法的。

640逍遥子在饿了么。来源:被访者供图

CE:给张旭豪等被收购进阿里的高管们制定过什么KPI?

张勇:一个业务要不要KPI?肯定要有。但是一个leader活着是不是为的只是这个KPI?肯定不是的。

我把管理者分为manager和leader。一个manager可能就是manage business,管理业务,拿到预期结果——这就是KPI。但一个leader的使命是带领这个团队,不仅要拿到结果,同时还要创造未来。我们要的是leader。

CE:创造未来?听上去有点虚。

张勇:阿里需要的是为未来去布局。今天的成功是因为过去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未来会不会成功,得看你今天能不能布好局。如果只考虑当前结果,你会失去很多未来的机会,甚至做一些短视的事情。

640

2017年11月阿里入股高鑫发布会现场。来源:被访者供图

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外国企业在很多领域干不过中国本土企业的原因。外企(管理者)是一群manager,我们这边是一群leader,他不care(短期结果),他做得不好也没有人能解雇他。

你要有这样的一种勇气:这事儿我做不好,这世界上没人能做得好。

CE:你这么自信?

张勇:你必须要有这样的自信。

CE:但他们要是做不好,有可能会被你解雇。

张勇:对。可能结果确实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打通关,但你必须要有这个(信心)。如果你只是为了做好而苟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CE:创始人进入阿里之后,心态上有可能是创业者,但身份上是manager,那时候他如果不All in怎么办?

张勇:那就换掉他。因为我们不希望管公司的是个manager,这很重要。我不断跟团队强调的就是这一点,改天你去采访马老师(马云),可以问问他张勇是不是一个经理人?如果我是一个经理人,他肯定不会把阿里交给我的。

CE:马云平生最恨职业经理人。但创始人有产权,到了大公司里产权就没有了,你怎样保证他始终有leader的心态?

张勇:首先要有激励措施,要让风险和收益成正比。其次要激励他们注重长期收益。

这几年有不少新进入阿里的leader,大都在各自的领域有20年以上经验,我跟他们说,我是来找人的,我不是来招人的。这话是华为的任正非讲的,我非常赞同,太有共鸣了。找人首先是用心去找,其次大家是平等的,互相讨论——这很重要,如果没有讨论的乐趣,其实就是一个工作和任务。

我经常跟他们说,来,我们一起折腾点有意思的事,二三十年以后,你可以说给你的孙子听。如果你追求稳定,那就别上我这里来,我这里肯定不稳定,也不敢保证你一定能成功,但是我能保证你一定能折腾。

CE:外界对阿里有一种刻板印象,觉得阿里投资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控股乃至收购。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张勇:阿里的投资是多元化的,并非全部都是收购,有大量的投资是参股;但在重要的战略项目上,我们选择了收购。为什么?首先,我们认为这个领域非常重要。其次,如果想发生化学变化,就必须要打通血脉。

不然只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也许短期内对这个企业表示了尊重,但长期来看,今天打通血脉,是为了企业未来发展的辉煌,这才是最终能让大家真正开心的事情。

当然,不同的人的视角不同。如果创始人抱着夜郎自大的想法,你很难跟他产生共鸣。

但是,我们今天能不能通一通?其实就是有一个共同平台,能够面向未来,让我们做的事对用户更有价值,更有创造性。这个事第一愿景上要打通,第二打通血脉的过程一定是曲折的。打通了血脉,真气乱窜,也不一定能搞好,反而走火入魔也有可能。

这恰恰是我们负责任的表现,我们就要对这个事情负责任。说白了,收购是一种担当,如果你不担当,只投钱就行了。投五个一样的,其中有一个行,就赚了。第二种不负责任的投资策略是我先投一匹马,那匹马跑得不好,跑瘸了,那我再投另一匹。

