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TFBOYS还能撑多久?

2018-08-23 11:37 | 作者: 武昭含

一张原价1380元的演唱会门票在黄牛手里以4000——6000元售出,并且供不应求。或许,TFBOYS开五周年演唱会,黄牛比粉丝更开心。一位粉丝告诉《中国企业家》,TFBOYS的妈妈粉姐姐粉基础较大,购买力高,所以一张票尤其是内场票被炒到原价的五六倍是非常常见的。

为偶像一掷千金在所不惜,但愿意砸钱的却并不是四叶草(TFBOYS组合的粉丝),大部分愿意花大价钱在现场为偶像打call的都是各家唯粉,组合粉寥寥无几,甚至在粉丝心中,纯正的四叶草已经不存在了。与官方开票通知一起出现的,是各家粉丝官方后援会的位置“抢攻”图,这些抢票攻略的背后,是粉丝想要为单个偶像营造一片属于他们应援色的灯海。

1

来源:王俊凯微吧微博截图

2

王俊凯粉丝抢票攻略。制图:王俊凯微吧

从四周年演唱会的现场图片来看,王俊凯的蓝色,王源的绿色,易烊千玺的红色,都是呈大片面积出现,而团粉的橙色却只是星星点点的存在。在外界看来,TFBOYS依旧是一个组合,但在粉丝心中只剩单个的成员,早已没有了组合的位置。

粉丝battle

分道扬镳,或许是TFBOYS粉丝的宿命。

TFBOYS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借鉴了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的“养成”模式。组合尚未成立时,时代峰峻便在网上发布了不少王俊凯与王源合唱的视频,引来了不少关注。但真正让王俊凯与王源出圈的,是B站up主“magic0813”在2014年2月15日上传的一部名为《男♂生学院自习室》的短剧,该剧主演为时代峰峻旗下TFBOYS组合成员王俊凯和王源。这部网剧正式验证了00后男艺人收割怪阿姨的有效性,也吸引了不少王俊凯与王源的双担粉,这些粉丝,成为后来TFBOYS粉丝大军裂变的基础。

组合发展到后期,喜欢TFBOYS这个组合的“团粉”人数大减,目前所谓“TFBOYS的粉丝”,绝大多数都是只喜欢某一个成员的“唯粉”。唯粉之间,似乎有着不共戴天的新仇旧恨,粉丝也承认彼此之间这种势同水火的状态以后也不会有所改善。

8月8日,王俊凯与王源的粉丝展开激烈骂战,将“王俊凯改航班”撕上了热搜。起因是,8月6日,TFBOYS在上海完成工作后,王俊凯与王源需要回北京,原定7日航班的王俊凯临时改签航班与王源坐同一辆车出现在机场。但这一举动却引来两家粉丝开战,王源的粉丝指责王俊凯坐王源的车属于“蹭车”,王俊凯的粉丝则指责王源人气不如王俊凯,蹭了王俊凯的热度。两家粉丝的骂战越演越烈,最终的结果是两天后“王俊凯改航班”上了热搜。

Boy,not boys.

即使组合尚未解散,但两位成员坐同一班飞机回京也会引发粉丝大战,这届粉丝可以说是很严格了。 当然,与去年TFBOYS录制快乐大本营时的盛况相比,此次小螃蟹(王俊凯粉丝名)与小汤圆(王源粉丝名)的骂战只能算小打小闹。

2017年7月1日,TFBOYS赶赴长沙录制《快乐大本营》的三天前,各家粉丝团为了在湖南广电楼下抢占最好位置,发生冲突。

当天,长沙水文局于16时43分发布洪水红色预警,全城备战汛期。同城的另一场备战发生在5个小时后,某易烊千玺粉丝于21时35分发微博求援:“希望广电(湖南广电中心)附近居住的千纸鹤(易烊千玺粉丝名)能过来帮帮我们,凯家(王俊凯粉丝)占了我们应援位,还不让我们把应援物放在那里,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找了好多人准备在我们放应援物的时候打人,现在这里千纸鹤都是妹子,我们要是出了什么事就以这条微博为证。”

