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为什么要改革国企?民企未来如何?这有一个超精彩的观点

2018-12-01 15:18 | 作者:

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李扬说,为什么要改革国企?因为没有效率,因为管理混乱,因为国企不能够满足十几亿人的生活需要,不能够满足这么多嗷嗷待哺的人口,所以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是国企改革。

综合编辑 | 武昭含

图片来源 | 中企图库

今年以来,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了较大的困难和问题,因此有人借机炮制“民营经济离场论、新公私合营论”等奇葩言论,今天上午,在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作为一个改革开放的长期研究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李扬严厉驳斥了这种奇谈怪论,他说,我们中国经济一开始的改革就是改革国企,为什么要改革国企?因为没有效率,因为管理混乱,因为国企不能够满足十几亿人的生活需要,不能够满足这么多嗷嗷待哺的人口,所以一开始就从国企改革开始。国企改革无非是几条路:发展民企;改革国企;国企、民企相互促进、相互竞争而发展。但是改革到今天突然有人有各种各样关于国企和民企的奇谈怪论,这是很怪的,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李扬表示,习近平主席也不止一次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长期性,初级阶段还会延续几代、十几代,这个时间尺度是非常长的,“哪能(如某些人所说)搞到几十年就公私合营如何如何,这是非常幼稚、非常狂妄的”。他说,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民企一定会存在,国企、民企共同构成了经济基础,未来应该开启一个民企、国企相互配合、相互促进、相互协作的环境。

197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前所长蒋一苇在文章《企业本位论》中阐述了企业的四个特点,并表示“企业是本位,舍此没有其他”,然而令李扬觉得遗憾的是,这四个特点是40年前就说清楚的道理,但到目前都还没有完全落实。所以,李扬呼吁,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要把企业是社会最基本的经济单元这一认识牢牢扎下根来,“没有企业就没有经济、就没有增长、就没有就业、就没有收入、就没有税收,必须给企业、企业家应有的地位”。

在演讲中,李扬不止一次地强调企业家精神。企业家作为现代生产要素的核心,其重要性毋庸置疑,李扬认为,企业家精神中的“创新、竞争、当担、诚信、责任”五大要点与2017年9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历史上发布的第一个关于企业家的文件——《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地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中的原则不谋而合,“要强调企业家的作用,就应该把党中央、国务院这样一个文件拿出来好好地学习、更好地落实”。

李  扬8

以下为李扬在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中的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再次参加我们这个企业家的盛会,今年参加这个盛会意义特别重大,因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有一系列纪念活动。我们的主题是开启未来,我演讲的主题是《企业和企业家是开启未来的主力军》。

企业是现代经济的基本细胞

我要讲三个看法,第一个看法,企业是现代经济的基本细胞。我们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必须给企业、企业家应有的地位。

关于这个问题,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有非常深入的探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前所长(蒋一苇)就做过这方面的研究,这位所长曾经是小说《红岩》里面《挺进报》的负责人、老革命家。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他在改革开放初期,也就是1979年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企业本位论》,企业是本位,舍此没有其他。这下把这个问题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提得非常明确,在他看来企业有四个特点:

企业是社会经济的基本单元。大家想一想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企业是什么样的?那就回到了农耕社会,回到了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那当然很落后了。

企业有自己的利益,它应当独立经营。大家想一想1979年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就很明确地说企业是有自己的利益,这个利益包括企业、企业内部的管理者以及员工之间的关系。

企业是独立经营的,它应当有自己的追求,这个追求不应该受到外部干扰。

国家和企业应当是管理和被管理的、调控和被调控的关系,而不是谁领导谁的关系。

这个话今天听起来好像是现代人说的,大家想一想40年前就已经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当然非常遗憾的是,40年前说清楚的道理,到今天也还没有完全落实。我们还要不断为企业呼吁,不断地为企业家去呼吁,这种情况应当过去。

我学的世界经济,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看了一本书《美国经济史》,扉页上有一句话叫“美国人的事业就是办企业”。仔细想一想这个国家之所以到今天活力不散,就是因为它是以企业为本位。大家想一想特朗普的所有政策,包括减税政策,都是要吸引优秀的企业回到美国,吸引别国优秀的企业到美国去创业。正是因为采取了这些措施,美国经济在全世界恢复得最好。

所以我想我们的第一条,要充分地认识而且牢牢地扎下根来,认识到企业是社会最基本的经济单元,没有企业就没有经济、就没有增长、就没有就业、就没有收入、就没有税收。一定要有这样牢固的观念。