我们不这么干。大家心意相通,你把你的马交给我,那它就是我们共同的马,我得把它跑好。

我不能说这个马跑得不行,就扔下它,再去搞一匹。反正就像打麻将“飞苍蝇”,站在赢的人背后加一点钱,也不上台,就“飞苍蝇”,赚外快。

CE:按照马化腾的说法,渠道都掌握在阿里那里,所以合作伙伴没有安全感。

张勇:现在实际情况是,不跟腾讯合作的公司渠道都掌握在微信手里,现在不是半条命的问题,很多企业是整条命的问题。

最重要的不是说什么,而是做什么。今天在收购上,我可以旗帜鲜明地说,我们会继续收购,绝不因为别人说什么就停止,我们很真实,怎么想就怎么做。我要把这个事儿做成,不打通血脉就做不成,我对这个企业要负责,不能把它和阿里融为一体,我就负不了责,我必须这么干。

不能说因为被扣上一个帽子,大家说一说,反而把自己给搞丢了,这个不行。

关于敌人和朋友

靠扼杀是杀死不了创新的,毕竟这个世界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个世界还是多元化的。

CE:现在腾讯在做智慧零售,你觉得腾讯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吗?

张勇:腾讯是一个很好的公司,QQ、微信都是好产品。但所有的企业,还是要回到初心。阿里的使命非常大,也非常具体,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始终是走这条路,判断取舍也是依据这个使命。

随着数字技术和商业拥抱,用工具产品、用技术一定会越来越多,但是我觉得最终还是要跟商业形成化学反应。我一直认为,连接一切是很好的,但是连接没有产生化学反应。阿里追求的是让商业和技术真正融合,产生化学反应。无论叫什么零售,不懂零售的人再怎么也不可能让它发生化学反应。

CE:因为腾讯的进入,阿里曾经有过一段非常焦虑的时期。

张勇:那个已经有年头了,是2014年的事情。

CE:现在腾讯在新零售领域投资力度很大,但感觉阿里反而不焦虑了,这是因为什么?

张勇:因为我的个性。焦虑有什么用呢?没有用,你必须做好你自己。

640

面对各种压力,张勇认为焦虑是没什么用的,“你必须先做好你自己。” 摄影:史小兵

今天我非常有自信。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我们有非常好的具备互联网基因的同事、具备商业基因的同事,消费者运营的同事,我们有非常好的供应链、商品、物流的同事,我们是一个团队,问题关键是怎么样把这些特质融会贯通,形成一个整体。

最终还是回到我们的客户,回到消费者,能够让客户满意就好了,而不是让别人满意。商业的发展,某种程度上竞是手段,你的目的是创造价值,让商业进步,对用户买单。企业活着不是为了竞争,企业活着是为了发展、为了创造。

CE:前一段时间有篇文章《腾讯没有梦想》,指出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先不管这篇文章说的对不对,作为腾讯势均力敌的对手,阿里有没有这样的倾向?

张勇:一个企业还是要以愿景、使命、价值观驱动,阿里一直坚持这个。当然在不同的时代,愿景、使命、价值观的方式会不同。梦想对阿里是最重要的。你必须要有梦想,埋着头走路肯定不行。

一个企业要有梦想,leader就得有梦想,leader没有梦想,很难想象企业会有梦想。

那篇文章和引发的讨论,我也看了,对于阿里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多一些这样的思考,是非常有利的。

CE:有些人认为,AT两强争霸这种格局不利于中国互联网的创新,你觉得呢?

张勇:关键是我们是谈自己家里的创新,还是说我们在世界大舞台上的创新。我认为今天全世界数字经济的发展是不分国界的,竞争也是不分国界的,发展是共通的,商业是共通的。在这里边已经出现了几个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平台公司。

核心是我们怎么面向未来,怎么面向世界,而不是在家里关起门称王称霸。今天机会无处不在,现在那么多独角兽。随着商业发展,未来一定不会只有AT,一定会出现新一代的阿里巴巴,新一代的腾讯。

CE:阿里巴巴会容忍新一代的AT出现吗?

张勇:这不是你容忍不容忍的问题,也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CE:腾讯和今日头条开战,阿里面对类似的对手,态度会跟腾讯一样吗?