某王俊凯粉丝也发出了信号:“其实这么晚了真的不好让大家过来广电这边,现在目前是这么个情况,目前凯家大概几十个人左右,天越晚估计人也会走本来就少,yyqx(易烊千玺缩写)家人来的也越来越多,因为今天他们有个展架要放,所以希望大家能过来就过来,起码的要个结果不是。”

随后,备战升级,部分无法赶到雨夜中的湖南广电大楼下应援的粉丝们,纷纷远程应援现场粉丝:

3

某王俊凯粉丝:“凯家现在不管人多少都可以直接扛,湖北湖南黑道白道政府我都可以解决。”

4

某易烊千玺粉丝:“我们内蒙人每年都有五个杀人机会,我不想把最后一个浪费在你们其中之一上好吗。”

当应援变成衡量人气的标准时,粉丝们开始展示战狼精神。

一位易烊千玺的粉丝虽然理智地表示粉丝之间的战争并不可取,但她依然表示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好五周年演唱会应援,“反正我看也看不到什么,去就是为了举灯牌,我不想让他(易烊千玺)对着不是他的粉丝表演,也不想让他觉得大家不是冲着他来的”。

一位同时喜欢王俊凯与王源的粉丝告诉《中国企业家》,演唱会现场做应援可能是TFBOYS粉丝圈的特定现象,看谁的灯牌多一些,哪家站子拍的图好一些都很重要。“我们的第一目的肯定是去看人的,最初粉丝做应援并不是要battle,但是当其中一家重视应援的时候,其他家的粉丝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种粉丝之间的battle或许是TFBOYS粉丝圈的特定现象,多年前的三人组合小虎队与SHE,如日中天时也却从未有过大规模的粉丝战斗。一位喜欢韩国男团多年的粉丝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粉丝不和,韩国男团即使唯粉与团粉不和,但做应援都是一起做,灯牌可以随便举,但应援必须以团体名义做。

单飞后的帝国三子

TFBOYS如日中天时,粉丝曾戏称这个组合为“帝国”,如今帝国尚在,三子却已各自精彩。

2017年9月16日,TFBOYS三位成员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分别开通个人工作室官微,迎来了独立发展的“后TFBOYS时期”。根据爱奇艺娱乐报道,王俊凯、王源与易烊千玺成立个人工作室,目的在于强化个人标签,及时转型,而三人的个人经纪约依旧全部都在时代峰峻,在保证组合活动优先的情况下,为个人独立发展提供空间。

虽然时代峰峻强调“组合优先”,然而,过去的将近一年里,组合活动寥寥无几,与之相对的是,个人资源全面开花。

明星的商业价值是用来衡量明星“赚钱”能力的标准之一,作为当红偶像,商业价值亦是人气与知名度的体现。在TFBOYS三位成员单飞的这一年里,从各个方面都印证了他们作为顶级流量的吸金能力。

无论是组合还是单飞,王俊凯都能稳坐C位。2016年,年仅17岁的王俊凯凭借2.48亿身价,登上了“中国90后富豪榜”,成为最年轻的上榜者。单飞后,他的商业价值更是得到了爆发式增长,主演的《解忧杂货店》7天票房破两亿,并拿下十几个代言。

2018年1月AIMAN商业价值榜单上,王俊凯以97.63的商业价值指数拿下第一。截至目前,不完全统计王俊凯的代言包括:士力架、诛仙游戏、OPPO手机、暴龙眼镜、戴尔、swatch、roseonly、NIKE AIR MAX 青少年系列、宇宙行和VISA联合推出的信用卡&借记卡、掌阅、必胜客,同时他还是是兰蔻彩妆及香水大使与Dolce&Gabbana亚太区品牌。王俊凯的代言逐渐从平价走向高端。

