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姚军红:汽车产业互联网一年创造300亿价值增值

2018-12-02 19:57 | 作者: 陈睿雅

WechatIMG119

在消费互联网改造中国商业十几二十年的历程里面,依然有很多产业没有被改变。这就带来了供给侧改革的机会,即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马吉英

姚军红做的是用产业互联网改造汽车全行业的事,但他本人却是一个纯正的、从线下业务中成长起来的人。“过去几年,我一直在思考,在改造商业的过程中,互联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姚军红说。

他的答案是,互联网消费侧改革率先发生,之后产生了产业互联网的机会,能够让供给侧双方实现更有效匹配。大搜车的6年创业路,践行的正是产业互联网“三步曲”。

3个月前,9月3日,大搜车刚刚完成5.78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由晨兴资本和春华资本领投,阿里巴巴、昊翔资本、领沨资本、帕拉丁股权投资、锴明投资、中俄基金、阳光保险、宜信等机构跟投。这距离其上一轮融资才过去11个月。当下,姚军红思考的问题是“冬天来了好练兵”的问题。

他告诉本刊,最近他读到嘉御基金创始人、阿里巴巴B2B业务前CEO卫哲的一篇文章。卫哲写道,每个人能挣10万美金以上利润的公司才能叫互联网公司。这让他思考良多,互联网的核心是提高单位人效,“如果你的人均利润达不到10万美金,根本就不能认为自己是互联网公司”。事实上,今年4月,大搜车宣布与车易拍合并前,姚军红关切的首要问题也是人不涨,如何实现车易拍业务翻10倍。“人不涨、业务翻10倍本身就说明了你有很大的模式上的改变、人效上有比较大的提升。”

被问及当下最大的挑战,姚军红表示,企业发展到一个阶段,组织效率变得尤为重要,怎么实现更好的组织架构,是大搜车当下的挑战。他称,前两天,大搜车还有团队前往中共古田会议旧址学习。

姚军红尤为欣赏阿里的组织架构。巧合的是,几天前,在出席一场公开活动时,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直言:“所有新经济公司里,只有阿里的组织能力过关,包括美团在内的公司都不过关。”

WechatIMG120

以下为姚军红的演讲实录,有删节:

我今天和大家分享关于汽车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思考。刚刚主持人也提到,我之前在神州租车,但我最早是做民航的,后来搞通讯,2005年开始进入汽车行业。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纯正的从线下成长起来的人。

过去几年,我一直在思考,在改造商业的过程中,互联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

消费互联网对时代的改造

我们看到因为有了互联网,整个商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商业里面最核心、最重要的元素,我认为其实是每一笔每一笔面向消费者的交付。在以前的传统商业中,这叫零售店体系。过去没有互联网,一个餐厅只有10个桌椅,我们的供给是受到需求抑制的、是不能被充分发挥的。再多的消费者进来,我们这个餐厅只有10个桌子,我翻台可以翻两遍,我也只能服务20桌的消费者。这其实就是零售业里最大的弊病,就是它的供给和需求是一一绑定关系,双向都产生了巨大的浪费。

后来出现了消费侧的改革,有了消费互联网。刚才靖捷总讲,天猫是最早在需求侧做消费互联网改造的平台。这个平台出现后,我们的零售业产生了变化。

回到传统零售业的视角,我是一个服装店,以前生产的商品通过自己的店铺卖,每个月可以触达一千个消费者。但是有了需求侧的整合,出现了天猫这样的平台,聚集了上千万甚至几亿的人群。我可以去线上开一个店,试一下就开了;开了之后,在它需求的整合下,我的效率大大提升,让我这样一个服装品牌的供给者,能够触达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用户群。这让我的需求得到释放,由此放弃了线下开店,专心于我的供给侧,我每天为这个需求提供更好的商品。

这是我所理解的消费互联网之于这个时代的一种改造。

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产业不能用这个方式去简单改变。比如说一些便利性的需求,一些抽烟的人要去买包烟,一些人下重决策、想买汽车。所以很多产业依然需要线下的服务网点。

在消费互联网改造中国商业十几二十年的历程里面,依然有很多产业没有被改变。这些产业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共性,就是需要一个线下的触达点,而且这个触达点距离消费者不能太远。

这就带来了另外一个机会,在供给侧做改革的机会,我称之为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既然消费者在触达零售店的这个过程,零售店不能被取代,那我们就应该强化这个店的能力,使之超越其原有的能力。这种强化包括带来更多的顾客,但更重要的是,帮助它重新整合背后的一条产业链,给它赋能。

有一个例子,关于美国军队的变革。海湾战争之前,大家都认为,中国的军队或者是全球的军队打仗是有规划的。我要打一场战役,指挥部队把计划做出来、分别去执行。但是在海湾战争中,我们会发现,一个士兵在前面碰到任何问题,会呼叫后台所有的力量,包括航空母舰、导弹,全部来帮助他消灭前面的敌人。事实上,这样的效率并不高。而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正是要推动供给侧的改革。

大搜车的产业互联网“三步曲”

大搜车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做这样的实验。最基础的事,是先把前端产业链里面零零碎碎的零售店数字化和在线化,连接起来。只有把几十万在前端零零碎碎的零售店数字化和在线化,才有机会联动整个产业,为前端提供支持。

所以我们第一步就是做SaaS。大搜车已经数字化了全国9000家4S店、70000多家新车二网、90%的中大型二手车商和5000余家弹个车品牌授权店,并携手中石油昆仑好客在超过20000家加油站进行创新性新零售布局。由此,他们的工作流实现在线化,他工作中所接触到的所有的、可被用于交易的资产都在线了。这些交易资产就是客户、商品和场景。

接着,我们发现,每一个前端的零售店交易利润率都不高。越小的店铺浪费越大。往往线下的零售店,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客户来了没货,货来了找不到客户。因此,我们在SaaS的后台建立了一个数据平台,而这个数据平台有两个核心任务。第一个任务是,监测所有线下零售店,挖掘出每一家线下零售店闲置或者浪费的资产;第二个任务是,连接汽车产业里面的供给侧,主供给侧是汽车厂商,辅助的供给侧包括二手车、单一消费者等等。

我们把前面闲置的资产在线化、数字化之后,这些资产和后台的供应链实现匹配。当然,汽车领域只是完全匹配也不能完全完成交易,所以,我们在做了SaaS和数据后台之后,又进行了第三步,建立交易基础设施。

大搜车正在建设全国最大的汽车产业互联网,我们在中国建立了40多个仓库中心,面向200多个城市。我们具备帮助消费者上牌的能力,也尝试和天猫一起,打造汽车买卖的交易中心。通过搭建这个结构,我们使全行业的供给侧都可以服务于每一个孤立于线上的线下零售店,让它能提供更好的供给给消费者,也能更好地转化零售店的资产。

过去一年里,我们也盘算了一下我们目前在这个平台上跑出的交易量。过去一年时间里面,我们数字化了整个汽车零售行业3500亿的交易。我们发现其中有300亿的交易,是因为我们挖掘到了这些零售店的闲置资产而产生的新增交易,相当于创造了8.5%的价值增值,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年交易额2万亿。

这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应该做的事,核心要创造价值、解决行业的巨大存量,帮助存量资产实现更好的变现,同时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服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