张勇:首先还是要看为什么人家能做到,你没有做到。要向竞争对手学习。你可以心态很自信、自负,但是必须要向对手学习。第二还是要创造性的工作。靠扼杀是杀死不了创新的,毕竟这个世界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世界还是多元化的。我觉得这个同样对阿里适用,我喜欢说一句话——如果我们不杀死自己,就会被敌人杀死。

你要抱有杀死自己的勇气。凤凰涅槃的前提,是要把自己投进去,也许就化为灰烬了,也许就是涅槃重生。到处都是不确定性,但是你往后走,一定是这样的。

CE:王兴曾经说,“如果阿里更有底线一些,我会更尊敬他们”,你怎么看王兴这个说法?

张勇:我跟王兴交际不多。如果有机会——也许不是现在,现在还不合适——可能将来大家老了,坐下来喝杯小酒的时候,可以聊一聊。

我自己觉得,王兴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能够走到今天,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

CE:如果有可能,你们还会合作吗?

张勇:我不知道,who knows?你不要去定义谁,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放到一个商业游戏里边看,就是这么回事。

CE:刚才说到朋友和敌人,互联网圈里面有谁是阿里的敌人呢?

张勇:我从来不把别人看成敌人。所谓敌人是不共戴天,以命相搏,你死我活的。今天我们的工作和使命是创造,而不是去毁灭。这才是我们做事的真正意义,只有这样才会有乐趣,我不觉得毁灭别人会有乐趣,这是我的观点。一定是去创造,你才会有乐趣,正因为有乐趣,你才会有创造的可能性。

CE:有谁是阿里的朋友?

张勇:这就像个人交朋友一样,你说朋友有很多,但是知心的有几个?有很多人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合作,但一定只有少数那么几个朋友,大家是发自内心的交流。有些人喜欢高朋满座,我比较喜欢清静。

CE:2017年乌镇饭局上马化腾身边高朋满座,阿里和马云似乎被孤立了,那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受?

张勇:我觉得挺荒诞的。吃饭不荒诞,但有人把那张照片搞出来就荒诞了。大家在一起聚一下,吃一顿饭很正常,没有必要把它做成这么一个局。

CE:2018年TMD先后把桌子掀翻了。

张勇:没有这顿饭也会吵翻的,有这顿饭也会吵翻。共同坚信的纽带如果不强,(掀翻桌子是必然的),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就会因为那件事情,跟做人是一样的。

春节大家三亲六戚坐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突然有一天老人去世了,就开始分房子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个社会百态大家见得太多了。

CE:刚才说到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还有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最近头条和腾讯战火升级,阿里和头条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张勇:我们一直在合作,他们没吵起来时就在合作。在80后这一批企业家中,张一鸣还是不错的一个。

CE:张一鸣的性格跟你挺像,都是冷静温和,像个AI。

张勇:我比他大,跟他比我太老了。他能把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带到这个高度,同时产品创新力十足,确实不容易,值得我们学习。一个企业做一个好产品不难,难的是短时间持续创新。这需要很深刻的洞察力,以及果断。

果断非常重要。有的时候作为leader真的是要All in的,就像打德州扑克一样,不会All in,是打不好牌的。你必须要在关键时刻All in,但是All in一定有不确定性,要么输得倾家荡产,那么就能够赢得很大。

关于管理和文化

CEO不是一个manager,一定要因为你而让这个企业有所不同。

CE:阿里体量不断膨胀,现在是5000亿市值,以后可能上万亿,但是你的管理半径是有限度的,未来是不是有可能发生无法有效管理的问题,怎样解决这个隐患?

张勇:大公司要做小,整个机制还是要做小。我们在选择leader上面非常用心。

这几年每年都要做一些岗位调整,有些变化非常重大,就是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靠一个人管肯定不行,靠几个人也不行,是靠一群人,各司其职,但心灵相通。

你的管理半径和知识半径,确实是需要去调整极限的,一个人再怎么能耐也做不到全知全能,肯定有越来越多不懂的东西。但对一个leader来讲,核心问题不是他有多懂,最重要的是,首先心意要相通,第二是用人能力和学习能力。现在不懂不要紧,半年以后,你不是就比现在懂点儿了。

CE:你对下属经常“捅三刀”,就是抓住细节追问,现在阿里规模越来越大,人员越来越多,你还捅得过来吗?