品牌选择合作流量明星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商业价值,对明星和品牌而言,没有商业价值的人气都是泡沫。而由于粉丝稳定性和粘附性高,王俊凯的带货能力非常能打,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销售量排行中OPPO位居第一;戴尔出货量增长强劲,比去年同期增长6.4%;在三月份的品牌星指数中,王俊凯以第一名、第五名、第九名、第十三名、第十九名、第二十名强势占据品牌星指数TOP20中的六个席位。

与王俊凯的“多”不同,王源被称为“国民新‘贵’”。第一财经数据中心(CBNData)发表文章表示,王源高端格调的“矜贵”和业务艺能的“精贵”。

个人工作室后,王源先后拿下了巴黎欧莱雅品牌形象大使、奥利奥品牌大使、H&M中国区新生代形象代言人、QQ阅读代言人、六个核桃品牌代言人、惠普星系列代言人、Chopard萧邦品牌大使、QQ会员代言人、FILA品牌代言人、LINE FRIENDS全球首席创造官(Global Artist)、肯德基代言人等十一个商业资源。而根据CBNData《TFBOYS商业价值洞察》中数据显示,王源影响力辐射的消费人群的客单价水平属TFBOYS三人中最高,直接消费人群有较大提升空间。

销量是代言人商业影响力的试金石,在这一点上王源和小汤圆从未让品牌失望过:6月11日FILA官宣王源为品牌代言人后的8天时间内,单单FILA天猫官方旗舰店销量就达到了76000件,总销售额超2280万;巴黎欧莱雅护发精油预售链接卖出12580件,开售一天内销售破万,爱神之弓礼盒卖到脱销下架;奥利奥王源定制游戏礼盒销售秒速4000套;惠普星系列笔记本电脑在天猫开售10分钟狂销超500台,各大电商平台陆续出现缺货现象……

正如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所言,王源在以超强人气为品牌带来热度与提升好感度的同时,还能用自己的IP效应创造新的IP价值,堪称顶级流量转化为顶级商业价值的典范。

与两位队友相比,2018年需要备战高考的易烊千玺代言并不多,但其商业价值依旧不可小觑。2017年12月22日,明星资本论联合艾曼数据发布《2017明星代言品牌效果榜》,易烊千玺位居第二,彼时距离易烊千玺拿下adidas neo代言人不过短短十几天。

据CBNData《TFBOYS商业价值洞察》报告显示,从TFBOYS各成员的同款消费价值来看,2016年易烊千玺的直接消费价值整体较前一年增长了344%,且他的同款消费价值增速是组合三人中最高的。

上述易烊千玺的粉丝告诉《中国企业家》,虽然易烊千玺的代言并不多,但大部分都是品牌的首位代言人。纵观易烊千玺的代言:天猫首位代言人、adidas neo全球首位青年创意官、Bottega Veneta首位亚太区代言人……记者发现,易烊千玺的代言确实有该粉丝所说的规律所在,“他是第一个,唯一的,这很重要,会有DNA的感觉”。

单飞后的成员们各自精彩,手中的商业代言与影视资源比在组合时期更优渥。奢侈品品牌Bottega Veneta8月15日宣布易烊千玺成为其首位亚太区代言人,至此TFBOYS三人分别都有奢饰品代言在手。

与成员手中的高端品牌代言不同,TFBOYS组合的代言依旧停留在自然堂、蒙牛酸奶这类快销产品。

不依托组合的影响力,帝国三子的发展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少了组合束缚,单兵作战的他们反而有了更大的活力,这也为日后的解散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一位影视行业的从业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三子的单飞为制片方与广告商带来了便利,“他们无论解散与否,都依然是各方争相争取的头部流量,当一个资源变成三个资源时,那获得的几率将大大提升,这对想要争取他们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TFBOYS还能撑多久?