企业家是现代生产要素的核心

讲到企业,企业是由人组成的,所以我的第二个观点:企业家是现代生产要素的核心。我们知道一般我们说生产要素,这个词大家也都不会陌生,党中央、国务院很多改革方案都说改革生产要素市场。生产要素一般说的是土地、劳动、资本,现代生产要素应该有企业家。而且土地、劳动、资本都是死的,这些死的要素要想活起来变成产品、变成财富,造福人类必须要有活的因素把他们组织起来,这个组织的力量就是企业家。

所以如果我们强调企业的重要性,那就没有任何争执。我们同样要强调企业家的重要性,企业家的活动使得这些死的要素组织起来形成了产品、服务造福人类。关于这一点,党中央、国务院也早有论述,大家一定都记得2017年9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发了一个关于企业家的文件,文件的名称是《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地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我注意到里面我们现在讨论的所有问题都说清楚了,问题就在于人们经常会忘掉其中说的一些原则,到现在还要来讨论,其实大家应该很好地学习中共中央的文件。

这个文件有三个词:“营造环境”、“发挥企业家精神”、“发挥企业家作用”,总之是围绕企业家来展开的。我们如果说要强调企业家的作用,就应该把党中央、国务院这样一个文件拿出来好好地学习、更好地落实。

企业家实际上有五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就是创新,这和我们五大发展理念是契合的。我们知道企业家的这个英文词(entrepreneur)实际上是法文词,法文词的意思是“冒风险的”,它揭示了创新其实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而企业家是敢冒风险的人。而且战胜了风险、管理了风险,创造了丰硕的成果。所以企业家的这一精神我们要弘扬。

第二是竞争,企业家绝对不是在垄断行业中产生的,最近习主席在说经济形势的时候说到三个特点,“上游好于下游,垄断好于竞争,国企好于民企”,这是我们目前很扭曲的状态。竞争必须是在一个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能够展开,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好的结果,才会有提高效率的结果。因此我们企业家要用自己的能力、技术、管理,去赢得竞争的优势。

第三是担当,既然敢于冒险,敢于竞争,当然企业家就是有担当精神的。他能够承受成功,也能够承受失败,这就是企业家精神。

第四是诚信。我们各种各样的活动一定是在诚信的社会环境下展开的,没有诚信就没有现代企业。

最后一条是责任,企业家不仅对自己有责任,也对自己的员工有责任,对自己的社区有责任,对自己的国家有责任,对历史有责任。

这样五个要点构成了企业家精神,我认为未来企业家要充分弘扬这五个精神。

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协同发展是未来的保障

第三句话我想说的是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协同发展是我们未来的保障。这是一个老的、过去的话题,最近习主席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公开地批评了一些错误的看法,这个应当说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我想公平地说应当是民企、国企同等对待。这在我们的各项法规里都说得很清楚。

我作为一个长期的研究者,改革开放一开始我就是研究者,到现在40年了。我们中国经济一开始的改革就是改革国企,为什么要改革国企?因为没有效率,因为管理混乱,因为国企不能够满足十几亿人的生活需要,不能够满足这么多嗷嗷待哺的人口,所以一开始就从国企改革开始。国企改革无非是几条路:发展民企;改革国企;国企、民企相互促进、相互竞争而发展。但是改革到今天突然有人有各种各样关于国企和民企的奇谈怪论是很怪的,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国企、民企同时存在、共同构成我们经济基础的这样一个判断,是基于中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理论的。

因为它是初级阶段,所以民企一定会存在,而且它一定构成社会经济基础的一个部分。现在大家在讲这个问题,忘了这个基本理论。关于这个基本理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延续多久时间?所谓新的合作论、新的公私合营论,大家忘记了习主席两次公开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长期性,他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会延续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讲完这个判断之后,他说几十代人多么漫长啊,孔子到现在才80代。大家体会这是什么意思?尺度是百年的尺度,哪能(如某些人所说)搞到几十年就公私合营如何如何,这是非常幼稚、非常狂妄的。

所以在今后,我觉得我们应当开启的是一个民企、国企相互配合、相互促进、相互协作的环境。当然对改革来说主体部分还在国企这块,关于国企的问题中央的改革方略已经很清楚了,四个要点。第一个,我们逐渐过渡到管资本不管企业的体制上。第二个,要实行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第三个,国家的政策是竞争共进。第四个,要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有了这样几条之后,我相信我们就会形成一个国企、民企和谐发展的大环境。这样一个大环境会开启未来,会引导我们未来40年的高速发展。谢谢各位!

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自2002年创立,至今已连续举办十七届,被称为“中国的达沃斯”,一汽-大众奥迪是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首席战略合作伙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