张勇:不停地在改变,捅三刀也不是对谁都捅,很多人我现在很久不捅了。

CE:现在你经常捅什么样的人?

张勇:有一些人,你必须要不断去捅三刀,今天不同的管理者的层次度不一样,你必须去观察他需要什么。我是给他提供帮助的,不是给他去(制造麻烦的),捅刀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看到问题,也可能是因为他自己解决不了,我捅了以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管理就是人性。

CE:鼓励创新和结果导向之间是不是会有一些冲突?

张勇:创新和结果这两件事情不是对立的。

CE:特别是在阿里这种大公司。

张勇:就像信用值,在一个组织,每一个人都在不断建立自己的信用值。有些哥们从来没赢过,那他可能就是不适合这个组织,不过我常说一句话——我不相信有常胜将军,但是我很相信有常败将军。以前曾国藩不就是这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道理是相通的,你要容忍大家犯错误。

我一直说,到哪天我从这个位置退下来,我做了10个大的决策,6个是对的,4个是错的,我已经很高兴了。

CE:你觉得自己做的决策里面有哪些是错的?

张勇:很多,你肯定会做很多不完美的决策。

CE:你能不能具体的说一下哪些是不完美的决策?

张勇:比如说今天在整个战略的方向选择上,肯定要做一些取舍,比如我们怎么做农村这个市场?我们当时觉得,应该用非常接地气、渠道能力很强的团队来做。

实际上最后你会发觉,它不是一个执行力的问题,它是一个顶层构架的问题,农村你要建立一个新型的服务型网络,你要调动社会资源到这张网络里,这不是放卫星,也不是一声令下大家干,不是数字的问题,而是整个机制是不是在为这个市场创造价值,整个体系能不能正循环。最终你看,人选错了,团队搭错了,必须下狠心进行调整。

CE:马云在阿里18周年年会上说,他最怕听到说阿里人在外面骄横自大,说阿里巴巴要成为一家了不起的企业,员工必须谦卑。阿里人怎么做,才能做到谦卑?

640

阿里18周年年会上的逍遥子和马云。来源:被访者供图

张勇:第一个,我觉得是“有知”吧。俗话讲“无知者无畏”,我说无知者才自大。无畏是往好里说,往坏里说就是自大狂,因为你不知天高地厚。

CE:知道什么呢?

张勇:阿里巴巴不是任何一个个人造就的,造就阿里巴巴的是一种生态、经济体的力量。个人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双11”做得再牛,都不是因为一个人,最终都是群体的力量造就了这个东西。你必须认识到生态的力量。

第二,你要敬畏这个生态中的其他人,要去学习他们好的东西。甚至不跟我们合作的人,我觉得也要去学习。学的越多,你才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自大狂妄是无知的表现。当你更“有知”,你会明白学无止境,个人只是很渺小的一部分。

CE:就像苏格拉底说的,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在你看来,作为CEO,最重要的三件事是什么?

张勇:第一,还是要明确自己公司短、中、长期的战略部署。我是比较喜欢讲顶层设计的,这么大一个经济体,你在战略顶层设计上和板块轮动上重点不清楚,要么就是撒开来多头并进,要么就是自然发生,这个肯定不行,你肯定要有战略上的取舍,不断去勾画、校正战略蓝图,这个非常关键。

第二还是人,半径那么大,必须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你必须不断的调兵遣将,而不是只身冲在前面。

第三是文化。文化不是单独建设的,都是就着事和人在做文化,要关心文化,关心这个组织的效率。

CE:我之前采访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时,他说整个投资过程中,他都没有见马云,到现在都没有见,就是你跟他谈的。这样庞大的投资,200多亿港元,马老师就这么放心交给你了吗?

张勇:阿里大的投资现在都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CE:马云没有过问。是不是意味着你跟马老师之间的信任非常牢固?

张勇:我觉得还是得动态的沟通,比如说像投资饿了么95亿美金,你说我不跟他说一声,你信吗,肯定也不信。这事儿是不是他发起的?肯定不是。我年初的时候就跟他打电话,我说马总我想好了,这事儿咱们得做,他一听,说必须是这样。这是比较现实的,因为那是95亿美金,又不是九块五,95亿人民币也许就不用说了,95亿美金你肯定得汇报。

CE:你跟马云每个月都会沟通吗?