无论是组合预热期,还是成立后,时代峰峻都有赖于粉丝将组合推出圈,所以,一开始各家粉丝之间、两两cp粉之间互相竞争互相角力是公司喜闻乐见的。但一旦猛虎养成,被称为“草台班子”的时代峰峻无力控制免不了被反噬。

2017年录制快乐大本营抢地盘事件发生后,粉丝“何以解忧?唯有解散”、“请boys不要合体了”的呼声不断刷屏。在去年四周年演唱会后,“TFBOYS解散”又上了微博热门话题的头条。

然而,当TFBOYS真正开始单飞后,粉丝们希望他们解散的意愿反而变弱了。虽然立场不同,但当被问及是否希望组合解散时,凯源粉与易烊千玺的粉丝达成了共识,并不希望他们现在就解散。上述易烊千玺的粉丝表示现在彻底解散对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好处,“易烊千玺需要TFBOYS以外的名气,还需要些时日”。

成员单飞后,TFBOYS还能撑多久?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认为,解散是必然的,但不是现在,开设个人工作室只是为了他们个人品牌提供支援,并不损害整体品牌。赖阳对《中国企业家》分析道,“TFBOYS组合目前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是整体品牌造就,整体品牌的影响力是大于个体的,在个人实力还没有完全形成很大的品牌影响力的情况下,即使成员单飞,但这个组合始终是成立的。”

偶像组合一开始都是打造整体品牌,但随着年龄增长,转型势在必行,颜值是敲门砖,但当过了一定年龄,只靠颜值肯定是行不通的,必须要加强个人特质,等到个人特色形成,组合自然而然会成为历史或情怀。

“当下偶像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必须要抓紧转型,要在组合品牌价值的高峰期打造个人品牌,如果等到组合的知名度开始下降再去打造个人品牌,那将面临更大的压力。”赖阳并不了解TFBOYS的每一个成员,但却对组合整体印象很深,在他看来,借助原来组合的国民度单飞是明智的选择,最终个人品牌代替组合将会水到渠成,但目前还需要“两边都挂着”。

一位喜欢王俊凯与王源将近六年的凯源粉表示,作为粉丝她认为目前三个人“翅膀都还不够硬”,目前没有一个人的国民度超越了组合整体,“等到各自的国民度超过了组合,那应该就离解散不远了”。

一位要求匿名的明星经纪人认为,TFBOYS在面临成员单飞,个人价值上升组合式微的情况下,依旧维持组合的形态,主要原因在于各方利益的博弈与妥协。“单飞的目的还是利益。如果三个人绑一块儿利益最大化那就绑一块儿,各自打拼利益最大化,那就单飞。这是最根本的原因。”但目前的单飞不解散或许只是一个过渡期。

在该经纪人看来,TFBOYS籍籍无名时,时代峰峻将它们推到台前,成为顶级流量,当TFBOYS成为金字招牌与摇钱树后,时代峰峻不可能因为成员成年就选择组合结束,但这个过程必然是一个几方利益的博弈。

“在这个过程中,时代峰峻必然要做出妥协。它本身也明白靠自己是留不住这三个人的,并且现在有更专业的团队帮助三个小朋友发展,比如李雪(李冰冰经纪人)的团队与王俊凯工作室在合作,王源工作室与范冰冰的团队有合作,此时它可能会做出一定让步,允许成员单飞,但需要一个过渡期,在过渡期内有象征性的团体活动,原则上同意有更多的时间放到各自的事业上去。大势所趋,必然会选择单飞,单飞对各自的收益和回报是最大的。”该经纪人如是分析。

偶像组合成员单飞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即使曾经如日中天的小虎队最终免不了解散,坚不可摧如SHE也选择了单飞不解散。TFBOYS出道之初便与粉丝有了十年的约定,但随着成员们逐渐长大,转型要求被提上日程后,十年之约或许并不能成为维系组合的动力。或者随着成员转型成功,TFBOYS这个IP会彻底消逝,成为历史与情怀。

参考资料:

《“今天TFBOYS解散了吗?”》,虎嗅网

《四个月十个代言,来扒一扒王源的“断货力”》,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不管单飞与否,TFBOYS都是国内偶像养成模式的成功孤例》,音乐先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