张勇:我们不定期会坐下来长聊一下,现在还是这样。现在我在外面跑得比较多,他也比较多。各自跑了一段以后,大家会有意识地凑一下时间,聊一下,这还是很重要的。

因为我觉得还是需要更多的视角,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还是要跳出此山的,这个上面马老师给了很多的视角和视野。

CE:马云好说服吗?

张勇:好说服也不好说服。

CE:你的方式是以柔克刚吗?

张勇:多种方式,你还是要鲜明地表达你的观点,但是我觉得有些东西,他还是非常信任的,因为毕竟在业务上的抉择,他还是非常信任我的。

CE:阿里不止有马云,还有和马云一起打天下的十八罗汉,你作为CEO,要管理这些资历比你深的人,有困难吗?

张勇:没有什么困难,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困难。

CE:他们就这么支持你?

张勇:其实支持是互相的,这是个不断建立信任的过程。有些事情不要想太多,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在阿里11年,一直是这么过来的。

我一直的信念就是,“做你自己”,该说的话就要说,该坚持的观点就坚持。如果你觉得和这个企业能够一起走很久,在这一点上是不需要去讨论的,这是共识和默契。如果你最后发觉这个企业那么难,说明要么就是它不合适你,要么就是你不合适它。那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CE:这几年你最重要的人事或者组织上的决定是什么?

张勇:组织决定有一大堆,每一年都有比较大的调整,我觉得比较重大的是这几件事情。

第一,请行癫(张建锋)去做CTO。行癫是从基层干起来的,非常了解淘宝,同时学习能力超强,有技术背景。我不是技术背景出身,所以我需要有一个非常了解业务,同时又有学习能力和眼光格局的技术拍档,这样整个班子就非常互补。

我们几年前讲大中台、小前台,现在在技术上,整个基础资源平台的整合,包括统一调度、统一管理,已经初步实现了。这个非常不容易,去年达摩院的成立,对整个业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第二,2017年把童文红从菜鸟调回来,互补很重要,我跟童文红还是非常互补的,她尽管不是创始人,在阿里时间也是够长的,是最励志的员工。

一个企业要讲多样性,leader团队也要有多样性,我和马老师性格反差很大,童文红她跟我性格反差也很大。她是非常果断,沟通能力也很强,影响力也很大。

我是一个内刚外柔的人,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搭配,我经常跟童文红讲,你扛不住的时候,来找我就行了。再强的女人都要有一个后盾。

2017年年底把蒋凡和靖捷提到淘宝和天猫的岗位上,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

每一年在比较重要的级别上,我们都有几个调整。不太熟悉我的人会觉得我比较关注事情,关注一些信息。其实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只是我的感性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你要管这么大一个局,不感性是不可能,必须要对人产生共鸣,而不是说只是就事情去发号施令。

CE:你是怎么跟别人产生共鸣的?

张勇:我觉得还是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CE:世界范围内的最佳CEO,你会选谁?

张勇:这个话题不太好讲,最近几年如果指名道姓选一个的话,我比较欣赏微软的Satya Nadella。他跟我一样,担任CEO时间不长,他上任以后做的一些事情,比如对微软的改革,在云的新的阶段的改革,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是继往开来的,是开创性的。

我觉得最终还是要让一个企业发生本质的变化,CEO不是一个manager,一定要因为你而让这个企业有所不同。

CE:如果可以变成别人你想变成谁?

张勇:做我自己最好了。

CE:你的娱乐方式是什么?

张勇:看球,足球和篮球都看。

CE:你最近看过哪一部印象深刻的书籍或者是电影。

张勇:我刚看完叶永烈30年前写的《邓小平改变中国》,现在正在看他前面的一本关于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之前历程的那本书,我刚开始看,忘了什么名字。

CE:你收藏什么吗?你养宠物吗?

张勇:我不收藏,也不养宠物。

CE:如果你组织一个饭局会请谁来参加?

张勇:请我的一些多年的老朋友,个人的朋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